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第二十一章金蚕皇(上)


  景风在离开了虚独峰后,在虚独境的一处角落独自喝着清泉酒,想要平静一下苦闷的心情。此时具有镇定作用的清泉酒不但不能使景风苦闷的心平静下来,反而使景风越来越烦躁起来,景风突然有点害怕独自一人,决定离开虚独境,去冥帝星中散散心。

  而就在景风离开虚独境赶往冥帝星时,一个神秘的金衣男子从危机四伏的凶兽森林的中心走了出来,也赶往了冥帝星。

  孤氏家族内。

  一个二级冥帝急匆匆的赶到了孤氏家族族长孤寂的身边,小声给孤寂禀报这什么。

  “什么!你是说那个景风出现了,在哪里?”孤寂眉头一掀,大吼道。

  “启禀族长,属下在冥帝星东北方向的彷厥草原发现那个景风身影的,当时他正独自一人在彷厥草原喝酒,属下发现那个景风的身影后,立即吩咐手下盯紧那个景风,赶回来向您禀报。”二级冥帝诚恐的说道。

  “就他一人?没有孤寒那个叛徒和我族圣兽金蚕王跟着他吗?”孤寂眉头紧皱的问道。

  “启禀族长,当时我只发现他一人,并没有其他人在他身边。”二级冥帝说道。

  “好!传我命令,所有孤氏家族冥帝级别的高手全部赶往彷厥草原,势必活捉此人。”孤寂大声命令道。

  “是族长!”二级冥帝尊敬的说道。

  “景风,你竟敢杀死我儿,我一定要让你尝尽世间诸般痛苦,才能让你死去。”孤寂阴狠的想道。

  三个时辰过后,孤氏家族的大殿内聚集了十六位冥帝级别的高手。孤寂站在大殿之上激动的大声说道:“那个诱拐我冥界圣兽金蚕王,杀死我儿孤雨的凶手景风出现了,现在就在冥帝星北的彷厥草原,大家一定要活捉此人,知道吗?”

  “族长放心,我们一定让他插翅难逃。”孤氏家族众高手吝声道。

  就在景风游荡在彷厥草原散心时,孤氏家族十七个冥帝级别的高手急匆匆的飞往了彷厥草原,那个在凶兽森林中心走出的神秘之人在打听到景风出现的消息后,也急匆匆的赶往了彷厥草原,景风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一场血战。

  “哎!我不能再这样颓废了,是时候去冥王城找冥界的冥帝了。”景风一边喝着清泉酒,一边走在彷厥草原喃喃自语道。

  “灵儿,你一定要挺住,一定要等我,我一会找衣那三样异宝救活你的。”景风高声大呼道。

  就在景风喝完最后一口清泉酒,想要离开彷厥草原赶往冥王城时,景风的灵魂之力突然感觉到数十个冥帝级别的高手正飞速向他的方向飞来,景风心中一紧,隐约感觉到这数十个冥帝高手是冲自己来的。

  但景风并没有立即躲进虚独境中逃跑,景风想到自己曾答应孤寒一力承担杀害孤雨的事情,如果自己逃脱了,自己将会在孤寒面前失去承诺,所以景风心意一动,把金蚕王和电翼豹招了出来,静静的等待着数十个冥帝高手的到定景风远远看到一个身穿黑衣长袍,满眼凶光,身上散发出强烈杀气的男子,带领着十六位冥帝高手化作一道灰雾向他飞来,眨眼之间就来到了景风的上空,十七个冥帝高手放出强大的灵魂之力牢牢锁定了景风,使得景风感到了无比的压力,景风连忙穿上下品神器逆天烈焰甲保护住自己,并招出淡黑色水灵盾抵御着强大气势的冲击。|“小子,你到底是谁,你师父是谁,你怎么会有下品神器战衣,连我族圣兽金蚕王都被你收服,你老实交代,也许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身穿黑衣的孤寂本想立即擒下景风,但看到景风身上的下品神器逆天烈焰甲,心中一惊,下品神器战衣的珍贵程度他是知道的,整个冥界一共两件。此人能有下品神器逆天烈焰甲,身份一定不简单,所以孤寂强忍住心中的怒火,询问道。

  “那你又是谁,为什来找我。我师父早已去世,不用你操心。”由于十七位冥帝高手散发的气势太强大,虽然景风有逆天烈焰甲和淡黑色水灵盾的保护抵抗,还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气喘吁吁的说道。

  听到景风的师傅已死,孤寂松了一口气道:“哼,无法无天的小子,你杀我儿,抢我族镇族之宝浑凌刀,你还问我是谁,我劝你乖乖束手就擒,不要白费力气反抗了。”

  “哼!原来你就是孤雨的父亲,你不好好管教你的儿子,让他如此飞扬跋扈,还来找我,我不想和你们动手,我劝你们还是走吧。”景风冷哼一声说道。

  “哈哈!小子,老大活了这么大。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劝我们走,哈哈,只要你乘手就擒,交出浑凌刀,告诉我孤寒那个叛徒的下落,我们就走。”孤寂大笑一声,阴冷的说道。

  看到孤寂阴冷的目光,景风知道自己今天不能善终了,看到对方强大的阵容,景风决定不逞一时之勇,躲进虚独境中逃跑,但就在景风想要把金蚕王收到虚独境时,被强大气势牢牢锁定的金蚕王突然全身绿光一闪,一个灵光罩牢牢罩住了金蚕王,切断了景风和金蚕王之间的心灵联系。

  看到金蚕王被困,景风一咬牙关,祭出中品神器降龙木,招出逆天烈焰甲中的蜕变成★★冥帝实力的烈瑰,和电翼的一起冲向了被困的金蚕王。

  “小子,身上异宝真不少,不过这些异宝今天易主了。”看到景风手中的中品神器降龙木,逆天烈焰甲以及招出的强大烈瑰,孤寂眼中精光一闪,化作一道电光,杀向了景风。

  孤寂乃是一名五级冥帝,光从孤寂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景风都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但景风知道自己不能退缩。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手持降龙木狠狠劈出一道虚幻的火龙。

  “六宵神火”

  虚幻的火龙怒吼一声,带着无尽的气势冲向了杀来的孤寒。看到景风劈出的虚幻火龙,孤寂首次变色,不敢再小视景风的攻击,双手起动,一道暴烈的光球迎向了虚幻的火龙。

  “轰轰轰~~”两道毁天灭地的能量球撞击到一起,整个天空都变了色,吸收了天炎珠力量的虚幻火龙的攻击力远大于振幅六倍攻击力的六宵神火,虚幻火龙在空中不断怒吼,瞬间增幅了八倍攻击力,穿透了孤寂发出的爆裂光球,轰到了孤寂的身上。

  孤寂被景风的六宵神火在空中轰到了地上,虚幻火龙经过爆裂光球的冲击,力量也大大降低,只是让孤寂受了一点小伤,但使孤寂在自己族人面前颜面大损。

  “啊!!”孤寂大吼一声,在地上爬了起来,身体周围的草原全部被孤寂愤怒的气息化为了碎末,孤寂身体表面绿光闪耀,怒视着被自己攻击震得受到轻伤的景风,恨不得生吞了景风。

  “小子,你的攻击怎么会含带火属性灵气,但不管你是谁,我都要让你死!”孤寂愤怒的大吼道。

  孤寂把自身的冥灵力贯穿进极品冥器中,跃到了空中,在空中劈出一团回旋的绿色风暴,席卷向受到轻伤的景风。

  “不好!”感受到孤寂这一击的厉害,正在和冥界高手厮杀了的电翼豹和烈瑰心中一惊,双双放弃了自己的对手,化作一红一蓝两道电光,冲向了景风,想要救下身陷险境的景风。

  此时景风也感到孤寂这一击的厉害,不敢硬抗,双手齐动,快速在自己周围布下了一个防御法阵,并不断把自身的玄沌之力灌输进其中。

  “轰!!”四股强大的力量交织在一起,但孤寂劈出的绿色风暴瞬间吞噬了电翼豹和烈瑰发出的攻击,并轰碎了景风布下的防御法阵。

  “噗噗噗”景风三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受到重伤,在空中摔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被孤寂困住的金蚕王看到景风三人为了救自己,身受重伤,急得变成本体,不断的轰击着灵光罩,想要轰碎灵光罩,去救景风三人,可是不论金蚕王怎样努力,就是轰不破孤寂的法宝灵光罩。

  “哼!就凭你们还能逃出老大的手掌心,真是痴人说梦。小子,我先杀了你这两个手下,然后慢慢折磨你,我要让你尝尽世间诸般痛苦再死。”孤寂举起手掌,冷哼一声,阴冷得说道。

  “是吗?你觉得你真的能杀死他们俩,捉住我吗?”景风不屑的说道。说完,景风心意一动,烈魂和电翼貂消失在了孤寂的眼前。

  “什么!人呢?”看到烈魂和电翼貂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自己眼前,孤寂心中一惊,愤怒的吼道。

  “既然他们消失了,你就去死吧。”此时愤怒的孤寂看到电翼貂和烈魂凭空消失,也不管活捉景风了,就想立即要了景风的性命。

  可就在景风想躲进虚独境时,远处“轰”的一声,困住金蚕王的灵光罩被一个神秘金光男子一掌拍碎。金蚕王看到自己脱困,想都没想,头上的金冠发出一阵阵金光,无数条犹如灵蛇般的金丝缠向了想要杀死景风的孤寂。

  看到金丝袭来,孤寂怒火冲天,突然扔出手中的极品冥器,射向了金蚕王,想要重创袭击自己的冥界圣兽金蚕王。

  “嗤嗤~~~”金蚕王发出的金丝被孤寂扔出的极品冥器瞬间绞碎,眼看金蚕王躲闪不急,就要被流星般的极品冥器穿透身体。

  “大胆!”看到孤寂竟然对金蚕王下手,神秘金光男子大吼一声,化作一道金光,挡住了犹如流星的极品冥器,救下了金蚕王。

  “你是谁。竟然阻拦我的攻击。”孤寂看着这个包裹在金光中的男子竟然轻而易举的挡下自己的攻击,而自己的灵魂之力根本探知不到这个男子的实力,心中一惊,大声问道。

  “哼!孤寂,你竟然对我口出狂言,别以为你是孤氏家族的族长我就不敢动你,我告诉你,能代替你坐上这个位置的人,冥界有的事。”金光男子冷哼一声说道。

  “你你,你到底是谁?”听到金光男子所说,孤寂心中一惊,惊恐的看着金光男子问道,早已没有了一开始的霸气。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这个金蚕王我带走了。”说完,金光男子就要带走金蚕王。

  “好好,前辈尽管带走,刚才晚辈多有得罪,请前辈原谅。”孤寂哈腰说道。孤寂现在巴不得这个给自己带来无尽压力的金光男子带走金蚕王,那样景风就能任自己鱼肉。

  “你跟我走吧。”金光男子看都没看孤寂,冲着金蚕王说道。

  “你不能带走他。”景风看到金蚕王脱困,本想把金蚕王收到虚独境中,可是景风发现,金蚕王身体周围有一层金光,阻隔住了自己的召唤,不得已,景风祭出了从未用过的战刀木魂,狠狠地劈向了金光男子,想要救回金蚕王。

  孤寂看到景风手中的木魂,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心颤,“轰”的一声,金光男子身体周围的金光被木魂劈散,金光男子露出真实面目。

  “金蚕皇!”看到金衣男子的真实面目,孤寂以及孤寂所带的十六名冥帝高手同时喊道,同时对金蚕皇施了一礼。

  本想惩戒景风无理的金蚕皇看到景风手中的战刀木魂,心中一惊,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你这把战刀在那获得的,你能告诉我吗?”

  “我没有恶意,请你告诉我?”金蚕皇诚恳的说道。

  “你先把它放了,我可能会考虑告诉你。”景风指着金蚕王说道。

  “好,这个没问题,我本来就没想抓他,不过我想找你一叙,你可否赏光。”金蚕皇请求道。

  看到金蚕皇真诚的表情以及想到众人所喊,景风隐约感觉到这个金衣男子也是一只金蚕王,只是本身的实力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行,我们走吧。”景风收回了木魂,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以及孤寂阴冷的目光下,和金蚕皇一起离开了彷厥草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