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十二章冰火杀阵


  景风体内的冰火石很快被地界真火所融化,融化后的冰火石按照景风的灵魂的控制,渐渐形成一根红白交融的长鞭。

  景风使用地界真火不断浑炼着红白长鞭,长鞭渐渐化虚为实,突然,长鞭红白灵光交映四射,景风知道长鞭已经炼化成功,心意一动,一根长约三米红白相间的长鞭出现在景风眼前。

  “由于景风只是炼化普通灵器,并不需要很复杂的程序,也不用在灵器中加一些攻击防御阵法,只使用体内强大的地界真火炼化,用了一个时辰就炼化成功了。“景风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第一次炼器的成果,一脸笑意的自语道:“我想明天冰彤见到这根长鞭一定会喜欢的,这根长鞭具有冰火属性,就叫烈霜吧!”

  景风心意一动,手持烈霜长鞭离开了虚独境。

  “嗯?大哥还在深思,如果大哥能领悟一丝天地的奥秘,大哥的武功境界可以提高不少,说不定可以突破人间武功的限制。”景风放出的灵识轻易感应到刀霸一直在苦苦冥思刚才景风手持树枝划破山石的一幕。

  “嗯?等天黑了我去把陈家堡外面的冰火幻阵改变一下,加上一个阵心,这样冰火幻阵就不单单幻阵这么简单了,它就会变成一个冰火杀阵了。”景风喃喃自语道。

  “现在我已经修炼到地沌圆满期了,在突破一步就可到达天沌境界了。等这次陈氏家族的危机过去了,我就该离开了人间大陆赶往南疆巫族了。我想以我目前的修为,应该可以闯过巫族外面的毒障林吧。”景风决定帮陈氏家族渡过危机就离开人间大陆。

  “哎!巫族会是什么样子,我真的能顺利查出师傅的死因吗?”想着想着,景风感到很迷茫,不多时,天渐渐黑了下来。

  “恩!是时候去布置一下冰火幻阵了。”景风看到外面天黑了下来,运起灵力,化作一道灵雾,悄悄出了房门。

  “嗯眦这一路上好多人,看来陈氏家族已经有所防范了,我要小心点,让别人发现就不好了。“景风一路上看到陈家堡内暗哨增加了不少,自语道。

  景风祭出仙器灵隐飘,灵隐飘出发一道柔和的虚幻之光,包裹著景风,使景风整个身体完全融进了黑夜中,在一道道暗哨眼前闪过,来到了陈家堡外的冰火幻阵外。

  景风放出强大的灵识,渗入冰火幻阵里。想要找出一个适合控制大阵的阵心。“嗯~~日月湖的正中心天地灵力充足,正适合做大阵的阵心,我就以那作为阵心来重新布置大阵吧。“景风满意的自语道。

  “唰!“景风消失在冰火幻阵外,进入了大阵中,靠着强大的灵识,很快来到了日月湖的中心之地。

  景风在日月湖中心盘膝坐好,在虚独境中取出冰火石,双手连打五个手印,在冰火石外布置了一个石台样子的禁制,包裹著了冰火石,受到禁制的牵引,冰火石中的冰火灵力不断释放出来,景风释放强大的灵魂之力,融进了不断向外扩散的冰火灵力,改变着原来冰火大阵的阵基。

  有了冰火石作为阵心的缘故,原来的冰火幻阵中的火海,极地渐渐以虚化实,不再是只能困人的假象了,而是可是瞬间杀人的杀阵了。

  看到大阵已经改造完毕,景风缓缓收回灵魂之力,看到自己身边真实的极地火海,自语道:“虽然冰火石的灵力并不是很强大,但以凡人界的实力,如今冰火杀阵的威力,我想整个凡人界是不会有人可以破解的,不过我这样做会不会算是逆天啊!”

  “如果陈氏家族之人不小心闯进冰火杀阵怎么办呢?”想到这,景风又犯愁起来。

  “嗯?不行我就把冰火杀阵的控制方法交给二哥,让他掌控这个大阵,再把冰火杀阵的威力降低五成,降低到二哥可以轻易控制的地步,只不过如果这样,这个大阵的杀伤力就会暴减,不知道还能抵挡住凡人界玄级以上高手的强行闯阵吗?”景风无奈的想着。

  “哎!大不了我临走的时候想办法提高大哥二哥他们的实力,或者给人间武林一个震慑,那样没有我他们也不会有危险了。”景风下定决心道。

  景风又释放出强大的灵魂之力融进了冰火杀阵,降低着冰火杀阵的威力,就在这时,魔道第一大教的万★★派出高手悄悄来到了日月湖外面的冰火杀阵旁。

  “公乘先生,你有把握破除陈家堡外面的幻阵吗?这次慕容家主对陈家所作所为非常震怒,已经说服了南宫家族和柳氏家族前来讨伐,这次教主让我们前来就是为了把陈家堡外面的冰火幻阵破了,公乘先生你可有把握?”万★★的左★★邪飞问道。

  “嗯,邪飞大人,老朽我看了这幻阵这么久,感觉到这幻阵威力很大,并不像邪天教主所说的那样,老朽只能尽力一试,能不能破掉此阵,我也没有把握。“一个留着山羊胡,头发花白的,好像说教先生的中年人说道。

  “以公乘先生这样的阵法大师也没有把握,这陈家堡外面的幻阵就这么厉害?”邪飞震惊的问道。

  “老朽来时邪天教主给老朽说的和老朽平时对陈家堡外面的幻阵的了解,陈家堡外面的幻阵不应该是这样。这大阵中的幻境,老朽感觉像真实的一样,不可理解,不可理解啊。”公乘先生摇头道。

  “那会不会有人改变了这幻阵的阵基啊!教主曾经告诉我,慕容家主曾经告诉他,陈氏家族身后很可能有一名绝世高手为其撑腰,这幻阵会不会是他改变的啊!“邪飞想起教主邪天临走时所说,提醒道。

  “嗯~~也有可能!“说完,公乘盯着幻阵冥思起来。

  邪飞看到公乘一直盯着幻阵不说话,催促道:“那我们怎么也要试一试这幻阵的威力,不可能就这样什么也不干就回去了,那样教主震怒下来,你我性命都难报了。”

  “那好,你们都在外面等我,我自己进去一试,如果我在天亮时没有出来,你们就速速赶回万★★向教主禀告,让他另请高明,老朽不是被捉,就是死在了大阵里。”说完,公乘深吸一口气,走进了景风新布置好的冰火杀阵中。

  由于公乘乃是破阵,一进入冰火杀阵,冰火杀阵就被启动了,阵心的景风也感知到了有人前来闯阵,景风害怕被人发现他在阵中,脚踩灵隐飘,化成一阵灵烟,消失在了冰火杀阵中。

  “怎么回事,这这,这全都是真实的!”公乘被自己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没想到自己的所想变成了真的,一片汪洋火海,出现在眼前。炙热的空气使得公乘有些喘不过气来。

  公乘仗着对阵法的一丝理解,和自己不弱的修为,缓慢的穿梭在汪洋火海中,由于温度太高,又不时在火海中钻出一颗颗拳头大小的火球,使得公乘的衣服被高温点燃了,不时钻出的火球烤的公乘身上一片漆黑,公乘现在恨死这个大阵了,心想“就算能顺利破阵出去,自己这样子还能见人吗?”

  就在公乘破阵的瞬息,由于大阵被启动,也惊动了陈家堡的堡主陈从南以及其他主要成员,众人井升有序的手举火把,来到了陈家堡的高台上,无数火把把整个天空都映成了红色。整个陈家堡所有成员严阵以待,时刻准备和来犯之敌一决生死。

  小心潜回住所的景风感应到陈家堡所表现出来的应变能力,很是倾佩,刚悄悄回到屋中,就听见刀霸大喊声:“景风,快醒醒,好像出事了,我们赶快出去看看。”

  景风假装摧了揉眼,出了房门,说道:“怎么了大哥,外面火光映天,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的,我们快去看看吧!我想可能来了来犯之敌了。“说着,景风和刀霸飞速的出了房门,向城台中奔去。

  冰火杀阵中的公乘,虽然仗着自己对阵法的理解,破除了一些火杀阵中所蕴含的小阵,但已经筋疲力尽,头发,胡子,眉毛已经被火海中的高温所融化,公乘现在★★的心都有了。

  就在公乘准备放弃时,一迈步,眼前景色突然改变,出现了一片冰雪的世界。“这这!”由于公乘在火阵中衣物全部烧毁,内力也消耗殆尽,来到极地世界,没有任何抵抗,瞬间就被极地中的寒气冻住,变成了一座人体冰雕。

  这时,天也渐渐亮了,站在高台上的景风看到冰火杀阵中结成冰雕的公乘,露出一丝微笑,放出一丝灵力,掌控了冰火杀阵,把冻在冰阵中的公乘送了出来。

  陈从南和陈向风等人看到大阵中走出一个冰人,感到十分震惊,纵身一跃,跳下了高台,来到了冻成冰雕的公乘身旁。

  陈从南运功把公乘身上的厚冰击碎,露出了一个赤身**,头发眉毛胡子全无的满身漆黑的中年男子,陈从南看了看男子的长相,感觉十分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一时沉思时,公乘也在昏述中醒了过来。

  当看到自己周围围了一群人时,想到自己的窘样,公乘连忙满脸通红的趴在地上,说道:“陈堡主,能否赐我一件衣服遮体,这样实在太★★了。”

  “衣服可以给你,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来闯我冰火幻阵!”陈从南问道。

  “还冰火幻阵,有这么★★的幻阵吗?那绝对是冰火杀阵!”公乘小声嘟囔着。

  “快说!你是干什么的!不说我杀了你!”陈笑白威胁道。

  如今公乘这个阵法大师也是真任人鱼肉了,无可奈何道:“我乃是阵法大师公乘,是受万★★教主邪天所托,前来破阵的,但没想到你们陈家堡所设大阵如此厉害,只破了五成,1⑹k小说wαр.⑴⑹k.cn整理就被你们的冰火杀阵冻成了冰雕。”

  “你是公乘,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听到公乘所说。陈从南一脸笑意的说道。

  “哼!”公乘冷哼了一声,没会说话。

  “向风,我记得我们陈家堡外面的大阵不是一个幻阵吗,只能困敌,不可伤敌,现如今怎么会有如此威力。”陈从南不解的问道。

  “爹!我也不知道,前几天我和大哥三弟回来得时候大阵还是老样子,怎么今天就变成如此威力了。”陈向风也不解的说道。

  “大阵威力增加了固然是好事,可保我陈家堡的安全,但是我们能否像以前那样随意进出呢?”陈从南苦恼的说道。

  景风这时也不敢说什么,如果一说话,阅人无数的陈从南就会在景风的话语中听出什么。

  而大阵外苦等公乘破阵而出的邪飞众人等到天亮之后,由于冰火杀阵的影响,只看见一座天蓝色城堡坐立于日月湖中,而公乘却不知去向,一咬牙,离开了日月湖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