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三绝之琴绝!


  就在这时,楚阳和顾独行同时听到了喘息声;似乎是很紧张的那种。扭头一看,不由都是啼笑皆非。

  若不是定力超强,两人几乎要捂着肚子爆笑起来。

  只见那两位自吹自擂是阅遍名花、万花丛中过、脂粉一生的两位公子,纪墨和罗克敌两个人在被身边的少女挽住的时候,都是昂首挺胸腰杆挺得笔直,身体居然有些僵硬;脸色虽然努力的保持平静,但隐隐可以看出来紧张……

  尤其是纪墨,鼻尖上居然冒出来细细的汗水。

  这个表现,哪里是“久历花丛、浪荡成性”的样子?

  “纪墨。”顾独行叫道。

  纪墨全没听见,自从他的胳膊被他白衣少女挽住,他就彻底的有些手足无措的意思。

  “纪墨!”顾独行提高音量。

  “啊?哦,在。”纪墨才回过神来。

  “这里比起你见过的……如何?”顾独行忍住笑道。

  “嗯……还可以,虽然还是有些不如……也算是马马虎虎了。”纪墨极力地摆出一副‘行家里手’的样子,涨红着脸,道:“想当年,我在家里的时候,嘿嘿,那一天不是在这种地方度过的……这种小场面,简直不值一提。”

  “嗯,纪墨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哪里像我们啊,连走路都不会走了。”楚阳平静地道。

  “扑哧……”挽着纪墨的胳膊的少女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即知道不对,急忙捂住了嘴,眼珠滴溜溜的一转。

  其他的几个少女也是脸上露出笑意;她们天天在这里,岂能不知道?像纪墨和罗克敌这样子,不要说是什么‘久历花丛’,根本就是一次也没有来过的初哥!

  唯有第一次逛青楼的少年,才会有这种表现。哪怕是第二次……也不会如此紧张!

  亏这家伙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在家里的时候,那一天不是在这种地方度过的’这种话,简直是……令人发噱!

  顾独行强忍住笑,道:“原来如此,纪墨公子对这样的地方如此熟悉,倒不如给我们介绍介绍……”

  “哪里还用什么介绍……”纪墨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道:“待会把你们带进房间里,你就直接脱裤子就行了……”

  “哈哈哈……”顾独行一伸大拇指:“你真行!”转过头,狂笑着去了。

  别人不知道,顾独行还不知道?色之一字,乃是中三天各大家族最忌讳的一个字!尤其是这些在武学上很有天赋的二公子们,哪一个家族不是寄予厚望?

  而……无论是哪一种武学,过早的宣泄元阳,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也会影响终生成就!这些人若是成就不高,那么,基本也就可以代表着家族的前途不是怎么美妙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纪墨等人想要逛青楼?那简直是做梦一般!若是让家族知道了,不被活活的扒了皮才怪!

  所谓纨绔子弟,一般都是家族之中不成器的角色;但真正的大家族之中,那些直系的重要培养对象,绝对!……不会是纨绔子弟!

  因为家族对他们要求的严格、奖惩的严厉;和本人自幼就养成的可怕的自律习惯,决不允许他们纨绔!

  有一种说法叫做大家族多出纨绔,对于这样的说法;顾独行和楚阳都是嗤之以鼻!出纨绔的那不过是一些中级家族,没有什么底蕴的末流家族。那些真正的大家族若真的连继承人都变成了纨绔公子……那么这些家族凭什么屹立千年万年?那不早就被灭了么?

  浪子回头的故事适合于普通人,但绝对不适合于大家族的继承人!因为他们一步踏错,终其一生都回不了头!回头也永远回不到原本的位置上去!

  所以他们对纪墨和罗克敌一开始装青楼老客根本半点相信也没有。

  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大厅中心,是一个巨大的木炭火炉,里面木炭红红的,颜色很鲜艳,整个大厅,温暖如春!

  一阵阵高谈阔论的声音传来。

  大厅的尽头,是一个平台,高出地面三尺,上面朦朦胧胧的垂帘遮住,让你能看得见里面,却又看不清里面;垂帘里面,是一张古朴的琴台。

  里面,竟然已经坐了不少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在最接近平台的地方,竟然簇拥着五六个年轻的公子哥儿,高谈阔论的声音,正是从他们那里传来。

  “这是妓院?”罗克敌终于惊讶的叫了起来:“妓院……会是这样子?”

  他的声音稍稍大了些,众人忍不住都是怒目而视。

  这时,一个三十余岁的妇人款款走了出来,走上了高台。这个女人虽然年龄稍大,但却是风姿绰约,仪态万方,一举一动之间,尽显出高贵的风范。

  大厅中,说话声音整齐的静止。

  “各位,现在开始每一天的例行节目。”这女人巧笑嫣然,眼波如同春水流转,在厅中众人脸上绕了一圈,道:“众所周知,小麓姑娘琴技绝世,有‘天上琴音’之美誉,不知诸君可有兴趣一听么?”

  “有!”众人一起振臂高呼。

  “而且,小麓姑娘今日心情高兴,言道今日谁若是能成功请她出来,并且,在音律上难倒她三道难题之后,就能进入小麓姑娘的香闺,小麓姑娘将为他单独抚琴一曲,并共进晚餐,而且,从此便是我绝色楼贵宾!”

  “哇……”

  一片惊呼,显然,这个条件很是诱人!

  “这位小麓姑娘是谁?”顾独行神色一冷,道:“居然还这么大的架子……”纪墨和罗克敌同时愤愤然。

  “你们不知道小麓姑娘?”旁边有人嘲笑的道:“那你们是干什么来了?”

  似乎不知道小麓姑娘,乃是太也孤陋寡闻了一般。果然,大厅中众人都是一股狂热之色,显然,都是为了这位小麓姑娘而来。

  “可知九重天大陆每二十年一度的‘三绝之战’?”楚阳一声苦笑。

  “三绝之战?”

  “六月荷花秀,三绝会中州;谁人登天阙,谁人占鳌头?”楚阳轻声吟道:“……笛仙渺渺水中来,箫圣静静坐船游;琴音潇潇天上落,一笔沧桑画春秋;二十年风雨谁不倒,二十年风霜谁能留?”

  “原本在九重天大陆,有九绝高人;在音律上各有各自的绝学,登峰造极。不知道那一年起,这九个人突然间要争一个天下第一;于是开始比拼。”

  “当时六月,在大赵都城荷花湖;围观者甚众;一番比拼下来,其中八人不分轩轾;但笙绝落败,退出九绝,成为八绝!”

  “九绝本是传世绝技,剩下八人都是不相上下,分不出高低;而且都已经登峰造极,难以再进一步。于是约定,二十年之后,此时此地,再决一胜负。但却是由对方的弟子出战。”

  “二十年之后,又有两个后人技艺不精退出;成为六绝!”

  “直到现在,还有三绝!就是,笛箫琴;明年六月,就是再一次二十年之期;也就是到了三绝最终分出胜负的时刻!决出最后的天下第一!而这位小麓姑娘,就是琴绝的唯一传人!”楚阳慢慢的道。

  “虽然只是笛箫琴而并不是武学,但这三绝在天下的名望和影响,却是庞大之极!预计明年六月,大赵中州就要头痛好一阵子了。”楚阳说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哦……但那一笔沧桑写春秋是什么意思?”

  “当然就是当年九绝的见证人的家族!一笔写下每一次比拼的情况……”楚阳慢慢道。

  “原来你今天此来,却也不是带我们来玩的。”顾独行笑了笑,他第一时间猜出了楚阳的心意。

  三绝会中州,乃是天下盛事!若是利用得好,便能让第五轻柔头痛欲裂,这样为第五轻柔添堵的大好机会,楚阳怎么会错过?

  楚阳这次来,应该是一招极为重要的暗棋!

  楚阳淡淡的笑了笑,道:“这位琴绝小麓姑娘……呵呵呵……”他笑了笑,并没有说下去。

  这样的天下盛会,楚阳前世岂能没有耳闻?他清楚的记得,前世是箫绝登顶,笛绝其二,但琴绝却屈居第三。也就是说,这位小麓姑娘败了!

  但她的败,却非是败在技艺不精,而是就在中州三绝天阙战之前,她的琴突然被盗了……琴绝的琴,可说是无价之宝,也是普天之下最有价值的琴!

  失去了自己的琴,心情怎么会好?而一时之间,又去哪里找一把趁手的琴?琴与琴之间,焉能一样?

  所以琴绝的落败,也是顺理成章。

  但琴绝不甘的落败之后,另外两绝却几乎在同时被人杀死!两大家族,也是瓦解冰消!此案在整个天下引起轩然大波,到后来也是不了了之。因为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楚阳直到数年之后才明白,定然是琴绝背后的势力下的手!这一手也是狠辣之极,因为不知道谁指使的偷琴这件事,但必定是那两家中的其中一家,绝对有一个无辜,另一个却是罪有应得。

  没有证据之下,竟然干脆将两家全杀了!干干净净!

  这样的手段极其的不讲理,但却是没有办法的时候最凶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但直到杀了人,琴也没有找回来,当年的九绝,于是就这么消泯于岁月中……

  “这可是我们的机会啊……”楚阳嘿嘿笑了笑,对顾独行眨了眨眼。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