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第十九章再创玄心山【三更求花】


  凌而真人在虚独境内层巩固修炼了一年左右时间,自身实力终于达到了大成后期,感悟到七天之后就要飞升天之界。|而电翼貂经过这段时间的炼化,也完全炼化了血色灵株,了解到凌雨真人★★天界的由来。

  这颗血色灵珠名叫血煞珠,乃是当年玄通诛杀魔界巨凶,六级魔帝煞血所得来的。这血煞珠乃是一件中品攻击神器,内含强大的血电属性力量,只是由于煞气过重,血电属性很难掌握,玄通又不是电体,一直未能炼化。而玄通为了报复天道宗,封死地之界飞升的修真之人,把自己不能炼化的血煞珠使用大神通封印在了天劫台内,增强了天劫的威力。玄通自信,自己都炼化不了的血煞珠,修真之人根本不可能炼化,有了血煞珠的天劫台,就是一般的仙君都会被第九道天劫内的血电杀死,别说渡劫期的修真之人。只是玄通没有想到,景风会下到地之界,而电翼豹本身乃是电休,机缘巧合下炼化了血煞珠,破了自己布下的★★天劫。

  “哼!原来真是玄通那老鬼搞的鬼,等我飞升天之界,发展了自己的势力,一定找他算账。”景风在听完电翼豹所说后,冷哼一声,自语道。

  “不过主人,我这次也算因祸得福了,不但提升到了一级中级神兽的境界,还得到了一件中品攻击神器,可以释放出具有吞噬效果的血电,攻击力大大增强,我想玄通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气死的。”电翼豹变**形,一脸笑意的说道。

  “呵呵,这倒是!”想到玄通在得知血煞珠被电翼豹无意间炼化后得愤怒表情,景风也露出了笑意。

  “景风啊,等飞升到天之界,你一定要小心,虽然你如今实力很强,但和那些千万年屹立在仙界顶峰的仙帝相比,你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凌雨真人提醒道。

  “我知道了师叔,在我实力不足以和玄通。焚天相抗衡时,我一定不和他们正面发生冲突,你就放心吧。”景风保证道。

  “那就好。景风我还有七天就要飞升天之界了,我想到外面静静等待,你让我出去吧。”凌雨真人说道。

  “好的师叔!我陪您出去。”说完,景风心意一动,和凌雨真人一起离开了虚独境。

  七天的时间飞速流过,当凌雨真人飞升的时日一到,一股霞光在天空出显现出来,牢牢包裹住飞升的凌雨真人,带动着凌雨真人缓缓的飘向了空中,而此时景风控制虚独境牢牢贴在凌雨真人身上,和凌雨真人一起消失在了地之界。

  此时的早已仙界乱成一片,玄通联合焚天的势力,疯狂的搜寻着景风影子,整个仙界被闹得鸡犬不宁。而星尘宫内,北方仙帝尘烟也是心急如焚,如今和景风商议好的打开下界通道的时间已经拖了两年多了,但玄通派的眼线死死盯住了星尘宫,使得尘烟仙帝也不敢轻举妄动,打开下界通道,接回景风。

  可就在仙界乱成一片的时候,景风随着凌雨真人回到了天之界“飞升者?”在凌雨真人变成仙休,飞离飞升池的一瞬间,守在飞升池外的玄心山弟子发现了凌雨真人,大吼一声,就想出手了结了凌雨真人。

  可就在玄心山弟子放出的飞剑刺向凌雨真人时,“嗖”的一声,凌雨真人突然无声无息的凭空消失了,就在玄心山弟子一脸惊诧的时候,电翼豹突然凭空出现,呼扇着巨翅,化作一道血光,瞬间劈碎了三十一名玄心山弟子,消失不见了。

  南辰星,天辰宫内。

  玄通在得知飞升台,三十一名玄心山弟子被人秒杀劈碎了,空中残留着一股浓浓的血气,整个人惊怒了。惊的是天之界竟然还有人可以发出带有腐蚀功效的血电,怒的是竟然有人敢向他动手。

  可是惊怒了一会。玄通瞬间冷静了下来,“血电、飞升者,难道……”想到这里,玄通顿时心中一惊,一个闪身离开了天辰宫,急速的向天劫台飞去一探究竟。

  玄通在使用大神通强行穿过天劫台外的界域后,来到了天劫台,当玄通看到自己当初耗费无上法力封印在天劫台中的血煞殊不见后,整个人完全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道:“不可能,地之界怎么会有人可以收服血煞珠,破了血雷天劫,这不可能!”说到最后,玄通怒吼了起来。

  “难道会是景风那个小杂种捣的鬼,不过他怎么会有能力下到地之界,这绝不可能哼!别让我查到是谁,不然我一定让你好看!”玄通看到查不出是谁杀死的玄心山弟子,而自己封印的血煞珠也不翼而飞,玄通冷哼一声,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天劫台。

  离开飞升台的景风并没有立即前去妖域谷,而是偷偷潜到了玄心山。景风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想让尘烟仙帝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天之界,不让他担心。二来是想吸引玄通手下高手,把他们吸引到玄心山,那样自己前去妖域谷的阻力就小了。三来是想用自己刚刚炼化的爆裂珠给玄心山一个惨痛的教训。

  景朋u用灵隐飘隐藏了自身的气息,改变了容貌来到了玄心山脚下。景风之所以敢如此大胆现身,是因为景风对灵隐飘隐藏气息的特效充满了自信。景风知道,只要不碰见仙帝高手,一般人根本看不出自己隐藏了气息。

  “站住,你是谁,来我们玄心山有何贵干?”玄心山守山弟子看到伤痕累累,神情慌乱,散发着一股微弱火属性灵气的景风,警惕的询问道。

  “在下乃是仙界火源山怒火上人门下弟子,我们火源山受到景风那恶徒袭击,损失惨重,我师父怒火上人特派我前来玄心山求救,这是我师父的传音珠,麻烦师兄帮我通报一声。”说着景风把封印了气息的爆裂珠递给了玄心山弟子。

  由于玄心山守山弟子刚刚出道不久,虽然没听过火源山有一位怒火上人,但看到景风身受重伤的样子并不像假扮,又听到火源山被玄心山大敌景风袭击,立功心切,没有犹豫,拿起景风递过来的爆裂珠说道:“这位师兄,你在这里等我,我这就给你禀报去。”说完,守山弟子急匆匆的向玄心山内跑去。

  看到玄心山守山弟子匆忙的神情,急促的背影,景风露出了一丝冷笑,并放出强大的灵魂之力,跟随着这名弟子进到了玄心山内抚就在这名弟子拿着爆裂珠进到玄心山大殿禀报时,大殿之上的玄心上人心中一紧,发现这名弟子手中的灵珠存在危险,就想出手制止这名弟子,封印住爆裂珠。可就在这时,景风突然引爆了爆裂珠,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巨大能量在玄心山大殿之中爆裂,瞬间摧毁了玄心山的大殿,吞噬了一名一级仙帝以及三名仙君,并重伤了四名仙帝。由于玄心上人及玄心山剩余超级高手发现的及时。而离得又较远,并未受到伤害,只是玄心山的象征玄心大殿毁于一旦。

  “玄心,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你就等待我更猛烈的报复吧!”就在玄心上人怒火冲天时,景风的声音凭空响起。

  “是你景风!你在哪,我要杀了你!”玄心上人看到毁于一旦的玄心大殿,愤怒的大吼道,并一个瞬移来到了玄心山的山门外搜寻景风的影子。

  可玄心山山门外早已没有了景风的身影,景风在传完话后,就躲进虚独境离开了玄心山。玄心上人在搜寻了半天后,没有发现景风,气得一掌把玄心山山门一旁的一座金雕石像拍成了碎末。

  “宗主,我们该怎么办,这景风的踪迹太飘忽了,而且我们在明,他在暗,景风想要报复我们太轻松了,我们该怎么预防。”玄心山四级仙帝云山担忧道。

  “这景风消失三年后又再次现身,我看我还是去一趟天辰宫,向玄通陛下禀报景风现身之事,并向玄通陛下救助,我想只要玄通陛下派高手帮我们镇守玄心山,景风根本不可能再有机会报复我们。”玄心上人沉思了一会说道。

  “哎!如今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玄心山四级仙帝天幻仙帝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

  “我不再的这段日子,你们把派出寻找景风那个小畜生的弟子全部叫回玄心山,以免出现意外。并启动我们玄心山最强防御阵,保护玄心山安危。而且每名弟子不得随意外出,以防景风那个小畜生再次偷袭我玄心山,知道吗?”玄心上人想到景风可能会随时报复玄心山,心中一紧,大声命令道。

  “宗主,你放心吧,我们会小心的。”玄心山云中仙帝保证道“那就好,我走了!”说完,玄心上人一个瞬移离开了玄心山此时的景风心情大好,自己不但重创了玄心山,毁了玄心山的玄心殿,而且变相告知尘烟仙帝自己已经重回了天之界,并把寻找自己踪迹的众高手吸引到了玄心山,这样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就会方便很多。

  看到时机已经成熟,景风隐藏了气息,悄悄地向仙界极北的妖域谷飞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