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皇级高手!


  “嗷呜……”纪墨一跳老高,在院子里来回乱蹦:“哇哈哈哈哈……苍天啊大地啊我毕生的心愿终于完成了哇哇哇……”

  “慢高兴!”楚阳脸一沉。

  纪墨顿时噤若寒蝉,讨好的凑着脸谄媚的笑着:“老大,啥指示?放心,你要我上刀山我就不会下油锅,你让我往东我就不往西……你要我去臭揍顾独行我就不会去蹂躏罗克敌……”

  这句话引来两个人一致的白眼加冷哼。

  “你要长剑?还是要短剑?长剑短剑,可是各自只有一柄!”这句话一出,旁边的罗克敌急了眼,急忙举手嚷道:“老大我要短剑!”

  罗克敌的功夫属于轻巧一类,长剑反而不适合他。对那柄短剑,他早已垂涎已久。

  “滚一边去!你突破啦?”纪墨恶声恶气的吼了一嗓子,想了半天,才道:“我要长剑吧……”

  罗克敌松了口气,眼中闪出一丝感激。

  “你确定?”楚阳沉沉问道。

  “确定!”纪墨使劲点点头。

  纪墨不同于罗克敌,纪墨的纪氏家族武学长短剑皆宜,短剑有短剑的用法,长剑有长剑的长处。不过,论起隐蔽性来,还是短剑方便携带,而且也更出其不意。

  但现在既然知道罗克敌喜欢短剑,纪墨虽然表面上呵斥,但心中却是早已经下了决定:将短剑留给罗克敌,为自己的兄弟,留一把趁手的兵器。

  “好!”楚阳眼中露出赞赏的神色。他焉能看不出来纪墨其实是想要短剑?但纪墨能做出这样的牺牲,却还是让楚阳很欣慰。

  这个兄弟两个字,终于在这几位中三天的纨绔心里,慢慢的刻下了重重的痕迹!

  “嗯,我答应了。”楚阳点点头:“剑在顾独行那里,你让顾独行直接给你就成了。”

  纪墨嘴角一个抽搐,顿时傻了眼。

  他可没忘记,刚才为了得到剑,向老大表忠心拍马屁,可是说过要臭揍顾独行的话……如今,转眼间就来了一个现世报!

  苦着脸转头看向顾独行,只见顾二哥冷着脸,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正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哎哟呵,纪墨,想要……剑?嗯?”

  纪墨傻呵呵的张大了嘴,一脸懊悔。

  “二哥……亲二哥……我的救苦救难的活神仙……”纪墨赶紧窜到顾独行身前,抓紧时间竭尽所能的拍马屁。

  顾独行转了个身,仰脸看天。

  纪墨嗖的一声转到顾独行面前:“二哥哇……”

  顾独行又转个身……

  纪墨团团乱转了一会,一筹莫展,急得抓耳挠腮,汗都出来了。

  “哎,脖子好酸啊。”顾独行左右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二哥,嘿嘿,我帮你揉揉……”纪墨勤快极了,一脸谄媚的凑上去,很卖力。

  “哎……肩膀也好酸啊……”顾独行愁眉苦脸的道。

  “二哥……我帮您揉揉……”纪墨立即转移目标。

  “胳膊真难受……”

  “我帮你揉揉……”

  “腰酸啊,上年岁数了……”顾独行一脸唏嘘。

  “我帮您揉揉……”纪墨眼中快要喷火了。

  “腿也疼……”顾独行浑身上下突然多了许多毛病。

  “我帮您揉揉……”纪墨一番劳动下来,浑身都出了汗。怎一个忍气吞声了得。

  “也罢,看在你还算乖的份上……”顾独行拉长了语调,看着纪墨。

  纪墨一个立正:“二哥放心,从今以后我绝对听您的,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叫我打狗我绝不撵鸡!”

  “嗯,你说说你,嗯,还要剑?你自己贱不贱?嗯?本来没有的事都能被你惹出一屁股的麻烦!还得低声下气的来求人!贱人!”顾独行哼哼道。

  “是,是是……我嘴欠!我嘴贱!”纪墨现在幽怨的快死了,不怪人家说自己,自己这张嘴,可就是有些犯贱……

  “嗯……”摆足了架子,顾独行见这家伙也真的快要急眼了,便不再为难,慢腾腾的进去,不一会抓出来一柄长剑,连鞘扔在纪墨面前:“喏,给你。”

  “哎呀呀……别摔坏了……”纪墨一脸心疼,一个箭步上前将长剑抽了出来,顿时一抹寒光映照雪色,森然凛凛!

  “哇哈哈哈……我的神剑!”纪墨爱不释手的抓着长剑,完全忘了刚才的屈躬卑膝,威风凛凛的挽出几个剑花,乐的合不拢嘴。罗克敌和芮不通狼一般的眼神看着这柄剑,充满了羡慕。

  “哈哈哈……”纪墨突然脸色一变,仰天一声狂笑,杀气腾腾的叫道:“顾独行!顾二哥!来来来,拔你的黑龙剑!小弟要与你切磋切磋剑法……”

  楚阳四人一个踉跄,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过河就开始拆桥的无耻家伙,均是额头上升起无数清晰的黑线……

  “哇哈,狗大姨!狗大姨!”纪墨鼻孔朝天,不可一世;极度狂喜加兴奋之下,嘴里面又开始叽里咕噜的冒出一些绝不属于人类的语言。

  顾独行一使眼色,喝道:“上!揍这个小狗的大姨!”

  一声呼啸,三个人同时咬牙切齿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无视纪墨手中的长剑,干脆利落的就将这货压在地上雪地里,拳脚交加。

  纪墨猝不及防之下,顿时整个人呈趴在地上的“大”字形被牢牢地压进了雪地,顾独行骑在他脖子上,两只脚不轻不重的踩住他手肘,一对拳头雨点般往下落。

  芮不通兴高采烈的坐在他背上,屁股不断的上下颠动,每一次颠动,均带出下面一声沉闷的“哦~~哦~~哦~~”(咳咳,貌似很邪恶……);罗克敌坐在纪墨肥厚的屁股上,一双手化作了龙爪,在两个毫无反抗力的大腿上左扭一把,右扭一把……

  “呜呜……唔……鹅补肝了(我不敢了)……”纪墨的嘴巴被深深地堵在了雪层下,发出沉闷的惨叫和求饶的声音,两条腿在一蹬一蹬的抽搐……

  闹了良久,楚阳才喝止了,忍着笑,将一个烧饼一般的纪墨从雪地里拉了起来。

  纪墨怒嚎一声,就要大打出手。

  “好了,大家来说说,今天遇到的那个青衣人。”楚阳的脸色很沉重:“以你们看,这个人的阶位应该是什么?”

  “绝对是皇级!甚至更高!”谈到正事,四个家伙同时正经了起来。罗克敌想了想,肯定的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顾独行恢复了冷冰冰的脸色,道:“而且这个人很怪,就这么露了露面,接着就走了……其目的……”

  说着,顾独行看着楚阳。他知道,那个青衣人之所以将他们几个扔出去,就是要与楚阳单独说话。也就是说,楚阳绝对知道那个人的目的。

  楚阳的脸色沉了沉。

  顾独行三人同时感到一种抑郁,不由的对望一眼,不再进行这个话题。

  “你们的家族之中,有没有这样的高手?”楚阳问道。

  “没有!”顾独行说的很痛快。顾氏家族若是出现皇级,顾氏家族在中三天的地位也就彻底稳固了,顾妙龄所犯的那点事也就根本不叫什么事了……

  “我们纪氏家族……有两位老祖宗……咳咳,貌似与那人的气息差不多。不过,却不如这个人可怕……”纪墨吞吞吐吐的道:“不过这事儿,可是秘密……”

  “嗯,我们罗氏家族也有两个,但也不如那个人。”罗克敌很痛快,眨眨眼,道:“这也是秘密。”

  顾独行和楚阳对望一眼,均是知道了顾氏家族的处境!

  怪不得顾氏家族对顾妙龄偷窃灵药表现出了那么强烈的震怒,原来顾氏家族的处境真的不妙!

  纪氏家族有皇级,罗氏家族有皇级!由此推断,那么黑魔家族、墨刀家族、莫氏家族这些差不多的家族,肯定都有皇级高手秘密存在!

  要不然,决不会保持势力如此均衡!

  但同列超级世家的顾氏家族最高的修为却只有王座九品巅峰!虽然距离皇级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之遥却阻断了千山万水!

  这个距离,是巨大的!

  “这么说,那个青衣人应该不是中三天的人?”楚阳沉吟着问道。

  “不错,这样的人若是在中三天的话,恐怕早已经闹的风云变幻,绝不会如此籍籍无名。”四个人同时点头。只要这样的人物在中三天出现过,以他们的消息网,决不会不知道!

  这一点四个人都有自信。

  “那就是上三天!”楚阳目中闪烁着复杂难明的光彩,仰起头,静静地看着白雪苍茫的天空,心中却是思绪悠远,不知飘到了那里。

  上三天呵……那创造了自己的生命、生了自己的那两个人……就在上三天吗?

  楚阳的心中突然暴怒起来!

  你们在上三天,却将我扔到了下三天!皇级武者……哼!上三天的力量搜寻下三天的话,会找不到自己么?

  为何十七年来,一点消息也没有?

  顾独行等人都感觉到了楚阳的异常,不再说话。

  良久,为了打破这份尴尬的沉默,纪墨伸着脖子笑了笑,道:“再过一段时间,我要回去一趟。”他顿了顿,嘿嘿笑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腊月初九,是我的生日了。”

  “哦……”罗克敌意味深长的道:“原来要做兽……星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