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八百三十章 厉家的悲剧


  厉绝方幸脱身,不料异变骤生,却是另外一人从另一边飞速前来,无巧不巧地在厉绝即将闪入另一个洞穴的前夕,正好将之截住。

  厉绝心头大惊,掉头飞奔。然而就他在之前的那一个用力,已经将洞穴彻底暴露了出来。

  其实以当前局势而言,若是厉绝不慌不乱,绝对可以保住隐蔽的洞穴,自然虽不免有一定风险,但以厉家子弟在雪地之中的移动优势,未必不能全身而退,但他这一惊一乱,一个慌不择路,自然是把能暴露的不能暴露的全暴露个彻底。

  所谓一人兴邦,一人灭国,大抵也就是如此而已!

  “这里有一个洞!”至尊高手的目光何等锐利,尤其在这般状况之下,自然更是戒备万分,小心万分,谨慎万分,早已发现了蹊跷之处,喝道:“内中必定有敌人,大家快来!困住他们!”

  “追那小子,不要一击将之打死!逼他自暴埋伏位置。”另一位至尊立即醒悟:“这必然是厉家的暗桩埋伏,所有人注意,只要一发现类似洞穴的地点,立即将之★★,一旦确认是敌人巢穴,集中力量将里面的人打死,来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不要留给他们逃窜的机会!埋伏?将自己埋葬进鬼门关吧!”

  “是!”

  厉绝慌不择路的亡命奔逃,这一刻他真是后悔莫及,自己老老实实呆着多好?非要逞能建功,这下可好了。没有立下功勋,反而将家族的埋伏给暴露出来了……

  此刻,在他的身后三个方向,都有无数的联军至尊围围而来,若是厉绝不想死,不想现在就死,就必须逃;而人在危机之中,往往最是慌不择路,只会捡着自己最熟悉的道路逃走;这是人类的本能,只要是正常人。都会被这个本能左右。

  尤其是内心自私自利的人,这种本能愈加明显。

  而厉绝,毋庸置疑,绝对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哪怕只是为了多活一时一刻,他也可以牺牲任何人来换取生机,这就是厉绝!

  所以联军方面的愿望顺利达成了,随着他的一路逃窜,厉家被暴露的埋伏地点越来越多,联军方面本来就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又因地利的便宜,形成关门打狗的局面。此刻岂能不各个击破?

  最悲剧的是,原本由三光大阵所形成的不可摧毁环境,在这一刻,反而成为了最坚固的牢笼,只要形成关门打狗的局面,厉家中人甚至连反击的余地都欠奉,直接被大量至尊联手掌劲轰毙。

  到得后来,态势越来越恶劣,厉家方面的人手已经不得不主动从洞穴里出来参与战斗;因为既然迟早都会暴露。那么留在里面只有等死,还不如主动现身,拼死一搏,拼个够本也好……

  只要是听到厉绝被追赶而来,靠近,就只能出来应战!

  要不然,就只有等死!

  雪层下的歼灭与反歼灭大战。在沉寂了一天一夜之后,居然是以这么悲剧、滑稽甚至无奈的形式,上演了。

  有这样的子孙,厉家若能不亡。才是真正的稀罕事!

  莫天机搅尽脑汁,出尽手段,摆布下的天机无缝埋伏,费尽无穷心机搞出来的绝佳地势,就只是因为这么一个人,就全盘崩溃了……

  猪一样的队友,并不是只有联军方面才有,厉家也是有的,就算只有一人,却也足以让完美计划崩盘,鬼算神盘,就因为这只杂碎,彻底崩盘了!

  不断有厉家人被关门打狗,又或者是主动现身出来,战斗,身死,不断的,还有联军方面的欢呼声。

  若是厉绝能够克制不动,等到决战打响的一刻,这只暗棋绝对是一支强大到了极点的生力军,可以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强大作用;因为联军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一明一暗之间,优势无疑是压倒性的明显。

  但现在,此刻,一切尽都付之东流!

  厉绝越逃越乱,到了后来,心神彻底散乱的他根本就是全凭着本能在逃,完全没有方向感可言。联军一直在后面追赶的几位至尊分明早就可以将他拿下,却始终拖着不下手,只是偶尔出手干扰他一下,以生命的威胁来迫使他来制造更大的战果。

  有许多被迫出来战斗的厉家人看到这样的情况,无不是悲催至极的跌足长叹。

  一向以来,厉绝作为厉家这一代的第一人,当家大少爷,可谓气宇轩昂,风度翩翩,无论什么事看上去也都是胸有成竹,运筹帷幄,自有一番风度。

  但谁又能想到,这位曾经被自己家族寄予厚望的当家大少爷,几乎已经确立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面临这等生死危机的时候,竟是如此的不堪!

  不仅毫无定力,毫无盘算不说;还要如斯的连累别人,连累同胞,连累整个厉家!

  真不如死了更好!

  厉家中人也不是没有人当机立断直接想要出手干掉厉绝,可是厉绝现在可是香饽饽,联军方面甚至专门派了数名绝顶强者合围在厉绝大少爷稍远的地方,只要有厉家中人靠近,马上实施绝杀手段,迄今为止,至少狙击了三四波意图干掉厉绝,断绝后患的厉家中人!

  就在极短的时间里,已经先后有超过两百之数厉家中人被迫出来战斗;这已经是两个小队的力量;在莫天机的计划中,这些人最少要毁灭四百以上的联军之后,才会轮到自己被歼灭。

  但现在,却是一点代价也没有得到,就已经面临全军覆没!其中,更有接近半数,是直接被联军关门打狗,牺牲得全无价值!

  “难道真是天亡厉家!”一位厉家至尊欲杀厉绝不果,反遭数人联手围攻,仰天悲啸,鲜血狂喷,倒地含恨而终。

  真的是天亡厉家;不为别的,就算是厉家没有遇到眼前这样的灭族危机,但只要家业传到了厉绝手里,等到其一朝大权在握,再看看现在这番表现,厉家的覆亡也绝对是不可避免的。

  “立即通知上面!”厉通天手忙脚乱的应付着几位联军至尊的围攻,鲜血狂喷,睚眦欲裂:“快啊……若是上面的人不知道下面发生了变故,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行事,那可是要出大事的啊,事已不为了…………”

  厉通天的厉声大吼,便如是锥心泣血一般。

  “全速格杀!”一位联军方面的高阶至尊同时下令:“务求不让任何一个厉家中人冲到雪面上去,此时胜利,就等于为他朝决战奠定基石,齐心合力,毕功于此!”

  所有联军同时开始玩命,压力更增。

  这里乃是千丈雪层之下,若是一位至尊高手声音在空阔的地方可以声传百里的话,那么在这种环境下甚至连五里都传不出去,就算是至尊九品高手也不例外。

  千丈雪层,本就是一道天然的阻碍;不管是对光线还是声音,又或者力量……

  厉家方面的人手一个个红了眼睛的拼命突围,竭力的想要往地面上冲,但面对对方犹如潮水一般的攻势,竟是一个人都没有能够成功突围的。

  甚至有些人以命搏命,以伤换伤,不顾一切的冲上去百丈,但反被下方的人一刀挥断了两条腿:想要往上面冲,是要付出昂贵代价的。

  这份昂贵已经超出了厉家人可以支付的极限,徒付奈何!

  尤其在这等两眼不能视物的雪层下,更是如此。

  绝对的地利,也可以成为最致命的阻碍,眼下就是如此!

  而这些,只是因为一个人的愚蠢,完全可避免的损失,如今却已经成为了完全不可避免!

  敌人只需要留下一部分人守在高空处,那么,在你不顾一切冲上去的那一瞬,早已被人一刀两断,这样的一刀两断即便不是易如反掌,却也不比喝白开水困难多少。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厉家!我们厉家!我的家族……”厉通天仰天狂吼,两眼中血泪斑斑,口中鲜血和内脏的碎块随着声音一起喷了出来:“我们……”

  一道闪亮的刀锋突兀划过,厉通天的头颅在雪层中滴溜溜飞起,却依然在声嘶力竭的喊出来最后一句话:“……的家族……”

  “杀!此等天赐良机,千载难逢!可见厉家覆灭,乃天意所在,就算是九劫也无能逆转!”一位夜家至尊疯狂大叫:“大家全力出手,杀光了这些人,雪层之下就是我方的天下,一旦上面战争起来,那么这里就变成了我方的埋伏天堂!致胜之地!”

  厉绝慌不择路的亡命逃窜,在这一刻,他甚至慌乱的忘记了父亲厉无波为他设置的异体同心!满心之中,就只有逃、逃、逃……

  他却不知道,联军方面根本就不会杀他了,还要尽力的保护他,让他暴露出更多的厉家埋伏地点出来,真正迫切要干掉他的,是厉家方面的人,厉家的所有人!

  这其中,甚至包括他的父亲,原本最爱重他的那个人!

  一直隐忍在某处隐蔽石洞中关注倾听这一切的厉无波长叹一声。

  自己的儿子,竟是这般不成器!

  如此心性,如何有资格能成为九劫之一?

  自己当初的想法当真是可笑至极。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