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劫狱


  但门外的战斗却是铁云一方落了下方,三名高手对付人家五个人,功力又是远远不如,几乎是一照面就落在了下风。

  砰地一声,其中一位身穿铁云侍卫服装的人被一掌击中胸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皮球一般翻滚出去,一个黑衣蒙面人狞笑着追上去,一脚一脚的踢在他身上,却又不杀死他,只是残虐的玩弄,他大声惨叫,大声怒骂,却被人像是踢皮球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里面的众人见上面的情势稳住,刚刚松了一口气,又被这面前的残酷现象激的睚眦欲裂!

  那名便服的中年人一边竭力的抵挡敌人攻势,一边惨烈的大吼:“李统领!万万不要开门!他们这是故意在激怒你们,你只要开了门,就给了他们机会!我们兄弟死不足惜,但牢房重地,万万不能有失!”

  声音激烈,掷地有声;配合着他口中身上不断地飞溅出来的鲜血,更是显得壮烈不已!

  门内,几位军士满脸的愤怒,看着外面的残酷打斗,都是双眼含泪,有一位大汉猛地扭转头去,狠狠的在墙上打了一拳,闷声道:“好汉子!”

  就在这时,三面蹄声同时来到,军容整齐的铁云军队,在这一刻,终于到来。

  “风紧!扯呼!”一声尖叫,墙头上的五个黑衣人同时飞起,羽箭如雨,瓢泼而下,向着五个人射来。暗影处又是闪出一个人,全身裹着灿烂的剑光,凌空一转,将羽箭全部削断,喝到:“你们快走,我断后!”

  五个人头也不回,连连起伏几下,身形已经消失。

  而门外的五个人也已经腾身而起,其中一人,居然在临走的时候很狠狠地在那中年人身上打了一拳,又狠狠在躺在地上的侍卫的身上一踢,将那人的身体踢得高高的飞了起来,沉重的落在地上,鲜血狂喷。

  然后这几个黑衣人才长啸一声,闪电般离开现场。

  大军合围。

  地上,只留下了三具破麻袋一般的身体。

  “快!快将他们抬进来,看看有没有救!”李统领眼中含泪,竭力大叫。

  几个军士急忙放下软兜,将这三人小心的抬了起来,他们都已经昏迷不醒,身上的鲜血却仍是呼呼的流出……终于到了门前,铁门打开了一道仅容两人并肩走过的缝隙,抬着担架的军士打了个招呼,就往里走。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担架上的三个人突然一跃而起,出手如电,六名士兵同时咽喉★★,倒了下去。

  其中一个人猛地一掌击在已经敞开的大铁门上!

  咣!的一声巨响,悠悠传开,声音之大,竟然震得旁边的几个士兵双耳出血,眼神模糊!

  三个人已经从大门处冲进了铁门内!见人就杀,如同疯虎一般。

  “快!快放下千斤闸!”李统领又悔又恨,扯着嗓子大呼。想不到敌人竟然如此奸诈,竟然利用这等苦肉计。

  “晚了!”其中那锦衣中年人哈哈大笑,他已经冲出了门洞,来到了院子里,右手往腰间一抹,一柄奇形大刀突然出现,然后他纵身跃起,哧啦一声,将铁网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然后,另两人每人拉住一边,用尽力气,往两边猛地一拉。

  铁网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向这两边猛的裂开。网上的刀剑随之冲了出去,竟然罩住了一大片正往这边赶来的士兵。

  尖锐的长啸再次响起,十五条人影如同天外飞仙,从天而降,从破开的铁网口处,跳进了院子!

  原来他们并没有走,只是来了一个欲擒故纵。

  而且他们先前出动的,竟然还不是全部的力量!

  李统领怒瞪双眼,狂怒的冲上。却被一个黑衣人一脚踢在胸口,连人带刀飞了出去,飞出数丈,一个魁梧的身子突然在半空四分五裂!

  “老三,你率领你的人在这里堵住门口,我和老二进去看看。”一个黑衣蒙面人大吼一声。

  “好!”另一个身形略矮的黑衣蒙面人大笑一声,横刀拦在了入内门的门口。六个黑衣蒙面人,各执刀剑,与他呈一面雁翅型分开。

  这里,正是最窄的地方,而且,有一个拐弯处;若是箭矢,则一躲就没事。

  铁云军队疯狂的冲了上来。

  另外十二个人,却是分作两路,冲了进去。

  为首之人,手段最是残暴,在短短的时间里,被他抓住的守卫已经有四五个。每个人都只问一句:“最近抓来的要犯关在什么地方?”

  问一句,只有没有回答,就一把掐死,再抓下一个。

  “在……在嘴里面,往左拐……一个单单单……单独的牢房……饶命……”在他抓到第十七个人的时候,终于那人颤抖的叫了起来。

  “很好!”黑衣蒙面人一刀干脆利索的将他的头剁了下来,淡淡道:“为了报答你,给你一个痛快!”说完了这句话,他已经旋风一般的冲出去了七八丈。同时纵声大呼:“在这里!”

  另一边的六个人刷的一声转过来,十二个人就像一柄尖锥,往纵深扎去!

  这一路的阻碍,明显的大了很多,而且,守卫的工夫,也明显的比其他地方高出几个档次。

  十二人虽然感觉吃力,却也是越来越欢喜。

  看来就是这里没错了。

  “小心!”正在飞速的行走突进之中,突然最前面的那人猛的一声怪叫,闪电般往后跃,原来在他面前的地上,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大洞,足有两丈宽。

  他若是前冲,也就冲了过去;但他身后的战友,却一定会有人落进去。所以他不往前跃过,反而退了回来,用自己的身体阻止同伴。

  金马骑士堂众人的配合之默契,可见一斑。

  就在他的身影刚要落下还未落下的时候,突然两边墙壁突然裂开,七八股乌黑粘稠的液体突然倾倒下来。

  “火油?!他妈的!”为首的宝马骑士大骂一声:“大家快些跃过去!”

  十二人同时起身,刚刚跃起,已经有无数个火把扔了过来,腾地一声,背后顿时烈火熊熊,火焰的炙热,似乎要将背脊烤熟!

  而前方不断地出现翻板和窟窿,无数的火油,就这么从任何一个可能出现的地方冒了出来,在地上厚厚的一层。

  十二个人只有尽力的提气前跃;丝毫不敢驻足。因为身上已经沾满了火油,只需要慢一丝,就能引火烧身。

  最前面的宝马骑士一掌卷得从头顶落下的火油倒卷而上,不顾一切的往里闯。

  突然,最前面的三个人同时脚下一软,身子猛然间就往下落去,这看似平整的脚下,竟然是一个陷阱。

  三人同时大惊失色,火光映照下,明明见到这上面有几个脚印,为何居然会在这里出现陷阱?但三人来不及多想,身子已经落了下去。

  他们一路纵跃,虽然是武尊修为,但到了这里,一口气也已经卸了,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尴尬当口,来不及跃起就掉了下去。

  砰地一声,整个通道中突然充满了黄烟,陷阱里面,也传出一声短暂的惨叫:“他妈的这里面这么多种毒药……我中毒了,你们俩踩着我赶紧上……去!”

  显然有一人受伤,而且中了剧毒,只是这么一句话,说到最后竟然已经呼吸困难。

  黄烟弥漫中,人影刷的一闪,两位黑衣蒙面人满眼热泪的冲了上来。下面那位同伴已经无声无息……

  好霸道的毒!

  竟然还未到一号的牢房,就损失了一个人!

  “烟里有毒!有★★★,还有★★!”一位黑衣蒙面人惊恐的大叫起来。

  “卑鄙!楚阎王,你好卑鄙的手段!”剩下的十一名黑衣蒙面高手同时咒骂起来。只是中毒没有受伤的话,毒进不了血脉,倒还不要紧,以众人的功力,完全可以阻住。甚至可以一边打斗一边将毒逼出来。

  但★★就不行了。

  霎时间十一位黑衣蒙面人紧紧地紧身衣里面,胯下都已经鼓起了高高的帐篷,人人满脸憋得通红,眼中也出现了亢奋的血丝。

  ★★!

  大家才发现,在这世上最恶毒的,并不是毒药,而是★★!这玩意儿太难缠了。在这个当口中了★★,可怎么解决?

  裤裆里硬的跟铁似地,到哪里发泄去?血脉贲张啊……

  “再加一把劲,就能把一号救出来了。”领头的宝马骑士竭力的忍住心头的冲动和身体的亢奋,挺着鼓鼓囔囔的★★,猛往前冲;但一双眼睛已经不由自主的查看着四周的牢房:他妈的,怎么没有★★人……

  各种烟雾越来越是浓烈。

  短短的十来丈,两侧和地上还有空中,竟然遭遇了十几次陷阱!每一个都是匪夷所思,每一个都是恶毒到了极点。

  这样的密集的陷阱,让为首的两位宝马骑士不住嘴的骂娘!妈的这些布置陷阱的人一个个都是流氓的宗师,猥琐的高手!千刀万剐的下流货!

  还有这么布置陷阱的?简直是集合了所有的恶毒心思于一体,另外还加上了十万分的猥琐和无耻……

  不过,中了★★的好处在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