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明月湖的由来


  中三天,莫氏家族。

  莫轻舞小小的身体蜷曲着坐在门前台阶上,两只小手托着自己的腮,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虚空。怀中,一把破旧的刀鞘,静静地偎依在她的怀里。

  “唉……”小姑娘悲哀地叹息着;小小年纪,叹息声之中蕴涵的沉重,却是沧桑之极。

  这段时间里,莫轻舞感觉整个天地都变了。

  以前所有的、所有的、一切,现在都是面目全非。

  修炼用的灵药,明显的下降了数十个层次!至于辅助修炼的那些无价之宝的紫晶,现在自己一块也拿不到了。

  以前家族中的长辈们常常有事没事就过来看看自己,敦促一下练功进度,然后就带着满意的笑容哄着自己玩一会,再满意的离去。现在,一个人也没有来。

  以前父亲见到自己,总会把自己抱起来,很高兴的举在空中,笑声很爽朗;但现在……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和父亲说过话了。

  纵然见面,也只是匆匆的两次。父亲见了自己,总是叹一口气,就走了。似乎在逃避着什么;久而久之,莫轻舞小小的心中,也是越来越凉……

  父亲不喜欢自己了!因为我的三阴脉废了!

  可是,三阴脉废了……我就不是他的女儿了吗?就不是父亲的小舞了么?为什么?

  难道三阴脉就这么重要?比一个女儿更重要?

  家族实力家族势力……一个在武力上对家族不可能有贡献的人,难道就一点价值也没有了吗?

  我一点价值也没有了吗?

  莫轻舞在心中轻声的问着自己,眼泪就这么大滴大滴的落下来。

  我想要的不多啊,我想要父亲抱抱我,想要父亲亲亲我……想要在父母怀里笑一会,不,哪怕是哭一会……只是感受一下一个温暖的怀抱。

  可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抱我了……

  或者我在家族,再也没有用处了吧?

  想起那天★★到的父亲和母亲的对话,莫轻舞突然悲从心来。

  “小舞现在……你就不安慰一下她?她小小年纪,如何能够承受?”母亲责怪的声音。

  “不能承受,也要承受。”父亲的声音在长长叹息:“从巅峰摔落,任何人都承受不了。但如果她现在不能接受,长大了更加不能接受。所以必须让她学会接受。现在的安慰,恐怕会害了她……”

  “那……小舞的未来……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父亲深长的叹息着,道:“等看看吧,若是有哪一家上门来提亲……”

  母亲呜咽起来,那呜咽的声音里,充满了对女儿前途的悲伤……

  “若是有哪一家上门来提亲……”莫轻舞年纪虽小,但却是在大家族长大,焉能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难道自己也要沦为那种家族联姻以求得联盟的工具么?

  从那一刻开始,莫轻舞才真正的心凉了!

  二哥也不来看我了。他只是不断的让人从沧澜战区送回来小礼物,小玩具……现在,那些小东西已经摆满了莫轻舞的卧室。

  可我要的不是这个!不是这个啊!我要的只是一份亲情!

  莫轻舞心中在呐喊着,凄楚无比。

  莫天机送来的所有东西,都被她弃若敝履的扔在了一个角落。

  “或者,在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还在乎我,还喜欢我,而不管我变成了什么样子……”莫轻舞抱着怀中的刀鞘,将自己娇嫩的小脸轻轻贴在了破旧的刀鞘上……

  “鞘鞘,你知道的,是不是?”莫轻舞低声呢喃道:“就只有楚阳哥哥,是真的喜欢我的,是真的不嫌弃我的……”

  “我遇到楚阳哥哥的时候,三阴脉就已经废了,可我那时还不知道,但楚阳哥哥天天陪我玩,天天给我讲故事,还送了一把刀给我呢……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那把刀很好很好的……”

  “哼,那是楚阳哥哥送给我的。我的刀,让他们都打破了头的要抢……”莫轻舞骄傲的微笑,泪水却随着笑容绽放滑落:“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撕破脸也要抢的那把刀,只是楚阳哥哥送给我玩儿的?”

  “楚阳哥哥,我好想你……”莫轻舞怔忡的看着前方虚空,无力地道:“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我不喜欢这里,虽然这里……是我的家……”

  “小姐,外面凉,还是到屋里去吧。”一个侍女轻手轻脚的走过来。

  “嗯。”莫轻舞擦了擦眼泪,抱着刀鞘站起身来,小脸上又变的目无表情。这段时间的遭遇,让莫轻舞的心境发生了很大改变。

  既然没有人在乎我,没有人关心我,那么我纵然要哭,也不要让别人看到。我纵然伤心,也只在自己心里。

  我不让你们看我的笑话!

  等见到了楚阳哥哥,我才哭……

  ……

  这几天莫氏家族的气氛有些沉郁。沧澜战区发生了剧烈变化,那个各大家族的武学试炼之地,这段时间却是风起云涌。

  封印裂开了!

  沧澜战区,里面充满了各色的灵兽;幅员广阔;而灵兽的皮毛内核,都是中三天很流通的货物。

  而且沧澜战区乃是一个类似于蛮荒的所在;人类根本不能在里面聚居,所以每次都是匆匆而进,获得了所需要的东西,匆匆而出。

  各大家族的收入主要来源,基本都来自那里,而且,沧澜战区也是磨练家族年轻子弟武技的最佳的试金石!年轻子弟,只要不深入沧澜战区,去挑战普通灵兽斩杀,不仅可以磨练武技,还可以获得收入,以此来增加家族底蕴……

  更是一个年轻子弟成名立威的绝佳场所!

  当然,这样荒废了数万年的地方,里面的灵药也是数不胜数的;而灵药,也是这些家族渴求的东西……

  但最近,封印裂开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封印裂开,从里面出来的,竟然是三星圣族!

  万年之前,人类的死敌!

  三星圣族出来之后,就占据了一大片的区域,然后就以天赋本能促使灵兽,在沧澜战区之内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区域,井水不犯河水。

  但一旦有人类进入,就会群起而攻之!

  这等于原本无组织无纪律的灵兽们摇身一变,变成了训练有素的军队!

  而且这些区域都在逐渐的扩大,到目前为止,竟然隐隐有扩张出沧澜战区的势头!这对于中三天各大超级家族来说,绝对是一件不可忍受的事情!

  所以就在除夕之后,又支撑了一段时间,各大家族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动员令,召集令,命令在外人员立即赶回,奔赴沧澜战区……

  ……

  下三天之中,大赵中州城。

  楚阳和顾独行两人窝在一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动弹。两个人都在消化着此一行的成果。

  顾独行的修为,在两天之前,突破了四品剑尊!又迈出坚实一步。

  而楚阳同样不让他,九劫剑之中,此次打劫了大赵皇宫之后,九劫剑吸收之余残余在经脉之中的药力,竟然让他一路猛进,突破了武尊一品!

  纵然有剑灵极力压制,但剑锋和剑尖凑在一起之后,似乎多了依仗一般,狂冲猛飚;等到剑灵制止成功的时候,楚阳已经是武尊一品了。

  对这样的结果,剑灵欲哭无泪。

  而药力的残余还有太多太多……

  两人所住的地方距离接天楼并不远,所以完全能看到接天楼的动静。而各大公子们在金马骑士堂的废墟之中什么都没找到,不出所料的找到了丞相府中。

  提出条件。

  莫氏家族:只要相爷能让金马骑士堂将那柄剑交出来,我们便如何如何……

  傲氏家族:只要相爷能让金马骑士堂将那柄剑交出来,我们便如何如何……

  谢氏家族:只要……

  厉氏家族:只要……

  屠氏家族:只要……

  欧氏家族:只要……

  当然,异口同声的是:若是第五相爷不让金马骑士堂交出那柄剑,我们便如何如何?

  ……

  有生以来,第五轻柔第一次尝到了‘焦头烂额’是什么滋味!

  傲氏、莫氏谢氏等还好说一些,说话也柔和一些,但屠氏家族直接不讲理,屠千豪直接就住在了丞相府里:你不给我,我就不走了!

  至于厉雄图,则是天天指挥着自己的王座高手,跟金马骑士堂切磋、切磋!来一次,‘切磋’一次!

  嗯,不给我是吧;我就打到你给我。

  若是一般人,第五轻柔根本就不会理,直接一个命令驱逐出境,或者直接关起来或者直接杀了……但眼前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中三天大家族的宝贝,他们都不是一般人啊……

  这可让第五相爷情何以堪啊!

  他不止一次的催促景梦魂:最好赶紧找出那柄剑,然后扔出去!让他们去狗咬狗,爱咋地咋地……

  但景梦魂郁闷了:我到哪里去找那柄剑去?

  景王座同样很着急啊。他甚至忍气吞声的召集起自己的部下,非但不能怪罪人家毁灭了自己的总部,反而还得帮着人家去找剑。

  但那小山包翻来覆去,几乎每一块石头都敲开,变成了粉末,整个小山包完全的荡平,然后成了一个大坑……大坑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却还是没有找到!

  以至于到了后来,这里成了一片良田!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里的土壤更细腻,更肥沃……

  而且,那个大坑到后来居然成了湖,养育一方人。后人称之为‘冥月湖’;再到后来,就变成了‘明月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