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枪伤


  第一千三百零章枪伤

  为了表示当地『★★』对庄睿此行的重视,伦珠***专门派出了县委办公室的主任陪同,就坐在了庄睿的车上。

  另外还有县***局的几位同志,在庄睿的车队出城之后赶了上来,这也是伦珠***的安排,有些场合警察在,还是比较有用处的。

  “普布主任,你们『★★』做了很多工作啊?”

  车队驶出县城之后,庄睿发现,通往大雪山的道路,已经经过了翻修,比之前不知道要好出多少。

  在这条并不算宽敞的道路上,不时可以见到独行的僧侣和那些虔诚的藏民,正步行前往活佛转世的小山村朝拜。

  “呵呵,以前穷,那是没有办法,现在条件好一些了,伦珠***就把这条路给修了……”普布主任大概三十五六岁的年龄,脸上有着高原人特有的高原红,说话十分的质朴。

  听到普布的话后,庄睿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要想富,先修路,这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就难喽……”

  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在藏区修路,那绝对是一件风险度极高的工作,那条分别贯穿***的铁路和几十年前所修的公路,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修路工人的尸骨。

  庄睿的话题有些沉重,普布点了点头没有再回答,车上变得寂静了下来,不过这也没有维持多久,在车子来到视野开阔的大草原之后,前面的雪山轮廓,清晰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除了彭飞之外,其余几人都是第一次来到大雪山,看着远处的雪山不断的拉近着距离,几辆车上的女人们拿着对讲机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

  “庄先生,咱……咱们还是要步行进去,这条路,实在是太难修了……”

  当来到进山的入口处时,普布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道路只能修到这里了,再往里面,那所耗费的金钱,不是他们一个小县城能负担的起的。

  “好,没问题,大家都下车吧……”

  庄睿向着对讲机喊了一句,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庄睿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按理说以小金的灵『性』,自己都走到这儿来了,它应该前来迎接自己了啊,只是为何天上不见它的影迹呢?

  “萱冰,当年那只雪豹,就是在那里为我送行的……”

  周瑞和彭飞等人帮着医院的车在搬运器械,庄睿并没有上前帮忙,而是看着山坳处的一个岩壁,他记得很清楚,当年自己离去时雪豹在上面的身影。

  “是啊,那只雪豹好有灵『性』的,还有那两只金雕,跟着咱们的车飞了好远的……”

  拉巴次仁院长上次是与庄睿通行的,那几只动物,给他留下的极其深刻的印象,现在白狮仍在,但是山里的另外几只动物,却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听庄睿说过好多次了,咱们这次把它带回去好不好啊?”秦萱冰轻轻握住了庄睿的手,她能感觉得到,丈夫对着这个地方有着特殊的敢情。

  “呵呵,还是算了吧,雪豹离开了雪山,就不能叫雪豹了……”

  庄睿摇头笑了起来,看到那边车上的物资都卸下来后,说道:“走吧,准备进山了,嗯,这个拐杖你拿着,路上不是很好走……”

  抬头看了下天空,庄睿有些失望,不过当他从车上拿下自己的背包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鹰鸣声。

  “是小金?!”

  庄睿猛地抬起头,看到从遮挡住山坳的山体后面,飞出两个黑影,顿时大喜,一把关上了车门,向空中挥舞起了手臂。

  “嘎……嘎嘎……”

  天空中的身影在众人上空盘旋了一下之后,小金猛地俯冲了下来,而另一只金雕,却是在空中久久的盘旋着,并没有落下来。

  “庄睿安答,这……应该就是小金的父母吧?”

  在彭飞车上的帖木儿,一脸希冀的看着天空中的金雕,他此行能否获得幼雕,就要看金雕的父母争不争气了,如果他们没有孵化出小雕的话,庄睿也是没有办法的。

  庄睿盯着天空看了一会,开口说道:“它的体型大点,应该是金雕的父亲,嘿,帖木儿大哥,你的运气好像不错啊,只有一只金雕来迎接咱们,那说明另外一只,很可能在哺育幼鸟呢……”

  两人说话间,空中的小金已经是落在了庄睿面前的草地上,只是落下时,身体微微有些踉跄。

  “小金,怎么这回才过来啊?是不是见到父母很兴奋?”庄睿习惯『性』的伸出手准备抚『摸』小金的时候,脸『色』突然变了。

  在小金张开还未完全收起的翅膀下,一条站立着的腿上,竟然沾染着血迹,浓稠的血『液』,将它下肢的羽『毛』都给黏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小金,谁伤了你?彭飞,拿点清水来,拉巴次仁院长,您给看看……”

  庄睿上前抱住了小金,将它的身体横着放在了地上,同时一股灵气输入到了它的体内,探查了一番之后,才放下心来,小金只是腿部受伤,倒是没有生命的危险。

  “庄哥,这……是枪伤!”

  彭飞拿着水囊跑了过来,用清水将小金腿上的伤口清洗了一遍之后,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小金那强健的下肢上,有个很明显的弹孔,从它的腿间对穿了过去,所幸的是,这一枪并没有伤到骨头,否则的话,小金根本就无法站立在地上的。

  “庄先生,您让让,我先给它包扎起来……”

  拉巴次仁院长也拿着救生包跑了过来,藏区很多地方都是靠放牧牛羊为生,所以这些医生们,不但要给人治病,一个个更是兼顾了兽医的工作,对给牲畜看病一点都不陌生。

  庄睿一边用手按住一直挣扎着想起来的小金,让拉巴次仁给它上『药』包扎了起来,一边却是抬头看向天空,悄悄的释放出了灵气,他想看看空中的金雕父亲,是否也受伤了。

  结果让庄睿松了口气,空中盘旋着的那只金雕,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伤痕,不过在想到一个可能『性』的时候,庄睿的心又提溜了起来。

  母雕……并没有出现,虽然有可能是像庄睿所说的,它正在哺育幼雕,但是也有可能遭受了毒手,这让庄睿的面『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庄睿转过身来,看着普布和那位***局的副局长,质问道:“普布主任,巴桑局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没有宣传过动物保★★吗?”

  枪伤,一定是人为造成的,想着没有出现的母雕和在大雪山上生活的雪豹,庄睿恨不得能马上飞到雪山上,去寻找它们的踪迹。

  “庄……庄先生,您,您也知道,藏区的工作比较难做,不过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做禁抢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

  普布出言解释了几句,不过看着金雕腿上的伤口,他却是说不下去了,事实就摆在了眼前,这的确是他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听到普布的话后,庄睿不由苦笑了一声,从第一次入藏时,周瑞轻松的搞到的那些★★弹『药』种,就能看出藏区★★泛滥的事实。

  ***收缴★★的运动,从解放初期就开始进行,但是由于牧民在野外放牧的安全因素,直到今天,很多牧民家里都还藏有枪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看着金雕的伤口,庄睿想了一下,突然说道:“这应该是外人做的,嘎玛村的村民们都认识这只金雕,肯定不会开枪打它的……”

  在离开嘎玛村的时候,庄睿给那里的人留下了不少钱,就是为了日后金雕和雪豹在大雪封山没有食物的时候,从村中吃一些牛羊,他相信那些质朴的村民收了钱,绝对不会再做出伤害金雕和雪豹的事情的。

  “一定是偷猎者……”庄睿的眼中『露』出寒光,他怀着故友重逢的希望来到这里,却没想到竟然遇到这种情况。

  一直没有说话的巴桑局长,在看过金雕的伤口后,也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前段时间有人举报过,说是县里来了一伙偷猎分子,我们组织人去进行过一次抓捕,但是被他们跑掉了……

  庄先生,从这只金雕的伤口来看,应该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把偷猎分子给抓住的,您放心吧……”

  巴桑局长知道庄睿是他们最尊贵的客人,当着庄睿的面,就下达了命令,“洛桑你回去通知刑警大队,让他们赶来堵住这个山口,其他的人跟我进山,一定要抓住他们……”

  这次巴桑局长只带了四个人来,不过手中全都有武器,如果不是遇到大规模偷猎者的话,倒是不怕对方。

  看着面前干瘦的巴桑和几个警察,庄睿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彭飞,周哥,你们跟巴桑局长一起吧,巴桑局长,他们都是特种兵出身的,或许能帮上一些忙……”

  现如今,不管是盗墓还是盗猎,犯罪分子那是清一『色』的高科技重火力,庄睿可不想在这里闹出一桩堪比可可西里的惨案来,那样他也对不起这几位警察的家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