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大胆的猜测


  这幅绘画在墙壁上的《成吉思汗御容图》,是一组★★,分为数个不同的故事背景,每个图画大小为120厘米×50厘米。在这幅图上,成吉思汗等人以阿尔寨石窟为背景端坐中央,其周围绘有近百数各『色』人等。

  在第一张壁画上,有一个白『色』台座,上面绘有个人,左起第三个人,就是被蒙古人称为为圣主的成吉思汗,环绕在其周围的3女子自右首依次为孛儿贴哈屯、忽兰夫人和也速干夫人。

  成吉思汗左方的4个男子,按照庄睿的推断,应该就是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这也是庄睿所见过的最为完整的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画像。

  再往下看,画面一转,在台座右下方,画有一女子率约20多人向中央人行礼,庄睿分析,这个女人当为随成吉思汗征西夏之也遂夫人,他们穿着蒙古族传统只孙服并携驼马和牛羊向台上众人拜谒。

  而在中央台座左右方偏下处,都各有20多个人向正中人行礼,显示了当时黄金家族的鼎盛,这也是庄睿自进入到阿尔寨石窟中之后,所见人物最多的一幅壁画,场面生动而壮阔,所含内容丰富无比。

  见到庄睿紧紧盯着墙壁上的图案,巴特尔开口说道:“庄睿兄弟,这幅画和我们鄂尔多斯部祭奉的白宫内自古相传的那幅画,非常的相似,这里的确是大汗曾经呆过的地方,不知道对你的考古有没有帮助?”

  在内蒙这块土地上,除了那座被人称之为衣冠冢的成吉思汗陵之外,阿尔寨石窟,也是蒙古人祭奠祖先的重要场所,作为正宗的达尔扈特成吉思汗守陵人,巴特尔对这里并不陌生。

  “没错,这里的确是成吉思汗停留过的地方,而且这些壁画也不是空『穴』来风,极有可能就是成吉思汗四个儿子中的一人所为……”

  庄睿闻言点了点头,对于成吉思汗的历史,他远比巴特尔更为了解,这幅画构图中的人物姿势,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所藏元代曼荼罗中的大汗和哈屯,几乎一模一样。

  这也表明,阿尔寨石窟中有关于成吉思汗的画像,确实是元代流传下来的。

  从这个石窟中出去之后,紧挨着的那个石窟壁画,画的却是《成吉思汗镇守蒙元汗室图》。

  在这幅壁画里,成吉思汗以四天王之一多闻天王的形象出现,右手拿宝伞,左手执宝鼠,上下左右为众夜叉和罗刹所围,带有典型的藏传佛教佛画传统。

  多闻天王原本为印度神话传说中的财宝之神库贝拉,在佛教神话中镇守北方并掌财富,故亦称“施财天”。

  蒙古人称多闻天王为那木萨莱,也认同其为财富之神,庄睿通过在一些献知道,蒙古人坚信,多闻天王就是成吉思汗长逝升天后而变成的。

  当然,这其实只不过是成吉思汗子孙的一种炒作罢了,而这个在一千多年前就懂得通过神话祖先稳定★★的人,在历史上也是大大有名,那就是忽必烈和思巴。

  提起忽必烈,大家自然不会陌生,一生征战,一统天下,自忽必烈开始,建立了元朝,稳固了这个马上民族的统治权。

  但是对于思巴其人,很多朋友就不大了解了(嗯,看过黄易小说的人,应该知道这个名字,反派大bss),其实这个人,在历史上也是大大有名的,尤其是对元朝社会社会以及宗教的影响,可谓是意义深远。

  思巴是藏传佛教喇萨迦派第五代祖师,吐蕃萨斯迦人,本名罗古罗思监藏,思巴是人们对他的尊称,为“圣者”的意思。

  而思巴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忽必烈的帝师,封号全称为“普天之下,大地之上,西天子,化身佛陀,创制字,护持国政,精通五明班智达思巴帝师”,又称帝师大宝法王,简称帝师。

  思巴在世任国师和帝师期间,除了推动藏族地区的★★经济化全面发展之外,为元朝的稳定、发展以及全国各民族间的团结和化交流,均作出过巨大贡献。

  像是成吉思汗被人称之为多闻天王一事,就出自思巴的手笔,作为当时整个蒙古族人的精神领袖,思巴堪称是古往今来造神运动第一人,在他死后的数十年中,欧洲的一些贵族甚至都在敬奉成吉思汗的天王形象画像。

  要说前面的这些画像,虽然精美异常,但庄睿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去观看的,不过当走到石窟的最上层时,庄睿却是认真了起来。

  因为这个石窟里所画的,是成吉思汗的安葬图。

  按照蒙古人的墓葬习俗,是“不封土,不立碑,其墓无冢,以马践蹂,使如平地。”所以有关于成吉思汗陵见诸字或者图画的记载,可谓是少之又少。

  虽然近些年有不少世界各地的者,甚至包括外蒙的一些人,都宣称寻找到了成吉思汗陵,并拿出了各种证据。

  但事实表明,成吉思汗陵仍然游离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并没有真正的出土。

  作为蒙古王朝的开创者,成吉思汗可谓是富甲天下,一位蒙古专家曾经宣称,成吉思汗的陵墓里,可能埋藏着大量奇珍异宝,里面的工艺品甚至比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马俑还要壮观。

  这并非是危言耸听,成吉思汗的陵墓里极有可能埋藏着他东征西讨,从20多个王国得来的无价珍宝,这也是吸引考古界多年来前赴后继、苦苦寻觅的原因。

  而至今为止,似乎并没有听到哪一个组织或者考古队,曾经挖掘出过蕴含有大量珍宝的蒙古墓葬,别说成吉思汗了,就连他后代子孙的墓葬也是渺无踪影。

  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元朝墓葬的特殊『性』,几乎完全没有字记载,就连研究元代历史最为权威的《蒙古秘史》中,对帝王贵族的墓葬也是忌讳莫深。

  而此刻庄睿面前的这组壁画中的一幅,却是颇有点耐人寻味。

  在壁画的右侧,绘有两座白『色』蒙古包,尖顶高耸,其左侧有一间寺庙,一间宫殿,宫中绘一『妇』人,似在垂首痛苦,那是表现成吉思汗逝世,随行的也遂夫人悲痛不已的画面。

  庄睿紧紧盯着墙上的壁画看了一会之后,转脸向巴特尔问道:“巴特尔大哥,在你们族人守护的成吉思汗陵里面,有关于成吉思汗去世的记载或者是壁画吗?”

  巴特尔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大汗死前曾经说过,他的陵墓不会被任何人找到的,永远不让世人知道,庄兄弟,我看你就别费这力气了……”

  作为成吉思汗陵墓世代守卫者家族中的一员,巴特尔虽然理解庄睿的工作,也知道寻找到成吉思汗陵之后所能带来的好处,但他还是不希望祖先的灵魂受到惊扰。

  不只是巴特尔这么想,草原人大多都抱着这种心态的,按照蒙古族传统,惊扰死者灵魂是对死者的不敬,他们对死者的遗体倒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关键是灵魂不灭。

  庄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巴特尔大哥,成吉思汗不仅是中国伟大的帝王,在世界历史中,也是占有重要地位的,如果能找到他的墓葬,对于研究蒙元化,将有着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也能让你们更加了解自己的祖先功绩的……”

  从上个世纪的初期一直到今天,前来内外蒙寻找蒙古帝王陵墓的专家者以及盗墓贼,恐怕要数以万计,即使国家考古部门不去探寻,恐怕最终这些蒙古帝王陵也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发掘出来。

  要知道,蒙古人下葬的时候,最喜欢陪葬各种金银饰品,普通蒙古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当时富甲天下的成吉思汗呢?

  曾经就有研究蒙古化的专家推断,成吉思汗王陵内的宝藏,绝对不逊于秦始皇陵,甚至犹有过之,这种论述也导致了无数盗墓者们对大草原充满了憧憬。

  虽然为了照顾蒙古人的民族情绪,国家对于蒙古考古一向持谨慎态度,但是这么多年来,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盗墓高手对此地趋之若鹜。

  “会不会这里就是成吉思汗的陵墓所在呢?”庄睿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蒙古多平原而少山,阿尔寨石窟虽然山势不高,但山水相宜,算得上是蒙古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而成吉思汗生前又多有在这里停留,或许真的会将这里作为他生后的栖身之所也说不定的。

  “巴特尔大哥,这里记载了很多珍贵的资料,我想在这儿住两天,你看能不能找人给任博士送个信,让他也过来呢?”

  当见到山顶西北处的一个人工开凿的坑道和石窟后,庄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根据随行的那个巫医介绍,这里曾经作为成吉思汗养伤的所在,但是庄睿怎么看,这里都更加像是一处停灵之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