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朋友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朋友

  春天的北京,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没有夏日的燥热,秋季的风沙,严冬的酷寒,在京郊的一些地方,到处都能看到城市里的人在出外踏青。

  从过完年,庄睿一家都到京郊庄园里住下了,每日里带着白狮骑着追风,这日子过的是惬意无比,只是金刚已经在“萱睿岛”上安家,过着后宫三千的生活,倒是让庄园里少了几分热闹。

  庄睿和京城拍卖行联手举办的那次国外艺术品专场拍卖会,也已经结束一个多月了,作为拍品的所有人,庄睿当时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

  庄睿年前在维哥湾海域所打捞出来的物件,却是重新被人翻了出来,很多国外的专家都给出了鉴定,这些艺术品,均是来自中世纪的南美和欧洲。

  只是如此一来,庄睿在那片海域所得物品的价值,也被一些有心人给估算了出来。

  虽然并没有见到庄睿在国际市场出售黄金,但是一些机构仍然对庄睿此次的收获,评定为三十亿美元以上,是近代国际探险界收益最为丰厚的一次探险。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各国是争相报道,于是乎,庄睿的诸多头衔里面,又加上了好几项,那就是国际著名探险家,深海打捞专家等等。

  要知道,在国外,探险是最能彰显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为,当庄睿在这次的维哥湾的经历被报道出去之后,顿时引起了各国人民的强烈兴趣。

  不过当一些媒体深入了解了庄睿之后,才发现,在庄睿不长的人生历程中,居然还经历了诸如海盗岛和中非森林遗址等诸多探险行为,其曲折程度,足以拍上一部好莱坞大片了。

  而庄睿在考古界以及艺术界的成就,也都被人给挖掘了出来,由此一来,国外多家相关机构和著名院校,向庄睿发出了邀请,希望能约到他的一次讲座,相比在去年在国内所造成的轰动也不遑多让。

  而在国内,为了表彰庄睿在国内考古所做出的重大贡献,京大正式给庄睿下了教授聘书,使其以三十一岁的年龄,成为了京大最年轻的教授。

  不过在庄睿的百般推辞下,这教授前面加上了“名誉”两个字,庄睿可是知道自己的根底的,虽然这几年在现场考古中多有建树,但让他教书育人,那绝对是误人子弟。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名声传出去了,各种活动邀请是雪片一般的飞向了庄睿。

  有各收藏协会邀请其开办讲座的,也有鉴宝栏目邀请庄睿当嘉宾的,连央视的百家讲坛都对准备为庄睿量身打造一系列节目。

  这让庄睿烦不胜烦,他又不是靠名声赚钱的,那些演艺界明星视若生命的名气,在庄睿看来只是个笑话,有这闲功夫还不如出海打捞点宝藏来得实在呢。

  在更换了手机等联系方式后,庄睿的世界才算是清净了下来,除了每个星期固定去玉泉山看望老爷子之外,庄睿几乎每天都呆在庄园里,京郊这处安静的地方,俨然成了他的世外桃源了。

  ……

  “庄先生,门口来了一些人,有个姓刘的,叫刘川,说是您大哥,让他们进来吗?”

  这一天庄睿正骑着追风在庄园里溜达的时候,一个保安开着电瓶车从门口追了上来,不过电瓶车和追风的速度,那是可是差的远了,这哥们不得不大呼小叫才让庄睿放缓了马步。

  “姓刘?我大哥?嘿,我知道了,我自个儿去接……”庄睿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调转了马头往庄园大门跑去。

  “哎,我说,哥几个来,也不给我先打声招呼啊,我去接你们呀……”

  骑着马来到门口后,看着站在那里的一群人,庄睿有些傻眼了,在大门口停了三辆出租车,每辆出租车上坐一家人,刚好来了三家。

  站在最前面和保安交涉的是刘川,在他身后,雷蕾抱着个流鼻涕的男孩,小家伙抬眼看见骑着追风的庄睿,那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站在刘川一家左右两侧的,则是中海的阳伟和周瑞两家子人,庄睿怎么都没想通,这哥几个怎么就凑到一起去的?

  “嘿,木头,你电话是当摆设还是扔水池子里去了吧?怎么都打不通。

  对了,我说你小子谱也忒大了吧,哥们来看你,还在门口被这几位问三问四的,哪来的那么多臭规矩?”

  刘川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嗓门,不过相比几年前的青涩,他也成熟了很多,到底是有家有业有儿女的人了。

  “你以为我想啊?那些记者都长着狗鼻子的,前段日子还有人翻围墙,差点没被白狮咬到呢,进来,快点进来……”

  将几家人让进庄园后,秦萱冰和庄母听到外面的吵吵声,也都迎了出来,这几家可都是和庄睿最亲近的人,当下是笑声一片。

  不过周瑞的小丫头才一岁多,可能是见了生人害怕,哇哇的哭了起来,庄母笑着将孩子接了过去,说道:“你们几个去外面聊,一个个嗓门大的把孩子都吓着了……”

  “呵呵,妈,我们这就出去,走,方方圆圆,带哥哥弟弟们去外面玩……”

  庄睿一手一个的把刘川和阳伟的儿子抱了起来,狠狠的亲了一口之后,向跟在刘川身后的周瑞笑着说道:“周哥,你难得来次,这一回要多住点日子,我可想死你们了……”

  周瑞已经是年近四十了,由于这几年安定了下来,他也变得富态了不少,脸上的高原红早已消失不见了,站在那里自有一番气度。

  听到庄睿的话后,听到动静刚出来的彭飞,连忙说道:“对,周哥,多住点日子,我说,我儿子刚好比你闺女大点,怎么样,咱们结个儿女亲家吧?”

  周瑞前两年在彭城结婚了,去年刚刚生了个女儿,当时庄睿正好在国外,却是让秦萱冰亲自去了一趟,送了一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挂件。

  庄睿一边说话,一边把刘川等人带到别墅前的泳池边上,不远处那几个年龄稍大的孩子,在方方圆圆的带领下,和白狮追风嬉闹着。

  不过刚才彭飞的话,却是让刘川不乐意了,刚坐下来就大声嚷嚷道:“彭飞,我早和周哥说好,豆豆是我家儿子的媳『妇』,我说你小子别想抢……”

  “咳,现在不兴娃娃亲了,等长大看哪家小子有本事吧,话说刘哥,庄哥那里不是还有一小公主吗?”

  彭飞将话题引到了庄睿身上,听得刘川眼珠子滴溜滴溜转,显然是大为意动。

  “嗨,我说,你们几个太不讲究了吧?庄睿那闺女,只能配我家儿子啊,你看,那玩的多开心啊……”

  这回轮到伟哥不答应了,三个小子俩闺女,这明摆着狼多肉少啊,不早点下手,到时候指定有一个没媳『妇』的。

  “对,彭飞说的对,说不定长大了都看不上你们这两个小子呢……”庄睿笑着点了一根烟,在烟雾中看着这些至交好友,心里畅快之极。

  这几年由于身份的变化和财富的积累,庄睿身上不自然的就多了一些上位者的气质,不管是公司员工还是庄园保安,在和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几分小心。

  就连他的几位老同,除了老大伟哥之外,现在交往也都少了许多,在给他打理基金的老四,见到庄睿也是没有了往日的嬉闹,变得正经了许多。

  而就在京城工作的老二,基本上也只是逢年过节的到庄睿家里来一趟,比往日在大的时候的亲近,让庄睿感觉疏远了许多。

  庄睿也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地位的变化,这是成长所要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是这种改变,让庄睿十分的不习惯。

  不过刘川的出现,却是让庄睿又感受到了那种兄弟之情,伟哥的到来更是让庄睿仿佛又重温了大时那不掺杂一丝功利『色』彩的友谊。

  庄睿心里甚至产生了一个想法,要不然自己就回彭城生活算了,或者是在萱睿岛给哥几个都留处房子,要不然这日子过的也忒没滋没味了。

  “庄睿,这次一来是看看干妈,二来是给你给你说说獒园的事情……”

  正在庄睿神游天外的时候,刘川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我最近做了次市场调查,发现在国外,人们把养宠物,叫做伴侣动物,可以治疗很多心理创伤。

  咱们国家这些年也富裕了,养宠物的不少,我在想,是不是把獒园改成宠物繁殖基地啊,你看怎么样啊?”

  “宠物繁殖基地?”庄睿闻言愣了一下,说道:“这事儿你问我干嘛?獒园是你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呗,对了,钱不够倒是可以找我……”

  看到刘川还想说话,庄睿摆了摆手,“行了,咱们兄弟别说这些了,我倒是挺好奇的,你们怎么和伟哥一起过来的?”

  刘川倒是认识阳伟,但却是通过庄睿认识的,私下里他们之间的来往并不多,是以庄睿才会有这么一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