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极速风暴(一)


  “小睿,怎么样,追风的状态不错吧?”

  庄睿刚一进包厢,就被众人给围住了,尤其是秦浩然夫『妇』,在进入马场之后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原先的稳重全都是消失不见了。

  “呃,爸,还好,追风和以前差不多……”

  庄睿偷眼看了一眼秦萱冰,见她正带着儿女在沙发上玩耍,这才放下心来,如果媳『妇』儿不高兴了,晚上自己指定没好日子过。

  虽然心理家一再呼吁夫妻不要使用『性』惩罚,但是这招在大多数夫妻之间还是屡试不爽,当然,那部分出轨找小三的男人,是打死不承认家里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秦浩然把庄睿拉到身边,翻着面前的电子显示屏,出言问道:“小睿,你说追风能不能跑第一啊?”

  “咳咳,爸,我有没有前后眼,怎么会知道一会发生的事情啊?”

  庄睿被老丈人问的哭笑不得,他现在才体会到,原来这在跑马场内,富豪巨贾和升斗小市民之间,还真是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

  “呃,爸,妈,你们到底压了多少钱在追风身上啊?”

  庄睿也有些好奇,自己这老丈人和丈母娘,指定是压追风赢了,不过究竟是多少钱,能让这两个在香港二代富商中也算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如此模样啊?

  “也没多少……”

  秦浩然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老爷子,压低了声音说道:“最近东南亚有笔款子回来,正好也没用钱的地方,我就压了追风第二场赢了……”

  庄睿追问道:“是多少钱啊?”

  “不……不过就是两……两亿港币而已……”

  秦浩然有些尴尬,老爷子是严禁家族中的子弟涉赌的,虽然不禁赌马,但是之前秦浩然也从来没敢玩这么大过,这次是基于对庄睿的信心,才投下如此重注。

  “呃,两亿港币不算多,没事……”

  庄睿闻言也没在意,他自己都和舒博士赌了一亿,以老丈人的身家,赌个两亿也不算什么,估计他也是在舒博士那里下的注,小赚个两亿也不错。

  秦浩然见女婿对两亿元的赌注有些不以为然,接着说道:“咳,小睿,我赌的是外围彩,是澳门的另外三家★★公司联合举办的,和赛马会没什么关系……”

  “外围彩?什么是外围彩啊?”

  庄睿以前也听过这个名词,不过他始终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好像在国内沿海地区,有很多人赌外围彩赌的倾家『荡』产的。

  秦浩然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说道:“是这样的,外围彩就是庄家用公彩的开奖结果来开赌,但中奖条件由庄家来定,各匹马跑赢的赔率和赛马会是不一样的,如果能押中冷门马的话,那两亿可能会变成20亿,或者200亿!”

  “2……200亿?爸,您可别吓我啊……”

  庄睿被秦浩然的话给吓了一跳,连忙追问道:“那我的追风,赔率是多少啊?”

  “你的那匹马从来没跑过比赛,又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所以外围庄家经过考评,在第二场给出了一比五十的赔率,至于最后一场的赔率还没出来,要根据第二场的情况制定赔率的……”

  秦浩然说话的时候,喉咙有一个往下咽吐沫的鼓动,显然这次动用家族资金赌马,他是承担了很大压力的,而且这也是瞒着秦老爷子偷偷进行的。

  庄睿算是听出来了,自己这老丈人是想以小搏大啊?一比五十的赔率,2亿就是整整100亿港币,这已经超出了整个秦家所有的资产了。

  庄睿真的无法想象,自己这平日里做起生意来四平稳的老丈人,居然敢如此的疯狂,不过细想一下,庄睿却又发现老丈人的高明之处了。

  秦浩然动用两亿资金赌马,如果输了的话,秦家最多就是一段时间内现金周转不灵,倒是不会伤筋动骨,但是如果赢了,那将是一笔足以让秦家跻身于港岛顶级富豪行列之中的巨大财富。

  所以这种程度的风险,还是值得去冒的,不过恐怕坐庄开赌的那几家★★公司,到时候就会欲哭无泪了。

  “爸,这……赔率也太高了吧?万一要是庄家赔不起,您可连本金都砸进去了呀……”

  庄睿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以前在看一些新闻的时候,好像内地沿海城市就是有许多人买了外围彩并且中奖了,但是那些小庄家直接就跑路了,因为就是庄家根本赔付不起那巨额的奖金。

  秦浩然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这三家公司都是拿到赌牌的正规★★公司,加起来的资产在千亿美金以上的,百十亿的港币,他们还是支付的起的……”

  “哦,那就好……”

  听到老丈人如此说,庄睿也就没说什么,以秦家在香港的身份地位,虽然之前距离港澳顶级富豪还有些差距,但也属于港岛的地头蛇,是不会吃什么亏的。

  “倒是小睿,追风真的有把握赢第一场?”

  倒是秦浩然心中踹然,输了这两亿港币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没办法给老爷子交代啊,更何况他还有两个弟弟,倒是肯定会多出不少事端的。

  “问小睿有什么用?你既然敢赌,就要有这个担待!”

  突然,一个声音『插』入到了庄睿和秦浩然的对话之中,两人抬头一看,原本在沙发处闭目养神的老爷子,竟然来到了跟前。

  秦浩然是真真的被老爷子给吓坏了,说话居然都磕磕巴巴起来:“爸……爸,我不是故意瞒着您的,我……我是觉得小睿的马,咱们肯定要支持一下的……”

  秦老爷子将秦氏家族从一个小金银首饰加工作坊,发展成为现在的跨国珠宝公司,在家族中的威信绝对是不容置疑的。

  即使秦浩然现在已经全面掌控了秦氏珠宝,但是在老爷子面前,依然是战战兢兢,那模样,简直和庄睿小时候干了坏事被人告状到家里一模一样。

  “爷爷,您放心,爸是不会输的,我有信心追风肯定能赢下第二场的……”庄睿见到老丈人的模样,也是出言帮他说了几句好话。

  只是庄睿也不好把话说的太满,自己总不能说追风的速度不比猎豹慢多少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老爷子都立马会再开支票去买追风赢的。

  “哼,真以为我老糊涂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到孙女婿求情,秦老爷子冷哼了一句,接着说道:“两亿港币不算什么,但是你问小睿干嘛?输赢是他能决定的吗?

  赌就赌了,连一点担当都没有,如果掌舵秦氏珠宝?如果能将秦氏企业发展壮大?”

  庄睿和秦浩然这才听出味来,敢情老爷子不是责怪秦浩然投了重注,而是怪他心神不宁,遇大事不能心静。

  秦浩然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说道:“爸,我知道了,您骂的对……”

  “就此一次,下不为例,小睿,输赢别太在意,这钱就当是爷爷支持你的……”

  秦老爷子板着脸训斥了儿子一句,但是看向庄睿说话的时候,语气却是缓和了下来,以庄睿带给秦家的荣耀,别说是两亿港币,就是20亿,秦老爷子也会毫不含糊的掏出来。

  别看秦老爷子早已不过问家族中的事情,但是秦浩然的举动,并没有瞒过他的耳目,只是庄睿要玩赛马,他当然要鼎力支持了,是以一直都睁只眼闭只眼的。

  “呵呵,爷爷,有赌不为输,我到现在好像还没输过呢……”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不过看到秦萱冰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连忙改口道:“只是赌博并不是什么好事,我看……爸妈以后也尽量少玩一点吧……”

  听到庄睿的话后,秦浩然是一脸郁闷,老爷子同意赌,那就是支持庄睿,敢情自己去赌,那就要挨训,现在连女婿都不支持自个儿,这简直就是里外不是人啊?

  “那啥……爷爷,爸妈,我去看看追风,这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我等第三场再回来啊……”

  庄睿感觉包厢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当下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告罪一声之后,拉着那位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的陈总溜出了包厢。

  陈总虽然是赌业行当里的资深人士,但是一场外围彩就投注2亿港币的手笔,他还是从未听闻过的,刚刚也是大涨了见识。

  此刻时间已经过了点,跑马场各个区域的大门都打开了,无数早已持票等在外面的游客和马『迷』们蜂拥而入,整个跑马场内响起了巨大的喧噪声。

  和香港一样,澳门现场看跑马的门票是十元一张,当然,这些门票都是看台上的普通门票,至于好位置的票和那些包厢价格,则是普通马『迷』们消费不起的了。

  等庄睿赶到马房的时候,第一批赛马已经被骑师们牵了出来。

  让庄睿感觉有些惊奇的是,这些马儿的脸上均是被蒙了面罩,就连耳朵也被堵塞了起来,外面那巨大的声音,对它们没有丝毫影响。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