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赌马(三)


  庄睿等人在澳门的接待工作,是由四太手下人去做的,他们刚下游轮,就被人用车接到了一座占地颇广的建筑群前。

  由于新公司马上就要开业,四太要忙的事情很多,不过接待庄睿的这个人也是公司的一位副总,规格算是不低了。

  “庄先生,秦先生,这里都是公司的产业,几位请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还请告诉我们改正,对了,下面有两辆专车,各位想去什么地方,只要给司机说一声就可以了……”

  陈晓军说话的时候偷偷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曾经在国外以及澳门各大赌场都做过,算是赌坛的资深人士,去年的时候被四太高薪挖到了自己的公司。

  对于这几年在赌业名声乍起的庄睿,陈晓军当然也是有几分好奇之心了,他也知道庄睿是公司老板之一,是以态度十分的恭谨。

  “陈总,不用麻烦了,这里挺好的,没想到四太如此大手笔……”

  庄睿刚才在进来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这片建筑并非是在市区中心,而是依海而建,周围种满了各种热带植物,四周环境非常的美。

  整片建筑分为三个区域,最前面是两个酒店式的楼层建筑,在其一二三层,都是赌场,上面则是夜总会和桑拿娱乐区域,再往上就是一些豪华客房了。

  可以说,只要呆在这里面,基本上能享受到所有你能想象到的服务。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你把赌场建在个鸟不下蛋的海边,哪个客人会闲的蛋疼舍近就远的跑你这里来赌呢?

  其实现在的赌场,地利已经不能成为什么优势了,因为赌场在港口码头甚至机场,都有拉客用的豪华大巴车,并且全部都是免费使用,可以将客人直接带入到赌场之中。

  甚至在澳门周围的一些小的岛屿上,都有赌场的存在,每天会有直升机接送客人来往,在澳门这个地方,是连上帝都无法阻止赌博这种游戏的。

  在酒店式赌场的后面,也就是这个建筑群的中间区域,则是一个俱乐部,这里实行的会员制管理,专门为一些世界各地的豪客们组织各种赌博游戏。

  为了这些人的安全着想,这一区域的警卫十分的森严,并且还有直升机场,可以让客人们直接进入到这里。

  至于第三个分区,已经靠近了海边,这是一个高达三十多米的海边峭壁,在峭壁上赫然建造了三栋极其精致的小别墅。

  虽然每栋别墅都不是很大,但却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能看得出来,修建者在别墅的造型上,花了很大的功夫。

  进入到别墅庄睿才发现,这些别墅居然全都是用上好的木材修建的,而且没有用任何的现代化颜料粉刷,整个房间都散发出一股草木特有的清香味道。

  站在别墅的二楼,可以清晰的听到阵阵海浪声,还有那浪涛拍打在峭壁上激起层层水花的美景,吹着微醺的海风,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感觉一阵清爽。

  “真是不错,要是能长住在这里,人的心灵会变得很纯净的……”

  庄睿看着海景,脑中想起了自己的那座海岛,不知道那里的景『色』与眼前相比,到底哪个会更加美丽一些呢?

  领着庄睿进入别墅的陈总听到他的话后,笑着说道:“庄先生,四太曾经说过,这里的三栋别墅,有一栋就是您的……”

  “我?呵呵,还是算了吧,习惯了内地的四季变化,要是来广东长住,肯定适应不过来的……”

  庄睿闻言笑了笑,接着说道:“再说了,过段时间我和公司就没什么关系了,这房子我要了也不合适,算了,回头我和四太说吧……”

  那位陈总为人很沉稳,听到庄睿的话虽然心中诧异,但也没说什么,带着庄睿又给他介绍了起来。

  在安置好了家人后,庄睿招呼陈总坐在了客厅里,他还想问一下赌马的一些具体情况以及这几天的安排。

  “这三栋别墅,还有前面的那些赌场俱乐部,一共投资不少钱吧?”

  庄睿虽然是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但却从来没有行使过股东的权利,甚至连公司报表都没有认真的看过,对公司的认识是绝对不如面前的这位陈总的。

  “庄先生,这三栋别墅,用的都是最好的加拿大原木修建的,每一栋的造价大概在一百万美元左右,至于前面的酒店和赌场,总投资大概在几十亿美元左右吧……”

  陈晓军只是赌场的管理人员,对于这里修建所花费的费用并不是很清楚,当然,仅是这些就足以让庄睿咂舌了,这一分钱还没赚到,竟然就往里面扔了几十亿美刀了?

  恐怕在全世界范围内,除了★★商之外,也就★★业有这种魄力了,因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赌,只要运作得当,几十亿美元的投资不过短短几年就能赚回来了,要知道,每年★★业所能产生的利润,高达千亿美金。

  不过庄睿对于自己的选择一点都不后悔,他不想沾染这个行业,即使有再大的利益,庄睿都丝毫不会犹豫的。

  “陈总,后天的赛马是怎么安排的?我的马在几号场跑啊?对于我的要求,组办方是什么意见呢?”

  和赤『裸』『裸』的赌博不同,前天去香港的跑马地观看赛马,那种速度竞技让庄睿很是着『迷』,是以他对周末的比赛也很是期待。

  而且庄睿还提出过一个请求,那就是想在周末的比赛中,让追风出赛两次,这在赛马界从来没有先例,庄睿也不知道马会董事局的那些大佬们是否会答应?

  “庄先生,我正想和您说这件事呢,四太让我转告您,您的请求被答应了。”陈总答道。

  庄睿闻言一喜,开口问道:“哦?那比赛场次怎么安排的呢?”

  “庄总,为了您的赛马能得到充分的休息,组委会对赛程也进行了一些改变,您的赛马将在第二场和最后一场出赛,这样就能保证它能得到更多的休息时间……”

  “嗯?那为什么不是第一场呢?”庄睿有些疑问,一场比赛基本上要间隔近30分钟,提前一场就等于多了三十分钟的时间啊。

  陈晓军闻言笑了来:“庄总,是这样的,第一场是垫场赛,出场的马匹名气都不是很大,所以……”

  听完陈晓军的解释,庄睿才明白了过来,敢情这赛马和一些别的人类竞技项目也是有些相通的。

  就像是世界拳王争霸赛,一般在两位拳王进行比赛之前,都会有一到两场的垫场赛,邀请一些不是很出名的选手先给大家表演一番。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行,我明天带追风过去先适应下场地,你到时候给安排吧……”

  陈晓军答应下来之后,就出言告辞了,公司开业在即,他也是忙得不可开交,要不是刚才接待庄睿的时候关了手机,恐怕他之前连和庄睿说话的功夫都没了。

  ……

  澳门最发达的两项产业,自然就是赌博和『色』情业了,庄睿对此都没有什么兴趣,第二天一早就返回到了游轮上,准备带追风去比赛所用的场地内适应一下。

  其实更主要的是,庄睿有好几天没机会骑着追风享受一下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了,现在有了条件,当然要去跑一圈了。

  在那位陈总的带领下,庄睿一行人驱车来到了澳门赛马场,还没下车,庄睿就看到在赛马场门外的广场上,有一座四面佛。

  “这广东人还真是够『迷』信的……”

  由于专业的关系,庄睿对佛道二教也算是比较精通的,他知道在在东南亚,特别是泰国,四面佛被认为是法力无边,掌握人间荣华富贵之神,在很多场合内都能看到。

  “呵呵,这是澳门方面专门从泰国请来的,据说花了不少钱……”陈晓军笑着给庄睿解释着,将车驶入到了赛马场内。

  澳门赛马场的前身,原本是一个赛马车场,197年的时候才改成了平地赛马,虽然和香港的赛马场相比多有不如,但是跑道和各项设施,均已达到了国际水准。

  进入马场内等了一会,用于载乘追风的专用车也驶了进来,把追风牵下车后,庄睿一行人来到了赛马场的跑道上。

  一座标准的国际『性』赛马场,可不仅仅有几条跑道就完事的,还要有完善的驯马场地,此时就有不少马匹正在这里接受着训练,以准备明天的比赛。

  庄睿一行人刚刚进入到场地中,就吸引了诸多的眼球,没办法,追风的卖相实在是太拉风了,仅仅在身高一项上,就比那些体态高大的纯血马高出了近二三十公分。

  “小庄,你也来了啊,啧啧,这真是匹好马,可惜了,就是训练的时间晚了……”

  让庄睿没相到的是,舒博士此刻竟然也在马场里,和平日里西装革履的形象很不同,头花花白的舒穿了一身骑士装,看上去就像是位美国西部的老牛仔一般。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