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五章 杰维斯的下落


  美国是个标榜自由的国家,想申请个持枪证比驾驶证都要容易的多,而世界上发生枪击案最多的国家也是美国,这不能不说是个极大的讽刺。

  不过这些保安们的存在,的确是让人很有安全感,庄睿不知道的是,在拉斯维加斯赌钱,所有人都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全。

  要是有人赢了数额比较大的一笔钱后,如果他是美国人,赌场将会有专门的保镖,将他安全的护送到客人在美国的家里。

  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要比澳门装潢的更加夸张,处处都显得是那么的奢华,此刻庄睿等人站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大门前,单是这门上的装饰,估计都能刮吓几层金粉来。

  在安保人员用电子仪器对众人进行过检查之后,大门被打开了,四太走在前面,带着庄睿进入到了赌厅。

  这个赌厅很大,应该有四五百平方米的样子,但是里面仅仅只有两个圆形赌桌,在赌桌四周拉起了警线,警线的外面则是摆放着茶几和沙发,这些围观的老板们显然不肯亏待了自己。

  庄睿等人进入赌厅已经是早上七点五十分了,基本上人都已经到齐,他们一行人的到来,也引起了诸多人审视的目光。

  “那个女人是谁?”

  “听说是澳门澳博的何太,很厉害的一个女人……”

  “厉害?难道让一个女人来赌吗?”

  “那可说不准,日本赌坛前几年不是出了一个很厉害的女赌王吗?”

  庄睿等人一出现在赌厅里,顿时引起了一阵『骚』动,很多坐在贵宾席上的人,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

  澳门澳博的强劲实力是不容质疑的,不过在场很多人都知道,四太一向都是参与澳博管理的,不可能上赌桌参与赌局,众人的目光不由注意到了四太身边的几个人身上。

  站的稍微靠后的庄睿在第一时间就被众人给过滤掉了,原因无它,一是庄睿比较年轻,二来他这些年经营古玩,身上自有一种儒雅的气度,和赌坛中人截然不同。

  庄睿虽然出手过几次,击败过两位世界赌王,不过那两次赌局都是在私人场地进行的,并且也没有赌坛中人的参与,是以很多人听到过庄睿的名字,但是却没见过本人。

  至于走在庄睿身后的彭飞,那就更不像了,这让赌厅里先到的众人都疑『惑』了起来,难不成四太还真的会代表澳博上赌台吗?

  “何太,请这边坐……”

  一个满头银发、应该有七十岁的老人站起身来,冲着四太打了个招呼。

  “吕翁,没想到您亲自来了……”

  四太见到这个人也是不敢怠慢,连忙走过去搀扶着老人坐了下去,转脸对庄睿介绍道:“庄总,这位是银河娱乐的吕翁……”

  “吕先生好……”

  庄睿不卑不亢的和吕志和打了个招呼,虽然对方在港岛是和李超人一个级别的富翁,但是庄睿现在的眼界和几年前不同了,面对这些超级富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何太,这位是?”

  吕志和的年龄要比何赌王小了二十多岁,精神还是非常好的,他原本以为庄睿是四太的后辈,但是听四太的话语却是不大像。

  这让吕志和非常的好奇,要知道,四太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手腕高超能力出众,在澳门包括自己的银河娱乐还有永利公司之外,能和四太掰手腕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

  平日里的四太梁女士虽然表情和气,但是熟知她的人都知道,四太平日里的谦逊只是处世之道罢了,其实是眼界甚高,几乎很少推崇什么人。

  但是现在四太居然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客气,不仅是吕志和,在场认识四太的人,都把耳朵给竖了起来。

  “吕翁,庄先生此次代表我们澳博参加这次赌局……”

  四太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眼神有意无意的往四周瞄了一眼,接着说道:“庄先生虽然不是赌坛圈子里的人,但是他的战绩可是不凡啊,赌王斯蒂森和杰维斯,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四太是用广东话和吕志和交流的,上面这几句话一说出口,周围懂得广东话的人顿时炸了窝,那眼神再看向庄睿的时候,就像是看大熊猫一般稀罕。

  要知道,斯蒂森和杰维斯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他们在赌坛厮混一二十年,名望极高,赌术都能列入到当世前10,当时消息传出的时候,可是让世界赌坛轰动一时。

  由此,庄睿的大名赌坛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见到他的人却是屈指可数,今天这个神秘人来到现场,顿时让众人喧哗了起来。

  那些不懂得广东话的人在听到旁人的翻译后,也是用着一种很稀罕的目光紧紧盯着庄睿,都想从他身上看出究竟有哪点不凡,能连赢两位世界赌王?

  一时间,整个赌厅由喧闹变得寂静起来,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咳咳,咱们赌坛又出了一位高手,这也是好事啊……”

  一个声音打破了赌厅里的沉寂,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分散开来,庄睿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白人,穿着一身合体的绅士服,正对自己微笑着。

  庄睿向那人礼貌的点了点头,侧过脸向四太问道:“那个人是谁?”

  这要是换成赌石圈子或者是玉石行的聚会,庄睿肯定是如鱼得水,但是在场的都是一帮子赌棍或者赌棍老板们,庄睿和他们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四太看了一眼那个白人男子,说道:“那是去年的世界赌王大赛的亚军沃特,杰维斯曾经连续两年从他手上抢得冠军……”

  “妈的,敢情也不是什么好鸟……”

  庄睿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家好对自己示好,肯定是因为自个儿赢了杰维斯,帮他出了一口恶气,不过今儿要是再赢了他,不知道这哥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正在庄睿浮想翩翩的时候,一个外国人突然走到庄睿身前,用英语说道:“中国人,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你是?”

  庄睿愣了一下,面前的这个老外身高足有一米九多,并且是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没等那人回答庄睿的话,站在庄睿身边的四太脸『色』一寒,冷声说道:“哈尔伯特先生,那件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请您不要『骚』扰我的客人……”

  四太告诫了那人之后,在庄睿耳边轻声说道:“他是拉斯维加斯十大赌场之一的老板,也是个石油大亨,在非洲几个国家有着垄断『性』的生意……”

  “非洲?”

  庄睿微微点头,却是不明白这样一个人找到自己干嘛?莫非是知道自己干掉了穆塔,想帮那孙子出口气?

  “哦……不,漂亮的女士,那伙卑劣的家伙已经不见了踪影,所以我想问问这位先生,毕竟是他亲手赢了杰维斯,而且杰维斯也是事后失踪的……”

  那个叫哈尔伯特的白人并不怎么买四太的帐,一双眼睛仍然紧紧的盯着庄睿。

  “杰维斯?好吧,你又什么事情,可以问了……”

  庄睿闻言放下心来,不是穆塔的事情,不过怎么又把杰维斯那死鬼给牵扯进来了?

  庄睿在全歼那个由骗子集团改行为海盗组织的辉哥团伙后,的确得知了杰维斯的下落,不过可怜的杰维斯先生已经被辉哥给钓鲨鱼了。

  哈尔伯特听到庄睿的话后,脸『色』稍微缓和了下来,说道:“我想知道杰维斯在离开赌场之后,究竟去了哪里?”

  要知道,世界赌王杰维斯作为哈尔伯特赌场的首席技术顾问,影响力是非常大的,而当杰维斯失踪之后,无数想趁着杰维斯不在而大捞一笔的人,和一些别的赌场暗派过去砸场子的赌术高手,纷纷集中到了哈尔伯特的赌场之中。

  由于缺少了杰维斯的震慑和能撑得住场面的赌术,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就让哈尔伯特损失了近亿美元,他的赌场一度成为了赌坛高手们的提款机。

  更要命的是,杰维斯失踪的时间,已经临近事关澳门赌牌的赌局,哈尔伯特也找不到杰维斯的替代者,在世界赌坛排名前十的人,早已被各大赌场挖去了,他想下手也没有机会,最后哈尔伯特只能匆匆请了一位最近在赌坛崭『露』头角的新人。

  如此一来,几乎可以断定,这三张澳门赌牌与哈尔伯特已经无缘了。

  这让气急败坏的哈尔伯特忍无可忍了,在前几个月的时候,就拿出了三亿美金,悬赏杰维斯的下落。

  后来哈尔伯特虽然得知杰维斯是被辉哥团伙绑架去的,但是辉哥那伙人像是由人间蒸发了一般,怎么都找不到踪迹,所以现在才问上了庄睿,其实也是有着迁怒于庄睿的意思。

  “这位先生,我是和杰维斯对赌过,但是我与他的交集,仅仅是在赌桌上,我想,你问错了人……”

  庄睿摇了摇头给出了哈尔伯特答案,这让哈尔伯特脸『色』变得铁青,却是无话可说,就是想迁怒于庄睿,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