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十七章离开


  景风在虚独境中出来时,四大家族的主要成员都聚集到雷心殿中,而其他族人都在陈家堡外聚集着,等待着惩处结果,看到景风凭空出现,众人不约而同的让看一条通道。

  景风含笑的看着大家,走进了陈家堡内,众人望着景风走远的身影,同时发出了崇拜的目光,小心议论着。

  当景风走进雷心殿时,正在审判柳氏家族的众人突然安静了下来,众人崇敬的看着走进大殿的景风,而龙山看到景风时害怕的退后了两步,是很后悔当初所作所为,不敢去看景风的眼睛,柳霜却怨恨的看了景风一眼,又低下了头。

  “景风,你的事处理完了,那个邪月呢?”陈从南亲切询问道“陈堡主你放心,邪月已经死了,不会再给人间武林带来灾难了。”景风说道。

  “景风,这次多亏了你!没有你,我们陈氏家族这次可能在劫难逃了。景风!请受老大一拜!”说着,陈从南深深给景风鞠了一躬。

  景风连忙扶起陈从南说道:“陈堡主,景风可受不起你的一拜,我和向风乃是兄弟,陈家有难,景风义不容辞帮助你们渡过难关听到景风的只字片语,陈从南和陈向风十分感动,陈向风走过来抓住景风的胳膊说道:“三弟,能和你结拜乃是我陈向风最大的福分。”

  刀霸看着陈向风激动的表情,豪气的说道:“二弟,你怎么了,看到三弟的本事招架不住了?我们兄弟之间还用讲这些吗,三弟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谨记在心就是了,虽然我们的本事可能帮不上三弟你什么忙,但三弟只要你一句话,大哥我上刀山下火海绝不含糊。”

  “大哥二哥,我们永远是好兄弟!”景风激动地说道。

  景风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道:“陈堡主,对于柳氏家族你想怎么惩处!”

  “景风,老大也为这事发愁呢?我们同为四大家族,每个家族都事关武林格局变化,不可随意打乱,我和南宫家主以及慕容家主商量了好久,也没想出一个妥善的解决的办法。”陈从南苦恼的说道。

  景风突然给陈从南传音道:“陈堡主,恶人景风来做,你什么都不要说,相信景风就行。”

  看到景风没有张嘴,但景风的声音却在自己脑海中响起,陈从南更加佩服景风的本事,听到景风所说,陈从南默认的点了点头。

  景风站在大殿主台之上,高声说道:“如今柳氏家族的阴谋已经被我揭穿,主谋邪月已经被我伏法,我想我有权来处理完这件事情,不知南宫家主,慕容家主可有什么意见!”

  南宫雨站出来尊敬的说道:“南宫雨完全同意景风你来处理这件事情,不论结局如何,南宫雨绝对同意。”

  “那慕容家主你呢?”景风微笑的询问道。

  看到景风微笑的表情,慕容北心中一颤,回避景风的目光道:“慕容北也同意景风你的意见,不敢反悔。”

  “那好,既然两大家族都同意我来处理这件事情,事情就好办了!我决定柳霜以及柳霜的两个儿子以及参加这次阴谋活动的所有成员全部废除功力,永世关在陈家堡内的大牢中,直至中老病死。至于柳氏家族的势力范围我决定作为这次陷害陈氏家族的补偿,全部归到陈氏家族的势力范围之内,大家同意吗!”景风严肃的说道听到景风所说,大殿之上所有人心中一震,慕容北愤怒的大吼道:“我不同意!”

  听到慕容北的话语,景风露出一丝微笑,看着慕容北说道:“慕容家主,你刚才不是说同意景风的意见,绝不反悔吗?怎么这会又反悔了,你可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听到景风的威胁,慕容北突然清醒过来,吓出一身冷汗,颤抖的说道:“慕容不敢,慕容不敢!慕容一时失态,恳请原谅!慕容完全司意你的决定。”

  这时南宫雨站了出来坚定的说道:“南宫这次听信他人★★,前来讨伐陈氏家族已经犯了大忌,作为补偿,南宫同意景风的意见,把柳氏家族的势力范围内划到陈氏家族范围之内。陈从南家主为人正直,爱恨分明,没有野心,我想在他的领导下,合并后的陈氏家族一定会为武林创造更多的福音的。”

  “那好,既然南宫家主和慕容家主都同意景风的决定,那就这么定了,柳氐家族的势力范围归属到陈氏家族的范围内。大哥,麻烦你去柳氏家族的势力范围之内坐镇,帮陈氏家族顺利的完成合并工作,我想有你坐镇,那些不服之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景风说道。

  听到景风所说,慕容北在心中嘀咭道:“看到你的★★实力,傻瓜才敢引起★★呢?”

  “如果我去他们柳氏家族范围之内,那我们三兄弟不是要分开了吗?”刀霸紧皱眉头道。

  “大哥,二哥,其实我早就想走了,景风身上有一身血海深仇,景风这次来到凡人界的目的就是去巫族找到杀害我师傅,陷害我的凶手。景风在这呆的太久了,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说到最后,景风也感到了一丝伤感。

  “景风,我不让你走!”人群中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冰彤突然跑了过来,紧紧抓住景风的胳膊央求道。

  “冰形,不要这样,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小心嫁不出去!”听到景风所说,陈冰彤哭声更大,一边哭一边说道:“景风,你还没给我做烤白吃呢?你不能走!”

  听到陈冰彤所说,景风一刮陈冰彤的小鼻子说道:“我都忘了,这样吧,作为补偿,我再多呆一个星期,给你做一个星期烤鱼吃,让你吃个够!”

  “嗯!”陈冰彤擦了擦眼中的泪水,点头道。

  这时陈从南站在主台上大声宣布道:“我宣布以后景风就是我陈氏家族的唯一长老,见到景风如见到我,景风所说之事我们陈氏家族的族人一定要完全听命。”说着,陈从南在怀中拿出一块金色象征着陈氏家族最高身份的令牌递给景风。

  景风接过金色令牌,知道陈从南想用自己镇住众人,但自己对陈氏家族也有了一定的感情,说道:“谢谢陈堡主,景风收下了,以后景风就是你们陈氏家族的一员了。”

  “好!今天是我们陈氏家族双喜临门,不但劫后重生更加壮大,而且景风又做了我们陈氏家族的长老。靖昌,你把柳氏家族之人全部带下去,废除武功,关进大牢,其他人随我一起去后殿,我要好好宴请大家。“陈从南一脸笑意的说道。

  听到陈从南所说,陈向雷慌忙跪了下去,大呼道:“爹!孩儿不是柳氏家族族人,孩儿也没参与陷害陈氏家族的阴谋,请爹原谅孩儿,孩儿以后一定听爹你的话,不敢再有任何异议。”

  听到陈向雷所说,众人都投向了鄙视的目光,柳霜鄙视看着陈向雷的说道:“我真是瞎了眼,当初怎么答应把女儿嫁给你,哼!虽然我们柳氏家族现在已经落魄,但还不屑和你这种人为伍,陈从南不要把这个贪生怕死,忘恩负义的小人和我们关在一起,他不配。不过,陈从南,你真是有一个给你长脸的儿子啊!”说完,柳霜放肆的大笑起来。

  看到陈向雷种种所为,陈从南的脸都气青了,愤怒的大吼道:“陈向雷,从今天开始,你被永远逐出陈氏家族,永生不得再次踏入陈氏家族的管辖范围之内,如果被我发现,我定取你性命。”

  “谢谢爹!谢谢爹!”看到陈从南只是逐他出陈氏家族,陈向雷连忙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头也不回的就想跑出雷心殿,突然,站在主殿之上的陈从南狠狠一咬牙,猛然出手,就在陈向雷跑出雷心殿的一剩那,陈从南一掌打在陈向雷后背,陈向雷顿时感到体内经脉全部破碎,喷出一口鲜血,昏死了过去。

  “我已废了这个逆子的武功。笑白,你找人把这个逆子扔到我们陈氏家族范围之外,让他自生自灭,再帖出告示,告诉所有族人陈向雷已经被我逐出陈氏家族,永世不得踏出我们陈氏家族。”说完,陈从南看了昏死过去的陈向雷一眼,一咬牙,回到了雷心殿中。

  陈从南站在主台上说道:“对于这种贪生怕死的小人,我陈从南决不姑息,好了,大家随我去后殿休息吧,一会晚宴就要开始了。

  南宫雨对陈从南大义灭亲很是钦佩,抱拳说道:“陈兄,南宫服了你了,我相信陈氏家族在你带领下,一定会再创一个辉煌盛世的。南宫还有事要回去处理,就不打扰陈兄了。”

  “景风,如果你有机会去我南宫家族,一定去老大那坐坐,这是我南宫世家的令牌,拿着这个令牌可以随意进出我们南宫家族。”说着,南宫雨把印有南宫二字的令牌递给了景风。

  景风看了看令牌说道:“谢谢南宫家主的好意,有机会景风一定当门造访。”

  “那老大随时恭候你的大驾!”说完,南宫雨冲着大家施了一礼,带着族人离开了陈家堡。

  看到南宫雨走了,慕容北也寒暄了几句,带着族人灰溜溜的离开了陈家堡。

  龙山看到走的人差不多了,对这景风一抱拳,施了一礼道:“景风,请原谅龙山早期对你的不敬!”

  “龙总镖头,景风从未把以前的事放在心上,龙总镖头你不要在意!”景风微笑的说道。

  “景风,不知你兄弟五爪呢?我想当面向他道歉!”龙山诚恳的说道。

  “龙总镖头,你真的不要在意,五爪现在正在一个地方修炼,等他修炼有成,我会和他在去看你们的。”景风微笑的说道。

  “那好,景风,陈家主,各位!龙山也先先告辞了!”看到景风已经原谅了他,龙山一脸轻松的说道。说完,龙山也离开了陈家堡。

  如今大殿之上除了陈氏家族的主要成员,就剩下景风,刀霸,以及剑神扬羽和扬羽两个高徒了。陈从南看着剑神扬羽说道:“扬羽掌门,不知你可有事,要是没事的话,留下一起杯酒言欢吧!”

  陈堡主,扬羽正想厚脸留下。只是我有一事要问景风,“当初的虎跳老祖是不是景风你装扮的。”

  景风含笑的点了点头,说道:“扬羽掌门,我们去后殿吧,一边喝酒一边聊,我也给大家露一手,烤几条鲜鱼吃,让大家尝尝我的手艺。”

  听到烤鱼,陈冰彤高兴的搂着景风的胳膊催促道:“景风,我要一条最大的!”

  说完,大殿之内紧张的气氛一扫而光,众人哄堂大笑。

  景风在陈冰彤和刀霸陈向风百般恳求下,多留了三天,在这十天中,景风天天给众人烤鱼吃,众人吃了景风抹上珍贵药草的烤鱼,内力疯狂的提升着,景风又指导了一下刀霸和陈向风修炼天阳法诀,如今的刀霸和陈向风可以说在人间界以无对手。十天过后,景风忍住伤悲,悄然离开了陈家堡。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