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毒计连环!


  “楚阎王?”高升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第一,云鹤的运气就这么好?在如此危机四伏的时刻,出去就遇到了几个世家子弟劫道?而且是几个中三天的家族子弟。”第五轻柔淡淡的笑了笑。

  “这几乎就等于是专程去通知:我们要去中州了!你要做好准备!”第五轻柔眼中寒光一闪:“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或者他们是无心之间说出来,而程先生只是有意记住了。”高升沉思着,俊逸的脸上,眉毛慢慢地皱了起来。

  “或者是如此,但,第二点,他们号称去打劫,到后来却什么都没有劫了去?难倒,他们在那等大风雪的天气,只是为了在荒郊野味找点乐子?”第五轻柔笑了:“至于他们乃是寻找阴王座的这个理由,更是何其荒诞!”

  “中三天世家子弟,怎会如此无聊?”

  “第三,这样的巧合,我根本不相信!”第五轻柔淡淡地道:“只是这一条,就足够了!”

  “所以,这几个人之中,就肯定有楚阎王!”第五轻柔哼了一声,道:“而这次遭遇就说明,楚阎王,极有可能要来大赵搞风搞雨!而他们若是来到大赵,那么,极有可能就要联系云鹤!”

  高升想了很久,才慢慢地点头,道:“相爷所言,的确有几分可能性!”

  “若真是如此推论,若是我们真的看不出来的话,他们真的来了,而且有云鹤亲自为他们打掩护,那几乎就等于是金马骑士堂在为他们保驾护航……无疑在大赵就是最安全的……”韩布楚这么一想,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过现在既然相爷推算了出来,那我们就张开大网等鱼来就行了!”高升冷笑道:“若是楚阎王真的来了,就真的是自投罗网,抓获他,将不费吹灰之力!”

  “未必!”第五轻柔沉思着,道:“楚阎王不可能用这样幼稚的把戏!这其中,必有深意!”

  他站了起来,来回的踱着步子,自言自语道:“一个是罗氏家族,一个是纪氏家族,一个是顾氏家族……中三天三大家族……哼哼;楚阎王放出这等风声,届时,必然会跟他们同来!由此推断,他跟着几个家族的少年公子,交情不浅……”

  “而楚阎王现在没有实力,若要对付我们,须得借力……说到借力,嗯,既然他们交情不浅,这几个人应该会帮他的忙;但中三天的人不准插手下三天的事,他们几个也不能明着帮忙……但若是我们主动招惹了他们,则就另当别论了……”

  “……若是楚阎王在他们的配合下推波助澜,再来一次挑拨离间……那么,就等于我们金马骑士堂刚刚与黑魔家族闹了一场,转回头来却又对上了三大家族……这或者就是楚阎王又一次的借力打力?”

  第五轻柔用手轻轻地揉着额头,喃喃道:“这是不是楚阎王又一次的绝大陷阱?”

  他想着想着,眼中逐渐的露出了锐利的色彩,道:“若是同时对上这三大家族……我们金马骑士堂可就真的危险了……”

  韩布楚、程云鹤、高升、景梦魂、阴无天静静地听着第五轻柔一点点分析下去,一直分析到现在动辄覆灭金马骑士堂的险恶境地,人人都是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若这真是楚阎王的计策,那真的可说是一环套着一环,环环相扣,险恶到了极点!若是真的自以为抓住了楚阎王的漏洞,兴冲冲的围上去……那几乎可以预见的,与三大家族做对的大场面立即就会来临!

  “既然让我们知道了,那就不可怕了。”韩布楚沉思道:“我们大可以现在就开始联系这三大家族的高层,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我们借不来他们的力,他们未必就甘心被楚阎王利用吧。”

  “不错。”第五轻柔道:“此事,就交给高升处理,如何?”

  “相爷放心,此事决计出不了任何纰漏!”高升信心满满的道。知道了对方的意图,若是还不能破坏掉,那可就真的成傻子了。

  “嗯,高升,你要把握一下时间。”第五轻柔淡淡地道:“若是楚阎王想要来,还是要让他先来!在此之前,与这几个家族保持联系、知道他们在那里即可,等到楚阎王到来之后,再通知他们这件事情……”

  高升精神一振,道:“是!”

  “嗯,这是第一件事情。”第五轻柔叹了口气,有些落寞的道:“铁云国君铁世成与我争战数年,可说是一代雄主!我一直想要留着他,以作大用;没想到……就这么死在这等天气里……让我筹备了数年的计划,没有丝毫用武之地!”

  “此事有蹊跷啊。”第五轻柔淡淡的道:“铁世成一直活得好好的,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死了?而杜世情,也偏偏在这个时候失踪;这件事情,若是跟楚阎王没关系,我是不信的。”

  “令现在还在铁云诚的细作,立即散布★★;就说是楚阎王害死了铁云城。这一点,过程方面,不楚,你写一份故事出来,散出去!若是铁补天怀疑,则是最好,就算铁补天不信,可也总会有人信的。”

  “是,相爷。”

  “嗯,还有,铁世成死了,铁补天即位;大家都知道是国不可一日无君,但……也有文章可做!另一则★★,就是铁补天为了皇位,不惜弑父!而父亲尸骨未寒,他就急急忙忙的坐上皇位,天性凉薄,无情无义,不忠不孝,天下皆可诛之!这一件事,不楚,依旧由你来负责编造。”

  “是。”

  “第三,铁世成死的那个时候,正是我大军进攻!铁龙城那个时候在边关,走不开。呵呵,我们都知道是走不开,但铁龙城没有回去奔丧,乃是事实!”

  第五轻柔道:“所以,★★就有了,之一则是铁龙城拥兵自重,不服新皇,意图谋反!之二,就是铁龙城认为自己兄长死得不明不白,所以不敢回去,但当铁龙城回去的时候,就会向铁补天要一个说法,铁云内讧近在眼前……”

  “这些事情,不楚,都属于你去做。”

  “是。”

  “还有,杜世情虽然失踪了,但却可以做文章,就说杜世情乃是铁补天为了夺皇位,为了让他父皇早日归天,才下手杀死杜世情!这个★★,要巧妙,而且,要顺其自然的传进那些跟杜世情有交往的……世家,或者门派之中……这一点,杜世情的儿子,可以帮忙。”

  “是。”韩布楚的神色越来越是佩服。第五轻柔的这些计策,虽然都只是★★,但却都是毒辣之极,只要控制得当,所起的作用将是大极!

  天下间最可怕的,就是天下苍生悠悠之口。只要老百姓都认为是真的……那么,口口相传之下,假的也会变成真的。

  “铁补天为了皇位稳固,所以让楚阎王大肆屠杀功臣,和忠于铁世成的老臣……甚至,就连铁云圣人唐心圣,居然也变成了奸细……此事,滑天下之大稽!……嗯,明白么?”

  “明白了。”

  “抓紧时间去做!”第五轻柔和煦的一笑,喃喃地道:“虽然楚阎王破坏了我的一次大计划,但……岂能让你们如此称心如意?”

  高升道:“相爷,既然如此,边关上的……是否容许将士们松缓一下?毕竟现在天寒地冻,很多将士,都生了冻疮,甚至,有人冷冻而死……”

  第五轻柔的眉头跳了跳,沉思了一会,道:“尽最大财力,往边境输送棉衣;但军事压迫,却仍要继续!我们不好受,铁云那边比我们更不好受!更何况,在此等★★四起之时,更加不能放铁龙城回去!”

  “是。”

  “金马骑士堂这段时间好好的整顿;阴王座的伤,好好的休养!”第五轻柔和煦的道:“天寒地冻之下,金马骑士堂,就暂时不要出动了。操办一下孔王座的丧事,届时,我将亲自前去,为孔王座……送行!”

  “是。”景梦魂和阴无天同时答应,提到孔伤心,两人都是鼻头一酸,哽咽道:“多谢相爷。”

  “关于门派……也要让楚阎王难受一下!天外楼的行动,就在这天寒地冻之下,实施一部分,让那几大门派,进攻天外楼……不能灭绝,但却要让他死人!尽可能地多死几个。”第五轻柔淡淡地道:“听说楚阎王的师傅,叫做孟超然?若是他师父死了,不知道楚阎王会不会伤心?”

  “楚阎王就算是再没有人性,恐怕也会流几滴眼泪的。”高升笑道。在他的眼底深处,悄悄地隐藏了一份寒意。

  是的,第五轻柔的这一连串手段……简直是集阴险毒辣于大成!若是与第五轻柔做对的换做自己,可以想象到自己现在是如何的焦头烂额。

  如今,全部都由楚阎王和铁补天领受了去,这两个人的感觉,想必决不会太美妙……

  “相爷……”程云鹤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玉盒,惭愧的道:“……这两片灵玉参,本是相爷交代,要做大事;不过去了之后,才知一号已死,而黑魔家族的王座来不及与我交好就与孔王座大战……根本没有派上用场,辜负了相爷期望,现如今,原物奉还。还请相爷收纳!”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