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十一章冰火石


  景风和刀霸正在陈氏家族所安排的房屋内闭目养神,突然,陈向风匆匆赶来说道:“大哥,三弟,不要意思打扰你们休息了,我父亲有事找你们,可否去大殿一叙。”

  “呵呵!二弟,我早知道你父亲会在第一时间找我们,我们早就准备好了,走吧!”刀霸乃是★★湖,对人心世道看得很透,早已猜中陈从南的所想,说道。

  “大哥果然是★★湖,看事就是看得透彻,我们走吧!”陈向风敬佩的说道。

  “大哥,三弟,我相信你们的为人,不过现在是敏感时期,一会我爹要是有什么冒犯你们的地方你们多多包涵。我爹他没有恶意,只是不想我陈氏家族任何人受到伤害。”陈向风也是精明之人,他知道自己父亲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景风和刀霸的,抱歉的说道。

  “没事二弟,大哥不会让你为难,大不了我和三弟离开陈家堡,不过只要你们陈氏家族出现危机,大哥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前来帮助你。“刀霸诚恳的说道。

  景风也点头附和道。

  “谢谢!大哥,三弟。不过我爹也不是迂腐之人,我想只要他弄清事情的由来,就会相信你们的。”陈向风感激的说道。

  三人一路畅谈的来到了陈家堡的主殿雷心殿。

  “爹,大哥!我把我结拜大哥和三弟带来了!”陈向风尊敬的说道。

  刀霸做气的看了陈从南和陈向雷一眼,没有说话,景风知道自己结拜大哥是因为结拜之情才来陈家堡的,对除了陈向风和陈冰彤之外的人不感兴趣,为了缓和僵硬的气氛,景风瓣l道:“景风拜见陈堡主!”

  陈从南冲着景风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是景风啊,不用多礼,来到这里就当回到自己家一样,不要狗束。”

  “这位一定是威震江湖的刀霸了,老大之子向风有幸与你结拜成兄弟,真是我们陈家之幸啊!”陈从南赞赏道。

  “不过如今我们陈氏家族正在风口浪尖上,不知二位对我陈氏家族所面临的危机有什么看法和解决的办法吗?”陈从南问道。

  景风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想要削弱陈氏家族的势力范围,我想栽赃陷害之人应该是四大家族之人。

  “嗯~你是说慕容家族想要陷害我们?”陈从南问道。

  “不,我觉得此事没有这么简单,虽然大部分的人都说有关陈氏家族的流言是在慕容郡传出来的,但我想如果慕容家族真想陷害你们,不会这么傻在自己的范围内流传,那样是个人都会怀疑慕容家族的居心。”景风分析道。

  “那会不会是慕容家族故意这样欲盖弥彰呢?”陈从南反问道。

  “不会,因为慕容家族的家主北魔慕容北曾经野心向外扩张,受到你们三大家族的★★,慕容北如果还想他的阴谋的话,就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把别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慕容家族的范围内,那样他会举步维艰的。”景风分析道。

  “那照你这么说,你觉得谁是陷害我们陈氏家族的真凶呢?”陈从南询问道。

  “柳氏家族!”景风坚定的说出四个字。

  当景风说出柳氏家族时,雷心殿内一片震惊,陈向风的哥哥陈向雷大呼道:“不可能!你诬蔑柳氏家族有何居心,说!”说着,看了他爹陈从南一眼,拔出宝剑,带着雷电的轰鸣声,刺向了站在大殿之上的景风。

  看到自己的哥哥出招,陈向风就想出手阻拦,被一旁的刀霸拉住胳膊,小声说道:“二弟,静观其变,以三弟的武功,你大哥是伤不了他的。你大哥敢在大殿之上动武,肯定是受了你爹的指示,想要试探一下三弟的武功,看看三弟的武功路子,只是你大哥招招杀招,我就有点看不懂了。”

  “哎!我大哥一直很喜欢柳氏家族的大小姐柳小夏,为了追求柳家大小姐,和柳氏家族的族人关系十分融洽,一听到三弟说陷害陈氏家族的元凶是柳氏家族,大哥急火攻心,可能要下根手了。”陈向风为刀霸解惑道。

  由于陈向雷乃是陈向风的大哥,虽然陈向雷招招发狠,但景风不想打上他,一直闪避没有还手,手持重铁剑不断的来回抵挡,但由于陈向雷所用长剑乃是一把十分锋利的利器雷锋剑,而景风并没有施展灵力,只是单纯的拿重铁剑闪躲,重铁剑被陈向雷的雷锋剑划出了一道道裂纹。

  看到景风一直闪躲,并不攻击,陈向雷心中一急,大喝一声,使出了落雷剑法第九式,划出一道长长的剑气,劈向了景风。

  景风拿重铁剑一阻,“铛”的一声,重铁剑被陈向雷奋力一剑劈断,景风看到在人间大陆一直伴随自己的重铁剑被劈断,心中愤怒之火燃烧,扔掉手中的断剑,“唰”的一闪来到了陈向雷面前。

  看到景风主动出击,陈向雷心中一喜,就要出招,就在他出招的一剩那,景风单指突然点中他的手臂穴道,陈向雷眼前一花,手臂一麻,身体一窒,景风单掌重重劈到陈向雷的胸口,陈向雷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看着愤怒的景风,喷出一口鲜血,重重捭到了地上。

  景风就要在再陈向雷身上补一掌,以报断剑只恨时,陈向风大呼道:“三弟,手下留情。”

  听到陈向风的呼喊声,景风深吸一口气,停下了脚步,对这陈氏家族的家主陈从南说道:“陈堡主,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天山剑派的信符而怀疑我的,但我确实不能告诉你信符是怎样得来的,如果你不信景风,我现在立即离开你们陈家堡。”

  “景风啊!你别生气,老大一生阅人无数,但是你我真看不透,不过我有种感觉你是我们的朋友,不会做出危害陈家堡的事情,我为刚才的事向你道歉。”陈从南诚恳的说道。

  “哈哈!陈堡主,我刀霸一生没佩服什么人,但就在这最近一段时间让我碰上了两个让我佩服的人。第一就是我的三弟景风,我佩服他的为人和武功。第二就是你陈堡主,我佩服你的胸襟和胆量。”刀霸豪气的说道。

  “哈哈!能让威震江湖的刀霸佩服,老大真是三生有幸啊!”陈从南同样豪气的说道。

  “爹!你怎么心……”在地上爬起来的陈向雷愤怒的刚想说道,被陈从南打断道:“向雷,我刚才只是让你试探一下景风的武功,你却出招狠毒,劈断了景风的重剑,想要致景风于死地,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向雷啊!我们陈家都是光明磊落之人,我知道你因为柳家大小姐的原因和柳氏家族关系一直很好,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个而下杀手啊!”

  “我现在命令你立即回屋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踏出房门,否者赶出我们陈氏家族。”陈从南严厉道。

  陈向雷听到他爹陈从南严厉的话语,阴狠的瞪了景风一眼,离开了雷心殿。

  “刀霸,景风,你们回去休息吧,或者在我们陈家堡内逛逛,不过千万别进入陈家堡外的冰火幻阵啊!我现在要和向风以及陈氏家族的主要成员商量一下如何化解这场危机。对了景风,刚才向雷把你的重剑劈断,我一会让人带你去我们陈家堡内的武器库挑选一件兵器,作为赔偿。”陈从南说道。

  “谢谢陈堡主美意,不过景风不需要武器了,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告退了。”景风向陈从南施了一礼,和一脸做气的刀霸离开了雷心殿。

  “三弟,你为什么不去选一把兵器,我想陈家堡内的兵器不会比你的重铁剑差,我们留在陈家堡很可能会面临一场血战,你没有兵器怎么杀敌。”刀霸不解的问道。

  景风微微一笑,在路边折下一根树枝道:“大哥,你看好了!”景风轻轻一刷,一块坚硬的山石被景风的树枝划开一道口子。

  刀霸震惊的看着景风道:“三弟,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现在的武功练到返璞归真的极致了吗?”

  “呵呵!大哥,这就是一种领悟,如果你能真正和你的武器融为一休密不可分,天下万物都是杀敌的利器。”景风讲解道。

  听到景风所说,刀霸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大哥,刚才比试了一场,我有点累了,我们回屋休息吧!”景风说道。

  刀霸点了点头,心有所想的跟着景风回到了陈家堡所安排的屋子内。

  刀霸回到屋中就在次陷入了深深的深思中,景风发出一丝灵识在刀霸屋内,回到自己屋中,心意一动,消失在房内,进入到了虚独境中。

  “嗯?答应给冰彤一根长鞭的,看看虚独境中有可炼器的材料吗?”景风独自走在虚独境中的密林中喃喃自语道。

  由于景风功力提升,已经可以深入一些虚独境内了,走着走着,一块红白相交的灵石出现在景风眼前。

  “嗯?那是什么?”景风靠进灵石自语道。

  景风单手贴在灵石上,放出一丝灵识,感应到灵石内有一股强大的冰火属性灵力,景风心中一喜自语道:“如果用这块灵石给冰彤做鞭子,她一定会喜欢的。”

  “嗯~~如果用这块冰火属性的灵石做陈家堡外面大阵的阵心,那大阵的威力至少可以提升十倍,并增加了攻击威力。”景风冥思道。

  “好吧!反正虚独境中的东西都是我的,我就砸下两块冰火石吧!”说着,景风祭出好久没用的降龙木,狠狠地砸到冰火石上,冰火石瞬间爆裂开来,景风满意挑选了两块冰火石自语道:“一块给冰彤炼长鞭,一块当冰火幻阵的阵心,呵呵,看来我的虚独境中宝贝真不少啊!”

  “对了,让降龙木中的龙龟在虚独境中修炼吧,虚独境中灵力如此充沛,龙龟在这里修炼应该比在降龙木中快,龙龟力量越强,我的降龙木威力就越大。”景风看到降龙木,想起来自己在深海中收服的龙龟,心意一动,在降龙木中招出了修炼中的龙龟。

  龙龟看到景风,化**形,尊敬的说道:“主人,不知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如果有事,您尽管吩咐。”

  “龙龟,我今天叫你出来没别的事,就是让你在我的虚独境中修炼,在这里修炼比你在虚独境中修炼速度要快很多。”景风一脸笑意道。

  “主人这是你自己的空间?”龙龟听到景风所说震惊了。

  “不,这是我的一件空间宝物,你好好在这修炼吧,五爪也在这里,不过你可不要去打扰五爪,他现在正在蜕变神兽的紧要关头。”景风提醒道。

  “是主人!我不会打扰五爪老大蜕变的!”说完,龙龟找了一片湖泊,沉了下去,继续修炼了起来。

  “恩,利用这回功夫,我试试用体内的火灵把这块冰火石练成一根长鞭。”景风盘膝坐好,心意一动,把冰火石融进体内,使用体内的地界真火炼了起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