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第三十八章初试困阵


  感受到景风的气息再次出现在黑色神殿中,金翅大鹏知道景风已经修炼醒来,一个瞬移来到了景风的身旁,关心的问道:“主人,你修炼醒来了,感觉怎么样,对这一切了解了吗。”

  “嗯~我已经领悟了混沌决,这里的一切我也都了解了,不过我想现在就离开黑洞海,你能带我出去吗?”景风急切的说道。

  “好,金翅这就带主人出去。”说着,金翅变成了金翅大鹏鸟的本体,托上景风一扇巨翅,化作一道急速流逝的金光,飞出了小岛,飞离了黑洞海。

  离开黑洞海的金翅大鹏身上的力量急速下降,黑洞海也随着景风的离开消失在了天之界,景风看到金翅大鹏并没有回到黑洞海中,疑惑的问道:“金翅,你怎么不回到黑洞海啊!”

  “主人,金翅随着黑洞海来到天之界,就是为了等待主人你,既然主人你已经领悟了混沌决,金翅自然成为主人的灵兽,保护主人。”金翅大鹏坚定的说道。

  “那为什么我感觉你现在的实力比在黑洞海中下降了不少,这是怎么回事。”景风不解的问道。

  “因为金翅乃是神之界的神兽,跟随黑洞海来到天之界,自然被神之界中的力量所缚束,当金翅离开黑洞海时,就只能发挥自身百分之一的实力,只有再次回到神界,才能完全脱离神之界的缚束,恢复我原有的实力!”金翅大鹏无奈的说道。

  “那你现在是什么级别的异兽呢?”景风询问道。

  “哎!只是★★初级神兽,实力真的很弱!”金翅大鹏轻叹一声说道。

  听到金翅大鹏百分之一的实力就有★★初级神兽的级别,那金翅大鹏自身的实力岂不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想到这里景风倒吸了一口气,愣愣的看着因为自己实力低,不断叹息的金翅大鹏。

  就在景风震撼时,两道人影突然出现在景风和金翅大鹏的身旁,其中一人大声质问道:“你们两个是谁,你们可知道刚才是什么东西使得空间压力陡然增大,是不是你们两个搞的鬼。说!”

  听到这两人的质问,金翅大鹏眼中寒光一闪,就想立即出手了结了这两个狂妄之徒。但景风看到这两人身穿的玄字样长袍,露出了一丝笑意,连忙传音制止金翅大鹏,对着两人说道:“我们兄弟二人乃是星际修炼者,刚刚飞到这个领域,就感到空间中传来一股强大的压力,不过转瞬之间就消失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正在纳闷呢!”

  “哼!”这两人看到在景风口中问不出什么,又感觉到景风只是一名六级金仙,冷哼了一声,就准备离开。

  看到这两人要走,景风连忙说道:“看两位气度不凡,不知道两位仙长是哪个宗派的弟子。”

  其中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冷蔑的看了景风一眼说道:“我们是玄娇宗的弟子,小子你问这个干什么。”

  由于景风已经离开了黑洞海,恢复了和虚独境之间的联系,在虚独境中拿出六块极品天晶递给二人说道:“小子一直仰慕玄娇宗,很想去玄娇宗看看,不知二位仙长可否带路。”

  看到手中的极品天晶,二人眼中一亮,不再对景风冷冰冰的了,一脸兴奋地说道:“这个没问题,不过我可提醒你,到了我们玄娇宗你可不要乱跑,惹怒了我们掌教★★,小心丢掉性命。”

  “是是,小子一定不乱跑。小子我就想看看名震仙界的玄娇宗是什么样的,看完我们兄弟二人就离开。”景风一脸献媚的说道。

  “那好,你们随我们来吧。”说着,景风紧随着两人向重玄星飞去。在飞去重玄星的途中,一脸不解的金翅大鹏传音道:“主人,直接杀了他们不就完了,为什么要跟他们去什么玄娇宗呢?”

  “金翅,这玄娇宗不出意外乃是我在天之界的死敌玄心山的分支,而我在黑洞中吸收黑洞的能量炼化了我的一件异宝,我想试试这异宝的威力,所以跟着他们回玄娇宗,我要把他们玄娇宗完全摧毁,门人一个不留,让仙界高手知道我又回来了。”景风面露凶光的传音道。

  “对了金翅,你一会记得千万别暴露实力,我要布下大阵,让他们玄娇宗一个也逃不了。”景风传音提醒道。

  “放心吧主人,我要想隐藏实力,我想天之界没有几个人能探出我真实实力。”金翅大鹏自信满满的传音道。

  “好了金翅,我们快跟上这两人吧,我真想看看他们被困时,孤独无助的表情。”景风一脸笑意的传音道。

  说完,景风和金翅大鹏加快了速度,跟随二人来到了重玄星上的玄娇宗中。

  景风看着玄娇宗大门正中心印着的巨大玄字,露出了一丝冷笑,景风早已在玄娇宗二人口中得知这玄娇宗的宗主是玄心山副宗主水寒仙帝的亲妹妹水娇仙帝,乃是一名一级仙帝,这使得景风更加坚定了灭掉玄娇宗的决心。

  “日京,你就在这里转转吧,里面是我们玄娇宗的重地,没有宗主的允许,陌生人是不得进入的,你可不要闯进去啊,否则丢了性命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我们兄弟二人进去复命了。”说完,这两人急匆匆的跑进了玄娇宗内。

  看到玄娇宗外围只有几名一级金仙实力的门人守在门口,景风没有理会,不断游走在玄娇宗外围,并悄悄布下了一个个困阵的阵基,准备使用困阵困住整个玄娇宗。

  跟在景风身后的金翅大鹏看到景风一边游走,一边布下的阵基手法,感到了一阵吃惊,金翅大鹏暗自震惊道:“这种手法就是在神界也很少看到。看来自己这个主人真的不简单。”

  三个时辰过后,景风布下的困阵阵基已经把整个玄娇宗团团围住,此时景风突然凌空飞到玄娇宗的上空,双手连打十个复杂的手印,一颗白光闪闪刻着困字的灵珠突然出现。

  受到绝阵困珠的吸引,整个玄娇宗周围的阵基司时启动,一座巨大的云雾困阵牢牢困住了整个玄娇宗,使得整个玄娇宗中雾蒙蒙的一片。

  “刷刷刷”数百道身影在玄娇宗内冲到了天空,其中一个身上红衣,长相秀美,雍容富贵的中年女子冲着景风和金翅大鹏大吼道:“你们是谁,竟敢来我们玄娇宗★★,是不是不想活了。”

  “哈哈!不是我不想活了,是你们一个都活不了。”景风大笑一声嘲讽的说道。

  “哼~小子,以你小小的金仙实力,竟敢说如此大话,我真有些佩服你的胆量,受死吧!”说着,水娇仙帝大吼一声,祭出极品仙剑,犹如一条出海的蛟龙,带着满身的怒气,刺向了景风。

  景风赶在金翅大鹏出手之际抢先出手,脚踏灵隐飘,祭出中品神器降龙木,降龙木发出一股紫绿色交融的棍芒,迎向了水娇仙帝“轰”的一声,水娇仙帝手中的极品仙器应声碎裂,景风振幅了三倍力量的玄沌之力穿透了水娇仙帝的仙灵力,蜂拥的钻进了水娇仙帝的体内。

  “噗噗”水娇仙帝连喷两口鲜血,才稳住身形,脸色苍白的退回到人群中,一脸震撼的看着景风道:“你藏得好深,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我玄娇宗★★,我们玄娇宗可与你有深仇大恨。”

  而玄娇宗内的高手看到自己的宗主和对方硬碰一招就身受重伤,刚才的冲天霸气也烟消云散,惊恐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景风和金翅大鹏。

  “哼!我和你们玄娇宗没有仇恨,但我和玄心山仇深似海,怪就怪你们玄娇宗是玄心山的分支。”景风冷哼一声说道。

  “你到底是谁,我们玄心山弟子最近五百年都很少外出,怎么会和你有深仇大恨。”水娇仙帝大声质问到。

  “哼!我是谁,我就是你们玄心山苦苦追杀的景风。”景风这一说石破天惊,玄娇宗所有弟子都被震住了。

  水娇仙帝听到景风所说”比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哼!虽然你实力增强了,但就凭你们两个,也休想活着走出玄娇宗,我们玄娇宗誓死也要击杀死你。”

  “哈哈!你们都自身难保了,还敢说这种大话,就让你们看看我有这份实力吗?”说着,景风心意一动,把虚独境中早已修炼醒来的五爪等人招了出来。

  离开虚独境的五爪大吼一声,生气的对景风说道:“景风,你这些年都干什么去了,憋死我了。吼吼!”

  景风看到五爪等人全部提升了实力,五爪蜕变成二级初级神兽,龙龟和金蚕王蜕变成★★超级仙兽,电翼貂蜕变成一级初级神兽,心中一喜,大声说道:“大家都在虚独境中憋坏了吧,好了,尽情的厮杀吧。”

  玄娇宗中高手看到景风凭空招出的这四人,从这些人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势,感到了一阵阵心慌,都产生了不可匹敌的想法,就想逃跑。

  这时,五爪大吼一声,手持开天双斧怒气冲冲的劈向了众人,看到五爪出手,龙龟等人双双祭出武器杀向众人,而景风身旁的金翅大鹏看到景风招出的这几个实力强悍的异兽,感到了一阵惊讶,但是看到五爪等人杀得兴起,也按耐不住,祭出一把金色长枪,杀向了玄娇宗宗主水娇仙帝。

  景风这时也没闲得,利用灵魂之力控制整个云雾困阵,不断挤压着众人,使得众玄娇宗的高手行动迟缓了起来。而逃到玄娇宗外围的玄娇宗高手却怎么也破不开云雾困阵,被身后赶来的电翼貂给诛杀了。

  不到一个时辰,玄娇宗的高手除了宗主水娇仙帝,其余人全部身死,元婴也被五爪等人吞噬了。水娇仙帝没有身死也是因为金翅大鹏并未动手全力,不断的吸虐水娇仙帝。

  这时五爪看到和水娇仙帝厮杀的金翅大鹏,眼中一亮,手持开天斧突然向金翅大鹏劈去,感觉到身后突然出现的强大力量,金翅大鹏眼中寒光一闪,手中的金枪突然爆发出耀眼的金光,迎向了五爪劈出的斧芒。

  “轰“整个玄娇宗的上空爆发出一股强烈的金白交融的光芒,一股狂暴的力量爆裂开来,金翅大鹏身旁重伤在身的水娇仙帝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狂暴的力量冲击的爆体而亡,**和元婴消失在了天地间。

  此时的五爪也被强大的力量震出百米之远才稳住身形,有些乍舌的看着金翅大鹏。”嘎”的一声,金翅大鹏化作一道金光,就要继续攻击五爪,这时景风一看不好,脚踏灵隐飘挡在了五爪身前,连忙劝阻道:“金翅,这是我兄弟,不要打了。”

  看到景风阻拦,金翅大鹏停下身形说道:“主人,是他先偷袭金翅的,金翅这也是正当防卫。”

  “不好意思金翅,我这兄弟就这样,一遇到高手就想切磋切磋,等一会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让他给你道歉,现在我们先联手把这个玄娇宗夷为平地吧。”景风有些歉意的说道。

  “好!”说完,六人同时出手,汇集成一团暴烈的灵光球,重重的轰击到了玄娇宗中。“轰”的一声,犹如天地崩裂,整个玄娇宗消失不见了,玄娇宗的旧址出现了一块深不见底的岩坑。但如此大的能量波动,整个云雾困阵只起了一丝波动,瞬息就恢复平静了。

  景风感觉到云雾困阵威力,心中一喜,在玄娇宗消失的旧址处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景,字后收回了绝阵困殊,和众人一起瞬移离开了玄娇宗的旧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