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一统修真界 第三章金蚕王


  飞速追赶景风的延维,庞大的身躯把一狠狠高不见顶的毒木撞断,但因为身体过于庞大,一时间被景风落下好远。

  延维怒吼一声,整个身子不断缩小,变成一个身穿绿袍,一个主头,两个旁头,双眼流血的冷漠男子,延维提高速度,全身笼罩着一层薄雾追赶着景风,延维变**形,不受毒木的阻碍,速度加快了不少,渐渐拉近了和景风之间的距离。

  景风感到危机,回头一看,看到延维变**形,心中一惊,知道自己可能短时间内摆脱不了延维的追击,心中一横,不断改变飞行方位,准备找准时机,利用灵隐飘可化幻影和隐藏气息的特性,把自己隐藏起来。

  一直五天,景风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但因为降龙木高级仙器的缘故,和景风生命原力的回复作用,景风渐渐拉远了和延维之间的距离。

  忽然,景风感觉到前方好像有一个洞穴,心中一喜,幻出一个分身进行逃窜,自己突然下坠,利用灵隐飘的隐藏气息特性,躲进了洞穴之中,藏了起来。

  延维一时大意,没有发现其中端疑,不停的追赶景风的幻影,感觉到延维渐渐远离了自己,景风松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自己所躲得洞穴,这一看不要紧,吓出了景风一身冷汗。

  这个洞穴四周的洞壁上布满了金色的丝线,景风拿手轻轻一摸金色丝线,立即被金色丝线粘住,而景风的双脚已经被金丝粘住,景风费力的挣脱掉,小心的向洞内走去,并放出灵识,想要探索一下这个神秘的洞穴。

  突然,景风脑中一闪,感觉到洞穴深处好像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灵识波动,而且这股灵识十分强大,瞬间就吞噬掉了景风放出的灵识。

  景风第一反应有危险,就想立即掉头逃出洞穴。忽然,洞穴的洞口被金色缠住,堵住了洞口,一个身穿金衣长袍,头裁一顶皇冠,面目冷峻的男子凭空出现在景风面前,这个男子放出强大的气势,牢牢锁定住景风,使得景风胸口感到很压抑。

  “哼!闯到我这里还想逃跑吗?”金衣男子冷漠的说道。

  “咦?你好像不是毒障林中之人,好像是外来的,你来毒障林干什么?”金衣男子感觉到景风身上的气息不是毒璋林中的气息,凶狠的问道。

  景风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来毒障林是为了寻找神秘的巫族来打听一件事,你又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哈哈!小子,我就是这个毒障林的霸主,而这里就是我修炼的洞府,你这个外来人竟敢未经我的允许私闯我的洞府,你受死吧!”金衣男子冷漠一笑,控制住洞中的金丝想要缠死景风。

  景风招出火灵,布满了全身,瞬间融化了缠住自己的金丝,全身化成一个火球,冲向了金丝缠住的洞口。

  “嗯~~”看到景风体内竟然可以招出地界真火,金衣男子也感到很惊讶,看到景风要跑,金衣男子化成一道金色电光,拦住了景风的去处。

  “轰!”景风化成的火球重重撞击到金衣男子的身上,金衣男子被景刚匕成的火球震退三步,冲破了洞口的金丝,而景风被金衣男子身上强大的力量,震到十米之外的洞壁上,喷出一口鲜血,受到了一点创伤。

  “好强!这人是谁,怎么会这么强,看来这个毒障林真的不好闯!也许自己真的不该没有任何准备就来闯毒障林。”景风被金衣男子的强大实力震撼住了。

  而苦苦追赶景风幻影的延维一拳击碎景风的幻影,发现自己被骗,怒气冲冲的折了回来,远远听到巨大的轰鸣声,也赶了过来。

  “不错不错,你竟然可以震退我,你死了也应该值得庆幸了。”金衣男子冷漠的说道。

  “去死吧!”金衣男子身上发出了无数根金丝,这无数根金丝好像一条条毒蛇,刷的一声飞向了景风。

  景风看到金丝缠来,心意一动,就想逃跑,就在景风即将进入虚独境的一剩那,景风身后的洞壁上的金丝突然钻出,牢牢粘住了景风,景风身体一窒,瞬间被金衣男子放出的金丝裹住,景风感觉金丝钻进自己体内,自己的灵力正在不断的流失着,景风知道金衣男子在吸取他的灵力。

  景风鼓足全身灵力,把体内的火灵布满了全身,想要融化金丝,但这一次火灵让景风失望了,虽然景风身上火光大作,就是融化不掉缠住自己的金丝。

  随着灵力的不断流失,景风渐渐感到神志模糊,力不从心,景风已经任命的放弃了抵抗。

  “爹娘,师傅,小黑,我来找你们了,你们等着我……川想着想着,景风意识渐渐模糊。

  就在这时,在虚独境中蜕变成高级仙兽的龙龟感应到景风如今的处境,就在景风即将失去意识的一刹那,呼唤醒了景风,景风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心意一动,招出了龙龟。

  “吼吼!”小山大小的龙龟出现在地底洞穴中,庞大的身躯一下子把洞穴撑破。龙龟看到被金丝包裹住景风的危险处境,张开大口,劈出一道闪电,劈断了金衣男子所放出的金丝。

  金衣男子看到凭空出现一只庞然大物救下了自己即将到口的猎物,十分愤怒,大吼道:“你是谁,竟敢破坏我的好事,我要杀了你。”

  龙龟并没有理会金衣男子的威胁,变**形,来到景风的身边,单手贴住景风的胸口,缓缓向昏迷中的景风渡着灵力。

  景风体内的木灵受到龙龟灵力的刺激,活跃了起来,疯狂的回复着景风的伤势以及灵力,景风渐渐在昏迷中醒来。

  景风看到龙龟,知道自己最后一刻被龙龟所救。感激的说道:谢谢你龙龟,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这样死了。”

  “主人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主人你好好休息,让龙龟为你报仇。”龙龟说道。

  “哼!就凭你!:金衣男子听见龙龟所说言语,放出强大的气势,想要压垮龙龟。但如今龙龟已经今非昔比,蚝变成上级仙兽,站起身来,放出强大的气势,对抗着金衣男子的强大气势。

  由于二者实力相当,放出的气势使得中间的空间都一阵阵扭曲了,二者都被对方强大的实力感到心惊。

  就在这时,听到轰鸣声,匆匆赶来的延维看到金衣男子心中一慌,恭敬的来到了金衣男子的身旁,尊敬的说道:“蚕王,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金衣男子听到延维所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还用你来助我,给我滚到一边,如果再来打扰我,我先抽干了你。”

  听到金衣男子所说,延维吓得不敢说话,灰溜溜的逃到了一边,死死的盯着伤害自己双眼的景风不敢出手。

  恢复如初的景风看到延维如此害怕金衣男子,更加相信了这个金衣男子就是这个毒障林的霸主,也为龙龟捏了一把汗。

  看到龙龟的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金衣男子大吼一声,化出真身,一条长达百米,头戴金冠,背长四翅,尾成蝎尾的金蚕出现在景风眼前,看到金蚕,景风心中一惊,隐约感觉到这只金蚕很可能就是传说中金蚕王。

  龙龟感觉到金衣男子所化金蚕散发出来的强大的实力,怒吼一声变成真身龙龟,和金蚕遥相对立着。

  景风感觉到二者的厉害,招出水土双盾,苦苦抵抗二者释放的灵力,延维吓得也退后了千米,震惊的看着这两只怪物。

  金蚕首先发起攻击,全身一抖,无数条金丝缠向了龙龟,龙龟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口火焰,迎了行去,瞬间融化了金蚕放出的金丝。

  看到金丝威胁不到龙龟,金蚕头顶的金冠发出了一道道金色光圈,受到光圈的影响,龙龟感到全身一阵麻木,动作迟缓了起来,感觉到龙龟有些麻木,金蚕猛然一甩它的蝎尾,蛰向了龙龟。感觉到危险,龙龟的龟壳形成了一层保护膜,抵挡住了金蚕的蝎尾,但由于金蚕蝎尾力量过于强悍,还是在龙龟龟壳上留下了一道深痕。

  龙龟一吃疼,蛇尾猛地劈出一道电光,狠狠的劈到金蚕的外壳上,使得金蚕外壳内流出了一股股金色血液。

  这一击双方都没占到一丝便宜,龙龟怒吼一声再次向金蚕厮杀了过来,一时间两只奇兽凶猛的厮杀着,由于双方力量太过强悍,使得方圆百里之内的毒障林一片狼藉,景风和延维也躲在了三百里之外的地方,遥视二者。

  两只奇兽厮杀了一天一夜,由于龙龟乃是上级仙兽,又是防御力超强的上级仙兽,而金蚕只是一只中级冥兽,虽然实力超群,但面对防御力★★的龙龟一时间没有任何办法,渐渐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看到蚕王落于下势,延维感到一丝不妙,阴狠的看了一眼远方的景风,逃回了老巢,而景风却被金蚕强大的实力所吸引,时刻等待金蚕灵力不足的一剂那,只要金蚕灵力不足被自己关进虚独境中,那金蚕只有认自己宰割。

  两只奇兽又苦战了一天一夜,这时龙龟的龟壳上布满了深深地印痕,并粘着一丝丝残留的金丝,微微渗出鲜血。而金蚕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气势,头上的金冠也渐渐变成了淡黄色,全身不断流倘着金色血液,两对翅膀也伤痕累累,震动的次数越来越慢。

  就在金蚕有些力不从心时,龙龟狂吼一声,全身全部龟缩至龟壳之中,化成一个光球,重重的撞到金蚕身上,金蚕痛苦的哀号一声,狠狠的摔到地上,把地面砸了一个大坑,景风感到这是金蚕气息非常微弱,化成一条光影瞬间来到了金蚕所砸的地坑中,拿出虚独境,心意一动,把虚弱的金蚕收到了虚独境中。

  看到金蚕已经被收,景风和化**形的龙龟长长松了一口气,景风感激的对龙龟说道:“龙龟,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今天就命丧于此了,没事吧!”

  “主人,不用客气,你对龙龟所做的,龙龟早已铭记在心,不过这只金蚕实力超群,如果能为主人所用,我想对主人以后帮助会很大,主人,我想去虚独境中疗伤,我感到这次受伤真的很重。”龙龟虚弱的说道。

  景风点了点头,心意一动,把龙龟招回了虚独境中,自己也来到了虚独境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