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欲擒故纵!


  “然后就是我们这几个人的下一步了。”楚阳用手轻轻拍着大腿,道:“西北之战,我们已经暴露了身份,可以想见……各大世家必然视我等为芒刺,必然欲除之为后快,今后行事只怕将步步荆棘;更加的难以成事……所以,大家必须要小心,还有,大家要继续提升自身实力,以应付突发事件!”

  莫天机等人沉沉点头,表示认同。

  “既然我们已经暴露了身份,那就索性不要再低调,彻底放开了手,闹他一个天翻地覆!”莫天机这番话,让所有人听起来都有一种热血涌动的感觉,但实际上这句话却是莫天机在一边深思熟虑着,一边一个字一个字的缓慢说出来的。

  “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楚阳赞许的点点头:“我们下一步就从西北一路冲出去!冲回东南,然后再从东南冲出来,冲进天鼎盛会!搞他一个天翻地覆!九劫传说,历来已久,到了我们这一辈,自然要将这份传奇,再谱新篇。”

  “好!”董无伤与顾独行两人率先响应,随即是芮不通和罗克敌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举双手双脚赞成。

  “哎哎,咳咳咳……慢着!”一边有一个不和谐的音符突兀出现。

  谁怎么欠扁,在这个时候泼大家冷水?

  众人循声转头看去,却是一脸欠扁的帅的蔚公子!

  蔚座!

  “蔚座有什么独特见解?”楚阳明知道蔚公子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却在哪里装糊涂,事就是这样,上赶着那有吊高来买来得舒服,便宜更大。

  “咳,我不是要泼大家冷水,我是认为啊,提升实力才是当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毕竟有了高深实力傍身,才有更多的本钱不是!”

  蔚公子咳嗽一声。很沉稳的说道:“而我现在,刚好就知道哪里能够大幅度提升大家实力的所在……嗯,我可以在此保证,只要咱们到了那边,修为在一夜之间,都能翻上一番。甚至还多!”

  蔚公子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为了种族大业,不惜信口开河,能吹多大吹多大。

  不过他的说法,结合九劫剑的实际情况,是完全符合情理,大有可能出现地。但问题却在于:蔚公子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哪里有九劫剑第八截,所以现在说出来,纯属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咋一听到自身实力居然能够在一夜之间翻一番,甚至还多。芮不通等一干人尽都是两眼放光,跃跃欲试。

  “哪里?哪里有这样神奇的效能?哈哈哈……翻一番,太期待了,***,貌似本王不能去……”谈昙。

  “就是就是,你倒说说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地方?”罗克敌。

  “这是不是真的?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吹牛呢……”芮不通。

  “这货向来办事就不靠谱。听他的才是找不到北呢……我直接不信!”董无伤。

  “嘿嘿……”冷笑的是顾独行,他不但不信,直接无视。

  “你真知道那样的地方?”表示怀疑的是莫天机;当然,莫天机的怀疑指的是九劫剑第八截所在;也唯有那里,才能让兄弟们修为翻番,除此之外,还真未必再有类似的捷径了。

  莫天机不相信蔚公子能够知道无人知道的九劫剑第八截所在。那是连楚大剑主都找不到的地方。

  “我倒觉得实力够用就行,现在重要的是历练,还有心性的锻炼,若是没有足够的心性。实力过高反而驾御不住!”楚阳鼻孔里哼了两声;小样儿的,哥能被你牵着鼻子走?你丫的分不清楚主从了!

  简直是笑话了,天大的笑话。

  就算我再想去,也必须得装着不想去,得你丫的求我,拜托我,我才勉为其难的同意。

  这就是所谓的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冒充三贞九烈的洁妇还一本正经,明明心里都盼望许久了,嘴还是那么得硬!

  “对!楚老大说的在理,现在大家的实力都是刚刚提升,尤其象芮不通。一身实力大半都来自外力,确实需要磨练稳固一番才是正理。”莫天机可谓是楚阳肚子里的蛔虫,立即就将楚阳这句话圆得天衣无缝。

  所谓狼狈为奸,不外如是。

  顾独行的眼珠子转了转,似是心有所悟,通气连声道:“我觉得老大和天机这句话说得太有道理了,我说我怎么最近最近那有点不对劲呢。”

  众怒难犯,芮不通和罗克敌再怎么渴望提升,也只有连连点头。虽然这俩人都在奇怪,为啥一直对实力很热衷的兄弟们突然间变得那么淡泊了?心性欠缺怕什么,现在可是找也找不到能快速提升修为的地方呢。

  蔚公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扭曲着脸说道:“你们啥意思,有这么好的地方,我好心好意要带你们去,你们却不去了?难道脑子有毛病吗?还是一伙人全体有毛病了?”

  谈昙转着眼珠子,突然道:“老蔚,没关系没关系,你别那么灰心,他们不去不要紧,不是还有我么?你说是哪里,我跟你一起去!跟你作伴,行了?了不起我把这边的事,都搁下,照顾朋友心情可是大事。”

  这话说得,好象去修行圣地是蔚公子千恳万求都没人愿意搭理一般。

  蔚公子勃然暴怒:“你去?你去有什么用?屁用都没有!”

  “啧啧……”楚阳嘿嘿一笑:“蔚兄,你这就有些不对了?怎么还得非要有用才能去?”

  蔚公子本就没打算隐瞒,气冲冲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就是你小子,你小子有圣灵之泉怎么不早说?居然就只给了我那么一点点……那可是我们精灵族的圣物!原本盘算复族无望,我才与阿麓成亲,成亲之后,我也就彻底的放弃了……我甚至已经打算不想再来到上三天的,但你却又拿出来了精灵圣物,才引诱我一路而来,怎么,这会你又想着不认账了不成?”

  楚阳当然清楚,蔚公子的目的就是自己手中的圣灵之泉;但他的目的,何尝不是蔚公子手里的生命之树种子呢?

  但这个底牌还有要求,楚阳又怎么会直接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若是让蔚公子知道了自己的底牌,那么,以这家伙强横霸道的性子,还真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儿来。

  就算强押着自己干活,或者奇货可居的待价而沽,又或者是要挟勒索……这可都是中三天暗竹蔚座的拿手好戏啊。

  但如今,貌似一切都反过来,局面如斯,一切都好说了,人为鱼肉,我为刀俎,还有什么不好说的?这局面简直是太理想……

  “蔚兄此言差矣!”楚阳竖起一根手指头。好整以暇的说道:“第一,精灵族已经消失了十万年,貌似比三星圣族还久远,所以,这个族群的问题,暂且就不论了?!”

  蔚公子嘴张舌摇,正要说话,却被楚阳摆手阻止。

  “第二,我手里可并没有精灵族的圣泉啊;精灵族的生命来源,在于生命之泉与永恒古树还有天晶月华……”楚阳淡淡的说道:“我手里是确实有泉水,但却只有圣灵之泉,并非生命之泉!这其中可谓天差地远,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蔚公子大怒道:“什么远远不能相提并论,圣灵之泉再进一步,就是生命之泉!”

  楚阳舒舒服服的说道:“这不还没有再进一步呢么?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

  蔚公子张口结舌。

  “再说了……嗯哼?你说什么?再进一步?”楚阳惊讶的说道:“圣灵之泉再进一步就是生命之泉?竟有这等事?我怎么不知道?还有就是,究竟如何才能更进一步呢?这个问题可是很伤脑筋的。”

  楚阳的惊讶表情做得实在是太假了,假到了连婴儿都骗不过的恶劣地步,偏偏还做出一副煞有其事的追问;周围莫轻舞和墨泪儿终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花枝乱颤;芮不通和罗克敌俩家伙挤眉弄眼,一脸的大快人心。

  顾独行咳嗽一声,仰面看天,勉强保持着严肃锐利;莫天机温文尔雅,笑的极为亲切。

  唯有谈昙,感觉自己师兄这一次惊讶的表情实在是做得太帅了,居然从怀中摸出来一面镜子,对着镜子模仿起来,只见他猛的一瞪眼,一张嘴,做出来一个惊讶的表情,以此为对照……

  叹了口气,将镜子拿到了一边。

  哎,怎么学都学不会,天赋啊,天赋这玩意是学不来的。

  蔚公子为之气结,恨得牙痒痒的,大叹一口气,无语的说道:“楚阳,拜托你演戏也要多少敬业一些,起码要真的让我知道,你不知道?走偶像派路线不可能走一辈子的,你怎么也得有点演技?!”

  楚阳挤挤眼,道:“其实我从来就没关心过这件事情;生命之泉与圣灵之泉虽然相差一级,但我又不是精灵族,生命之泉对我能有啥大用处;有圣灵之泉能补充生命之力,就已经很足够了!蔚兄莫怪,我是真没放在心上,所以演技不演技真的没意义,我郑重声明,本人永远都是偶像派。”

  “我要是相信了你,我就不是精灵族了!”蔚公子恨恨的说道:“我是兽人族!而且是猪那一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