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十章陈家堡


  酒泉楼内。四人坐在靠窗户跟上的桌子上开怀畅饮起来。

  “三弟!你学的是什么武功,怎么这般厉害,大哥我如此武功竟然被你几招就打败了,而且我发现和你对招的时候总是处处受制,一身武功根本不能自由发挥。”刀霸不解的问道。

  “是啊三弟!我记得刚见你的时候你会一些手把式,刚能自保,这才多久,你就有这般武功,你是怎么修炼的。”陈向风也不解的问道。

  “嗯……大哥,二哥,其实我早就会武功,只是我所在门派发生了一次大变,我的师傅惨死,我被冤枉成屁师灭祖的叛徒遭到门中弟子追杀,我为了活命找出杀害师傅的真凶,为师父报仇,不得已我一路逃亡来到了虎跳山,无意间看见了虎跳山一幕,并遇见了二哥,只是我害怕有人看出我的武功,遭到杀生之祸,就隐瞒了真相,请二哥你原谅。”景风简略的把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给刀霸和陈向风说了,只是景风还不敢把其中最重要的信息告诉众人。

  “太可气了,景风你们门派再哪,叫什么名字,告诉我,我回去找我爹,让我爹派人给你报仇去。“听完景风所述,陈冰彤涨红了可爱的小脸,气愤的说道。

  “谢谢你冰彤,不过我想自己为师父报仇,等我时机成熟我就会回去,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小……喝酒!”景风说着说着突然一转话题。

  刀霸和陈向风乃是精明之人,知道景风不想多说,大笑一声说道:“好!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喝个痛快!”

  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刀霸把他的百年经历之事滔滔不绝的说了出来,景风和陈向风也被刀霸曲折的江湖生涯所感染,而呆坐一旁的陈冰彤更是眼睛一眨不眨盯这刀霸,被他的传奇生涯所吸引。

  众人从傍晚一直喝到凌晨,一旁听故事的陈冰彤早已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由于清泉酒后劲过大,三人在喝了十大坛酒后感到了醉意,陈向风抱着熟睡的陈冰彤,三人摇摇晃晃的回到了房间内。

  躺在床上的景风心中一片宁静,感觉天地万物间只有他自己,一切烦恼忧愁都远离了他,灵魂前所未有的舒畅,体内的七色魄也发出了柔和的五色彩光,景风喃喃自语道:“感觉太好了,好久没有这种无忧无虑的感觉了,如果时间这时停止那该多好。”

  “嗯~趁着大家都熟睡了,我多打点清泉酒以后心烦的时候好喝,我越来越喜欢喝下清泉酒时的感觉了”景风伸了个懒腰,喃喃自语道。

  景风十分不舍得运用体内的火灵蒸发了清泉酒的酒劲,使得自己清醒过来,悄悄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房内,来到了酒泉旁边。景风利用空气的波动,使自己渐渐融合在了黑夜中,心意一动,在虚独镜的中弄出一个巨大的凹井,驱动虚独镜探进了深不见底的酒泉中,“呼呼!”吸着酒泉中的清泉酒。

  大约吸了一个时辰,景风感觉到酒泉中的清泉酒很明显的少了一半,收回了虚独镜,带着一丝歉意的在酒泉中施了一道木灵灵力,使自己体内的生命原力融进了酒泉中,使得酒泉中的清泉酒比原来多了一丝治疗的功效。

  感觉到酒泉中的清泉酒发生了一丝实质的改变,景风稍稍减轻了一丝愧意,一闪身,消失在酒泉井边。

  第二天一早,正在醉酒中昏睡的众人,被早早醒来的陈冰彤野蛮的叫了起来逛街。

  “冰彤啊!酒泉镇除了美酒没有什么好逛的了,你让我们回去睡一会吧。”还有一丝醉意的陈向风在路上★★的说道。

  “哼!谁让你昨天喝的那么多,今天我要是玩的不高兴,回去我就告诉爹,说你出来老喝多酒,都不管我,看爹回去怎么惩罚你。”陈冰彤一噘小嘴说道。

  “别别别!冰彤,你可别回去乱说话,好了,我们好好陪你逛逛不就行了。”陈向风没有脾气的说道。

  看到不能回去做美梦了,众人施功驱散了酒气,无奈的跟着陈冰彤来回在酒泉镇的古路上游逛,期间陈冰彤不断缠着刀霸索要被他劈断的长鞭,刀霸乃是漂泊之人,身上除了一些碎银子就只剩下浑元刀了,景风看不下去为刀霸解围道:“冰彤,你放心,我一定替大哥还给你一根更好的长鞭。”

  “真的吗?你没骗我!比我原来的还要好?”陈冰彤不相信道。

  “我要是不还给你根更好的长鞭,我景风以后给你做牛做马,绝不含糊。”景风坚定的说道。

  陈冰彤听到景风坚定的话语,高兴的搂着景风的胳膊,一蹦一跳的逛了起来。

  晌午时分,陈冰彤逛了一天逛累了,众人在一个很有特色的路边摊吃起了小吃。隔桌畅谈的几个武林中人的一席话渐渐吸引住了景风四人。

  “刘兄,你听说了吗,前段时间天山剑派的镇派之宝寒光剑被人盗走,传说盗走此宝之人乃是陈氏家族的神偷流沙鼠,最后天山剑派的剑神扬羽不得已亲自出面妥协,给了陈氏少主一块天山剑派的掌门信符才换回了寒光剑,不过这件事使得三大世家对陈氏家族意见很大,准备放弃前嫌,联合起来讨伐陈氏家族。”一个身材瘦小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人说道。

  听到小胡子所说,众人心中一震,陈向风愤怒的抓住小胡子的衣领说道:“你是从那听到这个污蔑我陈氏家族声誉的流言非语的”

  “。

  “你你!你就是陈家少主!陈向风!“看到陈向风的愤怒表情,几个武林中人一下子认出了他。

  “陈少主,您请息怒,我也是在慕容郡听人说的,不过最近几天这个消息传得很快,四大郡大部分武林中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不信你去打听打听,真的不怪我们。”小胡子胆怯的说道。

  “二哥,稍安勿躁,现在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这件事到底是谁传出来的,有什么目的性,我们再找相应的对策。”景风安抚道。

  听到景风所说,陈向风渐渐平静了下来,说道:“大哥,三弟,我现在要抓紧赶回陈家堡,商量对策,不知大哥和三弟愿意随我一起回去吗?”

  “二弟,这件事不简单,如果是真的,你们陈氏家族将面临一场浩劫。但既然我们已经结拜成兄弟,大哥会义不容辞的去帮助你们渡过难关。“刀霸豪气的说道。

  “二哥,你要是不让我去你们陈家堡,我可会强烈反对,缠着你啊。”景风微笑的说道。

  陈向风知道陈氏家族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难,情况十分危急,但听到二人只字片语,十分感动,抓住二人的肩膀,激动的说道:“谢谢!”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一日为兄弟,终生为兄弟,二弟三弟,冰形,我们走吧。”刀霸说完,四人运起轻功,飞速的向陈家堡奔去。

  陈氏家族主要成员居住的陈家堡坐立于日月湖畔,陈家堡被日湖和月湖失在中间,微风吹过,日月湖碧波荡漾,整个陈家堡都好像随风飘荡。

  众人马不停蹄的赶了四天的路程,终于赶到了陈家堡所在的日月湖。远远望去,整个日月湖就像是天上的日月掉落人间,镶嵌在辽阔的大地上,十分壮观。月湖凹进的一片土地,就是陈氏家族的所在地陈家堡,由于湖水的缘故,整个陈家堡的外观也被漆成了天蓝色,整个湖边混为一体。

  “好美!”景风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那是当然!”陈冰彤骄傲的说道。

  “现在还不是看风景的时候,我们赶快进去找我爹商量吧!等渡过了难关,我好好带你们玩玩。”陈向风催促道。

  “大哥,三弟,一会你们跟好我,日月湖外有冰火幻阵,如果不小心陷入阵中就麻烦了。”陈向风说道。

  “嗯!”景风和刀霸点了点头回应道。

  “走吧!”陈向风带着三人进入了日月湖外的冰火阵,一进冰火阵,景色眼前的景色突然发生了变化,众人的左边是一片沸腾的火海,右边是一片寒风凛凛的白茫茫的极地。

  景风悄悄放出灵识探索一下这冰火阵的威力,景风发现这大阵只是一个幻阵,并没有一个可以驱动大阵攻击的阵心,误入日月阵只能使人产生幻觉,并不能使人丧命于此。心想道:“如果改变一下大阵,确定一个阵心,放上灵石,我想这个大阵的威力至少可以提升十倍有余,至少可以抵挡住心怀不轨之人的进攻。”

  众人跟着陈向风左转右转,不断的在火海和极地中游走,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终于走出了冰火幻阵。

  “好了,我们现在已经出了冰火幻阵了,前面就是我们的陈氏家族的枢纽陈家堡了。”陈向风指着一座天蓝色的巨大城堡说道。

  “少主,大小姐,你们可回来了!家主都急坏了!”一个陈家堡的护卫看到陈向风回来了,急匆匆的跑来说道。

  “嗯!我也找爹有事。对了,这两位一个是我结拜大哥,一个是我结拜三弟,你帮他们安排好住处,好生伺候,知道吗?”陈向风命令道。

  “小人知道!”护卫说道。

  “大哥,三弟,你们先去休息,我去去就来。”说完,陈向风和陈冰彤急匆匆的上堡内走去。

  陈家堡的主殿内。

  “爹!大哥,我们回来了!”陈向风和陈冰彤向着大殿之上的一个面色清秀,双眼深邃的中年人和一个和陈向风很像的年轻人施礼道。

  “向风,你终于回来了,如今我们陈氏家族的受到一些流言非语的困扰,势力范围内很不稳定,人心惶惶,我正好想问你这一路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陈氏家族的家主陈从南问道。

  陈向风把路上所闻所遇详细的给陈从南说了,并把天山剑派的掌门信符递给了陈从南。陈从南仔细看了看天山剑派的信符,思考了一会陈向风所叙述的所遇所闻,问道:“你是说你这块天山剑派的信符是你刚结拜的三弟景风给你的。”

  “是的爹!”陈向风点头道。

  “可是你就没想过如此重要的信符,那么多武林高手都没有得到,会让他得到,你就没觉得其中很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陈从南紧皱眉头说道。

  “爹!我一开始确实不相信景风,但我一路上和他接触的情景来看,景风心怀坦荡,不会对我们陈氏家族有所目的的。”陈向风坦言道。

  “哎!向风,爹想信你的眼光是不会看错人的,只是我没想到因为寒光剑被盗这一系列事情,会因为你得到的天山剑派的信符最终矛头对准我们陈家。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向风,你去把你结拜大哥刀霸和你三弟景风叫来,我见见他们。”陈从南叹息一口说道。

  “冰彤,刚回来你也累了,快回屋休息吧。”陈从南和蔼的说道。

  身为陈氏家族的家主,需要有果敢的判断力,当陈向风和陈冰彤离开主殿的时候,陈从南给一旁的陈向雷小声说着什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