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第二章脱困(四更求花)


  “小子,就凭你们的实力,也敢反抗,真是不自量力,老大今天就让你知道强出头的下场。”孤岚魔帝不屑的说道。

  如今魔心宗四十八名魔帝级别的高手,有四名一级魔帝在八痕星阵密集的气刀下身死,十多名魔帝受伤,在加上魔心宗的实力本不如天刹一族,使得魔心宗众高手心中都感到了一阵无力。

  “我承认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如你们,但有了他们的加入呢?”景风眼中寒光一闪,把五爪他们在虚独境中招了出来。

  五爪在吸收了狂变血龙的龙珠五分之一的灵力后,突破了初级神兽,蜕变成一级中级神兽。金翅大鹏、灰翼穷奇、火凤三人也通过不断摸索,减轻了神界的束缚,自身的实力提升到二级中级神兽,而龙龟和电翼豹通过在虚独境内层苦苦修炼,也蜕变成★★初级神兽,当五爪六人出现在魔心宗阵营时,形势一下子扭转了过来。

  刚想出手孤岚魔帝看到五爪等人突然出现在景风身边,感受到五爪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孤岚魔帝心中一惊,及时收手,一脸震惊的看着金翅大鹏等人。因为孤岚魔帝发现自己的灵魂之力根本探知不到金翅大鹏、灰翼穷奇,火凤的修为实力,就是五爪三人,都已经达到了★★魔帝和四级魔帝的实力,再加上不弱的景风,有了他们七人的加入,要想轻松擒下魔心宗众人是不可能了,天刹一族很可能要付出很大代价,这是孤岚魔帝不想见到的。

  “你到底是谁,这些人又是谁,请看在天刹一族的面子上,速速离开此地,等来日,老大一定当面道谢。”看到景风几人强横实力,孤岚魔帝深吸一口气,劝说道。

  “哼!我最看不惯你们这种欺软怕硬的小人,要战便战,哪这么多废话。”景风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你!猖狂的小子,拿命来。”孤岚魔帝何曾受过如此侮辱,听到景风的嘲讽,双眼好似喷出火来,举起手中中品神器镰刀,就向景风劈来。

  景风身后的做世魔帝看到孤岚魔帝含怒劈来,害怕景风受伤,紧握中品神器魔剑,就想挡在景风身前,可是没等做世魔帝起身,一道金光惊天而起,金翅大鹏抢在做世魔帝身前,一枪挡下了孤岚魔帝愤怒一击,和孤岚魔帝在空中厮杀了起来,虽然金翅大鹏如今的实力不如六级魔帝实力的孤岚,但金翅大鹏的速度远超孤岚魔帝,使得孤岚魔帝强横的攻击了根本发挥不出五成威力,只得频于应付金翅大鹏不断袭来的身影。

  看到金翅大鹏首先出手,死死压迫住实力最强的六级魔帝孤岚魔帝,逼迫的孤岚魔帝连连后退,魔心宗众高手一时间倍受鼓舞,低落的心情也高涨起来,吝刷刷的杀向了天刹一族的高手,一时间幻心谷上空的刀芒剑芒纵横交错,灵光电光漫天飞舞,空间剧烈的波动起来,不时有魔帝高手或者身损,或者重伤的摔落到地面。

  此时空中厮杀最激烈要数傲世魔帝和远风魔帝。二人都是六级魔帝,实力超群,又都有神器在手,只是做世魔帝手持乃是中品神器,远风魔帝手持的是下品神器,在武器等级上,远风魔帝大大吃亏。

  由于天刹一族曾要杀光魔心宗高手,傲世魔帝心中早已燃起熊熊怒火,根本不闪躲,不断手持中品神器的魔剑,化出一道道剑芒,劈向远风魔帝,想要把远风魔帝劈于剑下。远风魔帝看到傲世魔帝拼命打发,也是气由心生,一咬牙,晃动着大头,不惜余力的硬憾上来。双方散发的强大力量带动着周围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

  景风对上了一名五级魔帝,虽然景风自身的实力和五级魔帝相比,相差甚远,但景风修炼的混沌决有振幅功效,再加上三件神器在身,五级魔帝一时根本奈何不了景风。不过五级魔帝所蕴含的力量也不是景风可以战胜的,双方一直僵持,打得昏天黑地,也是异常激烈。

  如今场上最轻松的要数灰翼穷奇和火凤,虽然二人都是五级魔帝,但因为自身异兽蕴含的强大力量以及★★的灵魂之力,五级魔帝根本不是灰翼穷奇和火凤的对手,被火凤二人压制的连连受挫,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而场上最兴奋的要数五爪,五爪爆发了全身的潜能,以一敌二,司时面对一名五级魔帝以及一名四级魔帝的进攻,打得不亦乐呼。

  龙龟和电翼豹却是中规中矩的和天刹一族高手厮杀着,只是龙龟防御力超强,电翼豹速度超快,一时也是大占上风。

  空中的景风看到自己迟迟不能掌握主动,眼中精光一闪,使用在冥界学到的月影以及搜瑰绝技,攻向了五级魔帝。

  “嗖”的一声,景风身影突然变长,化成连一串变幻的幻影,手持降龙木向五级魔帝劈去。

  看到景风如此神通,五级魔帝心中一惊,但景风速度太快,五级魔帝根本来不及闪躲,仗着自身实力比景风强悍不少,手持极品魔器战刀硬抗上去。

  “轰”的一声,振幅了八倍攻击力的降龙木狠狠的抽到了五级魔帝的极品魔器战刀上,极品战刀瞬间裂开了一道道细口,一股强大的力量渗入到五级魔帝的脑中,五级魔帝猝不及防,脑中灵魂一颤,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在空中险些坠落下来。

  ‘六肖神雷,看到五级魔帝受伤,景风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把玄沌之力提升至顶峰,手持降龙木狠狠劈出一道犹如黑色灵蛇般的狂雷,狠狠地劈向了摇摇欲坠的五级魔帝。

  “轰!轰轰轰!!”振幅了六倍攻击力的六肖神雷狠狠地劈到了五级魔帝的身上。瞬间劈碎了五级魔帝身上的极品魔器战衣,贯穿进五级魔帝的体内,五级魔帝再次仰天喷出一口脓血,劈落到地上。把地面砸开一个深坑。

  “呼”看到五级魔帝被劈到地底,景风喘了一口粗气,想要恢复一下消耗过度的玄沌之力。可令景风没想到的是,被六肖神雷劈成重伤的五级魔帝还留有一丝力气逃跑。

  “嗖”的一声,全身焦黑的五级魔帝化作一道灵光冲出深坑,不顾众人死活,就想独自逃跑。

  “哪里跑!”景风一时大意,被五级魔帝夺路而逃,大喝一声,在降龙木中渡入一股玄沌之力,降龙木顿时发出一股青紫交融的灵光,顶端的枝条骤然变长,“唰唰”的缠向逃跑的五级魔帝。

  由于五级魔帝受伤很重,体内还残留着景风劈出的六肖神雷的力量,速度大打折扣,轻易的被降龙木的枝条缠住,缚束到空中。

  看到五级魔帝被景风所擒,天刹一族的三名四级魔帝放弃了各自对手,就想击杀死景风,解救被缚束的五级魔帝。

  景风看到向自己攻来的天刹一族三名四级魔帝高手,心中一狠,深吸一口气,猛地一甩降龙木的枝条,带动着被缚束的五级魔帝,抽向了三人。

  由于三名四级魔帝不敢向被缚束的五级魔帝出手,只能往后闪躲,景风早已预料他们不敢出手,在降龙木的枝条划过他们身体时,猛地变长,景风一抖手,又狠狠的抽了回去。

  “嘭嘭嘭”三名四级魔帝不得已出手保护自己,六道手印狠狠地印在了身受重伤的五级魔帝身上,瞬间震碎了五级魔帝全身经脉,击退了降龙木枝条的攻击。五级魔帝瞪大了双眼,不甘的死去。

  看到五级魔帝被自己所杀,三名四级魔帝疯狂了,联手劈出强力一击,三股交融在一起的爆裂灵光“咻”的一声轰向了景风。

  由于景风体内的玄沌之力消耗过度,反应大打折扣,看到三股爆裂灵光袭来,已经闪躲不及,连忙吸收了神月珠的力量,在体外形成一层虚幻水灵盾,硬抗三股爆裂灵光。

  “轰轰轰”三股爆裂灵光轰到虚幻水灵盾上,瞬间震碎了景风仓促汇集的虚幻水灵盾,重重的轰击到逆天烈焰甲上,景风感到胸口一窒,在空中摔落了下来。

  看到景风受伤,三名四级魔帝心中一喜,一个闪身飞到景风上空,就想举掌轰杀死景风,可就在他们举掌之际,一道冲天烈焰凭空而已,挡在了景风身前,杀向了三人。

  看到关键时候景风招出了烈瑰,挡住了三名四级魔帝的攻击,金翅大鹏六人松了一口气,但看到景风身受重伤,五爪等人愤怒了,大吼一声,双双变成了本体,杀向了众人,一时间场面急转直下,天刹一族的高手被逼迫的连连后退,更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被金翅大鹏刺得全身伤痕的孤岚魔帝看到场面急转直下,恨恨的看了一眼地面上身受重伤的景风,知道这次任务算是失败了,就想带领众人逃跑,可金翅大鹏早已看出孤岚魔帝的意图,在孤岚魔帝一个虚招之后,猛地刺出一枪,一道金光惊天而起,斩下了孤岚魔帝的一根手臂。

  孤岚魔帝一阵吃痛,使出血遁,化作一道血光逃离了魔心宗的上空。天刹一族众高手看到孤岚魔帝逃跑,早已没有再战之心,一个硬抗,借助反震之力就想逃跑。

  “哪里跑!”五爪大喝一声,胸前的第五爪突然变大、伸长,一爪贯穿了想要逃跑的五级魔帝,捏碎了五级魔帝的元婴,五级魔帝的尸体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而电翼貂看到天刹一族高手打伤景风就想逃跑,也走发出一声怒吼,一片金色闪电从天而降,劈向了逃跑的天刹一族的高手,瞬间劈碎了两个身受重伤的★★魔帝。

  就在五爪和电翼貂还要再追时,金翅大鹏即时制止了冲动的二人说道:“穷寇莫追,主人已经受伤,我们现在看看主人再说。”

  “吼吼!”五爪不解气的大吼一声,和金翅大鹏一起来到了景风身边。

  景风看到天刹一族高手已退,把烈魂收到逆天烈焰甲中,放心的盘膝坐在地上默默恢复起消耗过渡的玄沌之力,而五爪等人团团围住景风,把景风保护了起来。

  此时傲世魔帝看到景风正在疗伤,没有打扰景风,清点起伤亡来。此役魔心宗一共身损十八魔帝,五级魔帝一名,四级魔帝两名,★★魔帝四名,其余全都是一级和二级魔帝。而天刹一族损失惨重,六级魔帝孤岚魔帝被金翅大鹏劈下一根手臂,六名五级魔帝死了四个,十八名四级魔帝死了十一个,★★魔帝死了十个。

  看到自己大获全胜,傲世魔帝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眉头紧皱的忧心起来,天刹一族死了这么多高手,天刹魔帝一定会发狂的,到时候魔心宗还是在劫难逃。

  而此时恢复了大半功力的景风看到傲世魔帝紧皱的眉头,知道傲世魔帝在担心什么,走了过来安慰道:“傲世魔帝,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要来的迟早会来,要面对的迟早要去面对,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一个栖身之所安顿下来,其他的以后再说。”

  听到景风所说,傲世魔帝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的肺腑之言,老大受教了。”

  “含烟、映寒、紫真三位长老,速速把魔心宗内的弟子汇集于此,水青紫南两位长老,速速组织受伤弟子疗伤,三个时辰之后,我们离开此地,寻找新的栖身之所。”傲世魔帝大声命令道。

  “是宗主!”五位长老异口同声道,说完,各自忙碌了起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