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成败一人!


  “你们听明白了吗”莫天机怒吼一声。

  “听明白了,真听明白了……”纪墨手忙脚乱的抹着自己脸上被喷上的唾沫星子,很哀怨,很郁闷,很憋屈,简直比白天还憋屈。

  …………

  “明日决战,指挥调度方面就全靠第五总指挥了。”萧晨雨脸上仍有些讪讪之意。

  第五轻柔轻轻颔首,道:“轻柔自当尽力,全力周旋”

  “今天的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整件事尽都是意外。”萧晨雨道:“第五总指挥勿怪。”

  对于今天的事情,萧晨雨心中确实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等人不顾战局追逐宝物出去,可说是留给了第五轻柔一个近乎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而第五轻柔却将这个烂摊子坚持了下来,甚至还坚持到自己等人回来,可是自己一干人还是不顾眼前危局,一味追索九劫下落,导致战局最终彻底失控,没有因此而兵败如山倒,就已经是第五轻柔运筹幄的莫大功劳了,世家方面已经感到很庆幸了。

  若是真的那样子,九路联军围剿厉家,未到决战终局,就被敌人反向击溃,那可真成了千古笑谈了。至于自己,肯定会成为笑谈之中的最大笑料,青史留名啊。

  但明白归明白,理解归理解,若是再遇上下一次,萧晨雨真的不能确定自己就不会再次追出去道理人人会说,却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

  第五轻柔表示理解的点点头,道:“没事的;轻柔能明白前辈等人的选择。那本就是我们武者的莫大诱惑,实在难有人能抵抗那诱惑。”

  萧晨雨见第五轻柔言出由衷,也是心中赞赏:能够在遇到这种事情之后,还能够面不改色的接受,还如此的心平气和,纵观自己的万年人生,自己还当真就没见过。

  第五轻柔淡淡的一笑,仿佛恭敬的低下了头。心道:你们九大家族那伙子人本就是这样子;我就算是责怪你们,能拿你们如何?说到底仍是给自己找罪受罢了;你们不外就是我的工具而已,我利用你们跟莫天机决一胜负,不负胸中所学,仅此而已。只不过我运气不好,没得选,只能选择你们。

  但既然已经选择了,就要承担后果。

  不管你们以后服从还是不服从命令,我终究是要将这一战进行到底的。

  既然如此,我还生什么气?真是自己找气生么?

  次日清晨。

  晨光还未亮透,大战已经在一声惨叫之余拉开了序幕。

  莫天机之前布置下的埋伏,终究开始动作了。

  而这最先开始动作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厉绝这一片雪层,在上面看与其他的雪层并没有任何不同,但骨子里却是有天差地别。

  这里乃是之前山崩之后形成的雪层,因为之前有无数的巨石随着山崩滚滚而下,在这一片积雪之中密密麻麻。无疑形成了天然的掩护。

  因为三光大阵的作用,山石只要有接触到山体,在大阵的影响下,就会立即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可说是天然的掩体。

  而莫天机在大战还没有开始之前,就已经在地面上做好了许多准备,也早早地将这一节告知了厉家人。

  厉家人四支队伍在进入雪层之后,熟知地形的他们自然即时分别隐潜下去,静静的等待发出致命一击的适当时刻。在雪层之下,有事先就挖好的洞穴。

  三光大阵一成;洞穴就变成了不可摧毁的基地而厉家人在进入地底之后,立即找到山上滚落下来的雪层中的大石头,按着大石头往下压,一路的积雪在这样的高手面前,是根本没有阻挡之力的就到了地底等于是将这一片雪层借助大石头中间的互相联系,固定在了这里。

  而其中对于埋伏有用的一些大石头,在距离地面还有一点点空隙的时刻,就停止了。

  然后人身钻进洞穴,石头悬空,只差几尺就接触地面,如此就形成异常隐蔽的掩体。

  若是遇到危险,只要将石头拖下去,接触地面。于是上一刻一捏即碎的石头现在就成了神仙也难以摧毁的物事。

  莫天机提前做了这样种种安排,可说是已经是将此处的地势之利安排到了极处只要厉家高手人人都是如此操作,那么以少胜多,以弱克强,绝对不是太媳的事情更别说还有其他的重重后手厉家方面高手都隐藏起来的事情,联军方面的高手自然是不知道的;更不可能知道这雪层下的秘密,之前曾经有一位至尊高手施展双手托天的手段,想要将雪层整个翻起来。

  但没想到以前可以移山填海的修为,在这片雪层之中居然全无一点用处这一发现,让联军高手们心中揣揣,如履薄冰。只好遵守命令,在这雪层下缓慢前进,悄悄潜伏。

  这一日一夜之间,当真不知道有多少联军高手在每一个厉家埋伏的洞口旁边转来转去。

  厉家人却始终没动,只在等候莫天机的攻击命令,给予敌人重重一击然而这本该最犀利的攻击,却因为自己人而破坏正如萧晨雨等人因为外物利诱,不顾大局而去,导致战局失控,今次却轮到厉家方面一颗老鼠屎坏一整锅粥老天爷也并非全然眷顾九劫兄弟,至少,不曾真正眷顾厉家厉绝终于忍不住了。

  那种对于比自己优秀之人天生的厌恶与嫉妒,让这位心高气傲的厉家大公子耐心要比别人少得太多太多。

  眼看着两位联军高手自自己藏身的石洞茫然不知所措的晃过去的时候,厉绝心中那种表现的突然变得不可遏制,无法遏止眼前的敌人根本全无防备,一击足以绝杀毙命为何还要那么死板教条地死等着莫天机的命令?难道他的眼睛在上面就能看到地底发生的具体情况么?

  他有这么厉害么?

  于是厉绝悄无声息的从藏身之处溜了出来,手中两把短剑无声无息的就从后面割断了这两人的脖子这种绝杀狙击的美妙滋味,简直是不要太爽两名丝毫不比自己弱的强者,就这么无声无息地丧命在自己的决绝偷袭之下,厉绝几乎要仰天长啸来但,随即一阵嗡嗡地声音响起,如泣如诉一般厉绝的脸色瞬时变得惨白。

  之前两位身死的至尊身上发出奇怪声音;作为九大家族之一的嫡系传人,厉绝对这声音岂能不知道?

  那是‘至尊殒’

  所谓‘至尊殒’乃是一种奇特的天音金属制作,佩戴在身上,人的身体只要还有生命气息存在,即使只存有一丝一毫,仍旧不会发出声音,但,人一旦死透,生命气息自然全消,那么这种‘至尊殒’就会发出一种类似于哭声的古怪声音。

  一般各大家族都会在重要人物身上佩戴,只是没有想到第五轻柔竟然会给这些人配备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其实只要想想就明白,彼此交战在暗无天日的雪层之下,第五轻柔不配备这个又配备什么?越是低端的武者,自然越容易被杀,可是一旦被杀,却能暴露出敌人藏匿的位置,尤其是在如此敌明我暗的局势之下,配备此物自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咻”远方传来一声明显是召集令的声音;随即雪层的挤压突然间加重。

  厉绝小心翼翼的向着自己的藏身洞窟退回。

  “目标在那边”一个声音传来,已经发现了这边;对面和左右也有声音传来。

  此刻再想退回石洞已经来不及了,厉绝心中一慌,一转身往一边跑;那边,有自己家人藏在里面,有本家高手,自己能安全许多。

  “大家出手,抓住跑的那个”一个愤怒的声音低沉响起:“他是凶手,刘老三和马俊已经完了……”

  “刷”的一声,有数人急速的追赶过来,凌空一掌,轰然发出。纵然在地底,也发出一声清晰地空气爆裂声音。

  所过之处,雪层急速融化厉绝自小在西北长大,可说是常年与冰雪打交道,自然对雪层之下的种种变化了如指掌,如何在雪层下高速移动,更是其拿手好戏,当然也不止是他,但凡厉家中人,尽都如此,与联军相比,当真是如鱼得水,灵活至极。

  就算其本身实力较弱,却也占有速度上的绝对优势,这点无疑成为了他能够与敌周旋的最强手段。

  一个突兀转身,借熏行,瞬息之间已经去到了一块事前固定好的大石头后面,随即整个人就不见了,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那道强猛霸道的至尊劲气“轰”地一声击在大石头上,发出一声爆响,却连点石头沫儿都没震下来。

  三光大阵,化顽石为不朽,霸道之处可见一斑。

  “傻蛋不要打石头没用处的,照着人打”一位至尊怒道。

  发掌的这位至尊心中未尝不郁闷,你他娘说的什么话?我他不知道打人么?这不是人一下子到了石头后面么,我要是不瞄准了,能那么准打到那块石头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