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做客(一)


  “老伯,我说的巴特尔三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长得很高大……”

  彭飞指手画脚的比划了起来,这里是个蒙古人聚集的地方,远远看去最起码有上百个蒙古包,要真是像老人所说的那样,彭飞还真没辙。

  蒙古人放牧和★★高原上的牧民们不同,从古代的时候,蒙古牧民就喜欢群居,一般都是一个族群居住在一起,白天放牧的时候分开,晚上却是回到聚集地居住的。

  当然,也有独来独往的牧民,不过到了现代社会,这种情况已经是极其少见了,最多就是在放牧的时候走的有点远,临时在外面住一夜而已。

  “三十五六岁?三十五六岁叫巴特尔的也有二十多个人呢,我儿子也叫巴特尔,和你说的也是差不多大的……”

  老人闻言皱起了眉头,巴特尔的蒙语是英雄的意思,很多蒙古人生了儿子之后,就喜欢给孩子起这样有男人气概的名字。

  所以十个蒙古汉子里面,倒是有四五个都会叫这样的名字的,就像以前国家男篮里的那位巴特尔,也是这么个意思。

  “我说的那位巴特尔是当过兵的,五年前回来的,老伯您认识这样的人吗?”

  彭飞有些无奈,只能把巴特尔当过兵的事情给说出来了,其实按照他们部队的纪律,为了防止在执行任务时得罪的犯罪分子报复,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透『露』自己或者是战友有从军经历的。

  没想到彭飞这话还真有效果,老人一听当过兵几个字,眼神顿时盯住了彭飞,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找巴特尔有什么事?”

  彭飞老实的回答道:“老伯,我是巴特尔的战友,特意来看他的……”

  “如果没搞错的话,这块聚集地只有我的儿子当过兵,小伙子,快,家里请……”

  老伯在听到彭飞的回答后,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顿时抓住彭飞的手腕就往里面走,嘴里还说道:“巴特尔去放马了,前段时间发现一个野马群,他已经跟了快一个月了,来,先到家里坐,等一会也该回来了……”

  巴特尔的父亲手劲着实不小,抓得彭飞的手腕隐隐生痛,还不敢甩开,眼瞅着就要被拉进蒙古包聚集的地方,连忙开口说道:“老伯,我……我还有朋友呢……”

  “咳,是老汉糊涂了,快,请你们朋友都来……”

  老人松开了彭飞的手,对着站在十多米外的庄睿喊道:“客人们,都过来吧……”

  见到找到正主,庄睿和任春强也很高兴,快步走到老人身边,正准备说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得得得”的马蹄声。

  “是我儿回来了……”

  老人听着马蹄声,脸上『露』出微笑,在草原上生活了一辈子,老人单单只听声音,就能分辨出是哪匹马儿发出的。

  “嘶……”

  四五个汉子骑在马上来到近前,马首高高昂起,随着数声长嘶,前蹄抬起后顿在地上,扬起一阵尘土。

  “阿爸,有客人来了吗?”

  伴随着一个洪亮浑厚的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最前面的一匹马上跳了下来,向庄睿等人走了过来,他并没有牵着缰绳,但是刚才所骑的马儿老老实实跟在身后。

  他们这个聚集地,可是有着现在在蒙古草原上为数不多的蒙古包,是以经常会有来自内地的游客,蒙古人好客,是以巴特尔也没怎么在意。

  “好汉子……”

  看清那个从马上跳下汉子的相貌,庄睿不禁在心中暗赞了一句。

  来人三十四五岁的年龄,一米二左右的身高,皮肤呈古铜『色』,浓眉大眼,身材魁梧,说话响如洪钟,走路时上身基本不动,颇有点龙骧虎步的感觉,这要是放在古代,绝对是一员猛将。

  “巴特尔!我来看你了……”彭飞从老人身后闪出身体,向巴特尔迎了过去。

  “飞子?你小子怎么来啦……”

  巴特尔听到彭飞的声音先是一愣,继而看到了彭飞,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色』,上前一把抱住了彭飞。

  “这哥俩在部队处的肯定不错……”

  正当庄睿和任博士准备感叹这两个老战友重逢的时候,却见彭飞右脚『插』到了巴特尔的的身后,右手挽住巴特尔脖子,脚下跨步同时发力,就想把巴特尔给摔出去。

  却没想到巴特尔早有防备,顺势一个转身,右脚往后一撤,上半身往前一倾,左脚发力,口中“嘿”了一声,竟然把也有一百三四十斤的彭飞给摔了出去。

  被高高抛起的彭飞半空一个翻身,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脸上却是没有生气的模样,笑着重新搂住了巴特尔,说道:“老巴,你这摔跤的功夫是越来越厉害啦……”

  巴特尔的脸上也满是笑容,大声说道:“你小子也不错,这么多年功夫也没放下来……”

  彭飞摔跤的功夫,就是自巴特尔的,别看巴特尔不大,但是在被特招入伍之前,才十五六岁的时候就成为了内蒙赫赫有名的古典跤王。

  “巴特尔,有这么迎接客人的吗?我看你皮又痒痒了……”

  巴特尔和彭飞用男人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心情,却是让旁边的老汉看的眉头直皱,蒙古族是最为好客的民族,虽然也崇尚勇武,但是用在了客人身上,就太不尊重了。

  “呵呵,阿爸,我这不是高兴吗?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身高马大的巴特尔,见到父亲瞪眼,顿时缩了缩脖子,看向庄睿和任博士说道:“两位是飞子的朋友,那就是我巴特尔的兄弟,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

  庄睿被蒙古人特有的豪爽给感染了,也是笑着说道:“好,一定陪巴特尔大哥喝个尽兴……”

  “要尽兴你自个儿来啊,我可是不成……”

  庄睿身边的任博士小声嘟囔了一句,他可是见识过蒙古人喝酒的,和他们喝尽兴,那简直就是找虐的。

  “好,果然是飞子的好朋友,我喜欢……”

  巴特尔并没有听到任博士的话,高兴的在庄睿肩膀上拍了一把,回头对那几个和他一起回来的人说道:“巴尔哈,去杀两只最肥的羊,晚上我要招待朋友,你们都过来吃酒……”

  “好嘞,巴特尔大哥,您就放心吧,两只不够我杀四只……”

  能看的出来,巴特尔在这些年轻人里很有威望,交代了一句之后,那几个人都翻身上马,口中吆喝着往牧羊区奔去。

  巴特尔见到老父亲脸『色』又绷了起来,连忙招呼庄睿等人道:“走,去家里坐……”

  巴特尔的家在诸多蒙古包的中心,一路走来的时候,不时有人和巴特尔打着招呼,很多小孩子见到庄睿等人,也不怕生,笑嘻嘻的跟在后面。

  走到一个高有五六米的大蒙古包外面的时候,巴特尔大声喊道:“额吉(妈妈),来客人了……”

  随着巴特尔的喊声,两个女人从蒙古包里走了出来,另外还有一个三四岁岁大的孩子,跑出来一下跳到巴特尔的身上,略带稚气的喊道:“阿爸,今天有没有把神马抓来?”

  “嗯,今天没有,不过你阿爸一定会抓来的……”

  巴特尔脸『色』『露』出一丝尴尬,看来是在儿子面前夸下了海口却没办到,不过大人忽悠小孩子的办法有很多,巴特尔轻轻的拍了下儿子的屁股,说道:“巴雅尔,叫叔叔,这是我给你说过的飞子叔叔,也是条好汉……”

  “飞子叔叔好……”

  小家伙从父亲的身上爬下来,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彭飞,小嘴撅了起来,说道:“飞子叔叔,阿爸说男人要很强壮,才能成为好汉,可是你没阿爸强壮啊……”

  “呃,巴雅尔,你飞子叔叔也很厉害的,他摔跤比不过阿爸,不过自由搏击可比阿爸强多了……”

  巴特尔听到儿子的话后,顿时干笑了起来,看着彭飞说道:“回头你教小家伙几招,不然他不会对你服气的……”

  “回头我先和你过几招吧……”

  被这么大个小不点给小瞧了,彭飞那叫一郁闷啊,瞪了巴特尔一眼之后,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翡翠挂件。

  将巴雅尔抱起来之后,彭飞将挂件挂在了小家伙的脖子上,说道:“佛佑人安,这是飞子叔叔送你的礼物,一定不能打碎了,否则佛祖会不高兴的……”

  “阿爸?”小家伙看向巴特尔,显然没有接受过别人的礼物。

  “呵呵,你飞子叔叔送的,只管收下……”

  巴特尔对彭飞的举动很高兴,按照蒙古人的规矩,去别人家里做客,本来就是要带一点小礼品的,是以巴特尔也没和彭飞客气。

  只不过巴特尔不知道,彭飞拿出来的那个翡翠挂件,却是庄睿送给他的,在京城“秦瑞麟”店里相同款式质材的挂件,标价是在一百万rb以上的。

  “这东西太贵重了,巴雅尔,不能要的……”

  巴特尔心粗没怎么注意那块翡翠,不过见多识广的老人却是从那翠绿的质材上,看出这块翡翠颇有点不同寻常。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