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传国玉玺(一)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传国玉玺(一)

  “这……这是什么?”

  庄睿口中发出了一声没有任何意义的呻『吟』,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开了,他再也无法保持住镇定,因为他现在所感应到的灵气,是庄睿从来未曾见到过的。

  从眼内拥有异能至今,庄睿眼中的灵气经过了几次升级,神秘的大昭寺,异域缅甸的佛塔林,荒无人烟的海外孤岛,这一次次的升级,也让灵气产生了不同的变化。

  从最初的白『色』到浅黄『色』,再到金『色』,庄睿眼中灵气所感应到的范围,也在一步步的扩大,但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眼前这个物件所发出的灵气。

  这是一种深紫近妖艳的灵气,无比的充沛,虽然只有小小的一团,但是所散发出来的能量,竟然将庄睿眼中金黄『色』的灵气都压制住了,这是一种质的区别。

  庄睿之前也不是没见过紫金『色』的灵气,但是其纯净度与之相比,都相差甚远,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那种纯净的能量,融入到庄睿眼中的灵气后,让庄睿的双眼似乎又产生了一丝变化,原本金黄『色』的灵气,似乎也掺杂了一丝紫金的『色』彩。

  双眼被那股灵气包裹住的庄睿,已经深深的『迷』醉了进去,每一次眼睛发生变化,那种舒适的感觉总是让庄睿飘飘欲仙,好像从身体到心灵,都得到了一次净化一般。

  庄睿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他甚至连探查这个物件都忘记了,整个人沉浸在了这种升级的快感之中,飘飘然似乎要乘风归去。

  “庄哥,庄哥……”

  忽然,一个似乎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的声音,飘忽不定的传入到了庄睿的耳中,顿时将庄睿惊醒了过来。

  “彭飞,我在这里,怎么了?”

  庄睿坐起身来,刚刚问出口,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天空中再不是白云朵朵,而是繁星点点了。

  庄睿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下午,这一个静坐,居然就已经是月上梢头,看了下手表,庄睿才知道,敢情距离初来此地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

  “庄哥,你怎么了?没出什么事情吧?”

  在听到庄睿的声音后,原本已经跑出十多米外的彭飞,调转马头跑了过来,满脸紧张的神『色』。

  这也不怪彭飞,庄睿从下午骑马出去,到现在已经有九个时辰了,原本彭飞和任博士都以为庄睿自行返回到阿尔寨石窟了,但是晚上回去一看,竟然没有庄睿的人影。

  这么一来彭飞着急上火了,连忙冒着夜『色』出来寻找庄睿了,只是这夏季的草原青草茂盛,庄睿坐在草地里,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出任何迹象。

  所以彭飞围着这片草原转悠了好几个小时,都没发现庄睿,正准备再向前搜寻的时候,却听到了庄睿的声音。

  “咳咳,怎么这么晚了?”

  庄睿装模作样的『揉』了『揉』眼睛,开口说道:“下午骑着你的大白兔出来,在草地上坐着坐着,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庄睿总不能说自个儿一下午都在和古墓下的千年老鬼神交吧?只能临时瞎编了个理由,不过夏日的大草原温差比较大,到了下午的时候,躺在厚厚的草地上睡觉,的确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是白兔,不是大白兔……”

  彭飞没好气的纠正了庄睿一下,接着说道:“庄哥,不带您这样的啊,您这一睡着不要紧,我都急得差点上吊了……”

  最近两年庄睿已经老实了很多,除了前几天追踪野马群之外,很少再有无故失踪或者是冒险的事情发生了,彭飞怎么都想不到,只是出去遛个马,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彭飞马上还带着帐篷呢,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是找不到庄睿的话,他也不会返回营地了。

  庄睿打了个哈哈,说道:“嗯,是我不对,彭飞,你有没有觉得大白兔被我下午调教一下,比之前厉害一些啊?”

  “庄哥,是白兔……”彭飞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才是白兔呢……”

  “……”

  彭飞感觉自个儿已经无法和庄睿沟通了,这哥哥干嘛就非在一匹马的名字上和自己过不去啊?

  “白兔就白兔好了,我说彭飞,我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呢,整点儿吃的吧……”

  成功转移开话题之后,庄睿感到自己肚子咕咕直叫了起来,不由看向彭飞马背上的包裹。

  彭飞注意到庄睿的眼神,不好意思的说道:“没,只有两个水囊,傍晚出来的急,忘带食物了……”

  其实彭飞倒不是忘了,而是拿错了包裹,装满风干肉的包裹被他放在了屋里,而现在这个包裹里,则放的是油盐调料。

  庄睿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小子,喝的睡的倒是没忘,就把吃的忘掉了,现在回去估计都要半夜了,算了,就在这凑合一晚上得了……”

  这里距离阿尔寨石窟,足足有三四十里路,两人只有一匹马,庄睿也不想和彭飞共骑,这要是一人骑马一人跑路的话,恐怕最少要三四个小时才能返回阿尔寨石窟。

  更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探明那件灵气充沛的物件到底是什么,墓主人的身份也没搞清楚,庄睿当然不想返回阿尔寨石窟了,正好用这个借口留了下来。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想了一下答应了下来,他也不想让自己的白马搭乘两个人,于是说道:“也行,庄哥,你搭帐篷然后清理块地方生火吧,我去看看能不能打到几只兔子烤着吃……”

  彭飞一边说话,一边将马背上的帐篷拿了下来,另外从马背一侧还取出了一把弓和一个箭囊。

  “行,这季节兔子最肥,多『射』几只来……”

  庄睿看着那把弓和箭囊,嘴角轻微的撇了一下,要是放在今天之前见到这玩意,他或许还有点新鲜感,但是见识过地下墓葬中的黄金巨弓之后,彭飞手里的那玩意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了。

  等彭飞离开之后,庄睿用最快的速度搭好了帐篷,然后将帐篷前面五六米处的青春都给割掉,在地面挖出一个三十公分左右的浅坑来,夏天青草湿润,很少有干枝枯叶,倒是不怕形成火灾。

  干完活后,庄睿见到彭飞还没回来,于是在帐篷前盘膝坐了下来,凝神静气,将眼中灵气逸入到身下的大地之中。

  紫金『色』的灵气差点让庄睿又『迷』醉了进去,好在他还记得这次是要探明物件的来历,费了好大劲,才用灵气将这个底座是四方形的玉石包裹了起来。

  “嗯?”

  突然,庄睿感觉到灵气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因为他似乎“看”到了那个物体的形状。

  就是“看”到,而不是根据其形状去做出判断,这个发现让庄睿心头剧震,难道这是灵气升级后所带来的功能?

  不过还没等庄睿去细查灵气的变化,他就被升级后的灵气所“看”到的第一件物品给震惊住了,这……居然是一方玉玺。

  玉玺从秦代以后,皇帝的印章专用名称为“玺”,又专以玉质,称为“玉玺”,皇帝、皇后、皇太后所佩谓玺,玉玺是御玺的俗称,专指帝王所用。

  帝王墓中发现玉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不管是皇帝还是大臣们,都有将随身印章陪葬的习惯。

  而考古人员往往就是通过墓葬中的玺印,才能判断出墓主人的身份,这实在是墓葬中最为常见的东西了。

  但是这方玉玺,却是让庄睿双目圆睁,嘴巴张得足以吞下一枚鸡蛋下去,满脸的惊骇之『色』。

  整块玉玺通体雪白,虽然藏于棺木之中,却是没有任何沁『色』流入其中,底座印章处呈四方形,长宽均为二三十公分左右,上面是螭兽钮,雕琢着虎形龙相五蟠螭,惟妙惟肖,犹如活物一般。

  而让庄睿吃惊的却是他透过玉玺所看到的个鸟篆书字,上面分明篆刻着:“受天之命,皇帝寿昌”这几个大字。

  “莫……莫非……是传国玉玺?”

  饶是庄睿见惯了各类珍稀古玩,但是此刻,仍然感觉到嘴唇发干,不是他眼窝子浅薄,实在是这玩意,意义过于重大了。

  “庄哥,怎么这幅表情?见鬼了啊?”

  正当庄睿想进一步勘查的时候,彭飞的声音突然在面前响起,这就像小孩子做坏事★★住了一般,吓得庄睿猛的打了个寒颤,连忙将灵气收了回来。

  纵然是心急如焚,庄睿也不想被彭飞发现什么端倪,定了下心神之后,半真半假的说道:“没错,刚才见到一个千年蒙古老鬼,他告诉我这附近有蒙古帝王的墓葬……”

  “切,庄哥,您考古考傻了吧?这光天化日……不,月朗星明之下,哪有什么千年老鬼?得,您帮忙生火,我把这两只兔子的屁给剥掉……”

  彭飞对庄睿的话呲之以鼻,伸手扬了扬,『露』出了两只身上『插』着箭矢肥硕无比的野兔,一只估『摸』着都有五六斤重,足够两人食用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