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一统修真界 第七章天沌之境


  印心殿内,感觉到景风身上的气息,印心石又发出了璀璨的紫光,看到紫光耀出,巫王更加坚信景风乃是解救冥界之人。

  巫王乌为吉站在印心石上,口中不断的念着密咒,突然,印心石下裂开了一道地口,巫王说道:“景风,这就是通往我们封印冥宝的入口,你进去吧。你放心既然我已经发了誓,就不会违背我自己的誓言,无论如何都会帮你报得师比”

  景风深吸了一口气,坚定的走进了地面裂开的通道,就在景风进入通道的一剂那,入口突然关闭,整个通道内突然黑了下来,景风放出灵识,小心的往里前进着。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景风隐约看到通道中出现一丝红光,通道内的温度也渐渐热了起来,景风顺着红光,走到了一个充满高温的石室内。

  整个石室除了中间了一个石台,什么也没有。石室被石台中放着的紫盒映出的火光耀红,景风感到石室中的温度奇高,在紫盒中不断传出一阵阵热浪。

  看到石室内别无他物,只有一盒散发着火光的紫盒,景风走到了石台旁,运用水灵盾罩住了自己,打开紫盒,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珠出现在眼前。感受到火珠散发出来的灵力,如今大成后期的景风都渐渐感到有此吃力。

  “这应该就是冥界的传承异宝吧,这火珠灵力如此充足,不知道威力如何,我先滴血认主,试试它的威力。”景风暗自道。

  景风尝试着滴了一滴自己的精血,但还没等精血落到火珠上,精血就被火珠散发的热浪瞬间融化。看到自己的精血瞬间被融化,景风发起愁来,如果不能使火珠滴血认主,自己根本不可能炼化此巫宝,但要怎么才能使火珠滴血人住呢,景风看着火珠冥思了起来。

  景风尝试着接近火珠,包裹灵力等方法,都没有成功,一接触火珠周围的火气,精血就瞬间被融化,看到自己的精血根本接触不到火珠,景风紧皱的眉头,再次发愁起来。

  “对了,五行当中水克火,我用水灵盾包裹住水灵,再在水灵中注入我自己的精血,应该可以把精血滴到火珠上口”景风暗自想魁景风尝试着用水灵盾包裹着滴入精血的水灵,慢慢的接近火珠,受到火珠高温的影响,水灵盾不断的收缩、缩小,“啪”的一声滴水的声音,水灵盾在接近火珠的时候瞬间被火珠融化掉了,但融合着景风精血的水灵却顺利的滴在了火珠上,被火珠顺利的吸收掉。

  吸收掉景风精血的火珠发出了更加耀眼的红光,景风心意一动,火珠被景风融进体内,但景风突然感到自己体内迸射出一股强烈的火气,连自己的经脉都感到了一阵阵灼烧的疼痛感,景风运气体内的火灵,疯狂的吸收自己体内的火属性灵气,但景风感觉到火珠的灵性太强,自己一时根本控制不了。

  火属性灵气越来越强烈,景风整个身子都燃烧了起来,身上的衣物瞬间被融化掉了,灼热的灵火使得景风坚韧的经脉烧裂了一道道细口,疼得景风全身不断抽搐了起来。要是一般人,体内的元婴经脉早就被强大的灵火所融化,但景风体内的经脉乃是七色魄灵气所化,而七色魄又是天地之初的奇宝,被灵火灼烧,没有起一丝变化,反而不断吸收着火珠散发的火属性灵气。

  由于感应到景风出现的危机,景风体内的木灵不断的涌现出来,疯狂的修复着景风崩裂的经脉,也使得景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景风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控制着体内的火珠融进了七色魄中。

  感觉到火珠已经进入到七色魄中,景风心意一动,七色魄发出了一阵青光,包裹著火珠,景风把体内的灵力提升至顶峰,压制着火珠散发的火属性力量,不断向火珠融进着自己的灵力,炼化起火珠来。

  这时景风身上五种属性的灵光交相挥映,景风渐渐进入无我的境界中,这时景风的灵魂之力也攀升至顶峰,控制着七色魄的神秘力量,渐渐压制住火珠散发的火属性灵力。

  由于火珠乃是天地异宝,景风炼化起来十分吃力。十年的时间飞速流过,景风感到自己只炼化了火珠的十分之一,就停止不前了,再怎么努力,也没有进展,景风知道因为自己灵魂境界太低,控制不了体内的灵力融进火珠之中,放弃了炼化,准备等自己灵魂境界提升至一个新的层次,在进行炼化。

  但炼化了十分之一火珠的景风对这颗火珠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这颗火珠叫天炎珠,乃是天地之初所孕生的异宝,可以大幅提升自身火焰的等级,和攻击力,并且可以吸收攻击自己的火属性灵力,但景风没有完全炼化这个天炎珠,所以感应不到天炎珠的等级和其他强大的功效。

  景风心意一动,手心钻出了一股金色的火焰,看到自己的火灵提升了一个层次,景风心中一喜,越加喜欢起这个天炎珠。

  “不知道提升至金色火焰,我的攻击力增强了多少,应该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吧。”景风暗道。

  不过想到巫王所说,炼化了天炎珠之人就是他们冥界的圣使,可以解救他们冥界脱离困境,可是自己为什么对此事没有一丝感觉,和预知性,景风使劲摇了摇头,暗自道:“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寻杀害师傅的线索,为师父报仇。”

  说完,景风招出体内的金色火灵,照亮漆黑的通道,缓缓的走了上去。感应到景风的气息,印心石发出了紫光,把地底通道从新打开,让景风走了上来。

  景风看着发着紫光的印心石,暗自道:“为什么我能让这块印心石发出紫光,难道我的命运真的会和冥族连在一起。”想着想着,忽然,景风感觉印心石中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景风单手触摸了一下印心石。突然,景风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印心石吸到了其中。

  “怎么回事,我怎么进入到印心石中,这~这!”景风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无边无际的星海,整个星海中全都是迷蒙的好似雾气的气休,而自己孤立的站在这片星海之中。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在景风耳中响起:“你终于来了孩子,我等你好久了。”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等我?”景风疑惑的大声问道。

  “我叫战天,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很久很久,你听到的只是我留在印心石中的声音,我等你就是为了给你一件东西,一件对你帮助很大的东西。你拿着这件东西去天之界的冥界玄冥海,去取我留在那的战刀吧。”说完,一把刀柄凭空出现在景风手中,景风感觉这把刀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重量有此重。

  “你为什么给我这个刀柄,我为什么要去取你的战刀?它会对我有什么帮助。”景风不解的问道。

  “想知道原因就去玄冥海吧,不过你可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那样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先给你此好处吧……说完,景风眼前一闪,整个空间的飘渺之气都疯狂的涌入到景风体内,景风不由自主的盘膝坐好,脑中的灵魂境界飞速的提升着,景风感觉七色魄吸收了这飘渺的雾气,发出的青光渐渐收缩,一丝丝淡黄的灵丝显现出来。

  景风静静的在这虚无缥缈的空间中修炼着,又过了五十年,景风体内的七色魄已经变成了金黄色,发出了耀眼的金光,而景风体内的火灵也由原来的青色变成了金黄色。

  “哺”的一声,景风在这虚无缥缈的空间中醒来,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提升到了天沌初期,本身的实力更是达到了四级天仙的实力,体内的青火灵也变成了仙火灵。

  景风站了起来,感激的对着虚无缥缈的空间说道:“谢谢你战天,为了感谢你,我一定去你说的玄冥海一趟。”

  但景风等了一会,战天并没有回话,好像凭空消失了,景风心中一急大呼道:“战天!我如今该怎样出去呢?我不可能永远呆在这啊!呆在这我怎么去玄冥海。”

  突然,景风身体一窒,眼前一花,离开了虚无缥缈的空间,出现在印心殿外。

  “终于回来了,又能看见阳光了。”景风在印心殿外抬着头感慨起来。这时印心殿外的巫武士看到景风凭空出现,飞速的向巫神殿跑去,给巫王报信。

  一会工大,巫王乌为吉,大长老,大祭司,几名大巫全都赶了过来,欣喜若狂的看着景风。巫王激动的说道:“景风,你成功了!哈哈!我们冥界有救了!”

  看到已经几百万高龄的巫王像个小孩子一样,放声大笑,景风也露出一丝笑容,对巫王说道:“景风不负所托,炼化了天炎珠。巫王你也应该答应景风当初的请求,告诉有关金蚕盅的事情吧。”

  听到景风所说,巫王连忙说道:“景风,我真是太高兴了,把这事忘了,走!我们去巫神殿,我详细给你讲讲金蚕蛊之事。”

  巫神殿内。如今巫神殿内一片喜气洋洋,每个人看到景风的眼神都变了,都变成了一种崇敬,一种寄托。

  巫王坐在大殿上说道:“景风!如今我们大家都不是外人,我就把一万年前,发生在我们巫族的一件事告诉你。”

  “不错,我们巫族确实丢过五只金蚕蛊的幼虫。你也知道我们毒障林每过一千年,毒气就会消散一段时间。而就在一万年前,在毒障林毒气消散的那一段时间,一伙人闯了进来。他们自称黑龙岛的门人,带来了无数珍奇异宝,取得了我们巫族不少人的信任。就在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他们在我们族内两名叛徒帮助下,偷偷盗走了我们巫族的巫宝五只金蚕盅的幼虫,并想悄悄逃离我们巫族,被大祭司及时发现,杀了两名叛徒,并想追回被盗的金蚕蛊。”

  “在追到毒障林边缘时,我们杀了不少黑龙岛的门人,但这时,毒障林中的毒气渐渐聚集,而我们追的匆忙,也没带什么驱毒的灵宝,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此黑龙岛的门人逃出,而返了回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巫族的武士、法师一看到你,不分青红皂白,不听你解释就要击杀死你。”巫王回忆道。

  听到偷得金蚕蛊之人竟然是黑龙岛的高手,景风想起了天道宗之变发生的一幕幕,渐渐感到清晰了起来。“黑龙岛突然来攻,护山大阵被平白无故的打开,师傅凌苦真人突然死亡,自己背上弑师灭祖的罪名。着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栽赃陷害。而这个栽赃陷害之人应该就是黑龙岛派来的奸细,可是会是谁呢?”景风想着想着陷入了深思之中。

  看到景风陷入沉思,众人都没有打扰景风,陪着景风静静的坐在大殿之中。天道宗所有弟子都在景风脑中闪过,但都被景风一一否决了。景风实在不相信自己的同门会做这种事,但又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以护山大阵的威力,也只有天道宗的弟子有能力破开大阵景风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离开巫族先去黑龙岛一趟,找出真凶,为师父报仇。但想到黑龙岛,景风又想到了自己的大哥海天,不知道海天如今还好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