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怀疑


  第五轻柔起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被传报:金马骑士堂第一王座在书房之中等待求见已经一个多时辰,而高大人、韩大人和程大人,也早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

  第五轻柔稍稍皱了一下眉头,慢条斯理地吃过早饭,这才前往书房。

  这就是第五轻柔,他一向认为,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也不能乱了分寸。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要留出时间,好好的参详,任何事情,都不能仓促下决定!

  仓促之下,必有疏漏!

  而第五轻柔决不允许自己有任何一点错误!

  见第五轻柔走进书房,里面坐着的四个人同时站起身来:“相爷!”

  “嗯,都坐吧。”第五轻柔微笑着点了点头,来到自己的座位面前,缓缓坐下,才道:“景王座,何事竟然连你也乱了分寸?这么多年来,可真是头一次呀。”

  在对面,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看上去洵洵儒雅,面色白净,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子,两眼之中沉静睿智,就像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大儒。若只是看面目,谁也不会想到,就这么一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人,就是金马骑士堂第一王座,九品王级高手景梦魂。

  景梦魂苦笑一声,道:“消息突然,本座也是猝不及防,关心且乱。”

  “哦?关心且乱?是阴王座的消息?”第五轻柔慢慢的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吹着水面上的茶末,轻声道:“阴无法出了什么事?”

  韩布楚等人都是脸上露出佩服的神色,第五轻柔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一见面的臆测,就知道肯定是阴无法出了事;这份敏锐的感觉和推断能力,就是罕有人及!

  “消息传来,阴无法身受重伤,命在顷刻!”景梦魂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脸色沉重,道:“他与楚阎王长街决战,两败俱伤!”

  “楚阎王?!他与阴王座正面决战而且两败俱伤?”第五轻柔终于脸色一变,停止了吹茶末的动作,沉思道:“楚阎王能有这等本事?”

  其他三个人,也是露出疑惑的神色;甚至就连景梦魂,脸上也有一些郁闷。

  楚阎王虽然神秘莫测,但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想到,楚阎王竟然会有与阴无法正面决战的能力!

  阴无法,可是六品王座高手啊!

  “这封信,是阴无法提着一口气写出来的。”景梦魂拿出一张纸,上面沾满了斑斑鲜血。只看这张纸,就可以想象到,阴无法身上的伤势,严重到了何等地步!

  第五轻柔并没有马上接过这张纸,而是皱起了眉头:“阴无法身受重伤,怎么还亲自执笔?难道,跟他去的两位武尊都已经玉碎?他的身边,并没有别人?”

  “不是,只是因为,真正的楚阎王与我们情报之中的根本不相同!”景梦魂无奈地道:“我们都被楚阎王骗了!关于他的信息,竟然没有一件是真的!”

  “全是假的?”第五轻柔终于点点头,韩布楚接过了那张纸,送到了第五轻柔手上。

  “大哥在上……”从这第一句话,就可看出来,这封信是阴无法写给景梦魂的。

  “弟在铁云,生死垂危;但……敌人狡猾,若经别手,真相难言。”只是这第一句话,第五轻柔的脸色就沉重了下来。

  “楚僚狡猾之极,世人皆以为楚僚少年,却不知其真面目应是……”阴无法接下来描述的极为详尽,确实将楚阳告诉他的黑魔王座高手的相貌点点滴滴的全部汇总。

  “……至此方知,传言不可信也;楚阎王,居然是剑属王座高手……弟与之在云门一战,两败俱伤;弟身受其九剑,剑剑透体两空。楚僚受我十一击,也应是骨骼尽断,命在顷刻,若要斩除后患,此正当时。”

  “楚僚身边,武尊应有十数位之上,实力雄厚,与情报殊不相符……”

  “铁云情报网,几乎崩溃,已经被楚阎王解决十之七八……此僚不除,必成大患!”

  …………

  阴无法的信中,说的事情让第五轻柔眉头大皱!阴无法几乎就是说出了一份天方夜谭一般不可置信的情报!

  自己手中掌握的情报,不应该有假;但这封信,却是阴无法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的情报,这又是怎么回事?

  楚阎王居然是王座高手?而且是六品王座,这……这也太荒谬了吧?

  “这……荒谬了一些!”第五轻柔哼了一声,道:“你们各自说说自己的看法。”

  景梦魂咳嗽了一声,道:“老夫起初也是这么觉得;不过,血书历历在目,这不可能是楚阎王的计策,而且,楚阎王他也没有擒获三弟的能力。”

  他这句话一说,众人都是纷纷点头。要想炮制这样的书信,并且有阴无法的印章,必须要抓住阴无法才能做得到!而以阴无法的王座实力,纵然打不过,逃走也是很有把握的。更何况,像这种境界的高手,哪怕是实在没有了希望,也会选择战死,而不会被俘!

  纵然是皇级高手,想要杀死一位王座可说是很容易,生擒的可能性,却也不是很大。

  “属下认为……”高升咳嗽了一声,道:“这封血书,其中有不少地方,可堪商议……”

  “比如这里,我们都知道,楚阎王故布疑阵,但有一点应该是真的,就是:楚阳离开天外楼之后,加入了杜世情的队伍;而且,曾经在铁云城前,与铁补天见过一面,而铁补天回去之后,就立即安排人等,前去寻找……”

  “这一节,我们曾经调查过不下三十人,均证实了这一点,而且烈火刀宗高未成,也证实了这点。”

  “楚阳进入铁云城之后,铁补天曾经派同属天外楼的乌倩倩,前去相请。而从那之后,楚阳就在铁云城消失了。而补天阁,却多了一个楚御座。若是从这一点来说,楚阎王就是楚阳!这一点,应该确认无误!”

  景梦魂听到这里,脸色有些沉了下来。难道我兄弟拼了命传回来的消息是假的?

  但高升话头一转,道:“但阴王座传回来的消息,却也不是假的;这是王座几乎拼了命传回的消息,更是不容置疑。”

  “所以,我大胆猜测;补天阁会不会有两位御座?”高升沉思道:“而楚阳,是否只是当时铁补天的故布疑阵?而真正的楚阎王,不一定……就姓楚!”

  “你的意思是说……当时铁补天已经网络了一位高手,而楚阳的出现,却给了铁补天故布疑阵的机会?”程云鹤皱起眉头问道。

  “不一定是故布疑阵,恐怕是这个楚阳的某一种能力……或者是智谋,或者是心机,或者是身份……总而言之,能够给铁补天的另一位御座弥补一下他不具备的某些因素。”高升慢慢的道:“也唯有这样的解释,才能完整的说明这其中的矛盾。”

  “铁补天那里,应该没有这样的严密吧?”韩布楚冷笑道:“若是真的有两位御座,那么,我们断然没有得不到消息的道理!”

  “我也是这么想。”程云鹤点点头,道:“现在就是……补天阁只有一位御座,而这位御座,却并非楚阳!这一点应该是真的。”

  三个人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第五轻柔和景梦魂两个人静静地听着,景梦魂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在这一刻被这帮文人吵的变成了一团浆糊,分解不开来。

  而第五轻柔也是眉头紧锁,先前那种楚阎王故布疑阵的想法,此刻也隐隐有些动摇。毕竟,阴无法受了伤,而且是在正面对决之中受伤,这件事应该绝对不假!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第五轻柔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也有些乱了。听着三位得力属下在面前吵着,心中却是不断地在思考,想要将这乱麻般的思绪理出一条线来。

  “相爷,不管这个楚阎王如何,但现在三弟那里却是急需支援。必须要立即有人过去,将三弟救回来!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若是……药物跟不上,恐怕……”景梦魂沉思着说道。

  景梦魂这句话,让第五轻柔眼神一亮,道:“不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高升等三人均是觉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你们三位,拟订的计划拿出来了?”第五轻柔的神色恢复了沉稳。

  “是。”高升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计划,给第五轻柔递了过去。

  “嗯,就按照这个第二计划来。”第五轻柔看了一眼计划,极为迅速的下了决定,道:“这些人,千万要谨慎。一,要救出一号;第二,救回阴王座;务必要让阴无法平安回到大赵!第三,确定楚阎王的消息。”

  “前一条与第二条,都不难,难的是这第三条。”第五轻柔道:“姑且不论受伤的那个王级高手是不是楚阎王,但他毕竟是已经受了重伤!可说铁云那边高手已经没有。只要小心谨慎,做到这几件事,并不难。”

  说着,第五轻柔仰面向天,道:“不管去的是谁,但这一次,以营救为主。楚阎王那边若是不能确定消息,那么就不要下手!”他冷冷地哼了一声,道:“这种情况,若是被楚阎王或着铁补天利用……那么,你们轻易动手,可能就会为我们金马骑士堂惹来不可估量的强劲对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