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瓮中捉鳖(一)


  第九百九十章瓮中捉鳖(一)

  “情况怎么样?”

  庄睿总不能说在你们前方的树上躲个人吧?只能先问些没营养的废话。

  “那个山坳应该有人,这一路上都有人行走的痕迹……”

  彭飞将身形隐藏在一棵大树后面,他和缅甸的毒贩没少打交道,知道这些人狡诈多疑,现在更是惊弓之鸟,在前往山坳的路上,绝对少不了暗哨的。

  只是缅甸此时的气候正值盛夏,丛林里树木枝叶繁茂,如果一个人躲在树丛或者树上隐身不动的话,还是很难发现的。

  “彭飞,你们小心点,不要打草惊蛇了,那些毒贩应该会在沿途做一些陷阱或者布置人防守,我觉得你们最好不要沿着他们的道路前进……”

  虽然庄睿明知道在前方三百米处的树上,就隐藏着一个毒贩的暗哨,但是他也无法明说,只能隐晦的提点彭飞一句。

  “哎呀,我怎么忘了这点?”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眼前忽然一亮,自责的拍了下脑袋,紧接着说道:“行了,庄哥,不和您说了,我会注意的……”

  挂断和庄睿的通话后,彭飞看向张★★,说道:“张大哥,后面的路就不要您带了,这其中肯定有暗哨,我和修罗从两侧『摸』过去……”

  由于有人带路,彭飞和李振没有从固定的思维中走出来,被庄睿这么一提醒,顿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好的,你们两个小心点……”

  张★★也没坚持,刚才在行军的路上,他早已见识了两人的★★能力,背着数十公斤重的武器行走在丛林里,下脚处居然没有一点声音,仿佛森林中游『荡』的幽灵一般。

  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张★★将身上帮他们背负的几个子弹袋交给彭飞后,就往后面撤去,这种游戏不是他能玩得起的。

  彭飞向李振打了个手势,两人身形一矮,离开了那条被人踩出的小道,钻入到茂密的丛林之中,瞬间消失不见了。

  “看”到彭飞提高了警惕,远在数公里之外的庄睿也松了口气,两人脱离了那条小道,就不会被前方树上的暗哨给发现了。

  “啪!”

  在一棵高达十余米的大树上,传出一声脆响,让距离那棵树还有二十米左右远的彭飞,身体顿时僵直住了,靠在一棵树后,整个人融入到了周边的环境之中。

  “妈的,他们在那边吃喝睡觉,让老子来放哨,这鬼日子没发过了……”

  树上的暗哨方才将盯在自己脸上吸血的一个蚊子给拍死了,此时正★★的捏着那蚊子往嘴里送,一边『舔』着自己的血,一边恶狠狠的骂着。

  在杜瓦领导的克钦族里,像他们这些精兵,待遇是最好的,平时都是好酒好肉,而且有女人也是他们先上,哪儿吃过这种苦头啊?

  这些非正规军们,只能打打顺风仗,赢了什么都好说,要是输了,人心马上就散掉了,要不是杜瓦是他们的头人,平时对这些人也很不错,恐怕早就跑的一个不剩了。

  “呃?!”

  正在发着牢『骚』的那个缅甸克钦族人,突然眼睛鼓了出来,口中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呻『吟』,低头一看,胸前赫然『插』着一把三大盖的军刺把柄。

  “妈的,这是什么?”那个暗哨最后一个念头闪过,整个人从树上重重的摔了下来。

  “咕咕……咕咕……”

  在另外一边传出了动物的叫声,彭飞放下心来,这是他和李振之间的暗号,说明周围并没有暗哨的存在了。

  “嗯?”

  看着那个克钦族人所穿的服饰,原本面无表情的彭飞,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

  “怎么了,把他拖树丛里,咱们快点走……”

  修罗的身影闪了出来,见到彭飞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具尸体,不由愣了一下。

  “是杜瓦的人……”

  彭飞低声说了一句,上前拨出了三军刺,一股鲜血从尸体上激喷而出,彭飞并没有躲闪,脸上满是血迹。

  “什么?我看看……”

  修罗听到后,一把推开彭飞,看着那人身上的衣服,说道:“没错,老彭,咱们有机会给排长报仇了……”

  李振的右手紧紧的攥了起来,指甲都深陷到了肉里,第一次出任务就被人打了伏击,而且排长为了救他们而★★杀,这始终都是彭飞和李振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冷静,现在干掉了这个暗哨,咱们必须马上潜伏到山谷处设置诡雷,不能让一个人逃出去……”

  彭飞一边说一边拖起那具尸体,把他身上的对讲机取下来之后,将尸体扔到了草丛里,或许过不了几天,这具尸体就会被森林里的动物给啃食掉。

  “走,速度要快,不能被他们怀疑……”

  李振点了点头,一般来说,这些毒贩们都会固定一两个小时联系一次,如果联系不上的话,肯定就会警觉起来。

  想要全歼这些毒贩并且抓住杜瓦,现在的机会是最好的,因为按照张★★所说,山谷只有一个出口。

  虽说山谷是易守难攻,但是堵住了出口,也等于是瓮中捉鳖了,如果让毒贩们钻入丛林,那么仅凭彭飞二人,是绝对做不到全歼的。

  “这俩小子,幸亏不是恐怖分子……”

  “看”到彭飞刀刃暗哨的庄睿,心中暗自咋舌,要知道,这片森林经年不见天日,地上积累的树叶是很厚的,彭飞能在暗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将其杀掉,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他们要干什么?!”庄睿忽然站起身来。

  在他的感应下,彭飞和李振的速度加快了很多,向山谷方向潜行了过去,这让庄睿担心了起来,他还真怕这俩小子单枪匹马的就和毒贩们干起来。

  坐在旁边的胡荣见到庄睿起身,出言问道:“嗯,庄睿,怎么了?”

  “没事,我估『摸』着他们也该回来了……”

  庄睿“见”到张★★的身影已经来到森林边缘,这去的时候因为要防备敌人,所以特别慢,回来的路上张★★可是一路狂奔,短短十多分钟就跑回来了。

  “大军,你回来了吗?”

  胡荣有点不相信庄睿的话,拿出对讲机问了一句。

  “胡哥,马上就出来了,已经可以确定,在山谷里肯定有毒贩,只是不知道是哪伙人……”张★★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证实了庄睿的猜测。

  “彭飞和李振呢?”胡荣紧接着问道。

  “他们两个要去山谷处侦察,我……我跟着是个累赘,就先回来了……”

  张★★有些不好意思,在护矿队里他算是一把好手,擒拿格斗『射』击枪械样样精通,但是和彭飞与李振比起来,那就变得是样样稀松了。

  “哎,我告诉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这两人……这怎么不听话啊……”

  胡荣闻言有些着急,看向了庄睿,他也知道,那哥俩除了听庄睿的之外,谁也别想指使的动。

  “胡哥,我也没办法,他们两个已经改换了对讲机的频率,现在联系不上了……”

  庄睿苦笑了一下,还好经过他的观察,山谷里的毒贩似乎没什么警觉,还都是横七竖的躺在原地,而彭飞和李振,此刻已经接近了山谷的外围。

  这座山谷入口大约有十多米宽,两边都是高达百米的悬崖,怪石嶙峋,很难攀登的上去,山谷内的岩壁上有一道溪流向下流淌,久而久之就在山谷内形成了一个小湖泊,引得周围的动物经常来这里喝水。

  在山谷前面十多米处,一片开阔地,两个哨兵正懒洋洋的抱着枪,靠在背后的岩壁上抽着烟,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察觉。

  “修罗,一个都别放跑,妈的,你小子整天吹牛『逼』,这次跑了一个,老子和你绝交……”

  在距离山谷三十多米的地方,彭飞和李振的身形隐匿在大树的阴影下,身上的背包已经解开了,放在二人身边。

  “放心吧,跑了一个你唯我是问,倒是你小子要注意点,别没把他们炸死,你自个儿被炸飞了……”

  李振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满是冷酷的神情,如果这些人栖身在山谷外面,李振还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毕竟自己又不是属狗的,没那狗鼻子一一去寻找。

  但是他们将老巢安在山谷内,那就是自寻死路了,李振将在山谷前的这片树林里,布置一个死亡地带!

  彭飞犹如猿猴一般,在树林里穿梭了起来,一块块塑胶★★被他安放在各个地方,一根根极细的铁丝,将山谷前方的树林整个包裹了起来。

  而彭飞则是将那些枪械组装了起来,在他身前整整摆放了五把枪,除了一把狙击★★外,其余四把都是压满了子弹的冲锋枪。

  另外还有一个枪榴弹的发『射』器,也是榴弹入膛,拿起来就能击发了,看着不远处的山谷,彭飞眼中满是杀气。

  “搞定了,等会要是打响了,你就留在这里狙击,对了,这个给你,我临时做的……”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后,李振回到了彭飞的身边,丢过去一个他自制的简易引爆器。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