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潜入!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雨水顿时从他张开的口中狂灌而入,但他忍受着,背脊下,两块肌肉猛然收缩,然后臀部和大腿处小腿处的肌肉同时收缩,猛的弹出。

  楚阳的身子忽的一下就这么平平躺着飘了起来,在雨幕之中,宛若一片缓缓飘动的乌云,向着那一边的屋顶飘去。

  这段距离,足足有五丈!

  楚阳用这种超高难度的方式,也是拼命一搏!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动弹,就这么飘过去……五丈!

  在他漂了一多半的时候,突然听见刚才走过去的那两个人又急匆匆地走了回来。

  楚阳心中暗叫不妙,这两个混蛋怎么回来了?自己现在就静悄悄的飘在空中,目标可是不小,只要他们一抬头,就能够立即发现自己。

  若真的发现……不要说盗取情报,能够全身而退也是奢望……

  但此刻却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听天由命。连速度也加快不了半点……

  “不对劲,我说有些不对劲……”其中一个人准确的走到了楚阳刚才躺着的位置,跳了起来看墙头。

  楚阳闭上眼睛,这个人的动作,几乎将他吓得掉了下去。他是怎么发觉不对劲的?

  “怎么了?”另一个人不以为然的道。

  “刚才我一直在想,我们一路走来,雨滴的声音都是‘啪啪啪’这种声音,但走到这里的时候,却是变了,变成了‘噗噗噗’;这可不是雨滴打在围墙上的声音啊……”那人仔细地查看着围墙,眉头紧皱。

  楚阳心中暗叫厉害,而这时,他的身子也终于飘到了那边的屋脊,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屋檐后。

  一颗心终于放下,只觉得浑身无力。终于知道,做贼,也是需要强悍之极的心理素质的!刚才那一下,几乎就将自己吓出心脏病来……

  “不对啊……现在又是‘啪啪啪’了……”那高个子站在围墙下,仍然没有抬头,一脸的沉思。

  “什么‘啪啪啪’‘噗噗噗’……我现在听着你身上,就是噗噗噗!”另一人阴阳怪气的道。

  “难道我刚才听着的是你的身上的?”高个子狐疑的道,突然恍然大悟,道:“不错,唯有雨点落在人身上的衣服上面的时候,才是噗噗噗的声音,看来我真的将你当做奸细了,哈哈……”

  另一人哼了一声,骂道:“你大爷的!你才是奸细……”

  两个人终于说着话又走远了。

  楚阳的身上也冒出了一身冷汗。不错,雨点打在衣服上跟打在瓦面上,瓦面硬,而且光滑,衣服软,声音是截然不同的。若是★★湖,恐怕一听就能听出来……

  若是现在自己怕在第五轻柔的书房上面的话,恐怕此刻已经被四面包围了!

  但是,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楚阳仰躺着,一咬牙,轻手轻脚的解开了衣服,无声无息的,将自己的身上脱得只剩下一条犊鼻短裤。

  粗大的雨点再打在自己身上,和打在瓦面终于声音一致了。

  但楚阎王看了看自己赤身★★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妈的,为了点儿情报,居然要老子出卖色相的★★……

  再说了,这一身肌肤也实在太白了……远远不如那黑色衣服隐秘啊。

  不过,实在没法了。现在还算是外围,若是穿着衣服的话,恐怕到不了里面就能被人揪出来。

  身体虽然白,不过……小心一点应该没事。

  想到这里,楚御座就小心翼翼的行动起来,光着膀子,露着两根大毛腿,在第五轻柔的丞相府上空鬼鬼祟祟的挪动……

  挪动了两个房顶,还是觉得腰胯之间那仅存的一点布条有些不得劲;而且声音也还是噗噗噗。楚阎王考虑了一会,终于还是没有脱下来——他只是又撕掉了一块。

  现在,楚阳觉得没事了。自己的后面只剩下手指粗细的一根布条,前面的要害部位自然还是要遮住的。不过到时候自己趴着……不就行了?

  雨点打在屁股上,也是啪啪啪滴。

  不过就是这样的形象,实在是太★★观了。楚御座咂咂嘴,管他雅观★★观呢,反正也不会有人看见,这暗夜沉沉风雨大作的……

  内宅的防卫更加的严密起来;楚阳一边小心翼翼的挪动,一边仔细的听着下面的动静,一边四处观察。

  他已经判断出来,虽然这丞相府防卫严密,但最严密的地方,应该就是两个地方。因为这所有的防卫布置,几乎都是在为那两个地方服务!

  这两个地方,据楚阳猜测,一个应该是第五轻柔的卧室,另外一个,应该是书房!

  风声凄厉,天空的大雨非但没有减小,反而越来越大。几乎就是整片整片的水幕从空中哗啦啦的落下来,将楚阳打的呲牙咧嘴,苦不堪言。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雨点打在自己的屁股上,夹杂着强猛的冲击力,居然能将臀肉打进去一个凹坑,然后才反弹出来。

  “这他娘到底是下雨还是下冰雹!”楚阳心里狠狠咒骂。

  不过这样大的雨,对他的行动起到了极好的掩护作用。

  居然无惊无险的闯进了最内围。

  现在所处的地方,下方就是防卫最严密的两个地方之一……

  静静地的趴在房顶,楚阳仔仔细细的停了一会,下面根本没有半点动静。不由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运气有些不济。第五轻柔并不在里面……

  楚阳哀怨的叹口气,又向另一个地方挪动……

  这一次,楚阳更加的小心了。

  剑灵都感觉到了吃力,因为楚阳在这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调用的灵力之巨大,简直是海量的!

  不客气的说,若是楚阳的意识空间之内没有剑灵为他贮存那么多的灵力药力,楚阳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输出之下,还能够气定神闲的到达这里!

  这根本就是超出了所有人估计的一件事!

  剑灵疯狂的将药力化作力量,输送给九劫剑,然后九劫剑消化之后,化作精纯的灵力,输入楚阳的丹田,再从丹田上冲,进入全身经脉,支撑着楚阳的这次行动!

  可以说,楚阳在这无形之中,由于精神超级的紧张,丝毫不知道,自己在这一个做贼的过程中,完成了自己一生之中可说是最为重要的一次修炼……

  这也算是傻人有傻福……

  终于,楚阳就像一片薄薄的纸张,无声无息的在倾盆大雨之中,落在了第五轻柔书房的房顶,换换趴了下来。

  这也是楚阳的运气实在太好。一般情况下,第五轻柔的书房房顶也有守卫高手的;但今天这一场史无前例的特大暴雨,却将这位高手淋了下去。

  而且是在暴雨越下越大的时候,第五轻柔亲自下令,让他下去休息的。现在,哪位高手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感激着第五相爷的体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已经被人严丝合缝的霸占了……

  楚阳静静的趴着,悄悄地调动自己所能够使用的最大力量,凝神倾听着下面的动静。

  而这个时候,第五轻柔正在与景梦魂在一起,谈论着这一次出征的事宜。

  韩布楚在一边记录着,一边记录,韩布楚的心里对第五轻柔的战略设想越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第五轻柔的一些打算,计策,设置,用兵,安排,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毫无破绽!每一军之间,相互呼应,一旦出事,在第一时间内绝对会有最少两支援军前来。利用自身的坏消息反而会形成对付敌人的陷阱……

  尤其是对每一位将领的安排,都无不符合了那位将领的性格脾气。

  甚至,第五轻柔将铁云的几员大将都算计在其中,谁应该去对付谁,谁最有把握对付谁……对付这个人应该注意那一项,对那个人应该利用他什么弱点,无不详尽。

  附近的山川河岳,第五轻柔宛如目见一般,指出每一座山每一条河可能会起到的作用,可能会被敌人利用的坏处……

  每一处地利,都最少有三套战略方案,可以根据敌人的安排灵活调整,确保大军保持在不败之地!

  …………如此种种!

  不仅是韩布楚佩服,就连房顶上的楚御座,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

  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脑袋会好使到这种地步。不仅对自己的人如臂使指;对敌人也是了解的通透,对大陆地势更是全盘装在了心里……

  甚至……某一座山在这些年中增高了几尺,而这几尺若是用在战斗之中如何利用……第五轻柔居然也有了设想!

  这简直是★★啊!

  楚阎王心里在惊叹着,却是聚精会神的听着,记忆着;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就只有这一次!

  下面,第五轻柔一边沉思着,一边随口说着,一边让韩布楚记录。第五轻柔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自己现在的精神很沉静,状态极好。这种情况下,可以想到很多的天马行空一般的战略,若是不记录下来,灵感一触即逝;若是忘记了,可就是巨大的损失!

  第五轻柔虽然自信自己的记忆力不次于天下间任何一个人,但他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全部记住了。

  毕竟,这些都只是自己的灵机一动而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