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内讧(一)


  “咱们不上去,他们又不下来,那怎么办啊?”

  听到庄睿的话后,彭飞撇了撇嘴,在他看来,虽然强攻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借助山上的岩石掩护,他还是有把握将几名盗猎分子给击毙掉的。

  “不下来?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下来呢?”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指着一处角落,说道:“看到没,这些帐篷什么的都没带上去,你以为他们都是超人,能在山上修炼成仙?”

  雪山长年积雪不化,即使现在是春回大地的三四月份,但是在这里,夜里的温度仍然会降到零度以下,就更不要说大雪山上了,那里绝对是滴水成冰的所在。

  这帮子盗猎分子走的急促,除了枪械之外,别的给养品基本上都遗失在了房子里,庄睿就不相信了,那帮子人能在零下十多度的雪山上撑得多久。

  庄睿也不怕他们翻越雪山另寻途径,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那帮子人根本就不可能在气温骤降之前翻过雪山的。

  所以只要守住下山的路口,就形成了瓮中捉鳖的局面,除非他们甘愿在山上被冻死,否则一定会老老实实的下得山来。

  “咦,也是啊,与其辛辛苦苦的上去和他们拼命,倒不如在山下喝着小酒守株待兔了,庄哥,您的这个策略好……”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仔细一想,不禁拍腿叫好,倒不是他想不到这个主意,只是有些时间没真刀实枪的和人干过了,这手心实在是发痒,压根就没往这上面去思考。

  “不是我的策略,这是巴桑局长的主意,我只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

  庄睿不『露』痕迹的捧了下巴桑局长,事实的确是如此,巴桑让两个人守住出山的道路,也是考虑到这一层因素了,别人这公安局长也不是白干的。

  “庄哥,就按您说的办……”

  彭飞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嘿嘿,我去买两只羊,烧烤好了拿到山口去吃,妈的,馋死那帮子王蛋……”

  山口处不论进出,地势都比较狭隘,彭飞他们想攻上去难,上面的人想下来也不容易,所以只要守好山口注意隐蔽,山上的盗猎者拿下面的人也是没什么好办法的。

  ……

  随着太阳的慢慢西落,大雪山背靠西边的山体,逐渐变得阴暗下来,山风呼啸,气温从白天的七度,陡然降到了零下。

  在距离山脚下的山村约一里处的半山腰上,升了一堆篝火,四个人围在篝火旁冻得瑟瑟发抖,还有一个人则是披着队伍里唯一的一件军大衣,站在开阔处观察山下的情形。

  篝火边一个三十出头身材矮小的汉子,小心翼翼的向他身边一个肩膀上包扎着纱布的络腮胡大汉问道:“大哥,好冷啊,您那还有吃的吗?”

  “你他妈的就是个吃货,吃,吃,都去吃牢饭吧……”

  小个子的话让面『色』阴沉的大汉暴走起来,一脚将他踹倒在地,随手解下腰间的武装带,狠狠的抽打在了小个子的身上。

  “大哥,饶命啊,饶命啊,这……这也不怪我啊,我看到公安就回来报告了,我怎么知道他们就四五个人啊……”

  小个子被抽的满地打滚,惨厉的叫声回『荡』在山中,远远的传了出去,幸亏这儿是积雪覆盖不到的地方,否则说不准就会引起雪崩的。

  “妈的,不知道,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不知道,兄弟们被困在这里,老子打死你……”

  小个子的话让大汉怒火高涨,轮的高高的武装带使劲的抽了下去,虽然小个子穿的挺厚实的,还是疼的满地打滚。

  “胡子哥,算了吧,打死他也没用,咱们想想怎么下山吧……”

  坐在篝火旁的一个人有些看不过去了,都到现在这步田地了,再闹内讧有什么用啊?白白让山下的那些警察们笑话。

  络腮胡也打累了,扔下了武装带,没好气的说道:“下山?怎么下山?这他妈的就一条道,难道能从这悬崖上翻过去?”

  络腮胡恨恨的坐在了篝火边,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小个子,真是宰了他的心思都有了,如果不是他,众人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

  络腮胡本就姓胡,今年四十七岁,是四川人,从十七岁的时候,就跟着家族里的长辈在★★新疆等地偷猎,在西北道上,算是鼎鼎有名的一号。

  干偷猎这行当二三十年,络腮胡已经有了自己的走私渠道,把一些珍贵稀少的保护动物,从国内和俄罗斯接壤处贩卖到欧洲牟取暴利。

  从四川地区的金丝猴、到★★野驴、藏羚羊还有黑熊、藏原羚、鹅喉羚、鬣羚、黄羊、盘羊这些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络腮胡不知道亲手宰了多少。

  由于名声在外,络腮胡手下也有几十口子亡命之徒在他帮做事,其实早在五六年前,络腮胡已经很少亲自出来盗猎了,但是就在去年,有一个欧洲的富豪在藏区旅游的时候,看到一只美丽的雪豹,就拐弯抹角的通过人找到了络腮胡,出价三百万美元,要这张雪豹完整的皮『毛』。

  这可是一笔大生意,络腮胡在做了充分的准备后,带了五个人来到了左贡县,只是他没想到现在打击盗猎的风头很紧,一到左贡就被警察给盯上了。

  络腮胡这几十年都是在和警察同志斗智斗勇了,当然不可能在这小阴沟里翻船的,略施小计就逃了出去,来到了那个欧洲富豪发现雪豹的雪山脚下。

  在山村稍作休整后,络腮胡一行人就登上了雪山,不过第一天的搜寻,却是一无所获,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300万美元不是那么好赚的。

  但是就在下山的时候,络腮胡的队伍,突然发现了一只正在扑捉盘羊的金雕,那只金雕体型之庞大,是盗猎二三十年的络腮胡都从所未见的。

  这只金雕的出现,让络腮胡一时间将雪豹都抛在脑后了,马上命令众人呈弧形包围了过去,准备寻找好的『射』击点将其击杀。

  要知道,欧洲盛行打猎,有很多人会将自己的猎物制成标本,以彰显自己的成果,更有许多富豪,以收藏动物标本为乐,使得欧洲的标本市场极为发达。

  一些在市面上珍稀少见的动物标本,往往就能卖出天价,以络腮胡的了解,像这种体型的金雕,如果能将其完美击杀制作成标本,价格肯定要高于那只雪豹皮的。

  所谓的完美击杀,就是指在猎物的表面,不能出现任何伤口,也就是说,他们只能向金雕的腹部『射』击,而不能直接爆头,如果鹰头都没了,还制作个屁的标本啊?

  只是猎杀的过程,却并不是如络腮胡所想象的那样顺利,那只金雕的警惕『性』极高,在见到有人靠近后,马上放弃了盘羊,准备升上高空。

  就在金雕准备飞高的时候,距离它最近的一个手下开枪了,随着枪声,金雕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以为已经将金雕打死了的那个手下,兴高采烈的准备上前查看猎物,却不料那只金雕猛地翻过身来,双翅一震,用匕首一般的爪子,直接抓开了那个手下的天灵盖。

  这还不算完,没等刚刚赶到近处的络腮胡抬起枪口,就被金雕抓住了肩膀,好在抓住他肩膀的爪子是受伤的那一只,否则络腮胡这只肩膀指定就废掉了。

  同伴被杀,老大受伤,让这些盗猎者们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这也给了金雕逃跑的机会,等络腮胡反应过来之后,金雕已经全无影踪了。

  这个结果让络腮胡是欲哭无泪,打了一辈子的鹰,临老了却是让鹰给啄了眼,还死了个弟兄,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过在这地形险恶的雪山上,络腮胡也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草草埋葬了死去的那人之后,带着众人下山暂作休整了。

  只是这休息了还没一天,就听到小个子慌慌张张的说村头来了大队警察,做贼心虚的络腮胡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直接就带着几人逃上了山。

  上山之后络腮胡才发现,敢情对方也就是四五个人,而且火力也远不如他们,早知道这样,当时他们就冲出村子,往外面跑了。

  不过现在却是为时已晚,山口被人堵住了,下去那只能是找死,这让络腮胡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如果不是怕起内讧,他早一枪干掉小个子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幕降临了,而山上的温度,也骤然降到了零下十度左右,这群盗猎者周围的干柴都已经被捡光了,眼瞅着火苗是越来越小。

  除了寒冷之外,众人也已经是七个小时没有进食了,闻着山下飘来的烤肉香味,几个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直,口水那是一个劲的往肚子里咽。

  一个盗猎者终于忍受不住这刺骨的寒风和山下美食的诱『惑』,试探着说道:“胡子哥,这……这样下去,咱……咱们会被冻死的,要不,咱们自首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