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巴特尔


  “任哥,您跟我来了大草原,可就失去参与到敦煌献整理发掘工作中了啊,还有心思看草原?”

  庄睿对任春强的表现有些不解,要知道,现在全国的考古工作者,恐怕挤破头都想进入到这次的敦煌物的后期整理工作中去,这可是非常难得的一次提升个人资历的机会。

  “呵呵,还是跟着你好,这往敦煌跑了一圈,整出来个敦煌遗留献,说不定和你到大草原上,就能发现成吉思汗陵呢……”

  任博士闻言大笑了起来,他之所以表现的这么淡定,是因为在临走之前,孟教授也和他谈过一次话,说明了这次研究员评定,一定会有他的。

  在高校工作,一般最高职称就是教授了,而做研究工作的,最高则是叫做研究员,和教授等级。

  在校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职称的评定是需要很多条件的,有许多已经五六十岁快退休的老教师,也不过就是个副教授的职称,任博士能在三十出头的年纪评定上研究员,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只要成吉思汗的陵墓在这片大草原上,说不定就能找到呢,任哥……我的运气一向都是很不错的……”

  庄睿也笑了起来,如果能在大草原上发现元代帝王墓,即使不是成吉思汗的,恐怕其轰动程度也不下于敦煌献的发现。

  要知道,元朝的疆域空前广阔,不仅现在的中国地域都属于元代疆土,还包括了西伯利亚大部分,东到白令海、锡金、不丹、克什米尔东半部、缅甸北部、泰国北部、老挝、朝鲜东北部。

  成吉思汗在位时,将蒙古铁骑踏入到东欧的伏尔加河流域,之后蒙古帝国的铁骑一度『逼』近欧洲腹地,那些欧洲的王室贵族们甚至要每天去到金帐里给蒙古将军磕头之后,才能去做自己的差事。

  所以欧洲国家对于中国元代的历史比较了解,也更加关注,这也是元青花被炒成天价的原因之一。

  如果元代帝王陵被发现的话,相信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绝对不逊于敦煌献的出土。

  “但愿吧,跟着你小子,总是有奇迹发生的……”

  任春强想了一下,庄睿的运气还真的不是吹的,基本上每次出去,都能发生点事情,说不定这次元★★古的空白,还真的能被庄睿给填补了呢。

  身处辽阔的大草原,车上的几个人心情都是特别的放松,虽然那些生们都返回了北京,不过庄睿三个年龄差不多的人在一起,共同语言就更多了一点。

  ……

  看着坐在马上在草原驰骋的那些牧人们,说老实话,庄睿心里有点发痒,无论是谁置身在这辽阔无边的大草原上,恐怕都想骑在马上驰骋扬鞭。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但是如果去到鄂尔多斯市还是和内地一样的钢铁城市的话,庄睿都想就在这草原上宿营算了,反正他们都带有帐篷。

  实在不行的话,庄睿宁愿去找个蒙古帐篷去借宿,那也比住到鄂尔多斯的宾馆里更加有感觉一点。

  提到鄂尔多斯,很多朋友的第一印象恐怕就是经常在广告上看到的鄂尔多斯羊绒衫了,不过对于庄睿和任博士来说,这里却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建立了蒙古汗国,被蒙古族誉为“像大海一样伟大的领袖”,被西方众多崇拜者称其为“全人类的帝王”,被那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称之为“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传说就是被安葬在鄂尔多斯的。

  著名的成吉思汗陵,就坐落于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甘德利的草原上。

  之所以说是传说,那是因为这座地面陵墓,只是成吉思汗的衣冠冢,并且经过多次迁移,直到1954年才由湟中县的塔尔寺迁回故地伊金霍洛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们对于这座陵墓,更多的只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

  庄睿曾经研究过元代以后的历史资料,历史上对于成吉思汗陵墓的地点是众说纷纭,不过主要集中在了四个地方。

  第一个有可能安葬成吉思汗的地方位处于蒙古国境内的肯特山南、克鲁伦河以北的地方,这是因为成吉思汗在生前曾经说过,自己死后要安葬在这里。

  第二个地方则是新疆北部的阿勒泰山,依据是庄睿的同行们,曾经在该地发现了一座人工改造的大山,推测有可能是成吉思汗的葬身陵墓。

  这种说法也是有佐证的,马可波罗在他所著的《马可波罗游记》中曾经写道:“在把君主的灵柩运往阿勒泰山的途中,护送的人将沿途遇到的所有人作为殉葬者。”这里的君主,指的就是成吉思汗。

  第三种说法是在宁夏六盘山,有记载说,成吉思汗是1227年盛夏,攻打西夏时死于六盘山附近。

  有考古专家就据此认为,按照蒙古族过去的风俗,人去世3天内就应该处理掉,或者★★,或者土葬,或者火化,为的是怕尸体腐烂,灵魂上不了天堂,因此,这种说法在考古界也是有一定市场的。

  至于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的说法,则是比较官方的,因为从古至今,这里都是蒙古族人拜祭祖先的所在,而且作为国家意志和民族公祭的成吉思汗衣冠家“白宫”,就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

  更为重要的论点是,在这里,还有着世界上以守护成吉思汗陵寝为唯一职责的世袭的守陵人达尔扈特蒙古人,一直在这里实行着最完备、最权威、最具蒙元特『色』的祭祀制度。试想如果不是成吉思汗安葬这附近,他们的守护者为何会一代代的据守在这里,拜祭自己的祖先呢。

  庄睿经过多方面的分析之后,还是认为成吉思汗被安葬在鄂尔多斯大草原上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这一路行来,庄睿在聊天之余,一直都用灵气在勘测着地下的情况。

  “彭飞,还要多久才能到鄂尔多斯?那里也和这里一样,都有无边的草原?”

  要说这次来到内蒙的第一站,还是彭飞安排的,虽然他自己也没到过这里。

  彭飞闻言笑了起来,看了庄睿一眼,说道:“庄哥,您就放心吧,咱们并不到鄂尔多斯,距离那里还有七十公里呢,全部都是和这一样的草原,这马绝对是有的,就怕您到时候骑的看见马就怕……”

  骑马和骑骆驼不一样,骆驼背上『毛』厚,行走起来慢而稳,就是骑上一天,屁股的感觉也不会太强烈。

  但是骑马就不一样了,骑马讲究的快速驰骋,并且需要两腿用力来控制身体平稳,别说骑上一天了,恐怕就是在马上颠上两个小时,下来的时候就会变成罗圈腿了。

  而且即使有马鞍坐垫,这在马上折腾几个小时之后,大腿根部和屁股上说不得就会被磨破皮,彭飞在部队曾经训练过马术,那会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是以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我又不是没骑过马……”

  庄睿闻言撇了撇嘴,他那京郊庄园内原本就是有马场的,不过小金白狮和金刚入驻庄园之后,那些马儿吓得整天惶恐不安,庄睿就将其都给送出去了。

  车子在大草原上行驶了一天之后,开车的人也变成了庄睿,眼瞅着沿途的一些蒙古包内升起了炊烟,庄睿他们也到了此行的一个落脚点。

  “庄哥,别开过去,就在这边停吧,那勒勒车上拴着马呢,别惊了……”正当庄睿准备把车停在那些大蒙古包旁边时,被彭飞给制止住了。

  “这不就是大轱辘车吗?”

  庄睿顺着彭飞的手指看去,果然在一辆大轱辘车上,拴着一匹骏马,正不安的看着远处的汽车,鼻子不是的打着喷嚏。

  “蒙古牧民吆喝牲口时就用的“勒勒”的声音,所以那车也叫勒勒车……”难得能给庄睿做回老师,彭飞神情很是得意。

  “嘿,你小子知道的还真不少,走吧,带路……”

  庄睿停稳车后,推门走了下来,刚才离得远看这些蒙古包,好像都很小,但是现在来到近处,他才发现,有些大的蒙古包堪比一些二层的小楼房了。

  彭飞在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露』出苦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巴特尔住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在这附近,得,您别瞪眼,我去问还不成吗?”

  彭飞所说的巴特尔,是他在特殊部队时的战友,也是那支部队的马术教官,后来中国最后一支骑兵部队被解散之后,巴特尔也退役回到了家乡。

  巴特尔所住的地方,在前几年没有通电话,彭飞要不是曾经和他通过信件,恐怕连这儿都找不到。

  彭飞自知理亏,没等庄睿说话,快步走向了那片蒙古包,刚好有位老人出来,连忙上前问道:“老人家,您知道巴特尔住在什么地方吗?”

  “巴特尔?我们这里的小伙子,叫巴特尔的多了……”老人的一句话,说的彭飞傻了眼。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