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第三十六章金翅大鹏


  “景风~”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看到景风被黑海所吞噬,全身的潜能被瞬间激发出来,手中的下品神器也突然神光大作,两道惊天剑芒斧芒劈天而起,狠狠地劈向了黑衣四级魔帝。

  “轰”的一声,四级魔帝猝不及防,身上的极品魔甲瞬间裂开,四级魔帝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身子不断的爆裂,劈出百米之远,眼看就眼坠落到黑海之中。这时,另一名黑衣男子突然出现,接住四级魔帝,化作一道黑影向黑洞海入口逃去。

  由于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都在炼化神器,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也不敢盲目去追黑衣男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二人逃跑而无能为力。

  此时听见巨响的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双双在炼化下品神器中醒来,看到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一脸悲愤的样子,焦虑的问道:“及知、破法出什么事了?刚才的巨响是怎么回事?”

  及知仙帝把刚才的一幕讲给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听,听到景风被黑衣男子打落到黑海中,被黑海所吞噬,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怒火冲天,避持仙帝大吼道:“这两人到底是谁,我一要杀死他为景风报仇。”

  而一旁的酒知仙帝看了平静的黑海一眼,若有所思的自语道:“我想景风不一定命丧于此。”

  这时破法仙帝大吼道:“既然你们都已醒来,我们四人也都得到了神器,我们就不要继续探索黑洞海了,赶快去追赶那两个魔界高手吧,他们其中有一人受到重伤,也许我们能追上他们。”

  “嗯~如果让他们跑了,天之界这么大,要想再找到他们就难了,我们快追吧。”酒知仙帝附和道。

  “嗯,我们追!”说完,酒知仙帝四人化作四道灵光,飞速的向黑洞海入口飞去。

  而此时掉入黑海中的景风并未被黑海中存在的神秘力量所吞噬,体内的混沌决自动的运转起来,催动着七色魄发出一股柔和的白光,牢牢包裹住昏迷的景风,缓缓的在黑海中漂浮。

  一年后,昏迷中的景风再次浮出海面,被黑海的力量冲到了一座孤岛之上。脱离了黑海蕴含强大力量的冲击,景风渐渐在昏迷中醒来。

  醒来后的景风招了揉眼睛,看着这怪石耸立,奇木丛生的孤岛,喃喃自语道:“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这个孤岛给我的感觉好熟悉,好像我原来来过这里。”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又在呼唤我了,而且就在这孤岛之上。”景风猛地在地上爬起来,自语道。

  景风不敢大意,祭出淡黑色水灵盾并穿上下品战衣逆天烈焰甲保护住自己,顺着呼唤自己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向孤岛中飞去。

  刚踏进奇木林,景风心中顿时产生了一丝不安,景风隐约感到丛林中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在注视着自己,连忙招出降龙木握在手中,并放出灵魂之力注意奇木林中的动静。

  刚走了一个多时辰,浓密的树荫中传出了一阵阵“沙沙”的声响,“嗖”的一声,一只背生双翼,蛇头虎身的怪兽咆哮的扑向了景风。

  此事景风早有防范,脚踏灵隐飘化作一道虚影避开了蛇头怪兽的一扑,在空中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奋力劈出一道自己最强攻击‘五重神火”五道黑火汇集成一条霸气十足的黑色火龙,长着血盆大口,带着无尽的气势,眨眼间冲向了蛇头怪兽。

  就在近蛇头怪兽的一刹那,黑色火龙瞬间振幅了五倍力量,重重的轰击到了蛇头怪兽的身上,并瞬间把蛇头怪兽缠在其中,蛇头怪兽的全身顿时燃烧了起来。

  可是令景风震撼的一幕出现了,蛇头怪兽怒吼一声,獠牙大口猛地一吸,把身体周围的五重神火吸到了肚中,并呼啸着再次扑向景风。

  “不好!”景凡心中一惊,脚踏灵隐飘就要闪躲,蛇头怪兽猛地喷出一口毒液,“刷”的一声射到了景风的身上。

  景风休外的水灵盾顿时发出一阵阵“滋恢”声,不断的被毒液腐蚀。景风感到身体一沉,不敢恋战,运用天沌之力不断的抵抗毒液的腐蚀,想要躲进虚独境中逃离此地。

  可是景风突然发现,自己和虚独境之间的联系突然中断,虚独境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缚束住了,切断了自己和虚独境之间的联系。

  眼看蛇头怪兽扑来,景风没有办法,一咬牙把灵隐飘提升速度优势提升至顶峰,化作一道灵烟,疯狂的向奇木林内逃去。

  看到景风逃跑,蛇头怪兽咆哮一声,挥舞着双翼奋力的追赶着景风。

  一人一兽飞速的在奇木林中穿梭,由于灵隐飘也升级到下品神器的等级,使得景风自身的速度大大提升,渐渐拉远了和蛇头怪兽之间的距离。

  就在景风疯狂逃窜摆脱蛇头怪兽之际,景风身前不远出现了一张坚韧的黑色株网,一只百足青花的巨型蜘株在高不见顶的奇木中突然跃了下来,想要拦住逃跑的景风。

  此时景风知道自己不能犹豫,如果停下身形,就会被这只百足蜘珠困住,到时自己就危险了,一咬牙,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景风化成一团烈焰冲天的黑色火球,向百足蜘株所布的珠网上撞去。

  “滋滋滋”珠丝被景风所化的黑色火球瞬间融化,但是景风的身形还是被珠丝阻碍了瞬息,百足蜘珠的青花色百足突然伸长,穿透了景风休外的淡黑色水灵盾,刺到了逆天烈焰甲上,顿时逆天烈焰甲红光大作。

  “噗噗”景风连喷两口鲜血。虽然有下品神器护身,但景风还是受伤不轻,但景风知道现在不能停留,提起天沌之力,脚踏灵隐飘继续逃窜。

  “嘶嘶”百足蜘珠看到景风没有停留,百足齐动,飞快的穿梭在奇木林中追赶着景风。

  景风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虽然体内的金色木灵正疯狂的恢复着景风的伤势,但景风的速度还是受到了影响,渐渐被身后的百足蜘珠拉近了距离。

  “嘶嘶”一狠狠黑色珠丝在百足蜘株身体中钻出,犹如一条条黑蛇,缠向了飞速逃窜的景风,眼看就要缠住景风。

  “呼”的一声,一个血红色身影出现在景风身后,带动着一片犹如血气的烈焰,迎向了百足蜘珠射出的黑色珠丝。

  关键时候,景风不得已把逆天烈焰甲中正在疗伤的烈瑰招了出来,抵抗飞来的珠丝。

  但是百足蜘珠发出的黑色株丝太过坚韧,重伤未愈的烈瑰发出的烈焰只是阻碍了一下株丝的速度,并未融化掉珠丝,反而被黑色的珠丝所包裹,就在百足蜘株张开血盆大口想咬一口吞噬掉烈瑰时,景风心意一动,把烈瑰收回到逆天烈焰甲中继续逃窜。

  景风现在越来越心惊,这奇木林中的异兽一个比一个强大,就连烈瑰在这百足蜘珠面前都没有反抗的能力,而此时虚独境又和自己失去了联系,自己该怎样离开这里。就在景风苦恼之际,景风心中一突,景风感知到呼唤自己的声音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处,鼓足仅剩的天沌之力,飞速的奔去。

  “这是什么,黑色宫殿?”景风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现的巨大宏伟的黑色宫殿吃了一惊,而身后追赶景风的百足蜘珠看到黑色宫殿浑身一震,掉头就向奇木林深处逃窜,显然很忌惮这黑色宫殿。

  就在景风吃惊之际,黑色宫殿传来一股巨大的空间压力,使得站立的景风全身一颤,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双手撑地各力的抵抗着空间压力。

  此时景风受伤的身体再次受到重创,不断的喷出鲜血,脸色也苍白了起来。景风体内的七色魄感受到景风危险的处境,自动发出一股柔和的白光包裹住景风的身体,体内的混沌决也运转起来,为景风恢复着伤势。

  “咦~”黑色宫殿之中传出一声惊叹声,一只翅展超过十米的金色大鹏飞出了黑色宫殿,飞到了景风的上空,惊奇的看着被白光包裹着的景风。

  “小子,你是~”感受到景风身上散发出的熟悉气息,金翅大鹏收回了释放出的强大空间压力,询问道。

  感觉到周围压力消失,而自己体内的伤势也因混沌决自动运转恢复如初,景风看着天空中挥舞着金色巨翅的金翅大鹏,震撼的问道:“我叫景风,你是什么异兽?你是这个黑色宫殿的主人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景风~没听过。”金翅大鹏回忆了一下说道。

  “小子,我问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金翅大鹏凶狠的说道。

  “我是被一个声音呼唤来的。”景风说道。

  “呼唤来的?”金翅大鹏震惊的说道,想到这里,金翅大鹏变成一个眼睛深邃,鹰钩鼻子,面色凶狠,身材清瘦的金衣男子来到了景风身边。

  “你是说有人呼唤你,是什么人,小子,你可不要骗我,否则我顶让你永世不得超生。”金翅大鹏威胁道。

  “不是人,好像是一个地方,一直在我内心中呼唤我,我感觉就在这黑色宫殿里面。”景风坚信的说道。

  “小子,不要在这信口雌黄了,我在这黑色神殿中呆了几亿年了,除了见过一个生人,你是第二个,这黑色神殿会呼唤你,小子你胆敢骗我受死吧。”金翅大鹏眼中寒光一闪,手掌突然变成了鹰爪,划破一阵空间,抓向了景风的胸口。

  由于金翅大鹏速度太快,景风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金色鹰爪抓向自己胸口,景风已能想到自己将要发生的惨像。

  可就在金翅大鹏的金色鹰爪刺进景风胸口的一剂那,景风体内的七色魄突然出发七色神光,把金翅大鹏的金色鹰爪的攻势化解了,并把金翅大鹏弹了回去。

  看到景风体内发出的七色神光,金翅大鹏全身一震,连忙施礼道:“对不起主人,刚才金翅多有得罪,请主人责罚。”

  看到金翅大鹏突然转变,景风吓了一跳,疑惑的问道:“你说什么,我怎么成了你的主人了。”

  “金翅不会认错人的,如果金翅所判不错的话,主人修炼的法诀是混沌决。”金翅大鹏说道。

  听到金翅大鹏所说,景风更加震惊了,连忙询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修炼的法诀是混沌决,你到底是什么人。”

  “主人,你随我进去就知道了。”金翅大鹏指着黑色神殿说道。

  看到金翅大鹏的表情不像作假,景风心中一横,决定跟随金翅大鹏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在自己内心深处呼唤,金翅大鹏又为什么突然改★★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