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十三章坦白


  “靖昌,你先把这个公乘关起来,严加审问,看还能在他口中问出什么话来吗?”陈从南命令道。

  “是堡主!”靖昌抓起不断拿手遮拦★★,满脸黑里通红的公乘,向陈家堡内走去,在路上正好碰见刚刚睡醒的,听到消息赶来的陈冰彤。

  “呀!靖昌叔叔,这是谁,怎么这个样子。”陈冰杉看到赤身**的公乘,连忙扭过头去,满脸通红的大呼道。

  “大小姐,这是我们刚刚抓到的一个奸细,堡主让我把他关起来。”靖昌说道。

  “那我爹他们呢?”陈冰彤问道。

  “堡主他们在冰火幻阵那呢?”靖昌,刚说完,陈冰彤头也没回的飞奔了过去。

  陈家堡外。

  “爹!”陈冰彤跑到陈从南身边叫道。

  “你怎么跑这来了?你先站一边,我还有事给你哥哥个你几位叔叔商量。”陈从南说道。

  冰彤刚想撒娇,被一旁的景风拉了一下,小声说道:“冰彤,我有好东西给你,你跟我来。”

  听到好东西,陈冰彤眼中一亮,不再纠缠陈从南,乖乖的跟着景风来到了陈家堡的堡下。

  “对了,景风,你答应给我做的烤鱼呢?”想到好东西,陈冰彤想起当初景风答应给他做烤鱼的事,问道。

  景风顿时感到一阵头大,含糊的说道:“这东西比烤鱼好!你一定喜欢!”说完,在怀中把包裹好的烈霜长鞭拿了出来。

  看到烈霜长鞭,陈冰彤眼中一亮,兴奋的接过烈霜赞叹道:“好漂亮,景风,你真的给我吗?”

  虽然这么说,陈冰彤却死死抓着烈霜,生怕景风反悔。看到景风点头,冰彤一脸兴奋的说道:“谢谢你景风,这长鞭有名字吗?你是在哪买的。”

  “这长鞭是我专门打造送给你的,名叫烈霜,你喜欢就好!”景风一脸笑意的说道。

  “来,你试试这长鞭的威力。”景风指着陈家堡下的一根六米高的大树说道。

  “嗯几”陈冰彤点了点头,手握烈霜长鞭一使力,烈霜长鞭化作一道红白相交的鞭影,把高达六米的大树从中间劈开,巨大的声响把议事的众人吓了一跳,众人震惊的看着劈开的大树。

  “这是怎么回事?”陈从南震惊的问道,众人也震惊的摇了摇头,陈向风说道:“好像妹妹在那边。”

  “走我们去看看!”陈从南害怕陈冰彤出现意外,带着众人飞速的奔了过去。

  陈冰彤看到自己没用多大力气就把这么一棵大树劈开,越加喜欢烈霜了,满脸笑意,爱不释手的抚摩着烈霜。

  “冰彤,刚才怎么了,这棵大树谁劈开的?”陈从南大声询问道。

  “是我!”冰彤兴奋的说道。

  陈从南刚想刮斥陈冰彤不懂事,在这非常时期弄出如此大动静,但看到陈冰彤手中的烈霜长鞭,心中一惊,不由的赞叹道:“好鞭,冰彤,你这根长鞭哪来的?”

  “爹!是景风送给我的!”陈冰彤兴奋的说道。

  “冰彤,能把这根鞭子给爹看看行吗?”陈从南问道。

  “给你爹!”陈冰彤把烈霜长鞭递了过去。

  陈从南感受到烈霜长鞭散发出来的力量,不由自主的赞叹道:“好鞭,真是好鞭,景风,你在哪寻的得此鞭啊!我怎么没看见你拿出来过。”

  “嗯~”听到陈从南所问,景风犹豫了。

  看到景风犹豫的表情,陈从南看了一眼冰火杀阵说道:“景风,我们能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吗?我有一些话要问你!”

  “嗯~~好吧!”景风无奈的点头回应道。

  “你们先回去吧,就按我刚才给你们布置的那样去做。向风,你回去把你哥哥放出来吧,如今我们陈氏家族正是用人之际,就让他戴罪立功吧!”陈从南命令道。

  “大哥,你也回去吧,我去去就来!”景风冲着刀霸说道。

  “嗯!”刀霸看了陈从南一眼,点了点头,随着众人回去了。

  “我们走吧,景风!我们去陈家堡东边走走!”陈从南和景风沿着日月湖畔并肩走着。

  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看到四周已经没有人了,陈从南严肃的问道:“景风,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如今这个冰火大阵是你弄得吗?”

  听到陈从南所说,景风知道因为烈霜长鞭的事让陈从南看出了端疑,佩服的说道:“陈堡主,你为什么感觉是我改变的大阵而不是别人?”

  “哈哈!景风。老大我一生阅人无数,你是第一个让我看不透的人。而且刚才我们大家看到冰火幻阵威力暴增后,除了你,每个人都表现出了震惊,我当时就在想,这不应该是你这种年纪所应该表现出来的镇定。”

  “刚才又看到你送给冰彤的长鞭,感受到长鞭所蕴含的力量,我就更加肯定大阵威力暴增和你有关。景风,你很神秘,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来我们陈家堡有什么目的。”陈从南不客气的问道。

  “陈堡主,我实在很佩服你的敏锐洞察力和分析力,看来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向你学习。没错,你们陈家堡外面的冰火幻阵威力暴增是我重新布置的,我在你们冰火幻阵中加了一个阵心,使得冰火幻阵变成了冰火杀阵。但我没有恶意,只有好意,如果陈堡主不相信,我可以把你们冰火幻阵恢复如初。”景风佩服的说道。

  “景风,我相信你,如果我不信你,我不会单独和你交谈,我不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刀口浪尖上,只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你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我不以陈氏家族家主的身份,而是以向风的父亲身份,恳请你告诉我!”陈从南诚恳的说道。

  景风深吸一口气道:“好吧陈堡主我可以告诉你!不过陈堡主,我说的这些你信吗?而且我今天所说的我不希望你告诉任何人!”

  “景风,你连老大的为人都不相信吗?你放心,今天我们之间的谈话,我不会告诉第三个人!”陈从南坚定的说道。

  “陈堡主,我不是你们人间武林之人,而是一名修真者。我曾经的师门发生了一场大变,我的恩师惨死,而我却被冤枉成杀师灭祖的叛徒,遭到全宗弟子追杀,我被我的始祖打成重伤,掉落悬崖,我师门的人都以为我死了,我鼓足最后一丝力量,流落到你们人间界。”

  “而我流落人间第一个落脚的地方乃是雷山城的龙虎镖局,所压得第一趟镖正巧就是天山剑派的镇派之宝寒光剑,在正邪高手争夺寒光剑过程中,我在虎跳山化身成虎跳老祖吓跑了慕容北、七煞教,生死判的魔道高手,把寒光剑还给了剑神扬羽,但我发现在在虎跳山山林深处还有一伙神秘之人没有现身,就在我拿剑神扬羽留下的天山剑派的掌门信符时,遇见了你的儿子陈向风,我是无意间把天山剑派的信符送给我二哥的,并不想因为天山剑派的掌门信符给陈氏家族引来这么一场灾难。”景风慢慢讲述着。

  陈从南被景风的一席话镇住了,久久没有缓过神来,景风看到陈从南的表情微微一笑,知道自己说的太匪夷所思了,如果自己没有遇见师傅凌苦真人,而在落霞村长大,自己听到这席话,一定会认为说话的这个人疯了。

  渐渐回过神来的陈从南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我很早的时候就听人说过,在我们武林大陆的最东边有一群仙人,可以腾云驾雾,开天辟地,景风你们门派就属于这群仙人吗?”

  听到陈从南所问,景风点了点头回应道。

  “没想到这会是真的。景风,不,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看到景风点头,一向沉稳的陈从南一时也慌了手脚。

  “陈堡主,你还是叫我景风吧,我和你的儿子结拜,是我心甘情愿的,我被你儿子的胸怀,为人所感动,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来到你们陈家堡,为你们重新布置大阵,抵御外敌的真正原因,陈堡主你放心,等你们陈氏家族的危机过去了,我就该离开了,我还有去调查恩师的死因!”景风说道。

  陈从南思索了一会景风所说问道:“景风,你刚才说的虎跳让,山林深处那伙未现身的神秘之人就是陷害我们陈氏家族的元凶吗?是你当初说的柳氏家族吗?”。

  “陈堡主,我在你身上真的可以学到不少东西,我也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好一个家族家主的。没错,我想应该就是柳氏家族,我能感应出他们身上散发的气息。”景风坚定的说道。

  “可是,可是柳氏家族为什么这样做呢,作为四大家族之人,虽然他的实力比我们陈氏家族要强,可是要强吞并我陈氏家族,并威震其他两大超级家族,这是不可能的。”陈从南不解的说道。

  “陈堡主,你现在还想赶景风走吗?”景风一脸笑意的问道。

  “景风,老大现在更不会赶你走了,也许只有你,才能帮我们陈氏家族摆脱危机!”说完,陈从南放肆的大笑起来。

  “陈堡主,本来我想把这大阵的控制方法交给我二哥,但我现在认为陈堡主更适合来掌控这个大阵。陈堡主,你要相信景风,你就闭上眼,站着别动,景风我把掌控大阵的方法融到你的脑中。”景风含笑说道。

  “好!就让老大也感受一下传说中仙人的手法!”陈从南豪气的说道。说完,坚定的闭上了眼睛。

  景风站在陈从南面前,连打两个手印,手中形成了一团灵雾,心意一动,灵雾从景风手中飞向了陈从南的头顶,慢慢的融了进去。

  陈从南只感觉脑中一闪,无数字符融进了脑中,一会功夫,冰火杀阵的控制方法出现在脑中。

  “好了陈堡主,你可以睁开眼了!”

  “陈堡主,感觉如何?”景风微笑的问道。

  “哈哈!仙人的手段果然不一般,老大我感到很荣幸啊!”陈从南大笑道。

  “景风,有你在此,老大我也放心了。走!景风,你带我去试试控制这个大阵吧。”由于陈从南第一次掌控如此大阵,虽然陈从南已经好几百岁了,但还是感到很新奇。

  说完,景风和陈从南并肩向冰火杀阵走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