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第十八章景风的愤怒


  招亲之日,整个北雪城都洋溢着喜气,雪氐家族的族人全都停止了修炼,出现在北雪城中,期待着招亲的结果。|而招亲所在的冰宫之中,早已是人满为患,四大家族的招亲之人以及陪同除了孤雨之外,全都来到了冰宫之中,偌大的冰宫此时都显得有些拥挤了。

  景风和孤寒、金蚕王坐在冰宫大殿的左席,喝着雪氏家族盛产的雪茶,等待着雪氏家族的族长雪枫地出现。

  此时孤寒心情大好,看谁都十分顺眼,不断的和周围的冥界高手打着招呼,而景风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孤雨的身影,隐约感到了一丝不妙。

  “唰”的一声,众人的目光吝刷刷的向冰宫大殿的侧门看去,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满头银发,双目有神,棱角分明的男子走进了大殿,男子身后跟着一名头戴白色头缘,身穿白色长裙,气质高雅的美丽女子以及一直没曾露面的孤雨。

  孤寒看到白衣女子出现,激动了起来,一双眼睛直直盯着白衣女子,而白衣女子看到孤寒激动的表情,冲着孤寒微微一笑,跟着长袍男子走到了大殿的中央。

  看到孤寒傻愣愣的表情,景风知道这个女子就是此次招亲的主角雪羽,而白袍男子就是雪氏家族的族长雪枫。

  雪氏家族的族长坐到大殿之上,一脸笑意的说道:“欢迎大家再次来到北雪城,我也不在这多说废话,现在招亲正式开始,谁送的礼物珍贵,我的女儿就嫁给谁,你们都呈上准备的礼物吧。”

  听到雪氏家族族长雪枫所说,孤寒和孤雨同时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并没有着急呈上宝物,都想等到最后一鸣惊人。鸟氏家族的鸟罗等人早已知道孤雨准备的礼物是极品冥甲,无奈的把自己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

  鸟罗说道:“雪家主,我这次准备的礼物是极品冥器战刀,此战刀乃是我们乌氏家族第一炼器高手汇集众多珍贵晶石打造而成的。”说着,鸟罗把极品冥器战刀递给了雪氏家族族长雪枫。

  雪枫看到手中发着一阵阵紫光的战刀,眼中一闪说道:“果然不愧为乌器老先生打造之物,质地品质都是上上之选,不错不错。

  听到雪枫的夸奖,乌罗并没有感到欣喜,而是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一脸傲气的孤雨以及一脸激动的孤寒,摇了摇头,回到了座位上。

  第二位呈上宝物的是冥氏家族的冥成,冥成长的文文弱弱,瘦高身材,双臂奇长,但是达到了二级冥帝的境界。冥成带来是一块绿晶石。冥成说道:“雪家主,我带来的这块绿晶石乃是我们冥氏家族百年前寻找到的一块具有强大木属性灵气的晶石,有了此晶石,修炼之人的周围半米可以增幅不少冥灵气,可以大幅提升拥有之人的修炼速度。|”说着,冥成把绿晶石递给了雪枫。

  “恩,不错不错,果然蕴含强大的木属性灵气,这种晶石也是难得一见,的确很珍贵。”雪枫点头道。

  听到雪枫的称赞,冥成和乌罗一样,并没有表现出欣喜的表情,而是默默的退后了座位,沉默不语。

  第三位呈现宝物的是雪氏家族的雪利,雪利乃是雪枫结拜弟弟的儿子,一身雪冥决炼到了顶峰,达到了二级冥帝的境界。雪利这次带来的礼物乃是一件上品冥甲冰环甲,虽然冰环甲等级上不如乌罗所送的极品冥器战刀高,但冰环甲的功效极适合雪氏家族的族人身穿,雪氏家族族人穿上冰环甲,可以完全发挥冰环甲的防御力,又可提升所穿之人的修炼速度,可是说在适用程度上大大超过了乌罗和冥成所送的宝物。

  雪枫看着雪利递来的冰环甲,点了点头道:“冰环甲,有劳你父亲费心了,这件冰环甲虽然等级不如鸟罗和冥成所拿礼物,但这冰环甲极适合我们雪氏家族族人身穿,不错不错,回去好好谢谢你父亲,说我过段时间回去找他。”

  “我一定把大伯的话告诉我的父亲,我想我父亲听了大伯要去找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说完,雪利也退了下去。

  如今五位招亲者只剩下孤氏家族的孤寒和孤雨没有呈现宝物了,孤寒看到孤雨自做的表情心中就有气,首先站了起来,走到大殿之上说道:“雪家主,我这次带来的宝物乃是一只★★超级冥兽六头延维。”说着,孤寒心意一动,把六头延维招了出来。

  看到孤寒送★★超级冥兽六头延维,一旁的孤雨笑意更浓了,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看着大殿之上的雪羽。

  “★★超级冥兽六头延维,你是在哪捉到的这只冥兽,★★超级冥兽在我们冥界可不多见。”雪枫询问道。

  “这是我在凶兽森林捉到的。”孤寒说道。

  “凶兽森林,那可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你是孤身一人闯进凶兽森林捉到这只六头延维的吗?”雪枫问道。

  “这只六头延维是我大哥捉到的,为了我这次招亲,我大哥没少为我费心,所以我一定要在这次招亲中获胜,娶的雪羽才能报答我大哥的大恩。”孤寒感激的说道。

  “孤寒,虽然这六头延维很珍贵,可是其他几人准备的礼物也很珍贵,你怎么会有如此信心在这次招亲中获胜呢!”雪枫说道。

  “因为这六头延维只是我准备的第一件宝物。我还有第二件宝物,那就是传说中的木波镜。”说着,孤寒把木波镜在怀中拿了出救“什么~木波镜。”听到孤寒所说,大殿之上一下子静了下来,众人一脸震惊的看着孤寒手中的木波镜,不明白孤寒是怎样寻得的此宝。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孤雨看到孤寒拿出木波镜的一刹那,心一下子凉了,愣在了当场,嘴里小声的嘀咭着什么。而雪枫旁边的雪羽看到孤寒拿出木波镜,脸一下子红了,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滋味。

  “孤寒,快把此宝拿上来我看看。”雪枫催促道。

  孤寒把木波镜递给雪枫,雪枫爱惜的抚摸着木波镜说道:“好有灵性的异宝,好充足的灵气,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木波镜,好好!孤寒,你真是有心啊。”

  听到雪枫的称赞,孤寒脸上充满了笑容,激动的说道:“谢谢雪家主称赞。”说完,孤寒一脸兴奋的坐回了原位。

  离孤寒不远的乌罗此时传音给兴奋的孤寒道:“孤寒,没想到你准备的礼物竟然是传说中的木波镜,我说你怎么那么有自信,你藏得好深啊,我看那孤雨除非拿出神器,不然以极品冥甲的珍贵程度,根本赶不上木波镜的一半。”

  看到孤寒拿出木波镜,想到自己准备的极品冥甲珍贵程度根本赶不上木波镜的一半,孤雨一咬牙站了起来,走到大殿之上说道:“雪家主,我本准备了一件极品冥甲作为此次招亲的礼物,但看到孤寒所送的木波镜,我知道极品冥甲的珍贵程度远远不及木波镜,为了迎娶雪羽,所以我决定不送极品冥甲了。”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孤寒听到孤雨所说,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感觉,紧张到了极点,身上出了一身冷汗。

  看到孤寒紧张的表情,景风轻轻的拍了拍孤寒的肩膀说道:“放轻松,有我呢。”

  听到景风所说,孤寒稍稍平息了一下心情,紧张的看这孤雨,看他到底拿出何等宝物,难道真的会是神器。

  “我来的时候父王曾给我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迎娶雪羽,既然孤寒拿出了木波镜,我决定以我们孤氏家族的镇宗之宝下品神器浑凌刀作为这次招亲的礼物。”说着,孤雨把孤氏家族的镇族之宝浑凌刀拿了出来。

  孤雨之所以敢把孤氏家族的镇族之宝浑凌刀拿出来,是因为雪羽是孤氏家族唯一继承人,如果自己娶了雪氐家族的大小姐雪羽,浑凌刀迟早还是自己的,所以他才敢把浑元刀拿出来。

  “孤雨,你真的愿意把你们孤氏家族的镇族之宝浑凌刀拿出来,作为这次招亲的礼物吗?”雪枫一脸震惊的问道。

  “是的!”孤雨点头道。说完,孤雨一脸傲气的看了一眼呆立在当场的孤寒。其实孤雨如今恨死狐寒了,要是没有孤寒最后拿出的木波镜,自己也不会以孤氏家族的镇族之宝作为礼物送给雪氏家族,孤雨决定成亲之后找个机会杀死孤寒,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好好!既然这样,我宣布……”就在雪氏家族的族长雪枫准备宣布此次招亲的结果时,景风突然站了出来,打断雪枫的话道:“雪家主,请先不要宣布结果,请听小子几句话。”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在冰宫中放肆。”一脸兴奋的孤雨正准备听雪枫宣布招亲结果,结果被景风打断了,一脸怒气的孤雨冲着景风大吼道。

  “哼!手下败将还敢在这猖狂,难道你忘了那天你怎样求饶得了。”景风冷哼一声说道。

  “你!”听到景风所说,孤雨气的说不出话来,一张俊俏的脸庞气得通红。

  “你是谁,为什么打断我的话。”大殿之上的雪枫看着景风说道。

  “我就是孤寒的结拜大哥,我只想对雪家主你说几句话。”景风说道。

  “几句话,有什么话非要现在说。”雪枫眉头紧皱的说道。

  “我想说的是,雪枫家主,此次招亲你的目的何在,难道你不顾自己女儿的感受,只是为了获取珍贵异宝吗?”景风问道。

  “大胆,我怎么会不顾我自己女儿的感受,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雪枫生气的说道。

  “如果雪家主你顾忌你女儿的感受,就不会因为谁的礼物珍贵,就把你的女儿嫁给谁了,难道你没看出当我二弟孤寒拿出木波镜时,你女儿脸上洋溢的幸福微笑,难道你没看出这个孤雨拿出神器,你女儿心痛的表情,如果你没看到,我想你一定是自欺欺人。”景风说道。

  “你你!小子,你太猖狂了,你竟敢如此对我说话,三位长老,还不把他给我拿下。”雪枫愤怒的说道。

  “好,既然雪家主你如此不讲道理,那你别怪我了。”景风愤怒的说道。

  “孤寒,我和金蚕缠住他们,你赶快通知雪羽,让她不要抵抗,我把你们都收入到虚独境中,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景风传音道。

  “可是大哥你们!”孤寒紧张的道。

  “时间紧迫,快!”景风急迫的说道。

  “好的大哥,你自己小心。”说完,孤寒把功力提升至顶峰,就准备闪到雪羽的身旁,可就在此时,愤怒的孤雨手持下品神器浑凌刀,劈向了孤寒的后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