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八百二十四章 九劫剑主


  九劫剑剑身再显豪光,更发出了一阵嗡嗡的剑鸣,充满了震慑、愠怒之意,神剑有灵,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些人的恶念和贪婪。

  “九劫剑主!刚才已然出声,如今怎地却又不肯出来了?”萧晨雨卓立空中,凛然大喝。

  ……

  另一边,第五轻柔几乎就要气晕了过去。

  真正活活的就要被气晕了。

  费尽千辛万苦,付出了如此大的牺牲,好不容易才能拖到你们这群实力强大的猪归来!还指望你们加入战场,前后绞杀,一举屠灭厉家,完结此战!

  没想到你们回来倒是回来了,居然什么都不做,就站在不远处,在那摆造型,等待那根本就没有现身的九劫剑主!

  这……这不是坑人么?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却怕有猪一样的同伴,呸,说你们是猪都是在侮辱猪!

  九劫剑重现的重要性,第五轻柔当然知道。但……那什么九劫剑再牛逼,也需要有人运用吧?

  九劫剑主可摆明了就是厉家的强援啊。你不对付他,对付谁?先将厉家覆灭再对付九劫剑主,完全来得及吧!

  你们为什么不过来?为什么?

  第五轻柔心里都快哭了,几乎喊破了嗓子的命令,但萧晨雨夜逍遥一干人愣是不动一动。

  第五轻柔长长一叹。

  他不得不服,楚阳在这个时刻出现,哪怕不现身。也已经是强大的牵制!九劫剑,九劫剑主!

  这本就是神话。

  萧晨雨等人有这等反应,或者说才是最正确的吧?毕竟若是击杀了九劫剑主,厉家哪怕从此不管,也是九大家族胜了。

  但……此刻却是第五轻柔与莫天机的战场啊!

  第五轻柔虽然明白,但他却又怎么能不为此吐血!

  而原本一字长蛇阵就已经被击溃,阵中的高手正因为对萧晨雨等人的期待才能勉力支撑下来;现在一看这些人都已经回来了却不出手参战……

  这什么情况?我靠,难道任由我们在这里拼命么?

  那我们有几条命可以拼?这里可有两位九品至尊在痛下杀手啊……

  虽然这里每个人也都明白九劫剑的重要性,厉害程度,甚至众人不过来的原因。也不是不清楚;甚至清楚若是换位相处,自己恐怕也不会过来……但明白是一回事,事实如斯,却还是完全接受不了的。

  “走吧……萧老他们肯定不会过来了……”一位六品至尊扯起喉咙大叫一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弟兄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轰……

  但凡事儿就怕有一个领头的。

  在这一声大吼之后,无数人腾身而起,如飞一般往外撤去,那踊跃程度几已无法用言语形容。就好象死神在追赶他们一般,虽然后边确实有几个死神在挥舞着收命镰刀……

  刹那间这座山峰顶上。人头汹涌如同下饺子一般往下掉落着,大伙争前恐后的往下跳……

  以这些人的修为,跳下去肯定摔不死人,但现在还留在上面却一定会死人地。

  刷刷刷…

  以这些人的力量,若是真的集体拼命,未必就不能战胜厉春波等人,但……人,各有各的心思,真正万众一心的时候。何曾有过?

  更何况,还远远没有到所谓的穷途末路!拼命……干什么?

  第五轻柔浑身颤抖,手脚冰凉地看着下方原本是自己的大营的地方,这就……这就易主了?这就变成了是人家的。

  除了一地的死尸残肢碎体之外,还能站着的,全是人家厉家人。

  第五轻柔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样的人,居然能够成为九大家族中坚力量。这样的家族居然存在了一万多年……真是一个奇迹。”第五轻柔声音低低的叹息一声:“莫天机,你的计谋成功了。全无成功可能的计谋居然成功了,就在我第五轻柔面前成功了?!人能胜天?人却不能胜己!奈何!奈何!”

  “我看透了一切,却不能阻挡!”第五轻柔惨笑一声。整个身子向着对面飘飞。

  用天材地宝都能将所有高手逗引走,那么用九劫剑主做诱饵还不直接引起爆乱来?

  要是那口剑好死不死地落到联军某位顶级高手手中,自己这边首先就得起内讧,然后……

  第五轻柔不敢再往下想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苦笑而已。

  “此败,非我之错!此战,该是我胜!”第五轻柔从来就不会推诿责任,已经既定的事实,更加不会说什么话来辩解。但这一次,却破天荒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此败,非我之错。

  他明白,莫天机也同样明白。这一战的战果,自己占了太多太多的便宜。胜之不武,不胜为笑!

  其实,只要所有人都能够听第五轻柔的,那么,这一次战斗,莫天机绝对是讨不了好。厉家被灭掉的结局固然无可逆转,而且……莫天机甚至连一点便宜也拿不到。

  能让第五轻柔承认一个两败俱伤的平局,就已经很不错,就是非常辉煌的战果了。

  但现在,联军全军撤退,厉家最终占领了山头,等于是将莫天机原本决定的指挥枢纽掌握到了手中,那么,接下来的战局,第五轻柔才是真的危险了。

  终于将敌人全数逼下山头了,松了一口气的厉春波就只感觉连自己的修为也几近虚脱了。

  身子晃了晃,强自站定,喝道:“检点伤亡!”

  “上峰九百七十人,尚存四百三十人!”厉相思深吸一口气,却一口鲜血没忍住的喷了出来:“阵亡,五百四十人!”

  厉春波一阵沉默。

  刚才的战斗,说起来好似很漫长,但实际上,前后一共就只有很短很短的时间;连半柱香都不到。但就是这么短的时间里,圣级五品以上高手,阵亡五百四十人,这还不算伤者!

  “轻伤一个也没有,重伤得也只有十七人。”厉相思惨然道。

  所有人都是长叹。

  这个数据,早已鲜明地诠释了此战的惨烈:在这样的战斗中,居然连一个轻伤员都没有!只有重伤和死亡。而死亡数据,又远远的高于重伤数十倍。

  “都是在拼命而已。”厉春波呵呵惨笑。

  “敌人阵亡之数,在一千三百人上下!”厉相思说道。

  “我不关心那个,那个不重要。”厉春波淡淡道:“敌人死多少,我都不会关心的……现在,即刻收拢人手,全体进入隐蔽状态。”

  “是。”

  这一片山头,早在战斗之前就已经被改造过,加上山上原有的山洞,都被厉家人掩饰得天衣无缝,形成了一座天然堡垒。

  如今被三星大阵一个超级加固,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厉家人神出鬼没的秘密。

  这也是联军想不到的变化。也是莫天机事先安排的最大底牌。

  莫天机飞身而下,与楚乐儿站在山顶,脸色异常沉重,全无得胜之余的欢悦。

  “怎样?”厉春波问道。

  “第五轻柔很难缠,真的很难缠,我已经尽量高估此人的智慧了,却没想到他竟能作到这个地步。”莫天机道:“若不是今日变数连生,若不是九大家族领头者各有私心,各有盘算,不服从他的号令,特别是萧晨雨生性自私……恐怕,我们即使付出的更多代价也拿不到既定的目标,临阵斗阵,是我完败。”

  莫天机叹息一声,道:“是我大意了,他胜了我,胜了天,却输给了自己人。”

  莫天机确实是大意了,之前枢纽放在敌人的地盘上,固然是精妙好计,但此举无疑是在冒险,只要敌人不动,又或者能够坚守到底,那么唯一结果就是功败垂成。

  这样的计策,只能对付绝顶的聪明人。第五轻柔就是,但第五轻柔却还高出了一线。险些让莫天机功败垂成。

  现在虽然成功达到了预期目的,但莫天机依然是余悸犹存。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究竟是怎么达到的,就他与第五轻柔两人之间的斗争此役,自己略逊一筹。

  能够拿到重要战略据点,大半是运气。

  “难怪九劫不灭。”莫天机心中长叹,这份运气,是任何人都没法把握的。

  “不过,赢了就是赢了,一切仍旧按照原定计划行事!”莫天机说道:“你们且安排着,我要去见我大哥,顺便跟他说明一下厉前辈的事情。既然九劫剑主出面了,那么,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事,各大家主的注意力暂时只怕注意不到你们了,所以,抓紧时间尽快恢复伤势,能多恢复一分,就是一分。”

  “这一战,我方埋伏的人没有动,而对方埋伏下的人手,竟然也没有动。那么极有可能,下一战就是倾巢而出的全面决战了,眼下,还是以自身实力为关键。”莫天机郑重的说道。

  “好!”

  厉春波也不啰嗦,转身走去,经历万年岁月的他,还有什么不明白。

  楚乐儿与莫天机两人齐齐腾身而起,向着战场上的高空飞去。

  那里,硕大无朋的九劫剑依然在闪耀着璀璨的光辉。

  ……

  “九劫剑主!你竟是不敢出来么?”萧晨雨锐利的眼神扫视着周围:“出来吧,也让大家见识见识,传说中神秘的九劫剑主,究竟是哪一号人物!”

  “呵呵呵……”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正是先前说话的那个声音。

  众人精神一震,神秘莫测的九劫剑主,终于要出现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