第九百四十五章 善后(三)


  过了大概七分钟后,彭飞面无表情的从旁边房间里走出来,而跟在他后面的两个人,则是面『色』苍白,脸上很不好看。

  “刘武,看你小子平时训练手挺狠的,这会怎么怂了?”彭飞似乎对其中一人不大满意,出来后就训了起来。

  刘武听到彭飞的话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看了一眼屋里的庄睿,小声说道:“队……队长,他……他们也是人,不是杀鸡啊……”

  刘武在部队的时候是训练标兵,自以为在这里同样可以做的很好,但是刚才彭飞的表现才让他懂得,什么叫做冷血无情。

  “你……你他妈……”

  彭飞眼睛一瞪,就要骂出来,在他们部队可没有什么说服教育,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

  “彭飞……”

  庄睿走上前一步,制止了彭飞之后,开口问道:“刘武,这些人一共杀了多少人?”

  “差不多40多个吧,他们前几天劫持油轮的时候就杀死了三十多个船员……”

  彭飞审讯这些人的时候,刘武就在旁边,是以对具体数字非常清楚,只是他不明白庄睿问这个干吗?

  “女人呢?”庄睿接着问道。

  “十……十一个女人,都是先『奸』后杀……”

  刘武说着话,刚才一直低着的头慢慢抬了起来,胸口也挺了起来,他似乎明白了庄睿的意思。

  庄睿看到刘武的脸『色』变得正常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知道就好了,这些人不配做人,死亡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归宿,如果他们不死,这世上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是,庄总,我明白了!”刘武被庄睿一通开导,心结终于解开了。

  “呵呵,以后叫我庄哥吧……”

  庄睿笑了起来,让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去见识死亡,即使他们的心脏够强大,一时半会也解不开这个疙瘩的。

  那会庄睿对穆塔可谓是恨之入骨,但是见到被金刚玩弄的奄奄一息的穆塔,也曾经有过于心不忍,但是他更明白,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行了,李振,把那两个人带出来吧……”

  庄睿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恐怕再过一会醒来的人越来越多,船上的安保人员也镇不住场面了,那些来自内地公司的工作人员,可没有什么纪律观念的。

  李振听到庄睿的话后,扭头钻进一个房间里,几秒钟的功夫,两手拖着两个人,走进了庄睿所在的房间。

  “呵……”

  即使是旁边屋内刚刚发生了那件事,庄睿见到这两人,也是禁不住笑出了声。

  不知道是李振干的还是彭飞绑的,这两个人的姿势颇为古怪,两手大拇指被倒着绑在身后,而双脚也是向后折,玩杂技一般的和两根大拇指绑在了一起,整个人都呈反弓形。

  “呸,呸……”

  李振将两人丢在地上后,将两人嘴里塞着的臭袜子给拿了出来,两个家伙忙不迭的向外吐着口水。

  “大哥,大哥,我不是吐您啊,这味道太难闻了一点……”

  老三眼力介活,见到李振把脸绷起来之后,立马连声解释着,生怕这一个不对付,自己这小命就玩完了。

  “行了,三哥,咱们又见面了……”

  庄睿走到老三面前蹲了下来,他知道这人是刘明辉的智囊,只是不知道他该死不该死,做了多少坏事。

  “庄……庄总,这……这事不怪我啊,我劝过大哥不要和您作对,可他鬼『迷』心窍,就是不听啊……”

  老三见到庄睿后,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努力的从眼里挤出几滴眼泪,大声的诉起苦来,那模样简直就像是被辉哥强『奸』了的小媳『妇』一样。

  “##@¥%……”

  老三说话的时候,旁边的那个人叽里咕噜的嚷嚷了起来,不过他说的不是英语也不是汉语,听得庄睿一头雾水。

  “庄哥,他说他有些事情要坦白……”

  李振倒是听明白了,这人说的是马来西亚的一种地方方言,一般人还真是听不懂。

  庄睿看了一眼老三,点了点头,说道:“带他去旁边的房间……”

  见到那个马来人被带走,老三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连忙说道:“庄……庄总,您……您可是斯人啊,只要您愿意放了我,我把刘明辉的老底全都告诉您……”

  庄睿脸上带着笑意,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斯人,可你们的行为不大斯啊……”

  “这……都是刘明辉的主意啊,我人微言轻,说了也没用啊……”

  老三刚才被关押的房间隔音效果不错,并不知道刚才在他旁边的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这会还想着蒙混过关逃得一命呢。

  正在老三说话的时候,彭飞带着刘武和赵军两个人,用船上的行李车把那一屋子的死人都运了出来,刚好从打开的门口经过。

  按照彭飞的说法,这个海域鲨鱼不少,他刚刚往海里倒了一盆鸡血,用不了多大会,船下面的海里就会引来鲨鱼群,把这些人丢下去,过不了多久,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而歪倒在地上的老三,正好和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眼睛的火将打了个照面,原本还在叽里呱啦的为自己辩白的老三,当下面『色』煞白,一张嘴紧紧的闭了起来。

  打死老三也想不到,看上去质彬彬的庄睿,居然下手如此之狠,他们招惹的不是一只羊,而是一只凶猛的狼。

  李振干活比彭飞还麻利,几分钟的功夫就出来了,走到庄睿耳边说道:“庄哥,问清楚了,这次计划是他和刘明辉一起制订的,而且还说了,上船之后所有人全部杀光,女人……”

  李振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庄睿早已听得两眼冒火了,上去一脚踹在李振的脸上,妻儿是庄睿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容亵渎的。

  “嗷嗷!”

  在庄睿发火的时候,一直都蹲在门口装的挺老实,差点都被庄睿遗忘了的金刚,突然也窜了过去,一只手臂直接将半弓在地上的老三拎了起来。

  “妈哇,鬼哇!”

  老三刚才被庄睿踢掉两颗门牙,说话有些漏风,而且他进到房间后,一直都没看见金刚,现在乍然一见金刚,顿时吓得是魂飞魄散。

  “嗷唔!”

  似乎听懂了李振刚才说的话,金刚一改平时温顺的样子,右手一巴掌就抡在了老三的脸上。

  “金刚,住手,别杀了他啊……”

  庄睿一看大急,虽然没打算留下老三的『性』命,不过刘明辉所藏匿的金钱可要落在老三的手上的,要是被金刚打死,那不白瞎了吗?

  只是庄睿制止的有点晚,在挨了金刚一耳巴子之后,老三那脑袋就软哒哒的耷拉了下来,口角不断的向外溢出鲜血。

  李振上去把手放在了老三的脖子上,过了十几秒钟之后,看向庄睿,说道:“庄哥,死了……”

  一巴掌将人打的颈椎折断,这要多大的力气啊,金刚这一★★,让李振看向它的眼光也变得有些不同了,原本以为这大家伙无害呢,没想到居然如此火爆?

  “嗷……嚯嚯!”

  金刚指了指地上的老三,然后又比划了起来,庄睿看的明白,金刚是说老三是坏人,要欺负方方圆圆,所以它才把他干掉的。

  “得,别激动了,不过以后没有我的话,不准伤人!”

  庄睿也不忍责备金刚,它只有六七岁孩童的智力,平时都是凭着自己的喜好来判断事情好坏的。

  不过让庄睿可惜的是,金刚这一巴掌,不知道打飞了多少钱,现代海盗有钱可都是存银行,这下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国外的银行?

  没等庄睿懊悔完,李振给了他个惊喜,手里拿着一个优盘站起身来,说道:“庄哥,他身上有个优盘,您看看有用没有?”

  “金刚,把他丢给彭飞去……”

  庄睿一看优盘,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对着一旁正在做无辜状的金刚招呼了一声之后,拿着优盘匆忙的走出了房间。

  “靠,做海盗真他妈的有前途啊……”

  在监控室内,庄睿和李振面面相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一笔笔数字,不禁目瞪口呆。

  辉哥这笔钱是用无记名的方式,分别存在瑞士三家银行内的,只要有账号密码,就能通过电话转账支取,一共一亿四千万美元,全部便宜庄睿了。

  一亿多美金,倒不至于让庄睿失态,他只是觉得辉哥真的很厉害,前次输了上亿美金,这么短的功夫居然就能找补回来。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修罗,这里面你拿一千万美元去,另外此次船上的安保人员费用,每人发50万……”

  自己得了这一亿多美元,要还是只拿出每人十万的奖励,庄睿感觉都有点说不过,干脆一人发五十万,自己吃肉也要让下面人有汤喝啊。

  至于李振,庄睿给他一千万倒不是为了堵他的嘴,而是觉得他应该拿这么多。

  如果不是李振发现了杰克勾结海盗的事情,估计自己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有心算无心之下,即使彭飞和李振再厉害,恐怕船上都会伤亡惨重的。

  更何况最后这优盘也是李振发现的,如若不然,刘明辉的这笔财富就要永远的葬身大海了,或许过了几十年被人在鱼腹中发现也说不定。

  听到庄睿要给他一千万美元,李振吓得差点跳起来,连忙说道:“庄哥,我不要这么多,50万就够了……”

  “嗯,钱多也不是好事,你先拿五十万吧,不过以后有什么事,你给我说也好,给彭飞说也行,要多少钱直接张嘴……”

  庄睿点了点头,他不是小气的人,但是直接给李振一千万,的确是有失考虑,李振今年不过26岁,拿了这一千万美金,真未必见得就是好事。

  “谢谢,谢谢庄哥……”

  李振的眼睛有些模糊了,他是个好强的人,母亲生病的事情连彭飞都没告诉。

  本想着这次任务结束后,自己有了十万块钱,再问彭飞借点,可以将母亲送到大医院去就诊,没想到突然又多出五十万来,足够他母亲看病的了。

  “你小子,怎么矫情起来了啊?”

  庄睿没好气的看了彭飞一眼,将优盘收了起来,说道:“去下面帮忙吧,船舷上的弹孔暂时没办法消除,但是把别的痕迹都给清理干净,省的那些平台工作人员大惊小怪的……”

  经此一事后,庄睿发现自己不知道是变得冷血了,还是眼界放宽了,总之这次七条人命在自己面前消失,感觉并不是那么的强烈。

  ……

  “庄睿,你回来了,没事了吧?”

  见到庄睿推门走进房间,一屋子人的目光都迎了过来,秦萱冰更是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庄睿一番。

  “没事了,咱们这艘船早上遇到海盗袭击,不过被击退了,大家不用担心了,下去吃饭吧……”

  庄睿一说到吃饭,不由想起刚才下面的事情,顿时有点反胃,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优盘,看向云曼说道:“云曼,这里有几笔账务,你在电脑上『操』作一下,转到我国外的账户上吧……”

  “好的,我马上办……”

  云曼有点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接了过来,和秦萱冰打了个招呼后,回自己房间去了。

  皇甫云看了一眼媳『妇』的背影,说道:“庄睿,要不……咱们先返航吧,这海盗要是再来了呢?”

  凌晨的枪声可是把皇甫云吓得不轻,虽然他心有侠义,但是手无缚鸡之力啊。

  “哎,儿子怎么随地就『尿』起来了啊?”

  庄睿一句话把秦萱冰的注意力给转移了之后,看向皇甫云,小声说道:“再也不会有海盗来了,皇甫兄,放心吧……”

  “你……你们?”皇甫云见到庄睿这副神态,顿时听懂了他的话,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庄睿拍了拍皇甫云的肩膀,说道:“没事了,放宽心玩吧,等这艘沉船打捞出来,咱们一起回北京……”

  一早上过的虽然很快,但是这善后的事情,却是让庄睿感到有点精疲力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