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第二十章妖域谷


  妖域谷。天之界妖族汇集的地方。谷内存在数以万计的妖兽,和龙族并称天之界两大独立超级势力,只是存在的年数没有龙族悠久!势力稍逊龙族一些!

  曾经有不少大势力想要收服妖域谷,为自己所用,但每次都无功而返,最近一次收服妖域谷的行动乃是焚天和玄通联手发起的,只是在最关键时期,东方仙帝雨稠突然出现,帮妖域谷赶走了焚天和玄通的高手,救下了妖域谷,但也因此使得焚天和玄通对东方仙帝雨稠怀恨在心,进行了一系列的报复行动。

  妖域谷经此大难之后,举族迁徙,迁移到仙界极北之地休养生息。在仙界极北之地特殊环境保护下,妖域谷不断发展壮大,牢牢控制了整片极北之地。

  “主人,仙界极北之地到了。”金翅大鹏呼扇着巨翅,驮着景风传音道。

  “辛苦你了金翅!”景风起身站在金翅大鹏身上,瞭望被极冷寒气所笼罩的极北之地道“迷杀阵!”景风感觉到整片极北之地的上空被一座蕴含天宇力量的迷杀阵所笼罩,只是这座迷杀阵还不完善,没有一个强大的阵心石筑基,不然就是六级仙帝也坏想强行破阵“金翅,我们进到虚独境中吧,这迷杀阵威力很大,以我的实力,很难破开此阵,我想控制虚独境闯此迷杀阵应该容易一些。”景风说道。

  “好的主人。”金翅大鹏点头说。说完,二人进到了虚独境中。

  景风控制着虚独境化作一道流星,进入到仙界极北之地的迷杀阵中,一股股冰冷罡风夹杂着狂暴的力量,不断的袭向虚独境。但虚独境根本无视迷杀阵中狂暴力量的袭击,飞速的穿梭在迷杀阵中,寻找妖域谷的入口。

  穿梭了三天左右时间,景风释放在外的灵魂之力突然感应到离自己不远的星球上有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波动,心中一喜,感觉妖域谷可能就在那颗凹形的星球内,立即控制虚独境向其穿梭过去。

  在抵达凹形星球一瞬间,景风发现妖域谷的谷口又出现了一个大阵,而且这个大阵是非常奇持的天迷传送阵,一旦深陷其中而找不到破阵之路,就会被天迷传送阵随机传送出去,远离了妖域谷。

  而景风身怀绝阵珠这等破阵异宝,对大千阵法早已了然于胸,虽然如今还破不开组合阵法,但对单独的阵法,景风也是有一定把握的,所以景风一眼就看出此阵的奥妙之处,没有盲目的控制虚独境闯阵,而是释放出强大的灵魂之力,在虚独境中不断打着手印,想要破开天迷传送阵,找到破阵之路。

  景风这一破阵举动也惊动了妖域谷内的妖兽,妖域谷一级中级神兽三头红鸾带领百十只妖兽围在了妖域谷的入口,杀气腾腾的等待着破阵之人的到来。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试探,景风已经渐渐把握住天迷传送阵中的虚实,心意一动,离开了虚独境,只身闯进了天迷传送阵中。

  景风一往直前,按照脑海中掌握的破阵之路,并不理会眼前不断出现的异象,很快闯出了天迷传送阵,来到了妖域谷中。

  “什么人,胆敢擅闯我妖域谷,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三头红鸾看到景风轻而易举的就破了妖域谷外的天述传送阵,心中一惊,大喝道。

  “你们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景风看到数百只异兽警惕、愤怒的眼神,大声解释说道。

  “哼!没有恶意,没有恶意为什么要来我妖域谷,说!你有何目的?”三头红鸾冷哼一声道。

  听到三头红鸾所说,景风顿时哑口了,要是自己说前来收服妖域谷,这此异兽一定和自己拼命,而自己的前世,东方仙帝雨稠的儿子雨石的身份这些异兽也不一纠日信,想到这里,景风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真的没有恶意,至于我此行的目的,只要我能见到你们妖域谷两位谷主,我自会说出来。”

  “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了,想见我们两位谷主,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大家一起上,势必擒下此人。”三头红鸾大声命令道。

  景风看到杀气腾腾冲来的妖域谷中的妖兽,叹息一声,知道大战不可避免,心意一动,把五爪,金翅大鹏等人在虚独境中招出来,迎了上去,想用激烈的厮杀声,引出妖域谷的两位谷主。

  “你果然不是自己,果然有同党,大家不要手下留情,杀了他们。”三头红鸾看到景风身边突然多出六人,心中一惊,发狠道。

  五爪身边的火凤看到发号施令的三头红鸾心中一喜,战斗**骤升,一声长鸣,变成了浴火火凤的本体,化作一道烈焰,迎向了三头红鸾。

  三头红鸾看到浴火火凤的本体,感受到浴火火凤散发出的强大力量,心中一惊,但同为火中强者的三头红鸾也被浴火火凤咄咄逼人的气势激发了战欲,三只鸾头发出三声鸣叫,喷出三条火柱,袭向了浴火火凤。

  浴火火凤看到火柱袭来,并不惊慌,猛地回旋身子,化作一道高速旋转的火焰龙卷风,瞬间吞噬了袭来的三根火柱,卷向了三头红鸾。

  看到浴火火凤轻而易举的破了自己喷出的三根火柱,并化作火焰龙卷风卷向了自己,三头红鸾发出一声惊鸣声,双翅吝挥,带动着滚滚热浪,再次袭向了高速旋转而来的浴火火凤。

  而五爪等人也全部变成兽体,迎向了滚滚而来的百十只妖域谷强大异兽,一时间妖域谷的入口内百兽衣鸣,不绝于耳,一股股狂暴之气悠然而生,整个妖域谷的谷口被强大的力量震成了碎末。

  而此时景风并没有加入到战斗中,虽然妖域谷中强大的妖兽数量众多,但五爪、金翅大鹏、灰翼穷奇等人实力明显远超妖域谷中数百只妖兽,使得数百只妖兽根本沾不到丝毫的便宜,但景风也对妖域谷中强大异兽的勇猛实力,一往无前地尽头感到了欣喜,对收服妖域谷的决心更坚定了。

  由于景风提前嘱咐,不要让他们伤害妖域谷众妖兽的性命,五爪等人并没有下狠手,总是点到为止。大约激战了两个多时辰,妖域谷众妖兽被五爪,金翅大鹏几人压制的连连后挫,而火凤也是强压三头红鸾一头,三头红鸾被火凤释放的黑色神火压制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断的哀鸣,闪避。

  眼看妖域谷众妖兽就要败退之际,妖域谷内传来了一阵阵踏蹄的轰鸣声,一个高达百米,全身乌黑,双眼血红,透着一股杀气的黑猿和一只双翅金黄,翅展超过百米的暗虎带领着数千只妖兽杀气腾腾赶了过来。

  看到黑猿和白虎,景风知道妖域谷的两位谷主血瞳猿王和金翅暗虎终于现身了,大喝一声,制止了打得不亦乐呼的五爪等人,静静等着在他们的到来。

  “小子。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妖域谷,打伤我的手下。”本想立即取了景风性命的血瞳猿王看到他的手下并没有一人被杀,只是受了些轻伤,强忍住心中的怒意。大声质问道。

  “猿王,我没有恶意,你也看到了,我们并没有伤害你手下的性命,我这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请你帮我对付焚天和玄通他们两个。”景风诚恳的说道。

  “哼!我为什么要帮你,帮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劝你赶快离开此地,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血瞳猿王在听完景风所说后,并不动容,冷哼一声道。

  “猿王,我知道你和焚天、玄通有过节,你千里迢迢把妖域谷从仙界极东迁移到这极北也是因为焚天和玄通的缘故,只要你肯帮我,我一定帮你报的此仇。”景风诚恳地说道。

  “就凭你们!哼!不是我小看你们,就凭你们几个,怎么帮我妖域谷报仇,不要在这信口雌黄了,赶快给我滚出妖域谷。”血瞳猿王大吼道。

  “大哥,不要给他们多说废话了,我看他们心怀不轨,而且可以轻松穿过我们妖域谷外面的天迷传送阵,要是放他们走,我们妖域谷就威胁了,先把他们擒下再说。”金翅暗虎凶狠的说道。

  “是啊猿王,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三头红鸾也附和道。

  “嗯!好,我们一起上,擒下他们。”血瞳猿王在听到金翅暗虎和三头红鸾所说后,想了想,决定先擒下景风几人在说。

  看到妖域谷众妖兽真的要动手,景风连忙大喝道:“猿王,请听我解释,我的前世乃是东方仙帝雨稠的儿子雨石,我来此真的没有恶意。”

  “什么!大家住手!”血瞳猿王在听到景风所说后,心中一惊,制止住怒气冲冲的众妖兽道。

  “你说你是东方仙帝而稠的儿子,这怎么可能,我早就听说东方仙帝之子雨石被魔界天刹魔帝所杀,你竟敢编如此漏洞百出的谎言,看来你确实心怀不轨,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分量,竟敢来打我妖域谷的主意。”血瞳猿王大喝一声,带动着滚滚拳芒,轰向了景风。

  景风脚踏灵隐飘躲开血瞳猿王愤怒一拳,闪到五爪身边大声说道:“猿王,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的前世真的是东方仙帝雨稠的儿子雨石,不信你看他,五爪开明兽是不会有假的吧。”

  “五爪开明兽!”血瞳猿王在看到景风身边的五爪本体后,停下了身形,一脸不可思议道。

  “这是北方仙帝尘烟的信札,你看过之后就明白了。”景风把北方仙帝尘烟证明自己身份的信札递给了血瞳猿王。

  血瞳猿王在看过北方仙帝尘烟的信札之后,平息了心中的怒火,对景风的身份也渐渐相信起来。

  “大哥,这真是北方仙帝尘烟的信才凹你真的相信他的身份?”金翅暗虎变**形,走过来警惕的说道。

  “这确实是北方仙帝尘烟的信札,我能感应出他的气息,我现在刨日信他的身份,因为五爪开明兽,整个仙界就一只,一直跟随在东方仙帝之子雨石的身边,既然五爪开明兽出现,那他应该就是雨石。”血瞳猿王说道。

  “那大哥,他说的事!”金翅暗虎问道。

  “我们一起进去说吧!”血瞳猿王对景风几人说道。

  “好!”景风看到血瞳猿王的表情,知道血瞳猿王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身份,稍稍松了一口气,点头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