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比试(二)


  倒不是帖木儿看不起庄睿,实在是两人的身形相差太大,站在帖木儿的旁边,庄睿整个就像一小孩子似地。

  见到桌子被搬了过来,庄睿走到桌子一侧,双手交叉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帖木儿大哥,来吧……”

  “帖木儿,你轻点啊,赢了就行了……”

  巴特尔还是有点不放心,拉着帖木儿又小声的交代了几句,要知道,这掰手腕也是能伤人的,如果严重的话,就是导致残疾也不是不可能的。

  “巴特尔大哥,我知道了,一定不会用力的……”

  帖木儿也没有感觉巴特尔说的有什么不对,别人是客人嘛,总不能输的太惨,回头一定要给庄睿留几分面子,话说这小伙子喝酒的时候是个汉子。

  “老巴,别小看了我大哥,要是你们输了怎么办啊?”

  彭飞听到二人的对话后,心中有些不忿,要是比力气的话,他和庄睿都差出条街去,别看这帖木儿身材高大,但绝对也不够庄睿看的。

  “帖木儿会输?不可能,飞子,别说你大哥了,就是你上去和帖木儿掰手腕,也是有输无赢的……”

  巴特尔对彭飞的话很是不以为然,帖木儿整天在草原放牧纵马奔驰,这手上的力道也是练出来的,岂是庄睿细皮嫩肉的城里人能比的?

  彭飞嘿嘿笑了起来,说道:“老巴,先不说这个,要是输了怎么办,总要有点彩头吧?”

  “你小子,还以为是在部队呢?”

  巴特尔闻言也笑了起来,当年在部队的时候,那帮子兵痞们可是没少祸害他,虽然摔跤摔不过自己,但是总能在『射』击或者自由搏击等项目中找补回来,巴特尔最惨的一次给一个班的人洗了一个月的衣服。

  “好,如果庄兄弟能赢,我巴特尔输给你们一匹好马……”巴特尔说话的时候,故意放大了声音,在他身边的人都听到了。

  “巴特尔,你那赤血舍得给吗?你要舍得,我帮庄兄弟去比试……”

  “是啊,什么好马呀,总要有个说头……”

  “别说了,巴特尔舍不得赤血的,那可是他的命根子……”

  巴特尔此话一出,引得场内的人纷纷起哄,讨论的话题居然是一匹叫做赤血的马,听的彭飞和庄睿都有些莫名其妙。

  “老巴,什么赤血啊?我以前可是没听你说过啊……”

  彭飞和巴特尔虽然差了几岁,但两人相互间亦师亦友,那关系不是一般的好,他甚至连巴特尔几岁还『尿』床的事情都知道,唯独不知道巴特尔居然藏着匹好马?

  “咳咳,那是我回来从大草原上套得的,你当然不知道了……”

  巴特尔被众人说的有些尴尬,能看得出来,他很喜欢那匹赤血马,不过在答完彭飞的话后,巴特尔站到了场地中间,说道:“要是庄兄弟赢了,我保证输给他一匹不逊于赤血的好马,我巴特尔的话,大家还不相信吗?”

  “嘿嘿,老巴,那你就等着把好马给牵出来吧……”

  彭飞闻言笑了起来,这马也分三六九等的,像一般家养的马儿,绝对会害怕白狮金刚等动物的,但是大草原的野马,可是敢和豺狼搏斗的,或许庄睿的庄园里又要多出个成员了。

  庄睿这会酒意上头,什么做人的谦逊之类的美德,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听到巴特尔和彭飞的赌约之后,不由得大声说道:“巴特尔大哥,那我可就先谢谢您啦……”

  巴特尔闻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哥俩怎么一德行啊?还没比试就认定自己会赢,有自信是好事,但要是过了头,那可就是自大了。

  “庄兄弟,咱们比过再说,你要是能赢了我,我把家里祖传的宝刀送给你……”

  帖木儿也被庄睿说的有些不爽,在这方圆百里的蒙古人聚集地里,他可是有名的大力士,除了巴特尔之外谁都不怯,现在居然被庄睿给看轻了。

  “好,帖木儿大哥要是能赢,这块玉就是您的了……”

  庄睿也不含糊,从腰间取下一块带有五种沁『色』的古玉,这是个貔貅雕件,庄睿是在潘家园淘到的,看着还不错,一直带在身上盘完,有两年功夫了。

  别看这物件不大,但是像这种成『色』的古玉,在市场上也要一百多万,庄睿出手也算大方。

  “帖木儿,加油……”

  “帖木儿,可不能输啊,要不然晚上回去婆姨不让上床了……”

  当庄睿和帖木儿在桌子两边站定之后,耳边响起了众人的加油声,不过当两只胳膊都架在了桌子上后,声音顿时停歇了下来。

  “这还用比吗?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嘛……”

  “是啊,你看帖木儿的胳膊,比那位要粗上一倍的……”

  “就是,两只手估计都握不过来……”

  在看到庄睿和帖木儿架在桌子上的胳膊后,围观的人小声议论了起来,就连帖木儿也感觉自个儿有点欺负人了。

  帖木儿的小臂比庄睿的粗上近乎一倍,这就不说了,而他那蒲扇般的大手和庄睿放在一起,更显得庄睿的手细嫩的像女人似地,这要是能被人看好才是怪事呢。

  “帖木儿,庄兄弟,不行了就说一声,不要硬撑啊……”

  巴特尔作为此次比试的裁判,他知道掰手腕也是有许多技巧的,如果懂得翻腕的话,即使手劲小点,也能强撑着不输,但要是被对方强行掰倒的话,就会使其手腕断折的,所以巴特尔才有这么一句交代。

  “知道了……”

  “放心吧,巴特尔大哥……”

  桌边的两人都是自信满满,一大一小两只手握在了一起,等待巴特尔宣布比赛的开始。

  “开始!”

  当巴特尔呼声出口的时候,原本都有些松弛的两只手臂上的肌肉,突然之间就绷紧了起来,尤其是帖木儿的小臂青筋迸出,像是粗大的蚯蚓一般。

  “庄兄弟,不行了就说一声……”

  帖木儿在用力的时候,还有余力来说话,是因为他只用了四分之一的力气,并不怕说话时导致气力松懈。

  再怎么说庄睿也是客人,帖木儿想相持一番之后再压倒庄睿,这样庄睿脸上也有面子。

  “呵呵,帖木儿大哥,您可以再大一些力气的……”

  庄睿虽然感觉到对方手上传来一股巨力,但是和金刚比起来,那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要是庄睿想的话,他能把这几乎包住了自己的手掌全给捏碎掉。

  “嗯?”

  听到庄睿的话后,帖木儿的脸『色』变了一下,随着庄睿的话声,他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原本软塌塌的手,竟然变得犹如生铁一般坚硬了,居然捏的自己的手指隐隐作痛。

  帖木儿的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小臂逐渐加大了力气,不过随着他的加力,对方的手变得愈来愈硬,所发出的气力和自己完全不相上下。

  “嗨!”

  帖木儿大喝一声,身体左侧,右手猛地向自己的方向掰去,这一下他使出了全身近乎大半的力气,而且还是爆发力,在帖木儿想来,一定可以掰倒庄睿的。

  只是任凭帖木儿如何用力,庄睿的那只右手,居然纹丝不动,而自己正对面的庄睿,除了脸『色』有些绯红之外,似乎也没见得使出多大的力气来。

  如此一来,不仅是帖木儿心中惊愕,就连围观的人也都感觉到诧异了,原本实力相差这么多的比试,竟然打成了个势均力敌,不……似乎庄睿还占了上风。

  “帖木儿大哥,小心了,我要加力了……”

  庄睿的话在帖木儿的耳边响起,只是帖木儿这会再没功夫去回话了,他知道自己这刚吸进去的这口气不能松懈,否则直接就会被庄睿压倒。

  只是帖木儿完全没想到,即使他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来防备庄睿的进攻,还是感觉到右手臂传来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力道。

  没等帖木儿反应过来,那巨大的冲击力就直接击垮了他所有的防御,偌大的手臂轰然倒下,震得木桌发出“咣”的一声巨响。

  静安静无比的安静当比试结果出来之后,现场一片安静,除了篝火木柴发出的声音之外,安静的几乎是落针可闻。

  那些加油鼓劲的人,此刻早已屏住了呼吸,不敢置信的看着场中发生的事情。

  除了彭飞之外,任谁都没能想到,“瘦弱”的庄睿居然赢了“强壮”的帖木儿,这简直就像是在大草原上羊吃了狼一般让人不敢相信。

  帖木儿此时脑子似乎也有点不清醒了,看着被庄睿压在下面的小臂,抬起头茫然问道:“我……我输了?”

  “帖木儿竟然输了?”

  “这……这怎么可能啊?”

  “我没看花眼吧?咱们草原上的勇士竟然输了?”

  这个结果实在是有点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在帖木儿问出那句话后,场内顿时鼓噪了起来,众人都不敢相信面前所发生的一切。

  “帖木儿,你是输了……”

  巴特尔虽然也很惊讶,但是反应的很快,看向庄睿说道:“庄兄弟,要不……咱俩再比一次?”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