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约定


  刚刚发生的一幕,景风全都看在了眼中,想到血翼家族、极度之城、天幽谷早已联合在一起,诸于无妄和他们联合也是早晚的事,所以景风心中盘算,诸于花源等人应该早已离开,景风决定不和他们纠缠,利用这股狂暴的力量作掩护,控制虚独境逃跑。

  虽然幽无天和诸于无妄等人受到六名小势力神王自爆,爆发的力量影响,但亿年冰魂却不受影响,看到景风把金翅大鹏等人收到虚独境中想要逃跑,冰魂大吼一声,手中镰刀突然变长,劈向了景风后背。

  “畜生,你还敢对我动手,看来要给你送个礼再走!”虽然景风看不见冰魂劈开的镰刀,但只凭感觉,景风还是很轻松的避开。

  “五色流星斩~”景风紧闭双目,再次吸收五源珠的力量,提升到玄级神王,劈出了大范围攻击的五色流星斩。

  一道道燃烧着五色圣火的流星穿越漆黑的空间,席卷向冰魂以及疯狂闪避、逃跑的天幽谷、诸于家族高手。

  由于自爆力量把大量的光都吸收了,景风奋力劈出的五色流星斩又是大范围攻击,刚刚避开吞噬力量的天幽谷、诸于家族的一些高手还没有停歇,就被景风劈出的五色流星斩席卷,命丧五色流星之下。

  “嗷嗷~”受到景风五色流星斩源源不断的攻击,冰魂疼得不住的大吼,控制五色圣冰雹奋力抵抗。

  “嗖~”教训完冰魂,景风害怕被这么多高手追击,没有进到虚独境中,而是使用传承真灵器降龙木劈开空间,飞进了次元空中,通过次元空间,离开了死之极谷。

  大约一炷香左右时间过后,在神之界各大神王高手一起努力下,狂暴的空间渐渐趋于稳定,一丝丝亮光终于出现在了死之极谷内。

  可是当亮光出现后,幽无天和诸于无妄发现景风一伙人全都消失不见了,焦急起来,连忙释放出强大的灵魂之力寻找。

  可是景风一行人好像石沉大海,连一丝气息都没有,这让神之界各大势力高手感到了一丝愤怒和震惊。

  “诸于无妄,刚刚和你们对战的那个人呢?怎么不见了!”血翼赤穿过还有些抖动的空间,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刚那六人自爆爆发的吞噬力量时,他们几人还在!可自爆力量消散后,他们就不见踪影了!”诸于无妄摇了摇头,不甘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在空间塌下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逃走!诸于无妄,那几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血翼赤询问道。

  “那白衣男子前不久把幽銮等四名玄级神王、三名天级神王斩杀!而且听他口气,他就是当初被幽銮困进天幽五重天之人!”幽无天飞过来说道。

  “什么,被圈天幽五重天可以破阵出来,而且还杀死幽銮在内的四名玄级神王、三名天级神王,那人是圣神高手吗?”一旁的禹逸惊呼道。

  “他是一名玄级神王高手!但是他可以释放精纯的五色圣火,就连我诸于家族传承真灵器封印的冰魂都奈何不了他!”诸于无妄无奈的说道。

  “神之界玄级神王中何时出现这等高手!不行,他刚刚把我们的秘密都听进去了,就算他实力很强,我们也要不惜代价杀死他!如果让天宇家族、雷家知道我们的秘密,我们就危险了!”血翼赤担忧道。

  “不错~一定不能让他跑了,我们追!”禹逸满身杀气的说道。

  话毕,血鼻家族、极度之城、诸于家族、天幽谷受到轻伤的玄级神王把自身的速度提升至顶峰,向死之极谷外飞去,阻截景风。

  而此时的景风早已通过次元空间,出现在了天幽城中。

  景风在虚独境,调息了一下,恢复了被光暗属性划伤的身体,出现在天幽城,释放出强大的灵魂之力,锁定了诸于花源一行人,此时诸于花源一行人正在当初所买府院中焦急等待景风。

  就在诸于花源和诸于天凡眉头紧皱,来回踱步,暗中焦急时,景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房间内,这让诸于花源和诸于天凡吓了一跳。

  但是当二人看清出现在房间之人是景风时,一颗揪着的心轻松了下来。

  “铭起,你终于回来了!紧张死我了!怎么样,你没受伤吧!”诸于花源一把抱住景风,激动地说道。

  “花源兄,我本来没受伤,被你这么一抱反而快受伤了!”景风一脸轻松的说道。

  “铭起,你是怎么闯出来的,怎么会这么快!诸于无妄他们没有紧追你们吧!”诸于天凡谨慎的问道。

  “我是穿越空间裂痕出来的!还有我不叫铭起,铭起只是我的假名!我的真名叫景风!”景风一脸笑意的介绍道。

  “穿越空间裂痕!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进到空间裂痕中又出来!”诸于花源和诸于天凡同时惊呼道。

  “花源兄,我想诸于无妄他们也快追来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此地,等我们摆脱他们,我再详细告诉你们!”景风催促道。

  “好~”诸于花源点了点头,和众人一起,匆匆离开了天幽城,来到了天幽城外。

  就在诸于花源想要飞行离开时,景风叫住了诸于花源一行人,心意一动,祭出了金丹道:“花源兄,天凡前辈,坐我的金丹吧,坐我的金丹快一些!”

  “景风,这~你这金舟和神丹比起来那个快一些!”诸于花源等人被景风突然祭出的金舟镇住,惊诧的问道。

  “速度差不多!好了花源兄,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景风走上金丹,催促道。

  “好~”诸于花源和诸于天凡对视了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惊,带着仅剩的五名手下,走到了金舟之上。

  “嗖”的一声,一道金光升起,景风控制金丹,按照地图显示位置,向诸于家族势力范围飞去。

  就在景风带着诸于花源一行人飞离天幽谷一个多时辰后,血翼家族、极度之城、幽无天、诸于无妄一行人来到了天幽城,把天幽城整个翻了一个遍、可是翻遍了整座天幽城,幽无天等人都没有发现景风的踪迹,就连诸于花源一行人也不见踪影,最后,众人一合计,决定先各自回到族内,再商议下一步行动。

  景风控制金丹,飞驰在九天之上,飞行了五十天左右时间,离开了天幽谷势力范围,进到了和天幽谷交接的诸于家族势力范围。

  金舟进入诸于家族势力范围,景风找到一处密林,控制金丹停了下来。

  “花源兄,如今我们进入你们诸于家族势力范围了!”景风对金丹之上的诸于花源道。

  “这么快~景风,你这金舟的速度太快了!”诸于花源赞赏道。

  “对了景风,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进到死之极又为何事?你是怎么从天幽五重天中闯出来的!”诸于花源把心中的疑问全部问了出来。

  “花源兄,我慢慢为你解答!”景风看到神态急切的诸于花源,出一丝笑意道。

  “我在神之界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我进到死之极的目的和你们一样,都是为了死之极划——因为我一个朋友灵魂被深度禁制,需要死之极元、生之极元来重塑灵魂!”

  “至于我是怎么从天幽五重天中出来的!和我在死之极一样,是我强行破开空间,进入空间裂痕中出来的!”景风为诸于花源一行人解惑道。

  “景风,我从没听过有人进入到空间裂痕还能再出来!你到底是怎么做的!”诸于花源震惊的问道。

  “这和我修炼的法诀以及我领悟的法则有关!”景风含糊的说道。

  “对了花源兄,这是十团死之极元,我拿来无用,就送给你了!作为你对我照顾有加的礼物!”景风拿出十朵珍贵的死之极元道,自己留下了八朵!

  “景风,这~”虽然诸于花源得到不少死之极元,但景风一下子送出十朵,还是让诸于花源很吃惊。

  “花源兄,你就收下吧!”景风控制十朵死之极元飞到吃惊的诸于花源身前道。

  “景风,谢谢你,如果日后你有什么吩咐,尽管来找我,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不会推脱!”诸于花源感激的说道。

  “对了花源兄,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你回到诸于家族,一定要小心血翼家族、极度之城,以及诸于无妄,他们野心极大!很可能会对你们下手!”景风把自己在死之极谷看到的一幕告诉了诸于花源等人。

  听到极度之城竟然背叛了玄宇家族,诸于花源感到了一丝惊讶。

  “花源兄,这是一颗传讯珠,不论多远的距离,你都可以对我传音!不过他只能使用一次。如果日后你真的需要帮忙,就给我传音,我会帮你!”景风把一颗传讯珠递给诸于花源道。

  “谢谢~如果景风你说的是真的,我想魔族很可能会发生一场巨变!”诸于花源接过传讯珠,深吸一口气道。

  “花源兄、天凡前辈,这里离你们诸于皇城也不算太远,我就不送你们了!你们多保证!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把酒言欢!”景风辞别道。

  “景风,我相信一定会有这一天的!你也多保重!”诸于花源有些不舍的说道。

  “花源兄、天凡前辈,我走了!”景风深吸一口气,飞到了金丹之上,控制金丹离开了密林,向飞域之城方向飞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