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第四章玄魂之海


  冥瑰之海,天之界三大险地之一,和仙界的黑洞海,魔界的弑仙洞齐名于天之界,但冥瑰之海是唯一一处不随机出现的险地。

  冥瑰之海乃是一个巨大的★★困杀阵,陷入其中之人脑中会出现种种幻象,很难自拔。而且冥瑰之海中存在数以万计的玄瑰,冥瑰实力强横,数量众多,冥瑰又擅长吸附,被冥瑰附休如果不及时逼出,就会被冥瑰吸干全身灵力而死。所以天之界的高手都是谈冥瑰之海而色变。

  而冥瑰之海的中心玄冥岛更是神秘莫测,自从冥界龟缩在冥瑰之海内,天之界还没有一人到过玄冥岛。传说玄冥岛乃是冥瑰之海力量的根源,岛中更是藏有无数珍奇异宝,但天之界没有一个高手敢孤身犯险闯入冥瑰之海,这也使得玄冥岛更加诡异。

  “终于来到冥瑰之海了,灵儿!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给你找到七魄精的。”站在冥瑰之海外面的景风。喃喃自语道。

  “嗖”的一声,身穿逆天烈焰甲,包裹着淡黑色水灵盾的景风闯进了无边无际的血红色冥瑰之海中。

  “师傅!你!你怎么会在这。”景风闯进冥瑰之海的一剩那,面前突然出现了死去的凌苦真人的身影,看到凌苦真人消瘦的身形,景风泪流满面的喊道。

  “小黑,你怎么也在啊!你还好吗小黑!”景风看到凌苦真人身边突然出现的化蛇,激动地喊道。

  “景风啊!师傅好想你,来到师傅这边来,让师傅好好看看你。”凌苦真人亲切的说道。

  “师傅,不孝徒儿也好想你。”景风泪流满面的说道。

  就在景风神志模糊,接近凌苦真人和化蛇的时候,景风体内的金色木灵突然显现,瞬间激醒了神志不清的景风。

  “你不是我师傅和小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变成我师父和小黑的样子欺骗我。”清醒过来的景风看到自己面前漂浮的凌苦真人和化蛇,愤怒的大吼道。

  “嗯!你小子竟然可以抵抗冥瑰之海中的★★攻击,不过即使这样,你也要去死。”凌苦真人模样的冥瑰阴根的说道。

  “你竟敢变成我师父的模样,我要杀了你。”愤怒的景风祭出中品神器降龙木,一棍抽向了两只冥瑰。

  “啊!神器!”两只冥瑰惊吼一声,就想闪避,但降龙木的力量太过强横,铺天盖地的棍芒狠狠地抽到了冥瑰的身上,冥瑰哀号一声,消失在了冥瑰之海中。

  虽然化作凌苦真人和化蛇的冥瑰被景风一棍消散,但降龙木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是把冥瑰之海中无数玄瑰吸引了过来。

  景风看到眼前蜂拥而来的凶残冥瑰,心中一惊,连忙在降龙木的渡入一股玄沌之力,降龙木顿时发出紫绿交融的棍芒。

  ‘六宵神火,一片熊熊燃烧的虚幻火海。被景风一棍劈出,铺天盖地的席卷向数以万计的冥瑰,整个冥瑰之海犹如一片炼狱火海,数百只玄瑰在炼狱火海中哀呜苦叫,渐渐的被六宵神火所融化。

  还没等景风有一丝喘息机会,冥瑰之海中的万千冥瑰绕过炼狱火海,长着血盆大口,带着一片弥漫的血雾,向景风攻来。

  感受到冥瑰残暴的力量,景风不敢大意,脚踏灵隐飘不断的在万千冥瑰之中穿梭躲避,并适机利用降龙木消灭一两个冥瑰。

  不过冥瑰之海的冥瑰的数量并没有因为景风不断袭击而变少,反而越聚越多,景风脚踏灵隐飘穿梭的空间也越来越窄,冥瑰之海中并不时落下一道道血红色轰雷袭击着景风,景风渐渐感到了一阵阵气闷,不得已景风心意一动躲进了虚独境中喘息。

  平静下来的景风脑中再次出现了凌苦真人和化蛇的样子,眼泪不住的流了出来,地之界所发生的一幕一幕不断的在脑中闪过,景风冲天大声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关心我的人都离我而去,这是为什么?”

  而此时景风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天之界中的天道宗正在不断经受玄心山疯狂的报复,如今天道宗已经损失惨重,宗内高手全部回到道心山进行守护,而北方仙帝玄通却一直未曾露面。

  听到景风的怒吼,没有修炼的金翅大鹏“嗖”的一声来到景风身边,关心的问道:“主人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没事!就是冥瑰之海中的幻境让我触景生情,想到过去一此事情而已。”景风黯然神伤的说道。

  “哎!如今虚独境外面围堵着密密麻麻的冥瑰,并失杂着风暴狂雷,如今我只有控制着虚独境慢慢行进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闯出冥瑰之海抵达冥界找到七魄精,这次我一定不能再让灵儿离我而去了。”景风叹息一声坚定的说道。

  “主人,不知你那得来的刀柄用了吗?它是否可以在冥瑰之海中指引方向呢,要是能指引方向,金翅可以带着你飞速穿越冥瑰之海。”金翅大鹏询问道。

  “我还没有来得急拿出刀柄,就被无边无际的冥瑰逼近了虚独境中。看来这个冥瑰之海果然是危机重重。”景风无奈的说道。

  “主人,要不金翅随你一起出去,杀光那些冥瑰。”金翅大鹏说道。

  “冥瑰数量太多了,根本杀不完,我还是控制虚独境远离这个地方再说吧。”景风摇了摇头说道。说完,景风放出灵魂之力,控制着虚独境穿过密密麻麻的冥瑰,向冥瑰之海中移动。

  一个月后,景风感觉到虚独境周围冥瑰的数量不多,心意一动离开了虚独境,想要试试刀柄可以指引方向吗?

  可当景风的气息一出现在冥瑰之海时,一阵血红色狂风夹杂着狂暴的力量把景风席卷在其中,当景风摆脱出血色狂风时,冥瑰之海四面八方涌来了无边无尽的冥瑰,景风心中一惊,突然想到逆天烈焰甲中封印的强大烈瑰,想到烈瑰说不定可以吸食冥瑰,心意一动,把早已恢复实力的烈瑰招了出来。

  “呼”的一声,火光四射的烈瑰看到自己身体周围密密麻麻的冥瑰,受到景风心意传音,化作一片回旋的火海,不断的把强大的冥瑰卷入其中,阻碍了冥瑰的进攻。

  景风抓住这难得的喘息机会,把在印心殿得到的暗金色刀柄拿了出来。就在拿出暗金色刀柄的一剩那,刀柄发出了一阵阵柔和的青光漂浮在冥瑰之海中,并化作一道绿光向冥瑰之海的内部飞去。

  景风心中一惊,连忙收回化为火海的烈瑰,并招出金翅大鹏骑了上去,追干着向冥瑰之海内部飞去的刀柄。

  金翅大鹏呼扇着巨翅,挂起一阵阵狂风,把围阻自己的冥瑰全部扇飞,化作一道流逝的金光,追干着化作一条绿线的刀柄。

  看到金翅大鹏有如此实力,景风感到了一丝不解,传音道:“金翅,我怎么感觉你变强了好多,难道你恢复了一此实力。”

  “我也纳闷,我一来到这冥瑰之海中就感觉到自身的实力在不断的提升,好像受到神界力量的缚束变小了很多……金翅大鹏疑惑的传音道。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这冥瑰之海和黑洞海都是天之界三大险地之一吗?”景风询问道。

  “不,我觉得冥瑰之海中存在的力量,好像和黑洞海中的力量一样,都是神之界的力量,所以我就不受神之界力量的缚束,恢复了百分之五十的实力。”金翅大鹏说道。

  “你是说冥瑰之海曾经也是神之界的领域吗?”景风震惊的说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很有可能是这样,不然冥瑰之海怎么会存在神界的力量呢?不过冥瑰之海要真是神之界的领域,谁会有这么大神通把神之界的领域传到天之界呢?”金翅大鹏震撼的说道。

  听到金翅大鹏的传音,景风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中,景风苦苦冥思道:“会不会是那个名叫战天的人把冥瑰之海在神之界移到天之界呢?如果真是那样,那个战天该有多大的神通,而杀死战天的人又将是怎样的实力,他让我去取他的战刀又是何意呢?”

  就在景风冥思的时候,“咚”的一声,金翅大鹏撞到了一片虚无飘渺的禁制上,以如今金翅大鹏的实力,竟然闯不出禁制和缚束。

  “怎么了金翅,你这是撞到什么了?”景风震惊的问道。

  “主人,前面好像是冥瑰之海中的困阵,以我如此实力,都破不开此防御困阵,我想这困阵的阵基应该是以神灵力为基础的,我们该怎么办,那刀柄越飞越远了。”金翅大鹏焦急的说道。

  “不要急,我来试试看看能破掉这困阵吗?”景风镇定的说道。

  景风飞速的连打五个复杂手印,把体内的绝阵困珠招了出来。

  漂浮在景风头顶的绝阵困珠发出了一股股柔和的白光,不断的向外扩散出去。白光扩散到冥瑰之海中困阵的禁制上时,禁制渐渐的抖动起来,出现了一个黑色小洞。

  黑洞越扩越大,而此时的景风也感到越来越吃力,就在黑洞扩到人形大小时,景风大呼一声。“金翅快,快冲过去。”

  “刷”的一声,金翅大鹏缩小了身体,带着景风化作一道金光,穿过了冥瑰之海困阵禁制上的黑洞。

  看到穿出禁制,景风心意一动,收回了绝阵困珠,骑着金翅大鹏飞速的追赶着发着绿光的刀柄。

  就这样,景风骑着金翅大鹏在冥瑰之海中跟随着发着绿光的刀柄,飞行了三年左右,穿梭过一个个★★困杀阵,来到了一座发着幽魂之光的小岛的上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