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六章 西贝货


  “那个姓庄的年轻人,不会真是和唐老齐名的翡翠王吧?”

  人的名树的影,翡翠王这名头不是庄睿自封的,而是赌石圈子里传出来的,在见到那两个玉石协会的专家对庄睿如此态度之后,赵总等人此刻终于是感觉到了压力。

  “这个……倒是很难说,对了,刚才唐老怎么评价那块黑乌砂的料子?”

  另外一个庄家也着急了,这人都是有盲从心理的,当大家都说这物件不好的时候,心里自然而然的也就相信了,现在庄睿的身份似乎得到了肯定,那块“破石头”顿时在几人心中地位大涨。

  “唐老说了,这种黑乌砂赌『性』很大,他也看不出里面是否有翡翠,更不用说去赌翡翠的品质了……”

  王总摇了摇头,接着说道:“神仙难断寸玉,唐老都不敢断言的料子,那年轻人未必也能赌中,行了,别想那么多了,等会石头解开就知道了……”

  王总算是场内对赌石了解比较多的一个人了,他现在心中也在后悔举办这次赌石聚会,现在看来,这赌石并非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而且从刚才唐老选石时欲语还休的样子看来,这老爷子一定是有什么话没说出来。

  其实王总倒是误会唐老了,唐老之所以不说那些物件是假的,一来是行里的规矩,他不能砸人饭碗,二来这里的人虽然鉴赏原石的水平不怎么样,但是一个个要脸面的紧,自个儿说了恐怕别人都不会承情,那样反而不美。

  再者说了,唐老是和王总有交情,这东西是假的,里面出不了翡翠,赢钱的人也是王总,他自然更加没必要去给这些翡翠盲们解释什么叫做作假了。

  当然,唐老对那块黑乌砂的评价也是很中肯的,黑乌砂赌『性』之大,在所有原石中能排的上是第一的,很多老手都在这上面折戟沉沙,唐老对于乌砂玉的鉴定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

  此时众人都集中到了后院,由于此次挑选出来的原石都不是大料,所以后院只摆放着一台小型的解石机,另外还有两个型号的砂轮机,当着庄睿的面,于理事可不敢摆什么专家的谱,见到原石都搬运过来之后,走到庄睿面前,小声的说道:“庄老师,您在这里,我们两个就不献丑了,要不……还是您来?”

  “别介,二位,我今儿就是来凑个热闹的,您二位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庄睿连连摆手,倒不是说他拿架子,实在是这些原石让他提不起一丝兴趣来,作假的那几块就不说,就是另外几块原石里面也是表现乏乏,最好的一块才勉强能达到豆青种。

  这些石头要是放在缅甸公盘里,也就是当成下脚料搭配着卖的,但凡对原石有了解的人,对这样表现的原石都是不屑一顾的,那些相比作假而言比较“厚道”的原石商人们,也就是忽悠一下这些行外人。

  “成,那由我来解石吧,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庄老师您多指点一下……”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秦理事站了出来,他早些年在云南缅甸呆过一段时间,也曾经做过别人的赌石顾问,秦理事自问鉴定原石的水平不如庄睿和唐老,但就解石而言,他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呵呵,秦理事手下可是出过不少有名的料子,今儿咱们就见识一下……”

  庄睿笑了笑,自家事自个儿清楚,他之所以能在赌石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全是靠了那双眼睛,要说起真正的问,庄睿自问和这些专家们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所以对于每一个有所专长的人,庄睿都是很尊重的,这年头没有几分真才实,单凭嘴皮子是吃不开的。

  “庄老师过奖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秦理事脸上似乎光彩了几分,当下脱去外面的西装,卷起了衬衣的袖子,看向王总问道:“王总,咱们这是先解哪一块料子?”

  此次秦理事二人受邀解石外加鉴定翡翠,在接到邀请函的时候,就附带有一张五万rb的支票,对于自己的衣食父母,秦理事还是要表现出一点尊敬的。

  “按照顺序开始解吧,从一号开始,不过七号原石留到最后一块来解……”

  王总和另外两人商议了一下之后,做出了这个决定,如果前面的原石能解出高品质翡翠的话,那么就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这块黑乌砂了,说老实话,此刻三位庄家还真是有点儿揪心。

  “好……”

  秦理事点了点头,上前选出那块一号原石,将其固定在了解石机上,这块料子只有二三十斤重,成半圆形,是被拦腰切过的一块原石,在切面上有着巴掌大的一块绿『色』,在阳光的照『射』下,绿的有些妖艳。

  “李老板,这可是你的料子啊……”

  “是啊,老李,呆会一刀下去,就知道是涨是赔了啊……”

  “我看这块料子能涨,你们没看到吗?这切面已经出绿了……”

  在秦理事观察原石寻找切点的时候,围在旁边的人纷纷出言议论了起来,这是王总组织的赌石俱乐部的第一次活动,这些会员们也是第一次接触赌石,基本上没几个人见识过赌石的,但却一个个装的都像是行家似的。

  “肯定能出绿,这是俄从广东的一个原石商人手里买下来的,当时就有人出价200万,俄整整花了260万,才让那人卖给俺的……”

  李老板是陕西人,说话还带着一点陕西口音,在买下这块原石之后,李老板找了不少行家来看,只不过陕西那边玩玉的多,玩翡翠的人倒是很少,没几个人能说出个一二三来,是以李老板自个儿在上查了不少资料,懂得了不少翡翠相关的知识,对于这块料子,也是愈发的看好。

  “噗……咳,咳咳……”

  李老板话声刚落,站在唐老身边的庄睿,一口刚喝进嘴里的矿泉水就喷了出来,庄睿连忙低下头假装咳嗽起来,这种行为可是很不礼貌的。

  不过庄睿也实在是忍不住了,那块料子所展示出来的绿『色』,完全是用颜料做的假,并且手法并不是十分的高明,睁眼瞎才会花200万去和李老板竞争这块料子呢。

  很明显,这就是别人下的一个套,亏得这位李老板还将其当成宝贝,估计一会就有得他哭了。

  这翡翠玉石的鉴定,和古玩鉴赏一样,不是看了几本书就能会的,还需要大量的实物上手的经验,就像是金胖子的那位老师,之所以是国内字画类古玩鉴赏的泰斗人物,就是因为他几乎见过所有中国古今的名人真迹,两相对比之下,自然能一眼断出真伪了。

  秦理事也听到的身周众人的议论,眼里『露』出一丝不屑,他刚上手磨砂那切面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这不像是真正的翡翠晶体,刚才用放大镜仔细的观察一番之后,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就是一块作假的原石。

  在真正的国内和缅甸各大公盘上,假原石也是存在的,但是数量很少,因为参加公盘的人无一不是翡翠行的老手,这些假原石的销路,更多是针对一些行外人想投资翡翠收藏增值的,秦理事不止一次见到这种现象了,是以也没『露』出什么惊愕的神『色』来。

  秦理事就是来解石的,真假与他无关,说出去反而会得罪人,当下很随意的在那“绿『色』”旁边画了一道线之后,就启动了解石机,按理说,一般这样的料子是不用切石的,但假原石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咔……咔咔……”

  随着一阵刺耳的合金齿轮和石头的摩擦声,碎石屑纷纷散落到了地上,一分多钟后,半圆形的料子已经被从中间切成了两半,一半固定在解石机上,另外一半骨碌碌的滚落在草地上。

  “快,快看看,里面有没有翡翠?”

  “哎,老宋,你别挡着我啊,出翡翠了没有?”

  “让让,让俄看看,这是俄的石头啊……”

  在解石机停止了转动之后,场内众人纷纷围了上去,这三四十人围城一个小圈子,那也是不容易挤进去的,急的原石的主人李老板,在外面跳起了脚。

  “老李,里面啥都没有……”

  “是啊,这就叫做解垮了吧?”

  “咳,200万就这么没了,老李,你点也忒背了些吧?切面出绿都能解垮掉……”

  抢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看清楚了切面之后,顿时发出一阵巨大的叹息声,他们再不懂赌石,也知道里面没东西那指定是赔了,当然,以他们对翡翠的了解,还是没有想到这块原石整个就是一西贝货。

  “没有翡翠?不可能吧?那……卖我那人说的,里面最少是有冰种的料子啊?”

  好不容易挤进圈子里的李老板,额头上布满了汗粒,不知道是急出来的还是真的热出来的,一把拉住了秦理事,说道:“再切,再切成两半,说不定就在那一边里面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