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木魂之魂


  “是你!炼雪无痕!”本想继续攻击的天蒙羽看到炼雪无痕和景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眉头一掀,惊诧的说道。

  “不错,天蒙羽,我们又见面了!”炼雪无痕对景风使了一个颜色,让景风抓紧时间进到融器殿抢回木魂之魂,这里自己抵挡。

  “师傅,你自己小心!”景风心领神会,传音让炼雪无痕小心,脚踏灵隐飘,化作一道残影,向天羽之城融器殿内飞去。

  “小子,哪里走!”看到景风以惊人的速度飞向了融器殿,天蒙羽大吼一声,释放出强大的域,想要缚束住景风。

  但这时,炼雪无痕也是放出了域,阻隔住了天蒙羽的域,一脸笑意的说道:“天蒙羽,当年神王之境时我们没有分出胜负,如今我们都达到了地级圣神的境界,这次我们在比试一下,看谁更厉害。”

  “炼雪无痕,你竟敢我来天羽之城打木魂之魂的注意,当年杀不死你,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天蒙羽以为炼雪无痕要夺木魂之魂炼制圣灵器,祭出了传承真灵器,冷视着炼雪无痕道。

  “所有人听命,给我进到融器殿中杀你闯进去的小子,不得有误,快!不要让他夺走木魂之魂!”天蒙羽大喝一声,害怕木魂之魂出现意外,命令道。

  “是~”数十名神王高手从命道,就想绕过正在争夺域掌控权的炼雪无痕,进到融器殿中。

  “有我在,你们有可能进去吗?你们先进到我的域中玩玩吧!”炼雪无痕从容的说道,释放的域瞬间覆盖了天蒙羽释放的域,并飞速扩大,包容了化作一道到灵光,想要闯进融器殿的数十名神王高手。

  “这不可能~炼雪无痕!你怎么会有如此实力!”天蒙羽虽然有传承真灵器抵御炼雪无痕释放的域,但天蒙羽还是感觉到一股股巨大的缚束力量冲击着自己,对炼雪无痕的实力感到了心惊。

  “嘭嘭嘭~~”被炼雪无痕缚乘进域的数十名天蒙家族神王疯狂的攻击着炼雪无痕释放的域,想要联合地级圣神天蒙羽,把炼雪无痕的域破除了,重创炼雪无痕。

  就在炼雪无痕释放的域承受巨大压力颤抖时,绝阵珠突然飞了出来,一座缚束心智的大阵出现在炼雪无痕释放的域中,镇住了众神王的攻击,炼雪无痕顿时感觉到压力骤减。

  “炼雪无痕~我今天和你没完!”看到炼雪无痕用传承真灵器绝阵珠抵御住了众神王的攻击,天蒙羽大喝一声,凌空飞起,使用传承真灵器穿过了绝阵珠所布大阵,杀向了炼雪无痕。

  “哼~天蒙羽,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之间的差距!”炼雪无痕大喝一声,不断加剧聚的凝聚力,压迫天蒙羽。

  虽然炼雪无痕传承真灵器绝阵珠用来震住众神王的攻击,但炼雪无痕自身的实力要比天蒙羽高,没有传承真灵器,短时间内,天蒙羽依然奈何不了炼雪无痕,二人在交斥的域中激烈的厮杀起来。

  此时穿过禁制,进到融器殿的景风也遇到了天蒙饮带领的两名玄级神王以及融器殿内的三名天级神王的阻拦。

  虽然景风今非昔比,但面对三名玄级神王三名天级神王,景风一点胜算也没有,只能吸收了五源珠的力量,提升到天级神王之境,利用灵隐飘振幅的速度,和六名天蒙家族神王纠缠。

  经过半个多时辰的闪避,景风已经慢慢接近了融器殿中心,虽然此时景风受伤不重,但景风身穿的逆天烈焰甲发出的红光已经暗淡了许多。

  “小子,我不得不承认你的速度很快~但再快的速度,你今天都难逃一死!受死吧!”玄级神王天蒙歃眼中狠光一闪,联合五名天蒙家族神王,释放出无尽的凝聚力量,席卷了整个融器殿空间,把利用速度闪避的景风席卷到了里面。

  感受到一股股狂暴的力量冲击着逆天烈焰甲的防御,景风连忙招出了五色圣水盾抵抗,并急速的融器殿中心飞去。

  “唰”的一声,两道身影一闪,拦住了景风闪避的方向,在滚滚能量波中,向景风发起了攻击。

  “天级神王~哼!天级神王也敢拦我,那就先拿你做突破口吧!”景风心中冷哼一声,默念道。

  “嗡~”一把燃烧着五色圣火的棍芒在降龙木中涌出,势如破竹般穿透了狂暴的能量波,劈向了惊慌失措的天蒙家族天级神王。

  “天蒙署快闪~”一旁的玄级神王也感觉出景风这一击散发的毁灭性力量,大声提升一旁的天级神王天蒙署。

  但景风一招之后,立即用上了时间减缓法则,缚束住了天级神王的速度,所以天级神王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愤死抵挡景风发出的这一击。

  “轰~”天级神王天蒙署只觉一股炙热的棍芒抽到身上,身穿的中品真灵器战衣完全碎裂,一股股炙热的气息瞬间吞噬了天蒙署,天蒙署转瞬之间,就被五色圣火融化了。

  而玄级神王天蒙署发出的攻击根本没有伤到景风,全部被逆天烈焰甲化解了。

  “天蒙象,拦住他,我要把他挫骨扬灰!”眼睁睁看着天级神王天蒙署死在眼前,玄级神王天蒙放心中怒火燃烧,大喝一声道。

  但景风五色圣火斩释放的力量太强,再加上自己发出的攻击根本没有伤到景风,使得震惊的玄级神王天蒙象愣了一下神。

  在天蒙象愣神之际,景风运用时间加速法则,脚踏灵隐飘,越过了天蒙象,化作一道光影,向融器殿内飞去。

  “嗖嗖嗖~”看到天蒙象一时大意没有拦住景风,天蒙饮怒视了天蒙象一眼,带领着其余四名神王,紧紧追赶景风而起。

  穿过一道弯转的古路,景风终于飞到了融器殿大殿中,看到了在光雾中见到的景象。一把和木魂一模一样的战刀正沐浴在五色圣火中和木魂之魂极力的融合。而木魂之魂却十分排斥假木魂的融合,苦苦抵抗。

  “轰轰轰~”景风刚刚停下身形,天蒙欲带领的天蒙家族神王高手赶了过来,一道道毁天灭地的攻击交织着攻向了景风身后,想要把闯入融器殿中心的景风撕裂了。

  “咻”的一声,就在天蒙歃等人发出的攻击接近景风时,景风的身影动了,一道横向残影闪避到了一旁,一股股强大的力量轰向了炼制木魂之魂的五色圣火罩中。

  但如此强大的力量,竟然没有震开五色圣火罩,只是让保护木魂之魂的五色圣火罩颤抖起来。

  “果然有很强的禁制保护~”闪避到一旁的景风惊叹一声道。

  “所有人听命,融器殿的秘密他已经知道,不管他什么目的,今天必须死!”天蒙饮在融器殿内布下一道禁制,大声命令道。

  “是~”五名天蒙家族神王高手异口同声道。

  此时景风漂浮在空中,脑海中不断想着对策,因为景风知道,就算炼雪无痕在强,也绝不是天羽之城圣神,神王的对手,而自己面对五名玄级神王、天级神王,也无暇破除保护木魂之魂的五色圣火罩。

  但不容景风多想,天蒙饮五人已经施展阵法攻向了景风,把身形未动的景风困在了阵法中。

  “小子,进入我们的阵法,你就别想逃了!”虽然天蒙饮不明白景风为什么没有闪避,但如此轻松的把景风圈到阵法中,天蒙饮感到了一阵欣喜。

  不过景风没有闪避也有自己的想法,为了破开保护木魂之魂的禁制,景风决定铤而走险,施展三重域,缚束住五人,然后赌木魂自行和木魂之魂融合。

  “小子受死吧~”看到从容淡定的景风,天蒙饮只觉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甚,大吼一声,首先发起了攻击。

  看到天蒙敌劈出的剑芒已经飞出,天蒙象四人也发出了攻击,五道攻击化成一道道枷锁,攻向了景风。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域在景风体内产生,瞬间扩大,把天蒙饮五人缚束进了里面,强行改变了一道道枷锁的飞行方位,使五道枷锁纠缠到了一起。

  “这不可能,你是圣神高手~”感觉到无边无尽的压力冲击着自己,天蒙歌五人一脸惊诧的看着景风,惊呼道。

  但景风没有理会天蒙饮五人的惊诧声,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祭出了木魂,并把木魂扔向了保护木魂之魂的五色圣火罩中。

  “不好~那是真木魂~”虽然天蒙饮等人没有见过真木魂,但假木魂他们却经常见,感觉到真木魂散发的气息和木魂之魂完全一样,天蒙饮等人知道坏了,奋力抵抗景风释放的三重域,想要阻拦木魂和木魂之魂融合。

  虽然景风并不能发挥三重域的力量,但在三**则缚束下,天蒙饮等人一时根本破不开,天蒙饮三人只能极其缓慢的向木魂之魂位置飞去。

  “嘭”的一声,木魂硬生生插到了保护木魂之魂的五色圣火罩上,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五色圣火罩上传出。

  看到木魂根本破不开五色圣火罩,天蒙饮等人松了一口气,奋力的在三重域中挣扎。

  但就在这时,让天蒙饮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天蒙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身下的一幕。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