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拦路抢劫!


  三路大军,同时有三位名将率领;神威将军刘剑率兵八万,左侧进攻;天威将军杨烈,率兵八万,攻右侧;忠烈将军陈玉虎,率军十万,中路急进!

  三路大军,三位名将,一次性出动二十四万军队。大赵这次军事行动可说颇为庞大,而且,时值初冬,天气骤然严寒,大赵的行动,也可以说是疯狂!

  铁云金星城、横云关同时告急!战报频传!

  但这一次,因为铁世成的逝世,铁云正是一片哀戚,大赵的军事行动,激发了铁云国内一片战斗热潮!

  民众求战之心,竟然是前所未有的热烈!

  铁龙城坐镇边关,竟然不能回来奔丧!在大赵的巨大压力之下,调兵遣将,忙得不亦乐乎。

  铁云城★★沸腾之中,迎来了国君铁世成的葬礼!

  …………

  程云鹤可说是有一种感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铁世成的死,让程云鹤也是感觉惊震了一下,很是措手不及;他知道,铁世成现在死了,对与第五轻柔的计划来说,等于是全盘打乱了,一切都要重新开始部署。

  但也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终于可以出城了!

  这几天里的★★,憋得程云鹤的头发也白了。没法通消息,没法出城,眼看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阴无法服了梦魂液以后死尸一般挺在哪里,让人心急如焚!

  一天数次甚至是上十次的搜查,让程云鹤不但不敢行动,迫于无奈之下,将传讯的无形隼也杀死了。因为……只要它们一个翅膀的振动,就能断送自己所有人的性命!

  失去联系,总比失去性命的好!

  现在随着铁世成的死,终于放松了宵禁。

  程云鹤总算松了一口气,赶紧的申请出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专程的购买了很多的铁云的特产,而且专门购买的那种存放时间不久,容易腐坏的那种。

  铁云城的所有官员们几乎都在为了国君的葬礼忙的焦头烂额,那里还在乎这等小事?程云鹤去申请出城,果然获得了批准。于是乎,程云鹤一刻也没有耽搁,立即纠集所有人手,押送着一溜长长的马车,出了南城门。

  终于出来了!

  程云鹤走出铁云城的时候,忍不住仰起脸来朝着天空中依然飘飞的雪花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这几天在铁云城中,程云鹤感觉自己就像要窒息一般。简直喘不过气来。

  现在出城,突然有一种感觉就像是小鸟飞出了笼子。

  以后楚阎王在铁云城一天,我都不再来了!

  程云鹤心中暗暗发誓!

  空腹一身智计,但楚阎王却完全没有给他发挥半点的机会!直接就将所有的路全部堵塞!

  程云鹤到了铁云城,黑魔家族也已经被楚阎王利用完毕,离开了。

  一拳打了一个空。至于找其他的官员走关系……程云鹤连想也不敢想。一来他就看了出来,现在的铁云城所有官员人人自危,个个胆寒,只要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恐怕自己根本不用楚阎王下令,就能被那些官员活活的撕了然后拿着自己的尸体去找楚阎王领赏表白心迹去了……

  这一点,程云鹤无比的确信。

  能够把剩下的人手完整的带回大赵就不错了。

  看着自己身边的一个个金马骑士堂骑士们,程云鹤都有些想哭。来的时候人人意气风发,现在一个个垂头丧气。来的时候四十多人,现在就只剩下了寥寥十来个人!

  而且大部分都是武宗。仅仅有三位武尊!

  其他的所有人,都在铁云城之中永远的消失了……

  最后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伤心之城,程云鹤喝道:“走!”

  马车辘辘,在雪地里跋涉而去。速度慢得像是乌龟爬,现在还在铁云境内;程云鹤根本不敢把货都扔了。若是一扔……定然就会惹来怀疑。

  所以虽然慢,程云鹤也认了。

  ……

  补天阁之中,楚阳皱着眉头:“就这些?”

  陈雨桐脸上有些汗,咧咧嘴道:“是,就这些。”

  “放开城门之后,一共就出城了六批人?而且,只有两批商人是往南去的?”楚阳有些意外:怎么会这么少?

  这段时间应该把人憋疯了不少,不应该这么少的。

  “还有许多等待出城的,不过都是本国人,现在既然在铁云城,自然要参加陛下的葬礼!”陈雨桐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嗯,也有道理。”楚阳点点头:“也差不多了,都去帮忙葬礼吧,要严密保护好太子的安全。不能出任何事情;至于这件事,我来亲自处理。”

  “是。”陈雨桐踌躇了一下,问道:“御座难道不参加……这个……有些大不敬。”

  “我还是躲躲吧。若是让太子见到了我,那才真的是大不敬。”楚阳苦笑一声,铁补天这几天一见到他就大发脾气,昨天居然扑上来就要拳打脚踢,楚阳溜得快才算是没挨上,这个关键时刻,楚阳哪里会去自讨没趣?只要耽误不了国丧的那一天就行了,其他的时候,能避风头就避风头……

  就算没事,这几天楚御座也要溜出去了,更何况是有名正言顺的理由?

  陈雨桐嘴角抽了抽,虽然明知道皇上死了自己不应该笑,却还是有些忍不住。

  铁补天和楚阳的关系实在是怪异,若铁补天真的不满,只需要一道旨意,就把这位御座罢免了,但他却是死活不这么做,居然亲身上阵,也不说理由就要教训教训楚阎王……

  那样子,活像是赌气!

  楚阳交代了几句,就一溜烟的走了。回到天兵阁,这里还有几个不在乎铁云国君死不死的人,纪墨的伤也差不多恢复了。楚阳说了几句,然后五个人就兴冲冲的换了衣服,跟着楚阳出了城。

  前几天纪墨还露了露脸,把其他的几个人羡慕的够呛;现在总算轮到自己等人也出来放放风了,而且又是这么一个大雪飘飞的大好天气……

  六个人,骑着六匹白马,都穿着雪白的衣服,呼啸着出了铁云南门。守门的士兵刚要盘问,一面代表着楚阎王的牌子就摔在了面前,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赶紧开门放行。

  六匹马,泼刺刺的冲了出去。

  “嗷呜……我靠他大爷的这天气太爽了!”罗克敌顶着一对熊猫眼,兴奋的仰天高唱。这几天,罗少爷可是过的暗天无日,顾独行和董无伤没事就来找他切磋,而他又不是对手,只能干挺着挨揍。

  几乎每一天都要平均挨两顿,罗少爷彻底的怒了。今天早晨不等顾独行来,爬起来自己先找了过去,指名挑战芮不通。先挑个软的捏捏……

  那想得到芮不通居然打出来一路怪拳,罗少爷猝不及防之下,两只眼睛同时中招,惨叫一声就变成了一头大熊猫。

  如今终于出来放风,罗少爷决定好好的放松一下。同时心中发誓:等少爷我神功大成了,第一个要报复的对象就是顾独行:一天打他十顿!不,二十顿!

  第二个,当然就是楚阳!因为芮不通那一套怪拳,居然是楚阳教的!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三个,当然就是董无伤!

  罗少爷现在天天咬牙切齿,每天晚上都抱着一身酸疼的骨头和一肚子的幻想入睡。若不是这人还能有一种幻想的功能……那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纪墨等人都是哈哈大笑,连顾独行和董无伤这两个出名的冷面人都是开怀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帮家伙天天在一起打打闹闹,虽然每天都有人鼻青脸肿,但彼此之间的感情却也是越来越深厚。

  六人六骑,在风雪中卷起片片雪花,顺着地上尚未消失的印记,一路呼啦啦的毫不遮掩的追了下去。

  楚阳很有把握。

  自己带的这几个人虽然都是武宗,但每一个都是代表着一个大世家的绝学,论起战斗力却丝毫不会弱于一般武尊,甚至就算是那种二三品的武尊跟他们战斗的话,还很有把握。

  金马骑士堂的人现在高手已经剪除的差不多了,就算正面相遇,楚阳也不惧!更何况,他手中还有九劫剑这个超级大杀器在手!

  所以楚阳很放心大胆的就追了上去。

  路程一段一段的被抛在身后,奔出去三四十里路,就看到前面有一队长长的马队,在雪地里快速前行。

  顾独行一声冷哼,一挥手道:“罗克敌,上!”

  “为什么是我?”罗克敌不满地道:“这么多人都闲着。”

  “你是说让我去?”董无伤一转头,眼神很危险。

  “没……没……”罗克敌一个结巴。

  “那你是想让我去?”纪墨很凶恶的问道。

  “反正我不去。”芮不通仰着鼻子。

  “难道我自己去?”顾独行很威严的看着罗克敌:“或者让老大去?这话你敢说出来?”

  罗克敌瞪着眼睛,为之气结,半晌之后,才沮丧地道:“我去。”一时间垂头丧气,刚才的意气风发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既然不去不行,罗少爷很怒;但,他发怒的对象却是前面那一列长长的车队!

  都是因为你们!少爷我不得不丢脸!你们要付出代价!

  两腿一夹白马,罗克敌一阵风一般蹿了出去,一路口中急不可待的咋呼:“驾!驾!”“驾驾驾”……

  泼刺刺就冲到了那马队的前方十多丈的地方,把马头一个圈转,转过身来,就这么骑在马上,手中银光一挥,路边的一棵大树轰的一声倒了下来,正好拦在路上!

  “呔!嗷呜……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罗少爷大吼一声,声音洪亮,居然震得空中的雪花也顿时碎碎了。一股子棒老二的劲头,就这么张扬的发散出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