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第四十章妖冢之墓【三更求花】


  时间如梭,五十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景风经过五十年揣摩领悟元素法则,对元素法则也有了一定的认知。

  整个宇宙就是由七种元素组成的,而元素法则就是对宇宙七种元素的一种掌控,完全掌握了宇宙七种元素,就可对建造自己的空间,而且运用元素法则还可以掌控自己周围空间内的元素对敌或御敌。

  但元素法则博大精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领悟的,如今景风经过五十多年的领悟,只是对空间火元素有了一定得掌控,景风运用元素法则可以把自己身体周围内的火元素增加或减少,这让景风使用九天真极火时,威力变得更大。

  不过景风经过对元素法则的领悟,灵魂境界竟然连跨两个境界,达到了六级神君境界,而掌握了火属性元素法则,使得景风体内的虚幻火灵生了蜕变,一颗颗虚幻火灵不断变大,映出了五色之光,变成了五色圣火灵,景风也终于从空沌之境提升到了无沌之境,达到了四级神君的实力。

  金翅大鹏等人经过在绚世万幻殿磨练心智,灵魂境界突飞猛进,金翅大鹏、灰翼穷奇、火凤、五爪四人的灵魂境界竟然全部达到了六级神君的灵魂境界,金蚕王、混沌龙龟、黑鳞蟒等人达到了五级神君的灵魂境界。

  灵魂境界提升了,金翅大鹏等人没有在压制自身境界,不断吸收体内的兽元,提升着自身的实力,金翅大鹏等人的自身境界经过兽元提升,也有了一个高的飞跃。

  而当初被景风带进绚世万幻殿的三十名火焰岭高手高手的灵魂境界也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只要这三十名火焰岭高手学会吞噬天地法诀,这三十名火焰岭高手就可成为火焰岭一根强硬的支柱。

  在火焰岭势力范围一处隐秘山里中的水潭内,当初被景风等人合力击成重伤天妖谷谷主肥遗经过五十多年的疗伤,已经恢复了体内的重伤。

  恢复了体内重伤后,肥遗小心潜进自己的天妖谷,但回到天妖谷肥遗现,如今自己的天妖谷已经被火焰岭所占领,当初自己的手下全部投奔了火焰岭。

  当眼看眼前一幕后,想到自己势单力薄,肥遗眼中露出了一丝冷光,心中不断盘算着该怎样报复火焰岭景风一伙人。

  最后,肥遗决定投奔比火焰岭实力更强的妖冢之墓,挑唆妖冢之墓来讨伐火焰岭,为自己报仇。

  走兽一族势力范围外围东部最大的势力范围妖冢之墓。

  “什么人,来我妖冢之墓做什么!”妖冢之墓的守卫看到肥遗前来,眉头一掀,谨慎的大喝道。

  “我是天妖谷的谷主肥遗,请帮我向九婴领主或者狂妖蟒副领主通报一声,我有事求见!”肥遗挂着媚笑说道。

  “天妖谷谷主?天妖谷不是让火焰岭吞并了吗?你是在哪跑出来的!竟然还冒充天妖谷谷主!”妖冢之墓的护卫大声呵斥道。

  听到妖冢之墓护卫的呵斥声,肥遗心中升起了一团怒火,但想到自己这次是来投奔妖冢之墓,肥遗压制住心中的怒火道:“我确实是原来天妖谷谷主,而我和你们妖冢之墓的副领主狂妖蟒乃是旧时,请你们给狂妖蟒副领主通报一声,就说肥遗前来投奔他!“说着,肥遗在储藏戒指中取出四棵珍贵的灵草递给了守护妖冢之墓的四名护卫。

  虽然妖冢之墓四名护卫没有见过肥遗,听肥遗的名字他们还是听过,见肥遗又很识抬举,四名妖冢之墓的护卫露出一丝笑意道:“肥遗谷主,你先在妖冢之墓外等待,我这就去通报狂妖蟒副领主。

  “有劳了!”肥遗挤出一丝笑意道。

  肥遗在妖冢之墓外苦等妖冢之墓副领主狂妖蟒一个多时辰时,身穿黑衣,满眼凶光,带着一身傲气的狂妖蟒走了出来,看到在妖冢之墓外来回走动的肥遗,狂妖蟒露出一丝笑意道:“肥遗谷主,你怎么来了!”

  “妖莽兄,你就别嘲笑我了,如今我哪还是什么天妖谷谷主,如今我只是一名丧家之大!”肥遗唏嘘的说道。

  “肥遗,你就不要伤心了,你放心,你的仇九婴领主会给你报的!走!我们里面谈!”看到肥遗如今的处境,狂妖蟒露出一丝活该的笑意,带着肥遗进到了妖冢之墓内。

  在最早,妖冢之墓一直想吞并天妖谷一统走兽一族东部外域,但是肥遗一直没有同意,所以当狂妖蟒看到肥遗落到如今的处境,根本没有同情肥遗的意思,只是把肥遗当成了笨蛋、活该。

  狂妖蟒的大殿内。

  “妖蟒兄,不知九婴领主在吗?我想见九婴领主一面,请求九婴领主派兵帮我讨伐火焰岭,为我报仇!”肥遗恳求道。

  “如今九婴领主已经修炼了十年,任何人都不见,妖冢之墓大大小小的事都由我来处理!”狂妖蟒翘着腿,狂妄的说道。

  “那妖蟒兄,你能派兵帮我报仇吗?如果你能为我报仇,我一定会报答妖蟒兄你的!”肥遗起身苦求道。

  “报答我!肥遗,如今你什么都没了,怎么报答我!”狂妖蟒不屑的说道。

  “妖蟒兄,虽然我的天妖谷没了,但只要你能为我报仇,我这条命就是你的!而我储藏戒指中的所有珍贵神草,晶石也都是妖蟒兄你的!“看到狂妖蟒不屑的神情,肥遗忍住了心中的怒火道。

  “神草、晶石我妖冢之墓有的事,我并不缺!而想为我卖命之人数不胜数,所以……”狂妖蟒不屑的看着肥遗,故意把话音拉长。

  “妖蟒兄,我还有一件中品真灵器长角,如果妖蟒兄喜欢,就一并拿去!我只求报仇!“肥遗一咬牙,把自己最珍贵的,唯一一件真灵器拿了出私看到狂妖蟒手中的中品真灵器,狂妖蟒眼中一亮,立即拿过肥遗手中的中品真灵器长角,仔细的看了一会道:“不错不错!好!我答应你,出动妖冢之墓大军帮你报仇!谁让我们是兄弟呢!哈哈,”

  听到狂妖蟒大笑声,肥遗只觉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但为了报仇,肥遗只能换上一脸微笑道:“谢谢妖蟒兄了!”

  “好了,肥遗,你下去休息吧!等我处理完手头事情,就聚集大军讨伐火焰岭为你报仇!”狂妖蟒说道。

  “对了肥遗,你那储藏戒指呢?我最近还真缺一枚储藏戒指!”狂妖蟒叫住转身要走的肥遗道。

  “妖蟒兄,你看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肥遗深吸了一口气,即不情愿的把储藏戒指摘了下来,递给了狂妖蟒。

  “恩!品质不错!肥遗,你放心,报仇之事就交给我了!来护卫,带肥遗去后殿休息!“狂妖蟒把灵魂之力深入进储藏戒指,现肥遗储藏戒指果然收藏颇丰,满意的说道。

  “哎“看到自己被狂妖蟒搜刮一空,肥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更加记恨把自己害到如此底部的火焰岭。

  不过狂妖蟒并没有遵守承诺,自从把肥遗搜刮一空后,肥遗就没有再见到狂妖蟒,而妖冢之墓也没有兵骚扰火焰岭,这让肥遗越来越急躁。

  其实妖冢之墓之所以没有进攻火焰岭,主要是因为妖冢之墓领主九婴一直在修炼,狂妖蟒虽然临时掌管妖冢之墓,但九婴为了防止狂妖蟒某权,并没有把兵权完全交给狂妖蟒,所以狂妖蟒只能调动妖冢之墓小部分妖兽高手。

  而狂妖蟒知道,这小部分妖兽高手根本不是兵强马壮火焰岭的对手,所以狂妖蟒在搜刮了肥遗所有家当后,就把肥遗扔到了一边,不再理会。

  在苦等了一年左右时间,肥遗现狂妖蟒根本没有帮自己的意思,气的肥遗不断着闷气,最后肥遗决定再去找一趟狂妖蟒,利用景风有空间真灵器引诱狂妖蟒,让狂妖蟒对火焰岭兵。

  “请问狂妖蟒副领主在吗?”肥遗客气的问道。

  “不在!你改天再来吧!”看到肥遗前来,狂妖蟒大殿的护卫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狂妖蟒不在,肥遗忍住心中怒气,没有离去,静静站在狂妖蟒大殿外,耐心的等待起狂妖蟒。

  看到肥遗竟然在狂妖蟒大殿没有离去,狂妖蟒大殿守卫并没有驱赶肥遗,任由肥遗站在大殿外等待。

  一连等了十天,狂妖蟒的身影终于出现在狂妖蟒大殿外。看到狂妖蟒回来了,肥遗立即笑脸迎了上去。

  “妖蟒兄,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十天了!”肥遗一脸媚笑的说道。

  “是你肥遗!”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肥遗,狂妖蟒不由得皱起来眉头。

  “妖蟒兄,我找你有事!我们能进去谈吗?”肥遗问道。

  “我还有事!改天吧!”狂妖蟒摆了摆手道。

  看到狂妖蟒竟然过河拆桥,肥遗脸色变得十分难堪,但为了报仇,肥遗深吸一口气道:“妖蟒兄,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给你说!而且这件事你一定会感兴趣!这件事和一件空间真灵器有关!”

  本想强行把肥遗赶走的狂妖蟒听到空间真灵器,眼中露出了一丝贪婪之色,立即换上了一副嘴脸道:“我好像这会又没事了,走肥遗,我们里面谈!”

  说完,狂妖蟒亲热的和肥遗并肩走进了自己的大殿内。

  一进大殿,狂妖蟒立即驱散护卫,问道:“肥遗,你知道那里有空间真灵器!”

  “不错,而且是一件等级不低的空间真灵器!”肥遗点头道。

  “在哪!”听到肥遗所说,狂妖蟒眼中精光一闪,焦急的问道。

  “就在火焰岭中,只要你把火焰岭夷为平地,就可得到那件空间真灵器!”看到狂妖蟒贪婪的神色,肥遗露出一丝笑意道。

  “火焰岭!肥遗,你不会是故意用空间真灵器骗我派兵攻打火焰岭吧!”听到肥遗所说,狂妖蟒谨慎了起来。

  “妖蟒兄,这个你请放心,这是我亲眼所见,如果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只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别的势力,妖蟒兄,告辞了!”说完,肥遗就准备起身离开。

  “肥遗,你等等,我也没说不相信你!这样吧,你再耐心等待几天!我这就去召集妖冢之墓高手,然后我们一起杀到火焰岭!”看到肥遗要走,想到空间真灵器对自己的重要性,狂妖蟒决定赌上一赌,带兵杀向火焰岭。

  “那好!那我就恭候妖蟒兄的好消息!”说完,肥遗暗中松了一口气,离开了狂妖蟒大殿,回到自己的住处等待狂妖蟒集合妖冢之墓大军,进攻火焰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