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规模宏大的隧道


  狠狠的在自己头上敲了一记,庄睿没有急着释放灵气,而是站起身来,在不大的石窟山顶走了一圈。

  一上午的时间都在山内溶洞里兜圈子了,此刻庄睿的脑袋瓜是昏昏沉沉,地底溶洞的面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迷』宫一般的溶洞,像蜘蛛一样密密麻麻的遍布地底,就算庄睿身有灵气,如果贸然进入的话,没个三五天的时间恐怕都未必见得能走得出来的。

  不过这一上午的勘察,也不是全然无功,最起码庄睿可以从一些人工开凿处,推断出在某一个时期内,曾经有大批的人进入过地底,并且实施了一项规模不小的工程。

  这也说明,在这阿尔寨石窟之下,一定隐藏着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大秘密,庄睿可不相信古人们会闲来无事在地下打洞玩。

  在山顶溜达了十几分钟后,庄睿重新坐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心情,双眼微微闭上,眼内的灵气汹涌而出,向四面方狂涌而去。

  山麓盛开的鲜花,寺庙内诵经的★★,常年接受香火的佛像,大草原上欣欣向荣的野草,在这一瞬间,尽入庄睿的眼帘之中,交织出一幅生动的画面。

  “靠,居然有这么大?这比海盗岛上的溶洞还要大出了好几倍……”

  在地面短暂的停留后,庄睿释放出的灵气,尽数的涌入到了地底之中,不过地下溶洞的广阔,还是让早有准备的庄睿大吃了一惊。

  如同『迷』宫一般盘踞纠结在一起的溶洞,占地面积居然有五六公里之多,而阿尔寨石窟也占地两三公里,这也就是说,在这片茂密的大草原的地下,还有着另外一个不为所知的空间。

  在庄睿灵气还没有完全展开的时候,尚且不能将溶洞全部纳入到眼帘之中,吸取了刚才的教训,这一次庄睿并没有再去试图分辨溶洞内的路径,而是直接将眼中的灵气全部释放了出去。

  “没有?还是没有?怎么可能啊?”

  七公里,公里,一直到庄睿眼中灵气释放的距离快达到极限的时候,他依然没能找到臆想中的宝藏或者是带有灵气的物件,这让原本心中十分自信的庄睿,也变得有些焦急了起来。

  十公里,当庄睿眼中的灵气,正整个地下方圆十公里的距离都包裹了进来之后,他突然发现,在正北的一处角落里,似乎有微弱的灵气存在。

  这让原本差点绝望的庄睿,心头又涌出一丝希望,深入地底的灵气铺天盖地一般回收到庄睿眼中之后,庄睿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刚才发现灵气的地方。

  “那是什么?”

  被灵气包裹着的物件,呈棍状,长约两米,应该是铁器,只是不知道是否因为时代久远的缘故,这个物件内所蕴含的灵气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经过这些年对灵气的研究,庄睿得出了一个结论,并不是说只要时间久远的东西,就会有灵气存在的。

  首先,一般蕴藏灵气的物体,除了集天地钟灵于一身的天然宝石之之外,大多都是由人工制造的。

  而人工制作出来的工艺品内蕴含灵气的浓郁多寡,往往是和物件本身的制作工艺和完好程度相关的,出产年代并不是唯一的标准。

  就像前中所描述的一些古代名窑陶瓷,在完好的时候灵气充裕价值连城,但是被打碎了以后,往往灵气就流失殆尽,其价值尚不足完整瓷器之万一了。

  “应该是铁棍或者是长枪……”

  庄睿根据物体的外形,做出了判断,这东西本身蕴含灵气,说明应该是人工制造出来的。

  “这……这怎么可能?”

  庄睿在关注了一会地底下发现的那个物件之后,将注意力放到了周围的环境上,这一勘测不要紧,原本坐在地上的庄睿,猛的睁开双眼,站起了身体。

  在庄睿发现这个物件的地方,是在地下深达百米之处,而通过灵气对其地形的勘测,遗落这把或许是长枪之处,是一个高达近三米,宽度近五米,长度未知的人工开凿出来的隧道。

  这个地方已经脱出地底溶洞的范围大约有两公里的距离,也就是说,这宽高足可以跑马的空间,都是用人力挖掘出来的,即使这地下是泥土结构,这样浩大的工程也让庄睿呆滞了好一会。

  要知道,古代可是没有挖掘机的,甚至连挖掘工具都很原始,更何况如何解决地下氧气的问题,还有挖出泥土的去向,都是必须要解决的。

  即使放在今天,想在地底百米之下,挖出这么一条隧道来,那都是要报到国家级部门审批的大工程,庄睿真的无法想象古人们是如何做到的?

  现在两公里的范围,只不过是庄睿用灵气勘测出来,而前方还有多深,他也不知道,别的不说,仅这一条隧道,就将是一项震惊世界的发现。

  没有过多的犹豫,庄睿直接就往山下冲去,他想去到那处隧道的尽头,看看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

  在石窟正北面的草原上,彭飞和任博士正在那里和新得到的两匹马儿交流着感情,见到庄睿过来,彭飞连忙翻身下马迎了上去。

  “庄哥,今儿怎么不考察石窟啦?您来看看,我的白兔现在可是听话的很……”

  彭飞说着话,伸出手指在嘴里打了个呼哨,果然,那匹白马摇头摆尾的走到彭飞面前,伸出大头蹭了蹭彭飞的脑袋瓜。

  “怎么样?任哥那匹马比我的差远了,属于那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

  彭飞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两天和任博士赛马,他都是有赢无输,狠狠的发泄了一番前几天骑着黄点儿吃灰的郁闷心情。

  “你就吹吧,有本事等上三个月,咱们再比比看?”

  任博士在一旁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他从来没骑过马,更不用提驯马了,前儿纵马跑的快了一点,差点没从马背上掉下来,是以和彭飞赛马是屡战屡败。

  “任哥,别搭理这小子,他早年专门练过骑马,您指定比不过他的……”

  庄睿揭了彭飞的老底后,摆出一脸不信的样子,看向彭飞说道:“彭飞,你的大白兔真的有那么好?”

  “当然了,虽然比不过庄哥您的追风,不过我看就是比赤血也差不了多少……”

  彭飞把头一昂,得意洋洋的答道,话说完之后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冲着庄睿嚷嚷道:“哎,我说庄哥,我这马儿叫白兔,可不是叫大白兔啊……”

  除了早年的大白兔『奶』糖没有歧义之外,这些年来,大白兔一词应用于作品里的时候,往往被用于形容某些丰满白皙手感滑润的人体器官,所以彭飞越想心里越不是味道。

  “得,白兔,就要白兔好了……”

  庄睿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接着说道:“彭飞,看你是说的那么厉害,让我骑一圈怎么样啊?我的追风可是去巴特尔大哥聚集地了……”

  夏季草原上,到处都是茂密的青草,最深处往往都达半人高,庄睿可不想靠着双脚跑到那处地底隧道的上面,于是把主意打到了彭飞身上,没待彭飞同意,庄睿就伸手揽过了白马的缰绳。

  “这……这可是我的马啊……”

  彭飞可怜巴巴的看着庄睿,想拦却又不敢,他还没忘自个儿这马是怎么来的。

  “行了,哥哥帮你调教一下,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呀?”

  庄睿没好气的瞪了彭飞一眼,右手抓住缰绳,右脚踩在马镫里,同时发力,整个身体骑在了马背上。

  “律律……”

  白马可不知道骑在他身上的,是自己老大的老大,冷不防被庄睿骑了上去,立时开始不安了起来,拧着马头就跑动了起来,想把庄睿给颠簸下去。

  见到自家小白不想让庄睿骑,彭飞脸上有些幸灾乐祸,大声喊道:“庄哥,您看白兔不服您啊,还是赶紧下来吧,摔着了可别怪我呀……”

  “小样,还治不服你?”

  庄睿笑着骂了一句,抬起左手在马头上轻轻敲了一记,一缕灵气随之渗入到白马的皮肤内,原本焦躁不安的白马顿时消停了下来。

  “走喽……”

  庄睿一提手中的缰绳,胯下的白马一声长嘶,前蹄高高扬起,摆出了一个拉风的造型后,向前疾驰而出。

  “我靠,庄哥上辈子是不是驯兽的啊?什么动物到他手上都乖乖的……”

  后面的彭飞看的是目瞪口呆,自己抱着白马睡了三天,还不如庄睿这轻轻一巴掌来的管用,这让彭飞同心里充满了挫败感。

  庄睿可没心思去管彭飞在想什么,按照眼中灵气的指引,庄睿一路向北疾驰而去,十多分钟后,他来到了那处显示带有灵气的长枪所在的地面正上方。

  “这个隧道不知道还有多长……”

  从马背上跳下后,庄睿跺了跺脚下的泥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庄睿怎么都无法猜想得到,在这地下百米之处,还另有乾坤。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