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七章 蓝山会所


  这年头人手上有钱了,很多人就开始寻求刺激了,早些年北京城就有款爷喜欢赌车牌的单双号,每人拎上一皮箱钱,打个出租车来个路口,去猜最先开过的车是单号还是双号,现在总算是品味高了一点,顺应『潮』流玩起了赌石。

  唐老虽然在翡翠行里声望很高,但是他终究还是个商人,这次北京赌石俱乐部里的很多会员,原本就是他的顾客,加上唐老本身就乐于助人,喜欢提携晚辈,所以这才应邀从云南赶到北京,参加这所谓的富人的游戏。

  “小庄,你要是忙就算了,等明儿这事完了,咱爷们再一起坐坐……”

  唐老在电话里见到庄睿久未出声,以为庄睿不乐意去呢,他也知道,那所谓的赌石俱乐部里的人,和翡翠化真的是一点边都沾不上的,不是些暴发户就是京城里的纨绔子弟,庄睿未必就能看得上眼。

  唐老要不是因为有几个大客户出言邀请,他也不会参加这种『性』质的活动,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像庄睿这样压根就不在乎外界因素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的。

  “老爷子,明儿我也去看看吧,和您老再点东西……”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还是答应了下来,他也想看看那些外行的家伙,是否真能掏弄到什么好物件,话说赌石可是件撞大运的活,说不定里面还真有些好东西呢。

  “哎,好,那地方叫蓝山俱乐部,明儿老头子在那等你……”

  听到庄睿同意参加这次聚会,唐老很高兴,他也不耐烦陪着一群外行人扯淡,有庄睿在,至少到时候能有个说话的人。

  “四哥,咱北京城有个叫蓝山俱乐部的地方,您知道吗?”

  庄睿挂断电话回到家里之后,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蓝山俱乐部在哪里?想着自个儿现在也算是北京人了,就没好意思打给唐老询问,而是把电话打给了欧阳军。

  “你说的是蓝山会所吧?财政部那位家里老二开的?你问这个干吗?”

  欧阳军有些奇怪,自己这弟弟向来不喜欢去这些所谓的高雅场所,和京城的二代贵胄们也没什么交集,怎么突然打听起这事来了?话说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吃喝嫖赌抽样样齐全,庄睿应该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的。

  “那里明天有场赌石,云南的一个长辈邀请我去看看……”庄睿答道。

  “赌石?成,那地我知道,明天一起去,上次去到缅甸一块石头没买就回国了,这次要去见识下……”

  欧阳军一听是这事,顿时来了兴趣,他前段时间拉着庄睿去定光博物馆转悠了一圈,听庄睿介绍仅是玉石馆里的那几个展馆之宝,市场价值就要在十亿rb以上了,这让欧阳四哥心中大是不忿。

  “哥们辛辛苦苦开发房地产,一年下来也不见得就能赚到这么多的钱……”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一向是给别人规定点上班,下午才去公司的欧阳军,早早的就来到庄睿的四合院,接上庄睿之后,驱车向蓝山俱乐部赶去。

  北京可是寸土寸金,蓝山俱乐部也是在京郊的位置,地理位置还算不错,几栋小楼隐藏在山脚之下,正好赶上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倒是让人精神一振。

  “对不起,先生,今天又一场私人聚会,请问二位有请帖吗?”

  在俱乐部入口的地方,欧阳军的大奔被拦住了,北京城可是不缺好车,奔驰并不代表什么,尤其是在这种私人会所,就是全球限量版的名车也不稀罕。

  “还真没有,等等……我打个电话吧……”

  庄睿一听愣住了,其实请帖他还真是有,组织这次赌石的人曾经给他发过帖子,不过当时被庄睿拿着给儿子折纸鹤玩了,而昨天唐老只不过是口头说了一下,庄睿哪儿去找请帖啊?

  “打什么电话?就这地,平时请我来都不来……”

  欧阳军嘴里嘟囔了一句,伸手打开副驾驶那的杂物箱翻找了起来,从里面拿出张卡,丢给了车窗外的保安,说道:“喏,验一下……”

  这个蓝山俱乐部是在欧阳军结束了他的京郊俱乐部之后,才在京城贵族圈子里慢慢打响的名声,不过档次和环境比起欧阳军当年的俱乐部来,就要差上一些。

  俱乐部的老板本来也想走欧阳军的路线的,奈何本身圈子的层次不够,人面没有欧阳军广,所以会员大多都是国内的一些知名富豪,入门的权限也不是那么高,基本上只要有钱就能进来。

  当然,门槛低也是相对而言的,一般千儿百万身家的老板,还真是进不来,因为蓝山俱乐部每周都会有地下拳赛和斗狗等带有赌博『性』质的娱乐项目,往往一场输赢都在上亿rb以上,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

  而且俱乐部的内部会员权限,也是不尽相同的,像欧阳军所拿的那张卡,就是俱乐部顶级会员的待遇,全天24小时不管什么时间来,都能受到最好的接待。

  保安验证过欧阳军的卡后,恭恭敬敬的将卡递还了回来,陪着笑脸说道:“欧阳先生,请进,祝您玩的愉快……”

  “四哥,成啊,您这面子到哪都吃得开呀……”庄睿省了给唐老打电话的功夫,并不介意拍下欧阳军的马屁。

  “那是,告诉你,这卡在北京城不超过五张,咱哥俩就是将这俱乐部砸了,一准没人找你赔钱……”

  欧阳军得意的笑了笑,他这平时不管是在老爷子的跟前还在在生意场上,总是感觉被庄睿压了一头,现在能在庄睿面前得瑟一下,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得,四哥您厉害……”

  不要钱的马屁继续拍着,庄睿心中偷笑,难怪欧阳军没有走家族路子去从政,以他这『性』格,别说老爷子退下来了,就是在最鼎盛的时候,欧阳军也能被那些政客摆弄的晕头转向。

  不过欧阳家这边,庄睿还就是和没有什么心机的欧阳军相处的最好,有事基本上也是第一时间想到他,而像欧阳磊那些表哥,就感觉有些隔阂了。

  “嗯,回头我给你办张卡,你没事来看看斗狗也不错的,对了,这里小姑娘可不少,全世界不管哪个国家的小妞,只要你提出来,都能给你安排好……”

  欧阳军说着说着话题就扯到女人身上去了,脸上带着贱笑,哪有一点当哥哥的『摸』样?

  “算了吧,四哥,我对那些没什么兴趣,你也少往这些地方跑,嫂子知道可不好……”

  欧阳军这说的倒是实话,近几年欧阳家族在国内政坛风头正劲,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们呢,欧阳军比以前收敛了很多,像是关闭京郊俱乐部,就是为了不给某些有心人可趁之机。

  “对了,庄睿,要不要让白狮来斗上一场,我敢说那大家伙来,绝对能横扫这里所有的斗狗……”

  “白狮?”

  庄睿闻言停下了脚步,眼睛紧紧的盯着欧阳军,直到把四哥看得有些头皮发麻之后,才开口说道:“四哥,白狮救过我的命,是我的兄弟,是和您一样的兄弟,要是我让您下场去和狗咬,您愿意吗?”

  庄睿绝对相信能和雪豹金雕撕咬的白狮的战斗力的,但是让白狮去参加斗狗娱乐那些闲的蛋疼的人,打死庄睿都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不愿意……”

  欧阳军被庄睿给说傻了,顺着话就接了下来,不过随之就反应了过来,一脸不满的嚷嚷道:“靠,你小子拿畜生我和比啊?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庄睿拍了拍欧阳军的肩膀,说道:“四哥,有时候畜生比人要可靠的多,对了,那只小獒回头你还给我……”

  白狮所生的小藏獒,有一只是被欧阳军给抱走了,庄睿听到欧阳军这话之后,再也不放心把藏獒养在他那里了,庄睿知道,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藏獒,对上那些专业斗狗,几乎是死路一条的。

  “哎,哥哥我就这么一说,绝对不会把小叮当拿来参加斗狗的……”

  欧阳军一听庄睿的话,顿时急眼了,那只被媳『妇』起名为小叮当的藏獒,现在在家里备受老婆儿子宠爱,论起家庭地位比他要高得多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