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第四十二章斩杀肥遗【二更求花】


  肥遗和狂妖蟒带领的妖冢之墓一万八十名妖兽一踏进景风所布的十杀重阵,虚独境中的景风立即出现大阵中,漂浮在了空中,飞的打起了手印,启动了十杀重阵。

  看到景风出现,狂妖蟒心中一喜,就准备出手击杀景风,抢夺景风的虚独境,但是当景风打完最后一个手印,狂妖蟒眼前的景像突然消失,天空中出现了一层厚厚的黑云,一道道凌厉的攻击在黑云中钻出,铺天盖地的攻击向了妖冢之墓大军。

  “妖冢之墓大军听着,火焰岭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就先让你们尝尝我十杀重阵的厉害!看看你们能有多少人在我的十杀重阵中活着出来!”景风霸气的声音飘荡在十杀重阵中。话毕,景风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干杀重阵中。

  看到景风果然布阵等待自己,不断抵御漫天落下攻击的肥遗感到了深深的愤怒,但肥遗知道,不把景风所布十杀重阵破了,根本不可能杀进火焰岭报仇。

  这时,肥遗一边抵御漫天攻击,一边对身旁的狂妖蟒说道:“狂蟒兄,你带领的大军中有懂阵法的高手吗?”

  深陷十杀重阵,狂妖蟒也是愤怒无比,听到肥遗所说,狂妖蟒重哼了一声,对身旁的妖兽高手道:“妖狰,你能破了这个困住我们的大阵吗?”

  “副领主,这个大阵布阵手法很高,我一时还未能找到这个大阵的阵心所在,你在给我一点时间,我很快就能找到!”本体为四眼妖蛇的妖狰说道。

  听到自己第一阵法高手一时都觉不出景风所布十杀重阵的阵心,狂妖蟒感到了一阵阵头疼,心中有些后悔带兵来火焰岭为肥遗报仇。

  随着妖冢之墓妖兽高手越困时间越长,妖冢之墓一些实力减弱的的妖兽高手渐渐被漫天攻击射杀死,妖冢之墓大军也随着时间的流失,有些慌乱起来。

  就在狂妖蟒焦急万分时,四眼妖蛇妖狰大喊一声道:“副领主,我已经找到这个杀阵的阵心了,这个杀阵是由一百八十八块阵基石构成,只要我们的攻击能击破这一百八十八块阵基石,这个杀阵就会不攻自破!”

  “快!妖狰,你告诉我那些阵基石所在!“听到妖狰所说,狂妖蟒焦急的说道。

  “副领主,我们先攻击那!”妖狰挥着十杀重阵西北方一处四地说道。

  “好!大家听我指挥,一芊人抵御天空落下的攻击,一般人听从我的指挥攻击!”狂妖蟒大声喊道。

  “大家给我攻击那处凹地!“狂妖蟒指着远处四地,大喝一声道。

  看到狂妖蟒所指,八十余名妖冢之墓高手一起攻击,轰到了四地之处,强大的力量瞬间震碎了一块阵基石。

  感觉到一颗阵基石破碎。妖狰继续把十杀重阵阵基石方位告诉狂妖蟒,知道阵基石方位后,狂妖蟒指挥妖冢之墓大军疯狂的破阵。

  随着一声声爆炸声在十杀重阵中传出,十杀重阵的威力也随着一颗颗阵基石破碎而降低,感觉到十杀重阵已经不能伤害到妖冢之墓大军时,景风把隐藏在火焰岭三万多名妖兽高手调动起来,团团围住了即将破阵的妖冢之墓大军。

  当最后一块阵基石被妖冢之墓大军联手轰碎后,景风所布十杀重阵消失不见了,死亡三十八百多人,受伤上万人的妖冢之墓大军脱离了大阵。

  看到十杀重阵被破,狂的狂妖蟒还没有高兴,一颗愤怒的心就落入到了低谷。

  狂妖蟒现,自己和妖冢之墓一万四十多名妖兽高手被密密麻麻的火焰岭大军团团围住,而且自己妖冢之墓一万四十多名妖兽高手还都有伤在身。

  这时,景风漂浮在空中道:“肥遗,你不是想借妖冢之墓大军来为你天妖谷报仇吗?不过你这个愿望恐怕要落空了,你们今天一个也休想活着离开!”

  “火焰岭高手听命!给我血洗妖冢之墓!”随着景风一声命下,火焰岭高手憋足了全力,冲向了惊慌失措,有些慌乱的妖冢之墓大军,疯狂的厮杀了起来。

  看到一边倒的局势,狂妖蟒此时恨死了肥遗,恨不得一口把肥遗吞了,但为了扭转局势,狂妖蟒知道还得依仗实力强大的肥遗,只能忍住心中的怒意,想着办法。

  “狂蟒兄,那白衣男子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你我二人一起出手击杀那名白衣男子,以我们的实力,应该可以把他击杀死,只要他一死,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肥遗出主意道。

  “好“听到肥遗的提议,狂妖蟒想了想同意道,变成了狂妖蟒本体,和化成六足四翼蛇的肥遗一起,冲向了景风,想要一击斩杀景风。

  看到肥遗二人冲来,景风看出二人意图,穿上了逆天烈焰甲,祭出了木魂,运用元素法则,把空间内的火元素吸收到了木魂中,劈出了可以振幅十五倍攻击的五色圣火斩。

  “呼”的一声,整个空间突然燃烧了起来,一把燃烧着五色圣火的神刀惊空而起,失杂着无尽的烈火旋风,横向一刀,劈向了肥遗和狂妖蟒。

  感觉到木魂散的气息,以及五色圣火蕴含的力量,肥遗和狂妖蟒心中感到了一丝无力,全身的妖神力只能挥八成,三道强力攻击重重的撞到了一起。

  “轰”的一声,整个空间生了极具的扭曲,一声爆响在空中传出,肥遗和狂妖蟒哀嚎一声,全身焦黑的在空中摔落,而景风虽然有逆天烈焰甲保护,但在两名★★中级极圣兽联手攻击下,也不好受,被二人联手攻击震飞,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这时,疯狂杀戮妖冢之墓妖兽的火猊现了景风受伤,大吼一声,弹地而起,接住了被肥遗和狂妖蟒联手震伤的景风。

  摔落到地上,身受重伤的狂妖蟒冲着肥遗大吼一声道:“肥遗,你竟然骗我,骗我火焰岭没有级高手!我要杀了你!”

  “妖蟒兄,你听我解释!上次我和他们对战的时候,他真的没有现在的实力!”看到狂妖蟒通红的双眼,肥遗连忙解释道。

  这时,火猊驮着正在调息的景风回到了火焰岭阵营处,看到景风被肥遗和狂妖蟒合力重伤,金翅大鹏、五爪气涌心头,化作两道金光,破开妖冢之墓重重围堵,来到了正在争吵的肥遗和狂妖蟒身边。

  看到全身焦黑的两条巨蛇,金翅大鹏和五爪大喝一声,变成了本体,杀向了肥遗和狂妖蟒。

  如今金翅大鹏、五爪都已经是★★中级极圣兽实力,和肥遗、狂妖蟒实力相当,再加上肥遗、狂妖蟒全都有伤,兽体力量又远不如金翅大鹏和五爪,在交手之后,肥遗和狂妖蟒很快落入到了下风“嗷~~”随着金翅大鹏一声鸣叫,金翅大鹏金翅一挥,出了一道金光,直接劈断了肥遗两扇巨翅。

  而和五爪交锋的狂妖蟒此时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坚韧的蛇鳞被五爪锋利的巨爪划开了一道道口子,头上的妖角也被五爪咬断。

  而五爪身上有金色龙鳞保护,狂妖蟒的攻击一时还奈何不了五爪。

  “嘭”的一声,五爪身体在空中弹起,一爪拍到了狂妖蟒的腹部,在狂妖蟒腹部留下了五道深见血肉的爪痕,一爪把狂妖蟒拍到了地面,把地面砸开了一个巨坑。

  看到大局已去,自己再留在火焰岭肯定凶多吉少,狂妖蟒巨大的身躯不断变小,化成了一条不起眼的小蛇,喷出一团迷雾,在激战的大军中穿梭,逃跑了。

  而五爪一时大意,并未现狂妖蟒化成小蛇逃跑,等五爪在空中炫耀一番后,现狂妖蟒不见了踪影,这才跃到妖冢之墓妖兽群中,厮杀着妖冢之墓妖兽,寻找狂妖蟒。

  经过火焰岭众妖兽势如破竹的攻击,妖冢之墓妖兽很快被屠杀一空,火凤、灰翼穷奇、血瞳猿王等人把一些实力高深的妖冢之墓妖兽兽丹全部收集起来,准备以后吞噬时用。

  而在绚世万幻殿修炼的三十只火焰岭妖兽高手也收集了不少死亡的妖冢之墓高手的兽丹。

  正在和金翅大鹏激战的肥遗看到大势已去,狂妖蟒也不知所踪,眼中露出了一丝冷光,想要燃烧体内的兽丹自爆,和金翅大鹏同归于尽。

  但金翅大鹏不给肥遗自爆的机会,当肥遗身体中冒出一丝丝血气时,金翅大鹏就知道肥遗要干什么了,金翅大鹏尖鸣一声,变成了战斗形态,手持金枪,金枪化作一条金色蛟龙,一枪刺进了想要自爆狂的肥遗胸口,洞穿了肥遗腹部的兽丹。

  “嘭”的一声,肥遗的兽丹在体★★开,狂暴的力量瞬间吞噬了肥遗。

  肥遗这一死,妖冢之墓大军更没有抵抗的能力,在景风、火凤的带领下,火焰岭高手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就把剩余的妖冢之墓高手全部斩杀。

  此役,妖冢之墓派来进攻火焰岭的妖兽高手除了重伤逃跑的狂妖蟒,其余全部被斩杀。

  而火焰岭这一边,只付出了死亡一干多名妖兽,受伤七十多名妖兽微小的代价。

  重创妖冢之墓,景风豪情万丈,而金翅大鹏等人在得到大量兽丹后,又回到绚世万幻殿中修炼去了。

  火焰岭经此一役,名声更加响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