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第四十一章玄宇钧(下)


  景风身穿黑袍,利用无沌之力改变了容貌,挂着景风使用天级神王灵魂之力,强行改变的天幽谷身份印牌,依靠脑海中获知的信息,来到了玄宇钧大摆筵席的府院外。

  “在下天幽谷幽破,特代表天幽谷前来庆祝玄宇钧神王提升至天级神王境界!”景风把自己的身份印牌递了出去道。

  “原来是天幽谷师兄,快快里面请!”差探出景风的身份,玄宇家族守卫不敢怠慢,连忙把景风请进了府院内。

  一走进府院,景风现前来庆祝玄宇钧提升至天级神王的各大势力高手来了很多,景风为了避免碰见熟人,让众人察觉到他,匆匆进到了玄宇钧所在的大殿内,看见了虚晨的大仇人,刚刚提升至天级神王境界,身穿一身银白色衣服,双眉奇竖,国字脸,眼睛身陷进脸颊的玄宇钧。

  “玄宇钧神王,你好!幽破代表天幽谷,特来庆祝玄宇钧神王实力再次猛增!这是我天幽谷为玄宇钧神王准备的礼物,请玄宇钧神望笑纳!”景风把做过手脚的血色珊瑚拿了出来,递给了玄宇钧。

  “血色珊瑚~回去替我谢谢幽天奇谷主,谢谢他送的血色珊瑚!幽破,我一会摆下宴席,你一定要赏光啊!”玄宇钧点了点头,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道。

  由于血色珊瑚成名已久,虽然只是一件中品真灵器,但是价值并不低于上品真灵器,但让玄宇钧没有想到的是,血色珊瑚已经被景风使用五色圣火融化了内构,表面上看完好无存,但要炼化后就会现,这血色珊瑚已经不能大范围攻击了,不能大范围自主攻击,这血色珊瑚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而景风知道玄宇钧在得到血色珊瑚不会立即滴血认主,所以才大胆破坏了血色珊瑚的内构,嫁祸天幽谷!

  “谢谢玄宇钧神王,幽破在外面等待!”看到又有人向玄宇钧撕l,景风对玄宇钧施了一礼,知趣的退出了大殿。

  退出玄宇钧所在大殿,景风为了避免被人看出端疑,并没有去给各大家族安排房舍内休息,而是来到了一处角落上,观察着玄宇钧别院动态,寻找破坏玄宇钧宴席的机会。

  观察了一会,景风突然觉当初追杀自己嗜天豹王的身影出现在了玄宇钧府院内,心中一喜,计上心头,决定利用走兽一族高手,扰乱玄宇钧提升至天级神王大摆的宴席,并破坏走兽一族和玄宇家族之间的关系!

  但景风没有注意到,除了自己,还有一伙人悄悄来到了玄宇钧别院内,准备破话玄宇钧宴席,嫁祸走兽一族。

  就在景风不断想着计划时,景风看到飞域之界花月神王、梦冰以及司鸿家族同鸿势神王一起来到了玄宇钧府院,给玄宇钧道贺!

  为了避免让花月神王等人现自己,景风连忙低下了头,但是当梦冰看向景风伪装天幽谷神君时,皱了一下眉头,隐约感觉哪里不对。

  “梦冰,你怎么了,怎么停下来了!”察觉出梦冰停下了脚步,花月神王回过身去,不解的问道。

  “没事花姨~只是感觉有个人很熟悉!不过我想应该是认错人了!”梦冰第一眼看到景风伪装天幽谷高手时,心中就有一种感觉,自己认识那人,但想了很多人,梦冰都在脑海中一一排除了,最后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跟着花月神王,来到了玄宇钧所在大殿内。

  看到梦冰没有认出自己,景风暗自松了一口气,但想到梦冰竟然可以察觉出自己不对劲的地方,景风又仔细检查了一下伪装细节,现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感到了一丝不解。

  想到梦冰可能会破坏自己的计划,景风不敢大意,匆忙离开了玄宇钧别院角落,换了一个位置,等待机会,破坏玄宇钧宴会,激怒玄宇钧,嫁祸走兽一族!

  当梦冰跟着花月神王从玄宇钧大殿走出来后,向景风刚刚所在位置看了几眼,现伪装成天幽谷高手的景风已经不见了,皱了一下眉头,跟着花月神王拜会神之界一些大势力神王去了。

  景风不断变化位置,等到了晌午,除了仙族天蒙家族、雷家没有派人到来,其余各大势力全部派人到访庆贺。

  这时,主角玄宇钧终于一脸笑意走出了大殿,而神之界各大势力的神王、神君听到通知,相继走了出来。

  “谢谢大家赏光前来参加我提升天级神王所摆宴席,其实我本不想如此铺张,但想到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正好叙旧,就把大家请来了,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大家随我进到后殿入座吧!”玄宇钧感激的说道。

  “玄宇钧神王你太客气了,玄宇家族作为我魔族第一大家族,我们理应前来祝贺!”依附在玄宇家族势力的魂天一脉族长,地级神王魂回拍马屁道。

  “魂回族长你太客气了!我玄宇家族作为魔族一份子,理应为我魔族尽力,维护神之界稳割”玄宇钧不卑不亢的说道。

  但是听到诸于神王高手耳中,确实另一番滋味,但看到神之界各大势力基本上都来了,诸于家族神王忍住了心中的怒意,没有作。

  “走!大家随我去后殿吧!”玄宇钧对神之界各大势力高手道,带着众人来到府院后殿所摆宴席的地方。

  此时景风混在神之界高手队伍后面,刻意远远避开位于中部的花月神王一行人,当众人相继落座到宴席上时,景风找了一个理由,离开了宴席,进到了虚独境中,控制虚独境来到了玄宇钧府院别院,寻找破坏玄宇钧宴席的时机。

  就在景风苦寻时机时,景风释放的灵魂之力突然感觉到在玄宇钧府院别院一间放舍内,有两名走兽一族高手正在和两名妖艳的美女**。感觉到两名走兽一族落单,景风心中一喜,连忙把正在虚独境中心修炼的金翅大鹏叫醒,和金翅大鹏商议好,偷袭两名走兽一族高手。

  商议好后,景风控制虚独境悄悄来到了正在**的两名走兽一族身后。心意一动,和手持金枪的金翅大鹏离开了虚独境,瞬息之间,劈出四道棍芒、枪芒,重创了两名感应不及的走兽一族高手,并杀死了和走兽一族高手**的两名妖艳女子。

  重创了两名走兽一族高手,景风心意一动,把两名走兽一族高手收到了虚独境中,然后控制虚独境飞的离开房舍内。

  因为景风知道,再小心谨慎,攻击都会产生灵力波动,而参加玄宇钧所摆宴席都是神之界神王、神君高手,一点点灵力波动,他们都会察觉到。

  和景风所料不差,当景风控制虚独境离开后,地级神王玄宇问天以及三名玄宇家族神君高手察觉出异象,匆匆来到了走兽一族高手被偷袭的房间内,看到两名裸身躺在床上,早已身死的妖艳女子。

  看到有人竟然在玄宇钧大摆筵席时杀死玄宇家族婢女,玄宇问天恼怒了,想到这里是走兽一族高手休息的房间,玄宇问天大喝命令道:“玄宇成,给我把嗜天豹王叫到这里刺——快!”

  “是~问天神王!”玄宇成遵命道。

  不一会功大,正在参加玄宇钧宴席的嗜天豹王被玄宇成请了过来,一脸埋怨的对玄宇问天道:“问天神王,刚才生什么事了?

  “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看这是谁的房间,你看看那两名死去的★★,你的两名手下呢!”玄宇问天眉头一掀道。

  看到两名身死的玄宇家族妖艳女子,嗜天豹王心中一惊道:“这是谁做的?”

  “谁做的?这里是你走兽一族高手休息的房间,你说谁做的?平时你那些手下所干的风流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但今天是玄宇钧神王宴请神之界各大势力日子,你走兽一族妖兽竟然在这一天给我惹事,杀我玄宇家族婢女,明显是不给我玄宇家族面子,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休想罢休!”玄宇问天愤怒的指责嗜天豹王道。

  “问天神王,你先别激动,我不相信这是我走兽一族高手会不识大体,做出如此事情!”嗜天豹王反驳道。

  “哼~畜生就是畜生!你以为畜生会和人一样吗?”此时玄宇问天也被怒火冲昏了头,冷哼一声,辱骂道。

  “玄宇问天~你说谁是畜生!”嗜天豹王听到玄宇问天竟然辱骂自己,恼怒的吼道。

  听到嗜天貂王怒吼声,玄宇问天瞬间冷静了,知道自己刚才言语有些重,但想到走兽一族所做恶性,玄宇问天心中就有气,和嗜天豹王对峙了起来。

  这时,玄宇钧突然破开房门,出现在了房间内,释放出强大的灵魂之力,冲击着对峙的玄宇问天和嗜天豹王。

  由于地级神王和天级神王之间的实力相差数十倍,所以玄宇钧释放的强大气势使得玄宇问天和嗜天豹王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呼吸也急剧的喘息起来。

  “嗜天豹王,今天是我宴请神之界各大势力的日子,请你不要再这里动手!”玄宇钧霸气十足的说道。

  感觉到玄宇钧强大的实力,嗜天豹王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怒视了玄宇问天一眼,抵御着玄宇钧强大气势的冲击,推门离开了。

  而就在愤怒的嗜天豹王离开玄宇家族府院,去冷技城冷静时,一伙暗中观察嗜天豹王动向的神秘人露出了一丝笑意。

  “问天,刚才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和嗜天豹王生冲突,对了,刚才这里到底生什么事!”玄宇钧收回释放的强大气势道。

  听到玄宇钧问,玄宇问天把事情经过简述给玄宇钧听。

  听完玄宇问天所述,玄宇钧摇了摇头呵斥道:“问天,你太冲动了!如今我们和走兽一族是合作关系,实在不应该为了这等小事闹的不愉快!”

  “玄宇钧神王,刚刚是我太冲动了,等过几天嗜天的王气消了,我亲自去给他赔罪!”玄宇问天尊敬的说道。

  “好!问天,这里的事情你处理吧!我回宴会席了!”玄宇钧拍了拍玄宇问天的肩膀,叹息一声,再次回到了宴会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