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八章 被鄙视了


  第一千六十章被鄙视了

  庄睿和欧阳军说笑着走进蓝山会所的主楼,相比欧阳军以前比较低调的京郊会所,这里的装修无疑要奢华气派的多,所有的家具一水的都是红木包边,看上去显得甚为华贵。

  在大厅中间有一个人工假山,将整个大厅分隔开来,假山下的池塘里流水潺潺鱼儿流动,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庄睿看的出来,这的老板是下了一番苦心的。

  不过庄睿一进门就有些失望,他也算是赌石圈里的风云人物了,虽然参加的公盘次数并不是很多,但哪一次在公盘上所见到的翡翠原石不是数以万计?眼前这稀稀落落摆放着的几十块料子,庄睿还真是看不上眼。

  会所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分成几堆聚在那里对摆在厅里的石头品头论足,一个个高谈阔论,似乎都是赌石圈里的行家一般,庄睿打眼望去,却是没有一个熟悉的圈里人。

  “小庄,你来啦,这边……在这边了……”

  正当庄睿掏出电话想打给唐老的时候,唐老的声音从一处人群里传了出来,这老爷子个头本来就不高,再被众人一拥簇,是以庄睿从外面没有看到他。

  “唐老,您已经到了啊,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哥欧阳军,这位是唐老,在翡翠行可是鼎鼎大名的翡翠王啊……”

  庄睿带着欧阳军走了过去,他知道自个儿这表哥在外面一向是眼高于顶,怕欧阳军犯浑,得罪了这老爷子,连忙给他和唐老做了个介绍。

  “咳,小庄,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前浪早就被你拍死在沙滩上了,说那些干嘛,你能来……就很给老头子面子了……”

  唐老连连摆手,他在赌石圈里沉浮数十年,要是论起翡翠的鉴别赏析,说句老实话,老爷子还真是没服过什么人,但就是对庄睿有点琢磨不透,这年轻人也不知道有什么手法鉴别原石的,这看石头的眼光比他还要胜出一筹。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老爷子,您这可是捧杀我啊,小子可当不起您这话,回头让圈里人知道了,一准说我狂妄……”

  对于唐老鉴别原石的本领,庄睿是打心眼里佩服,别人可没有他那作弊的眼睛,这数十年赌石基本上没有垮过,单凭这一点,翡翠王的称呼就是当之无愧的。

  “行了,咱爷们也别在这互相吹捧了,小庄,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唐老摆了摆手,赌石圈里成王败寇,这水平如何不是吹出来的,庄睿在各个赌石场所里的战绩那是有目共睹的,缅甸封王那也是众望所归,不服也成,您也解出块帝王绿的料子来啊。

  “这位是北方工业集团的王总,这位是海都投资的赵总,这位是中石化的刘总……”

  唐老转身给庄睿介绍了起来,围在唐老身边的大多都是各大企业的老板,而且听着那些公司的名称,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国有大型企业,庄睿心中暗叹,这些人也就是拿着国家的钱用投资的名义给自个儿找乐子,他们又能懂得多少翡翠赌石的知识?

  当然,虽然心里不怎么舒服,但是庄睿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了,当下一一和那些老板们握手打招呼,不过他也能看的出来,那些老板们对他的兴趣也不是很大,打招呼的时候脸上都带有敷衍的神『色』,这也怪庄睿面嫩,三十岁的人了,看上去仍然像二十四五岁一般。

  至于欧阳军,唐老并不认识,是以也就给众人介绍,欧阳四少早过了张狂的年龄,他也不认识这些所谓的大老板,当下也没说话,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没搞错吧?他就是被称为“北地翡翠王”的庄睿?”

  “是啊,这也忒年轻了一点,这个年龄的『毛』孩子对翡翠的认知能有多少呢?”

  “呵呵,大家也不要这么说,唐老喜欢提携后辈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的……”

  唐老的介绍让大厅里的人都有些惊愕,纷纷出言小声议论了起来,庄睿听在耳朵里,笑笑没有说话,事实胜于雄辩,哥们在古玩行和玉石界里的名气可不是大风吹来的,他也不怎么在乎这些人的评价。

  “早就听说庄总的大名了,今儿能请到庄总和唐老前来,也算是咱们赌石俱乐部的一大盛事,庄总回头可要『露』上一手啊……”

  那位王总似乎是此次赌石的组织者,在这些人里里面颇有声望,说话的时候眼睛瞪了一下那些对庄睿评头论足的人,顿时议论声小了很多,只是看向庄睿的目光还是带着质疑的神『色』。

  也不怪那些老板们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今儿来的这些人,不是白手起家创造出亿万财富,就是在国企打拼多年坐上老总的宝座,基本上年龄都在四十以上,创业的艰辛让他们对于年龄和资历特别在意,而且他们也都不是古玩行和玉石界的人,仅仅听闻唐老介绍,心中并不怎么看重庄睿这个年轻人的。

  “呵呵,不敢当,王总谬赞了,各位都是商界翘楚,小子也就是来习一下的……”

  庄睿有点后悔来这里,都是一帮子外行,压根不懂得什么叫赌石的,也幸亏这些人就是在国内小玩玩,这要是去到缅甸,整个就是给缅甸人民创收去的了。

  “唐老,您先忙,我先去坐一下,看看今儿的章程……”

  庄睿能看出来这些老板对自己没什么兴趣,在唐老介绍完之后又把唐老给围了起来,当下也没在意,和唐老打了个招呼,就往角落上的沙发走去,欧阳四哥正满脸不耐的在那喝茶呢。

  “唉,小庄,怠慢了,怠慢了,实在是对不住,晚上咱们再聊……”

  唐老也看出来了,这些老板们似乎不大待见庄睿,不过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连连向庄睿拱了拱手,一脸的无奈,这些人可都是他的米饭班主,唐老也不好丢下他们去和庄睿聊天。

  “老弟,就这几块破石头,也搞什么赌石大会?还盛会?”

  等庄睿坐下后,欧阳军满脸不屑的说道,他虽然也不是赌石圈子里的人,但是好歹也见识过缅甸公盘的盛况,就这么几块原石,别说庄睿看不上眼了,就连欧阳军也感觉有点寒酸。

  庄睿还没答话,坐在他们旁边沙发上一个人听到欧阳军的话后,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位先生,摆在这里的料子,都是大家精挑细选出来的,还有许多『毛』料都在后面,这可是北方最大的赌石场所,你们两位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庄睿和欧阳军循声望去,说话的那哥们四十出头的年纪,不过可能是“『操』”劳过度的原因,微微有些秃顶,怀里搂着个看上去不过十九岁的小女孩。

  这人刚才和怀里的女孩卿卿我我的,也没注意唐老介绍庄睿,是以听到欧阳军的话后,感觉有些不满,再加上庄睿和欧阳军穿的都很休闲,和这里人人都是西装革履的环境有点不大搭,所以说话不是很客气。

  “这个……我不是赌石圈里的人,还真不知道,好吧,那今儿就要见识一下了……”

  欧阳军近年来有了孩子,养气功夫可是见长,当下也没和那人争辩,摇了摇头撇了一眼那人怀里的女孩,看向庄睿说道:“老弟,要不要给你找俩小妞陪陪?”

  刚才欧阳军也看了一下,这里所谓的企业家,没一个是他认识的,顿时感觉有点无趣,心里暗骂这的老板没品位,是猫是狗都给入会,找时间自个儿要把这会员卡给退了去,忒掉价了。

  要知道,欧阳军当年的京郊会所,门槛之高让国内很多亿万富豪有钱都不得其门,就算是国企高层,最低也是副部级以上的企业老总才能入内的,和这里来往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得了吧,四哥,您消停一会吧……”

  庄睿不满的看了欧阳军一眼,转脸看向刚才说话的那位,问道:“这位先生,今儿都有什么节目啊?难道就是让唐老来鉴定原石的吗?”

  庄睿这是萌生退意了,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潘家园或者琉璃厂转悠一圈去呢,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准就能掏弄个好玩意儿,总比在这里坐着喝茶强。

  那人听到庄睿的话后,正了正脸『色』,坐直了身体说道:“这位老弟,看你不像是玩赌石的人,是在别的场子玩,过来看热闹的吧?我就和你说说赌石吧……

  这赌石,当然是要赌的了,回头大家会评选出来十块最好的料子,各人可以下注押自己看中的原石,解出来后,谁所押的原石价值最高,那么这些赌注就是谁的,这就叫做赌石……”

  “噗……咳咳,对不住,您……您确定这就是赌石?”

  庄睿没等那人的话说完,刚喝到嘴里的矿泉水就喷了出来,他从2004年开始接触赌石,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解读赌石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