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天道宗(求鲜花)


  如今的天道宗经过百年发展,已经恢复了当年的辉煌,门下弟子数量达到了惊人的两万余人,再加上黑暗沼泽内的仙泽福地孕育的充足的仙灵气,以及景风刻意留下的巨大极品天晶,天道宗弟子的修为已惊人的速度增长着。以如此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天道宗就可以发展成天之界的超级大宗。

  魔界,泽蕴星,黑暗沼泽外。

  景风站在黑暗沼泽外,静静看着黑暗沼泽中的★★大阵,想到自己当年闯进黑暗沼泽遇到的险境,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时,两名天道宗年轻弟子看到景风独自一人看着黑暗沼泽发笑,而景风的面貌又十分陌生,两名天道宗年轻弟子眉头一皱,举着手中仙剑大声质问道:“你是谁,来我天道宗有何贵干!”

  “呵呵,你们是天道宗谁坐下弟子!”听到天道宗弟子的质问,景风并不生气,扭过头来,一脸笑意的问道。

  “这与你何干?再不报上名来,说明来意,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一个年轻弟子敌意的大声质问道。

  “我叫景风,也是天道宗弟子,我今天前来是见天龙祖师的!”景风善意的说道。

  “景风!太师叔景风!”听到景风自报家门,两名天道宗年轻弟子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元师兄!你看他像我们天道宗的传奇人物,太师叔景风吗?”一个稍微年轻点的天道宗弟子看了景风几眼,小声对一旁年长点的天道宗弟子问道。

  “我看不像,大家不都盛传太师叔景风身高九尺,休壮如山,你看他,根本不像一名高手,连一点高手气息都没有,我看他八成是冒充我太师叔行骗的!”年长的天道宗弟子分析道。

  “对,我看他也不像太师叔景风!哼!竟然冒充我天道宗传奇人物景风太师叔,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年轻一点的天道宗弟子冷哼一声道。

  听到二人的窃窃私语,景风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摇头道:“难道景风还有人冒充不成,他又不是一方仙帝!”

  “大胆,你敢侮辱我太师叔景风,我看你这是找死!”听到景风的苦笑声,年长一点的天道宗弟子眉头一皱,举起手中仙剑就想把景风擒下。

  “哎!”看到这两名天道宗弟子始终不相信自己,景风叹息一声,站在黑暗沼泽外大声喊道:“宁石子师兄在吗?我是景风,我回来了!”

  “大胆,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没有人敢在我天道宗外★★,今天不擒下你,给你点教训你以为我天道宗是好欺负的!”年轻一点的天道宗弟子眉头一掀,举起手中仙剑,就刺向了景风。

  看到白光光的仙剑刺来,景风摇了摇头,任由仙剑刺到自己身前一米处。可是划过一道白光的仙剑刺到景风身前一米处时,不论年轻一点的天道宗弟子怎样运功,就是不能刺进一分。

  “师兄,快来帮我,我已经缠住他了!你只要一剑,就可以解决他!”年轻一点的弟子秀脸憋得通红,大声喊道。

  “师弟,你坚持住!师兄来了!”年长一点的天道宗弟子大喝一声,纵身跃起,一剑劈向了景风。

  这时,黑暗沼泽中传出一声呵斥声:“你们在干什么,还不给我住手!”

  可是此时年长一点的天道宗弟子已经收不住手,一道‘大道弑天,已经劈出,九道白光回旋着劈向了景风。

  可是异象再次出现,九道回旋白光在劈到景风身前一米时,突然消失不见了,连一丝空间波动都没有产生。

  看到景风竟然不动声色就把自己最强一招破除了,年长一点的天道宗弟子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景风。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这时,景风的师兄宁石子走出来呵斥道。

  “太师傅,他不会真的是太师叔景风吧!”看到景风惊人的实力,两名天道宗弟子使劲咽了一口口水,有些震惊的问道。

  “他就是你太师叔景风!”宁石子佯怒道。

  “太师傅,大家不是说太师叔身高身高九尺,体壮如山吗?怎么……”两名天道宗弟子张大了嘴,惊恐的问道。

  “放肆,这是谁说的!还不赶快退下!”宁石子眉头一皱道。

  “呵呵!身高九尺,体壮如山,我有这么夸张吗?”景风露出一丝笑意道。

  “景风,你别见怪!这些弟子把你供奉成了神,所以才夸大了一些!”宁石子不好意思道。

  “不碍事的师兄,我看这两名弟子资质很好,以后的发展不可限量,看来我天道宗已经恢复元气了!”景风一脸笑意的说道。

  “是啊!有你这个天之界最传奇的人做招牌,怎么会招不来资质好的弟子。走师弟,我们进去吧!”宁石子一脸笑意的调笑道,和景风并肩走进了黑暗沼泽中。

  而两名天道宗守卫弟子看到刚才确确实实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景风,想到刚才自己所作所为,全都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脸惊恐的看着景风消失在了黑暗沼泽中。

  “师兄,这百年,天道宗一共招了多少弟子啊!”一边穿梭在黑暗沼泽中,景风一边问道。

  “因为你的缘故,再加上灭光魔帝特意照顾,我们百年一共收了两万多名资质很不错弟子。”宁石子说道。

  “那就好!只要这些弟子勤加苦练,我想用不了多久,天道宗就可以成为天之界的超级大宗,到那时,就该让玄通血债血偿了!”景风眼中露出一丝冷光道。

  由于有宁石子的带领,景风一路通畅的来到了天道宗的大殿内,而一路上知道景风身份的天道宗弟子都一脸崇敬的看着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天道宗也因为景风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

  天道宗大殿内。

  “景风,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雷心界一行顺利吗?救出你父王了吗?”看到景风前来,天龙上人关心的问道。

  “谢谢天龙祖师关心,我已经顺利救出我的父王家人!”景风感激的说道。

  “那就好!东方仙帝的为人我一直很钦佩,等有空我一定拜访一下你的父王!”天龙上人点头道。

  “我父王如今留在了星尘宫修养,等我父王功力恢复,我一定带我他前来拜仿师祖你!”景风说道。

  “好好!那我就在天道宗恭候你的父王了!”天龙上人点头道。

  “天龙祖师,这次景风前来有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看望诸位前辈。第二件事是送给天道宗十件极品攻击神器,三十件上品攻击神器,八十件中品攻击神器,三百件下品攻击神器,以增强天道宗的实力!”说着,景风一招手,四百二十件攻击神器漂浮在了天道宗大殿内。

  和当初在星尘宫大殿发生的一幕一样,众人被景风财大气粗赠送的神器的行为镇住了,一脸震惊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四百多件神器,整个大殿一下子安静下刺过了一会,天龙上人平息了一下震惊的心情道:“景风,你这些攻击神器都是哪来的,怎么会有这么多!”

  “不瞒天龙祖师,这些攻击神器都是我在雷心界得来的!”景风把自己在雷心界经历的事,详详细细的给天道宗众人说了。

  “景风,你的实力提升真的可以用一日十里来形容,你竟然连神人都可以斩杀,我们天道宗出了一个你这样的弟子,真是我们天道宗的福音啊!”天龙上人感慨道。

  “景风,回想当年我和你师父探讨你是我们天道宗的福还是祸,现在看来你不只是我天道宗的福,更是把天道宗推上辉煌的支柱,凌苦师弟泉下有知,可以欣慰了!”凌云上人欣慰的说道。

  “师伯,当年没有你和师傅的教导,景风不可能有今天,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替师傅做的!”景风想到惨死的凌苦真人,深吸了一口气道。

  看到景风有些伤感的神情,凌云真人知道景风又想起了凌苦真人,连忙打岔道:“景风,不知道你说的第三件事是什么?”

  听到凌云真人发问,景风平静了一下伤感的心情道:“我来天道宗的第三件事并非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前段时间,尘烟仙帝的北方势力一直被五名六级毒帝所困扰,前不久,我和这五名毒帝正式交手了一次,但我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领头的红衣老妪的眼神很像失踪已久的红玉,所以我来天道宗是想求证一下,各位前辈打听到红玉的消息了吗?”

  “什么!景风你仔细把红衣老妪的样貌举止给我说一遍!”听到景风所说,一直闭目不语的凌雨真人猛地睁开了眼睛,急迫的问道。

  “凌雨师叔,你先别激动,我只是猜测!”景风把遇到红衣老妪,以及红衣老妪的样貌举止给众人说了。

  听完景风所说,众人再次陷入了沉静,因为景风所说的红衣老妪和红玉的样貌相差过远,就连举止也沾不到一丝联系,但红玉已经在天之界消失了百年,谁都不敢保证红玉到底发生了什么。

  “景风,那红衣老妪的眼神真的和红玉很像吗?”沉思了一会,凌雨真人发话道。

  “很像!非常像!”景风深吸一口气道。

  “景风,不管那个红衣老妪是不是红玉,请你务必把她擒回来,只要让我看她一眼,我就可能确认她到底是不是红玉!”凌雨真人知道自己的实力太低,跟景风前去寻找红衣老妪无疑是在拖累景风,所以请求景风把红衣老妪擒回来。

  “放心吧凌雨师叔,我这次来就是想给各位前辈说一声,然后去一趟聚宝宗,我想这件事和聚宝宗脱不了干系,如果红衣老妪真的在聚宝宗,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把她擒回来见你!”景风保证道。

  “好!谢谢你了景风!”说完,凌雨真人再次闭上了眼睛。

  “景风,你在天道宗多呆几天吧!天道宗大部分弟子都没有见过你,好让大家认识认识你!”天龙上人说道。

  “是天龙祖师,我发现我们天道宗的弟子资质都不错,我也把自己的一些修炼心得传授给他们,也许对他们以后修炼的路有所帮助!”景风遵命道。

  “凌云,你去把天道宗弟子召集到广场!我这就带景风前去!“天龙上人命令道。

  “是师祖!”说完,凌云真人起身召集弟子而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